姬志看了青龍一眼道:「這什麼意思?」

青龍縱肩道:「很明顯,有人想見你。」

姬志不解的看著青龍道:「誰想見我?你似乎知道什麼?」

青龍道:「我確實知道一些,但不要問我,我是不能告訴你的,我只能說這次bj之行很有必要。」

姬志道:「又來這套,我都覺醒了,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青龍一臉無辜的表情道:「沒辦法,雖然你覺醒了,又是我的主公,所有事情是應該知道,但這件事跟你覺醒沒關係。我也有我的苦衷,只有你自己去找答案吧。」

姬志道:「這算什麼?跟我覺醒沒關係,那我就沒有去的必要了。」

青龍搖搖頭道:「雖然與你覺醒沒關係,但與你身份有關係,將來你的作為都與這次息息相關,也可以說是合作,不要為難我了,總之這次你必須去,到時候你就會明白一切了。」

姬志不滿道:「每次都弄得這麼神秘,這樣很好玩是不。」

青龍笑道:「我也不想,這不是沒辦法呀。」

姬志道:「好吧,怎麼我已經習慣了,還有幾天呢,我先回去休息休息。」

青龍道:「好的,少爺,這幾天辛苦了。」

姬志白了青龍一眼道:「少來這套。」說完走出了青龍的辦公室。 放鬆了兩天的姬志帶著忘塵與凌風二人,在與青龍他們告別後趕往機場,直飛前往bj。

姬志長這麼大第一次來首都,好奇的四處打量著具有上千年歷史的古都,忘塵更是高興的對所見到的一切指指點點,約會時間為明天上午,索性姬志三人在bj逛游一圈,體驗下首都的氣息,順便找到麗春酒店的位置。

接下來的一天姬志三人是徹底放鬆,逛逛名勝古迹,品嘗特色小吃,大男人不喜歡看衣服,所以這項就免了,直到傍晚吃完飯,才回到了麗春酒店,在中午的時候姬志就找到了麗春酒店,這個酒店是五星級豪華酒店,在bj也算有名的酒店了,空間大,裝潢漂亮豪華,找到后,姬志為了方便就在此定了個房間,據了解1202為總統套房,一天要上萬的費用,姬志可捨不得花那多錢,就在它附近開房,所以選擇了低樓層低價位的房間。

定完房間后姬志就一直在想到底是誰要見他,在這麼豪華的地方只為見自己一面?沒那麼簡單。在定房間時姬志特意側面問過服務員,但服務員根本就不透露客戶任何信息,所以姬志毫無收穫,更是想不通,索性不想,痛痛快快玩了一天,此時回到酒店,閑下來,又開始想象了,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二十的早上,姬志吃過早點,看時間差不多了,就來到了1202房間,剛要敲門,就聽裡面一個威嚴洪亮的聲音道:「進來吧,門沒鎖。」

總裁的叛逆情人 姬志一愣,但還是鎮靜的推門走了進去,忘塵與凌風也跟著進去了,讓姬志更吃驚的是房間內坐著一個身穿軍裝的中年男子,旁邊還跟著一名同樣穿軍裝的年輕女子,姬志見到站著的女子不禁微微一愣,因為這女子很漂亮,可以說是他見過的第二個漂亮的女人,第一個是那個空姐宋如雪,唯一不同的是宋如雪給人清純可愛的感覺,而這名女子卻給人剛中帶柔,英姿颯爽的感覺,尤其配上那身軍裝更顯出女人獨有的英姿。很快姬志收回自己的眼光,雖然就一眼的時間卻給姬志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姬志感覺似曾相識。姬志目光轉向坐在那裡的中年男子,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一看就知道是個高高在上,經常發號施令的人,在姬志印象中怎麼也想不出,找自己的人竟然是兩名軍人,首先還是姬志打破了沉默,說道:「就是二位留書要見我?不知找我有什麼事情?」

一直像是閉目養神的中年男子睜開眼睛,答非所問道:「不錯,果然有氣魄,不卑不亢。」

姬志納悶的道:「什麼意思?」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道:「沒什麼,見到我們是不是有許多疑問呢?你沒問,即便問我也不會告訴你。」

