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鬼也只會佔些口頭上的便宜罷了,老夫讓讓你又如何。接下來老夫就讓你見識見識老夫我的厲害,讓爾等看看老夫是不是老了。只怕你待會不要哭著求饒才好。」

大長老先是冷哼一聲,再又頗為小人得志地夸夸其談。

然而蘇陌阡的反應是:「哦,這樣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這很是不在意的語氣再一次深深的刺激到了大長老,大長老終於氣急敗壞地朝著蘇陌阡出手了。

大長老對著蘇陌阡打出了一道靈力攻擊,看起來攻擊力很強大,實際上並沒有很厲害。蘇陌阡毫無懸念地躲了過去。

大長老一愣,正準備再發動攻擊卻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大長老再愣了一下,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感覺渾身都沒了力氣!

大長老又試著坐起來,但還是力不從心地又癱倒了下來。

「唉!」一聲嘆息聲傳來,蘇陌阡很是惋惜地嘆了口氣。「都說了老人不要到處亂蹦躂,你怎麼就是不信呢,看吧出事了吧。」 大長老現在的心情都不能用氣瘋來形容了,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狠狠地瞪著蘇陌阡。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蘇陌阡相信她現在已經死了成千上萬次了。

連莫離聽著蘇陌阡的話都直搖頭,這麼不要臉的話她是怎麼說出口的?他現在都有點同情大長老了。

不過還好大長老還沒完全瘋,他最後還是發現了這些都與蘇陌阡有關,雖然這並不是多難猜。

大長老顫抖著爪子指著蘇陌阡,喘著粗氣道:「是,是你…是你!」這才一會兒的功夫,大長老的臉上就出現了汗珠,汗珠透出皮毛順著臉流了下來。

大長老真的是很累,他不明白為什麼,明明他什麼都沒做卻感覺這麼累。他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連骨頭都是軟的。他就想一直躺著不想動,但就算一直躺在卻也很累。他知道這一切一定都和那隻紅毛的小狐狸有關。

蘇陌阡嘻嘻笑道:「恭喜你猜對了,就是我乾的。作為對你的獎勵我就讓你老人家好好休息一下怎麼樣?」蘇陌阡笑眯眯地,很是純良。

「你,你,你…」大長老指著蘇陌阡你了半天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最後他轉向其他的長老,氣喘吁吁卻還是艱難地說道:「你們還不快抓住她,這次的任務可不止只指派我一個人,完不成你們是知道結果的。」

「是啊是啊,各位長老快幫忙抓住這個醜八怪,抓住他們倆我們就有籌碼了!」照陽眼看著蘇陌阡又要逆襲成功急著想把她抓住,這次決不能讓她逃了。

其他長老面面相覷,完不成任務照耀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他們雖然內部極為不和,卻還是要一致對外。

幾位長老就要準備出手,蘇陌阡卻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你們確定要出手嗎?怕是後果是你們承擔不起的呢!」他們不會以為她只對大長老做了手腳吧。

看著蘇陌阡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眾長老又猶豫了,雖然和這隻紅毛小狐狸接觸不多,眾長老也知道她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畢竟大長老都著了她的道。

這時照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雖然不知道這作用是好是壞。

「長老們不必猶豫,那紅毛醜八怪只是會點小把戲根本難不倒各位長老。各位長老實力這麼強一定可以拆穿她的把戲。如果長老們還是害怕我們可以一起出手,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抓住他們拿下紫村。」

照陽果然成功地煽動了其他的長老,特別是貳長老,現在又是他裝逼的時候了。不對,是到他展現自我、奉獻自我的時候了。

當下貳長老不再猶豫,大步走出去快速地朝著蘇陌阡發動了攻擊,好像生怕別人和他搶似的。

貳長老攻擊時雄赳赳氣昂昂,結束后卻和大長老一樣像一條死狗一樣癱倒在了地上直喘粗氣。

或許這就是身體被掏空的感覺吧!

山長老和泗長老本來就沒想先出手,誰知道出手後會不會又出什麼幺蛾子。只有貳長老那個****是真二,二話不說就出了手,現在只有和大長老一起葛優癱了。

蘇陌阡看著犯二的貳長老嘖嘖嘆息著搖了搖頭,勸他不要出手他不聽。真是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吶! 蘇陌阡覺得這回自己是真的很無辜,她都提醒他們不要輕易動手了,他們不聽這能怪她么?

所以當接收到其他兩個長老兇殘的眼神,蘇陌阡雙手一攤表示她很無辜。

照陽這回是真傻了,怎麼連貳長老都著了醜八怪的道?現在接連兩個長老無故癱倒照陽心裡很是鬱悶,難道這次也不能收拾掉那個妖孽醜八怪嗎?不,他不甘心!

於是照陽也和貳長老一樣範了二,他扒開站在前面的山長老和泗長老,氣勢磅礴地走了出來。然後頗有氣勢地指著蘇陌阡:「醜八怪讓我來會會你,我就不信你還能逆天了,看我不打得你哭爹喊娘!」

醜八怪?又是這外號。蘇陌阡眯起眼睛,照陽還敢這麼喊是活膩歪了是吧!

感受到蘇陌阡氣勢上的變化照陽一瞬間就慫了。而且他還看到了什麼,他看到那醜八怪身後有三條尾巴。開始一直沒注意,現在他才發現這驚悚的事實。

三條尾巴,那豈不是三階的靈力,而他才一階啊,他們倆對上他就只有送死的份兒。

醜八怪她還是不是人,這修鍊速度也太快了。他記得前不久那醜八怪還和自己一樣是一階的實力,在更久以前她的實力還不如自己,怎麼現在就超出自己那麼多。

以前她實力不如他時,他打不過人家,現在更不用說了。雖然照陽很不願意承認,但他知道和蘇陌阡打他只有受虐的份。

現在他好後悔,他