誘色 姬志聽了差點控制不住自己,恨不得過去給他幾個大嘴巴子,太氣人了,不告訴就不告訴唄,那你提這個幹嗎呢?但還是控制住了,再沒弄清楚到底什麼事情之前,姬志是不會衝動行事的,即便這樣,姬志還是冷冰冰的再次說道:「是你想見我嗎?」

中年人明顯感到一陣寒意,心裡略微吃驚,沒表現出來,卻乖乖的回答道:「年輕人不要動怒,不是我要找你,我只是奉命來接先生的。」

姬志氣得翻白眼,既然不是你說那麼多廢話幹嘛?姬志不爽道:「那還不快帶我去見命令你的人。」

姬志現在是越來越疑惑,看此人穿的軍裝為國家正規的,而且這兩人也明顯有軍人特有的氣質,雖然肩上並沒有官銜徽章,但不難看出都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在剛進門時他還隱隱的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在姬志看來這兩人都不是普通人,那麼軍人為什麼會找上自己了呢,看他們的身份已經不簡單了,那麼命令他的人又會是什麼身份呢?姬志本想問,但人家已經明確說過不會告訴的,所以姬志急著見到那神秘人,一切也就揭開了。

中年人又是一笑,不緊不慢的道:「年輕人,急什麼,你們的時間還多呢,不差這一會。」

姬志道:「雖然時間多,但要做的事情更多,本來時間就不夠用,還是快點吧。」

中年人點頭道:「既然先生有事,那咱這就走吧。」中年人雖然嘴上答應,但卻沒有絲毫要站起來的意思,更別說走了。

姬志耐著性子一言不發的看著中年人。

過了一會,中年人好像想起什麼似的道:「對了,我這裡有上好的龍井,不如坐下來喝兩杯,再陪我下幾盤棋,如何?」

姬志見他明顯是在拖延時間,心道:「我到要看看你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既來之,則安之,我就奉陪到底了。」

「棋我是不會下,喝茶還是可以的。」說著姬志一屁股坐到旁邊的沙發上,舒服的靠著,並像在自己家一樣,招呼忘塵與凌風一同坐下。然後看著中年人道:「請我們喝茶,那茶在哪呢?」

中年人笑了笑看向身後的女子,女軍人點點頭,轉身從另一個屋端來一套茶具,沏上茶並給每個人倒了一杯。姬志見女子只倒了四杯,並且又站於中年人身後,道:「美女不陪著喝幾杯啦,既然你們請我們喝茶,你不喝我們怎麼好意思喝呢。」

那女軍人毫無表情,一臉冷漠,更沒說話,中年人卻開口說道:「既然先生邀請,那咱們就都陪著喝幾杯吧。」

女軍人點點頭,走到茶几附近的沙發上坐下。

就這樣,姬志幾個人圍坐在茶几旁一直品茶到晚上九點。整整一天,十二個小時,除了女軍人不時的續水與姬志兩次嚷著餓,女軍人叫來午餐與晚餐外加點心外,所有的人都沒有離開過沙發,就是坐在那裡喝茶,當然上廁所除外。姬志他們雖然是血氣方剛的少年,本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耐性坐在這裡喝茶的,但姬志他們不是一般人,姬志自從學藝后修身養性是最基本的練功法則,打坐吐納更是需要平心靜氣。而忘塵與凌風自小就生活在要靜的地方,所以這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小兒科。

最終還是中年人打破了寂寞,哈哈一笑道:「不簡單啊,不簡單,現在的年輕人能像你們這樣耐的住寂寞,沉的住氣的人不多了,不愧是頭看上的人啊!」

姬志不明白他所說的頭是什麼意思,更不明白他要表達什麼,但姬志已經習慣了那些說不明白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早晚會明白的,所以他並沒有開口,而是優雅的端起茶杯細細品嘗了一口。說實在的,通過今天下午喝茶,他品出了這茶的不同,亦從中似乎捉到了什麼,他感覺品茶就如品人生,又如修行一樣高深。他發現他愛上了喝茶,想著回去后一定要學習學習茶道。

中年人很驚訝姬志竟然沒有問為什麼,不自然的繼續道:「你想知道誰要見你嗎?你知道邀請你來,又為什麼在這裡耗費一天的時間嗎?你又知不知道為什麼找你嗎?」

姬志笑笑道:「不想,你們既然叫我來,這些問題都會告訴我的,不是嗎?」

姬志還是沒有問為什麼,中年人眼中顯現出一絲讚賞之色,心中對這名年輕人的評價又高了一些,但心裡卻道:「我到要看看你見到頭后是不是還這樣淡定。」

中年人起身道:」你說的對,我現在就帶你去見要見你的人。」

姬志此時反而不著急了,不慌不忙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將剩下的喝掉,「好的,走吧,只不過可惜了這壺好茶了。」說完站起身嘆息道。

中年人笑道:「看來先生也是茶道中人,既然先生喜歡,到時候我派人送一些過去。」

姬志也就是今天才喜歡上了茶,聽到要送他茶葉,姬志高興的想著回去可以慢慢品了,說道:「那多不好意思,初次見面就收這麼貴的禮。謝謝啊。」雖然姬志說的客氣,但明擺著還是收下了,這樣中年人想不給都不行了,本來只是客套話,沒想到還當真了,還別說要真給還真有些捨不得,這茶葉可是上好的龍井,整個炎黃國都沒有多少,每年就產那點,每年分給自己的就更少了,很早自己那點就喝完了,這次喝的還是上次自己厚著臉皮耍賴贏了頭一點呢,要不是頭說這個人很重要,他才捨不得拿出來讓姬志他們喝呢。 中年人無可奈何的道:「沒關係,這不算什麼。我這就帶你見我的老大去。」說完后好像心情不太好的轉身走了出去,姬志見他要帶自己見約他的人去,很高興,並沒有發現中年人的異常。

很快出酒店後上了一輛很普通的汽車,年輕女軍官拿出三個黑色東西丟給姬志三人,道:「戴上它。」

姬志接過來一看是個黑色頭套,很厚,姬志轉頭看向中年人冷聲道:「這是什麼意思?」

中年人呵呵一笑道:「不好意思,由於特殊原因只能委屈各位了,我想到了以後,你就會明白我的用心了。」

姬志還是疑惑,但越是神秘越勾起姬志的好奇,不再說什麼,首先將頭套戴在了頭上,這頭套確實很厚,戴上后什麼都看不清,一片漆黑。忘塵與凌風見老大都戴上了,也跟著戴在了頭上,同時將內力運到耳朵,使聽力達到最佳,以防萬一,他倆自信所有五百米內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聽到,只要這兩個人有任何異動都逃脫不了他倆的耳朵。

中年人見他們很是配合,又笑道:「我也是奉命行事,多謝各位的配合。」

姬志悠閑的靠向後背,擺了個舒適的坐姿,道:「可以走了吧。」

中年人見姬志不理這個茬,沒趣道:「好的。」

姬志感覺車已經啟動,按照剛才上車車身的位置,車是向前開的,也就是正東方向,之後姬志感覺拐了幾次彎,應該是在向南行駛,姬志第一次來bj,並不知道現在到了什麼位置,所以之後也就不在刻意的去留意向哪個方向走了,再後來又轉了幾次,並下了兩次車,再上車明顯感到已經換了汽車,前一次感覺坐上一輛空間很大的車,第二次一樣,但從聽力上感覺是大馬力的越野車,也明顯感到路不再是平坦的。姬志從接到信以後就疑慮重重,現在見對方的神秘表現更是疑問倍增,但見對方並沒有提及之意,而且之前又聽青龍說的那翻話,知道問也不會問出什麼,還是等見到約會之人再說吧。

一路無話,所有人都很安靜,大約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汽車停了下來,但並沒有讓姬志他們摘掉頭套,而是被幾個人攙扶著又走了一段路程。

此時的姬志看不到,要是能看到,他一定會很吃驚,因為攙扶他們的也是軍人,而且是身穿正規服裝,並背有真槍實彈的軍人,而姬志三人如重刑犯一樣每人被兩名軍人壓著。姬志究竟是被什麼人邀請的?竟然出動了這麼多的軍隊。

姬志感覺三個人被帶到一個房間內,並示意讓他們坐下后,才終於有人將他們頭上的頭套摘掉,等姬志適應后四處打量了一番,但剛坐下的姬志突然像沙發上有刺一樣,突然跳了起來,並說話有些結巴的道:「你……你……你……。」

隨著姬志的目光,只見在姬志前方坐著一個威嚴卻又慈祥看似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之所以姬志有這麼大反應,是因為這個人對他來說太熟悉又太陌生了,因為姬志只是在電視里見過,現在這個人的出境率可以說是炎黃國最高的,可以說整個炎黃國的人都認識此人。

而此人就是炎黃國現在的最高領導者,雖然上任不久,但卻做了幾件利國利民的大事情,可以說是很有魄力的人,對炎黃國根深蒂固的貪污下了大力度,更對炎黃國的發展下了大手筆。所以姬志對這人並不陌生,現在姬志終於知道為什麼見自己的人要搞這麼神秘了,但現在更加疑惑了,從來沒想過他竟然會見自己,自己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真不知道他見自己又是為何?

塵與凌風雖都算紅塵以外的人,但也都知道這人是誰,亦很是震驚。

還是那人打破了沉默的僵局,看著姬志道:「是不是很意外我會見你?」

姬志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道:「你知道我是誰?」問完姬志就後悔了,因為如果他不知道也就不會召見自己了。真笨,看來剛從震驚中出來,腦子還不太好使。

讓姬志更震驚的還在後面,那人道:「當然,你是黃帝的傳人,叫姬志,剛剛覺醒不久。」

姬志道:「這你也知道。」

那人點點頭道:「當然,要不然我也不會請你來的。」

姬志道:「那麼你找我有什麼事?你又為何知道我的身份呢?」

那人道:「你是咱們祖先唯一的傳人,我做為現在的領導者當然知道你了,甚至我還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呢。」

姬志道:「什麼事情?」

那人道:「這說來話長,自從老祖先黃帝統一中原后,黃帝就仙羽而去,但他卻不放心自己的子民,本意是將自己的江山留於有才之人,但走的匆忙沒能等到可託付之人,最終還是他的兒子做了君主,就這樣,很長一段時間子承父的君主制度開始了。這樣使得炎黃國幾千年來飽受滄桑,之所以能走到現在,與百姓們的自強不息有關,再一方面就是黃帝留下了一些屬下來保護國家,這些人就是你們,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保龍一族』何為保龍族呢?顧名思義,就是保護歷代君主的人,這些人只有保護作用,卻沒有識明君的權利,一些不為民做主的君王同樣受他們的保護,使得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所以到以後這些人開始選擇性的保護,假如是明君他們就利用各種身份接近並保護君主,假如不是,他們就選擇歸隱,這些事情歷代君主都多少知道一些,有些昏君怕他們破壞自己的事情,拒絕他們甚至追殺他們,所以這些年來,這些人也漸漸的都消失了,到現在能找到的已經不多了。還有一部分人在國家有難時會出手幫助,這兩撥人,一直遵循黃帝的命令,死心塌地,一心一意的為國家與百姓服務。而在歷代君主的密卷中也一直記載著他們的事迹,直到現在。

姬志點點頭道:「這些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不過『保龍一族』還是第一次聽你說道,無論什麼族吧,黃帝留給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國家的安穩,百姓的安全。只要是對國家有利對百姓有利他們都會誓死保衛的。不過現在看來國家與百姓都生活的很好,並不再需要他們,所以找不到他們也是應該的。」

那人搖搖頭,嘆息道:「雖然現在炎黃國處於前所未有的繁榮昌盛時期,看似一切都向著美好的未來發展,但是現在炎黃國還是內憂外擾,並不太平,國內現在的貪污成風,蛀牙太多,還有邊境不穩定因素等。國際上看似平靜,但都對炎黃國這塊肥肉不曾放棄,每分每秒都在想法得到,都在找炎黃國的空子,所以只要炎黃國有丁點的問題都會引起大風暴。而在前不久你的出現使我更肯定要有大災難發生了,我知道你做為黃帝的傳人,也一定知道這些吧,我知道這麼多年來你們一直默默無聞的保護著國家,感謝你們,也委屈你們了,可以說我們現在的出發點是一致的,我們不求炎黃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只希望世界和平與讓我們渡過災難。

本來在知道你的存在後就應該見你的,但是我只是通過些留下來的記載了解到有你的存在,並沒有見過,更沒接觸過,不了解你的為人,雖然我有接觸過留下來的黃帝屬下,確實都是好同志,一直為國家默默無聞,但我還是不能兒戲的見你,你不像他們是很久就留下來的,是黃帝選中的可信之人。你之前也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到底本性如何我不直到,畢竟這關係到國家的興亡,按理說你的出現是來代替我的位置的,這並不是說我迷戀這個位置,而是我擔心這十幾億的同胞啊,雖然……」

不等那人說完姬志搶話道:「沒有什麼雖然,雖然我覺醒沒多久,但我也知道一個國家的命脈是掌握在國人每一個人手裡的,人民選你做領導是對你的肯定與認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做的,假如說你是害怕我來搶你的位置的那就錯了,現在並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了,現在正是老祖先希望的有才者領導一切,我沒有興趣做,更沒有那個能力,我繼承了黃帝祖先的記憶,我知道他讓我的出現並不是來管理這個國家,而是幫助國家渡過難關的,更要求我們每個人不得有窺視國家的野心,更別說去做了,假如你不相信,今天,現在,立刻就可以將我處死,以平你心中擔憂。」姬志越說越激動,因為面前這個人讓自己太失望了,他可以懷疑姬志,但他不可以懷疑老祖先的遺訓,更不能懷疑幾千年來默默無聞奉獻的人。 那人見姬志真的動怒了,自己反而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年輕人不要著急,你怎麼不聽我將話說完呢,我想你是誤會我所說的了,我並沒有懷疑你,更不會對老祖先的話有疑慮,也可以說之前我確實懷疑過你,還是那句話,我不能草率的將一個碩大的國家交給一個我不了解的人,你也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假如換做是你,你會去相信一個從未從未謀面的人合作嗎?做生意還要考察呢,更何況是整個國家的命運?」

姬志想想也對,是自己太衝動了,不好意思的站起來道:「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沒聽完您的話就急著插嘴了。」

那人笑笑毫不建議道:「沒關係,是我沒說清楚。所以我為了了解你,專門派人打探你的舉動與為人,知道不是十惡不赦的人,反而你很善良,今天又讓張老頭測試你,又知道你性格溫和,沉穩,而且又聰明,所以我才會見你,說真的假如你有丁點問題,你就不會來到這裡。就因為我知道了你的為人,我才見你,並有事情託付於你。」

通過那人的描述姬志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去鬼門關遛了一遭,今天那個中年軍人,也就是那人嘴裡的張老頭,拖延時間就是為了試探自己,不過最終對自己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雖然自己也沒有做什麼,但像這種閱人無數,又摸爬滾打升到這個高度的人,那看人可是毒的很,單單從一言一行,就能看出一個人的本質。按他們的約定姬志合格,可以帶過來,不行直接就地解決,另一方面白天約見姬志肯定會引起注意,所以才會拖到晚上會面。

姬志道:「找我有什麼事?」

那人道:「我之前說過,現在國際上暗流涌動,每個國家都在蠢蠢欲動,似乎有魔咒一般,都在積攢實力想要戰爭。」

姬志心中一動自語道:「魔咒?什麼意思?怎麼這麼熟悉?」

那人道:「對,就是魔咒,就如一個人著魔一樣,心中充滿了魔性,要血腥,要戰爭,要發泄。」

姬志不再說話,似乎陷入沉思,那人見狀疑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又叫了兩聲姬志才從沉思中反應過來,似乎從姬志覺醒后姬志常常會這樣,他自己也不明白,只覺得有時候不經意間一句話或一件事使自己突然想到了什麼,但仔細想又摸不著頭腦,卻又好像明白了什麼,姬志撓撓頭道:「不好意思啊,突然想到些事情,請繼續說吧。」

那人點頭繼續道:「就拿最近的av國來說吧,他們又開始打我國的主意了,據調查了解他們派人開始進入我國的地下勢力,想將我國的**統一,雖然這麼多年來我國一直打壓**,但是畢竟這股勢力存在了很久,有光明的一面就會有黑暗的一面,一些根深蒂固的地下勢力到現在還無法撼動的,所以地下勢力不容小視,av國也應該直到這些,所以才會想到從那裡入手,假如被av國統治了,那麼我們炎黃國也就危險了。雖然我們都知道這些,但並沒有找到有利的證據,不方便出面解決,如果強行干涉,不僅讓av國有空子鑽,別的國家肯定也會插上一腳,最主要的是會引起國人們的恐慌。你現在既然身在**,又有一定的實力,那麼如其讓他們得逞,不如你先一步,將他們的勢力消滅或者趕出炎黃國,另外統一**,控制地下勢力,這樣也為國家解決問題,使得國家更加平安穩定。換一句話簡單說,就是讓你做地下皇帝。”

姬志思考一會,身子前傾,直勾勾的看著那人道:「你就不怕我到時候野心變大,向地上發展。」

那人也直視著姬志的眼睛道:「我相信你不會,我剛才從你的眼裡沒有看到慾望。」

隨後兩人同時哈哈大笑起來,姬志認真嚴肅的道:「這雖然是個好主意,但談何容易呀,如果在成功之前引起他們警惕,也許他們會提前侵略或引起國人的恐慌的,我想你比我更明白,想要統一地下,肯定會引起大的拼殺,這樣影響太大了。」

那人悠閑的翹起二郎腿,靠向後面的沙發靠背,道:「黃帝的傳人雖然性格善良,但不會是個懦弱膽小的人吧,假如這點事都沒信心完成,還談什麼保衛國家呢?」

姬志好似沒聽到,豪不在意的道:「激將法對我沒用,說白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你讓我帶領一堆人去拼殺,別說我害怕了,就咱們的警察叔叔也不同意啊。」

那人又大笑起來,然後道:「年輕人跟我玩心眼是吧!原來是怪我讓你辦事,不給你好處啊。」

姬志搖頭道:「不是,我只是實話實說,我雖然有愛國之心,卻有心無力啊,假如出去后我開始以統一黑社會的名義向各個幫派,他們那根本就不認為那是統一,而那叫赤裸裸的侵佔,搶地盤,人家會幹嗎?這樣拼殺是少不了的,這不良現象多了,社會動蕩,警察叔叔阿姨們豈不是每天追殺我呀。」

那人道:「這還不是跟我耍心眼嗎?如果一個外人說這些我也許會信,你,我是一百個不信,你在青龍幫時間也不短了,難道不知道嗎?即便你不說統一,各幫各派也會因為利益經常拼殺,這是黑社會的特色,要不就不叫黑社會了。再就是青龍幫哪次拼殺警察準時去過了,警匪是一家,這普通老百姓都知道,難道一個小小的警察會惹的起你們?」

不等姬志說話,那人繼續又道:「再說了,我既然讓你去做,這就是尚方寶劍,通行證,我肯定會做安排的,我都放心大膽的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了,你還有什麼擔心的呢,另外我再給你一個實質的通行證,有了它,在炎黃國沒有辦不了的事,除我之外沒有治不了的人。」

說完,丟給姬志一個紅色的小本。

姬志心道:「這是什麼東西有這麼大的權力?」想著同時拿起那個小紅本,只見做工精細,外皮印有炎黃國特有的國徽,國名等標誌性圖案,打開後印有『炎黃國監察部部長姬志』等幾個字,還有姬志的照片,並蓋有國印。識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這是炎黃國高層才能有的身份象徵的證明,就如古時候的委託書,上任令一樣。那人給他的這個紅本上面所寫的監察部,可以說是炎黃國最神秘的機構,是很久以前就有的組織,在歷代就有,確切的說這個機構專門是為黃帝的屬下所設立的,因為黃帝屬下的特殊身份,歷代明君為了感激他們建立這個組織,同時也為了讓他們最大最方便的服務國家與人民,這個組織的領導者就是黃帝的傳人,由於黃帝的傳人一直沒有出現,所以這個領導者的頭銜一直空缺,聯繫到的人都有不同的頭銜,給他們的權利也不小,在以前國家動蕩時期,有些昏君怕黃帝的這幫屬下破壞他們的好事,也曾經多次取締過這個組織,但凡被有德明主得天下,就又恢復了這個組織,所以幾千年來這個組織時隱時現,非常神秘,也多次改過名稱,外人根本就不知道,遠的不說,近來炎黃國在走入社會主義被gcd統治后,這個機構又重新建立了,並更名為『監察部』制定的其主要工作就是監督與查處一切破壞國家利益、國家安定、欺壓百姓等不良現象的官員,這個機構雖從建國后就有,高層甚至所有官員都知道有這麼一個機構,可以說這個機構就是針對他們的,所以官員們都很小心,總怕一不小心,讓這個機構的人抓住證據,那是不用審判,可以直接處罰的。而那人給姬志的紅本正是這個機構最高領導者的證明,那人給他這個本子,可以說是給了他很大的權利,有時候比那人的身份都好使,在以後就能體現出來,可見那人對姬志的信任。 但姬志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更不知道她的用處,疑惑的看向那人,那人道:「這東西很有用,在你有困難或是想找地方官員幫忙時都可以拿出這個本子,到時候你就知道它的作用了,但我提醒你不要濫用它,這樣你將愧為黃帝的傳人了。」

「什麼呀,說的這麼邪乎,又是重要,又不讓濫用的。」姬志毫不在意這是什麼東西,也沒想憑藉這做什麼,他也多少明白,這一定是給他的身份證明,好讓他在受到地方人員為難時有證明。那人既然讓他做這件事,肯定跟下面打過招呼,所以他覺得這東西沒什麼用,所以隨手就裝進了口袋裡。

姬志最終還是想錯了,那人召見姬志是秘密進行的,這件事更是很少人知道,黃帝傳人這麼不靠譜的事情更沒有人相信,另外國家扶持黑社會,那是任何人不會相信的,也是無法接受的,所以那人根本就不可能向下面打招呼,更不會有人知道姬志與那人的關係,之後姬志也因為這個吃了大虧。

那人見姬志不重視這個小本,就猜到姬志的想法了,但他不能言明,只能提醒道:「雖然我們現在坐在一起談合作,但對外你是賊,我是兵,我們是敵對的,怎麼做都要靠你自己,我只能稍微的放水,跟地方搞好關係是關鍵,我不能幫你,就看你自己的了。」

姬志點頭道:「我知道該怎麼做,回去我會好好研究研究。」

說完后兩人又談論了些細節與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姬志見事情談妥了,該離開了,正要告辭,那人突然道:「以後我們會很少見面,有事我會讓老張聯繫你,再就是這部手機你拿著,衛星發射信號,只有我們三人專用,但還是沒有重要事情少聯繫。」

姬志接過手機點頭稱是,姬志也知道,因為對方身份特殊,這次能見面已經是不容易了,關注的人太多了,尤其是暗處的,假如被發現,那肯定引起不小的風波。

那人又道:「還有,雖然我有些不舍,但還得將這兩名好兵給你啊。 也曾用心愛過你 他們都是你的屬下,還給你吧。」

說完叫進來兩名軍官,一男一女,女的就是他之前見過的那名女軍人,另一個男的,在姬志蒙頭進來時感到無形的壓力,就是從此人身上發出的,姬志在進屋之前就感覺到了,還暗自戒備呢,到現在還不曾放鬆,此時見到這人,姬志知道他一直在門外,看來是一直保護那人安全的,但剛開始不知道那人為什麼要將眼前這兩人給自己,還說那些話,隨即突然明白,「難道他們是黃帝留下來的另外屬下?那人說的『保龍一族』?」

那人很可惜的樣子,道:「我想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了吧,這麼好的人才給了你,我真的很不願意,心疼啊。」

姬志也不客氣道:「你這裡不缺人才,我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我就不客氣了,呵呵。」

那人道:「怎麼不缺,他倆可是全軍隊最好的兵了,你快帶走吧,說不准我一會會改變主意的。」

姬志知道這是在下逐客令,確實事物繁忙的他能抽出這麼多時間在這裡見姬志已經是破天荒了,事情既然都已經談妥了,也沒有必要再留在這裡了。

姬志告別後在老張的帶領下走出了這間似乎是會議室的房間,這次那人交代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再蒙面了,所以姬志也終於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了,這也使姬志很吃驚,原來他們被帶到的地方是一處軍事基地,到處都是拿著真槍實彈的士兵,軍事基地建在空曠的山地上,似乎很大,開軍用越野車走了很久才出去,又走了一段路程,才下車換了一輛民用私家車,那名男軍官開車,一行六人又來到了麗春酒店,此時是午夜四點左右,雖然這麼晚回來,又有三名身穿軍裝的人,但並沒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畢竟bj是首都,而且麗春酒店又經常接待一些大官員大軍官,所以見到的人並不奇怪。

幾個人又來到1202房,老張對姬志道:「事情順利完成,我也安全將你們送到,沒事我就告辭了,以後有什麼事情直接打電話或來找我都行,我走了。」

姬志道:「麻煩你了,不過還要麻煩你一下,你記不記得去之前你曾承諾過我什麼?」

老張一愣,隨即想到什麼,心痛樣道:「那茶葉就在房裡,我這次為了拖住你將所有的都帶過來了,小坤知道在哪。」

姬志是真愛上品茶了,所以才會厚著臉皮再次跟老張提及茶葉的事情,笑道:「謝謝張老啊,以後我有了好茶葉一定不會忘了你的,肯定給你送些過來的。」

老張道:「我等著你,比這茶葉次的不要送啊,我喝不慣。不說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那女軍官,也就是老張嘴裡的小坤,快步走過去,聲音有些沙啞的道:「教官,再讓我護送你一次吧。」

老張身子一震,轉過身慈祥的看著小坤又看了男軍官與姬志一眼道:「你倆是我教過的最好的學生,尤其是你一直跟在我身邊,說實話,我捨不得你們,我知道你們也是,你們要記住軍人要做的就是毫無條件的絕對服從,今天頭將你們還給你們真正的主公,你們一句話沒說,做的很好,沒有丟炎黃人的臉,也許你們的實力與年齡遠在我之上,但我還是以長輩,以教官的名義告訴你們,雖有不舍,但要聽從命令,你們現在回到你們主公的身邊,一定還要以一個軍人的身份約束自己,以後他就是你們的領導者,要聽從命令,好好的追隨於他,好好的為人民辦事,時刻想著國家,也許以後你們不再是光榮的軍人,做的事情也許不再是好事,但只要是有利於國家,有利於人民那就是對的。你們以後肯定一樣會做有意義的事。」

男軍官與小坤同時堅定的點點頭。

老張繼續道:「不用送我了,送君千里終需一別,咱們軍人沒有那兒女情長,我走了,好好乾出一番別樣的成就來讓我看看。最後一定要牢記我的話,不要在意身份的好壞,更不要在乎別人的看法,你們以前是一名人人敬仰的軍人,以後可能就是另一個身份,只要做有意義的事,一切都不重要。」

男軍官與小坤異口同聲道:「是。」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目送漸漸遠去的老張,直至消失。

一旁的姬志一直沒有說話,默默的看著他們,他明白老張的話,一個萬人敬仰的軍人,一下子淪落成跟著他混黑社會的混混,任誰都有些接受不了,自己曾經加入之時還猶豫了很久,一個普通老百姓都這般不舍,更何況一個兵轉成匪呢,以前經常與匪交鋒,此時自己成為了匪,有他倆這樣的表現姬志已經很佩服了,不愧是老張嘴裡說的最好的兵。

就在老張走遠后,兩人轉身立正,異口同聲道:「屬下二儀前來報道,以後誓死跟隨主公。」

姬志先是一愣「『二姨?』什麼意思?」隨即領悟,道:「歡迎兩位,既然都是自己人,你們也不要這麼嚴肅,先來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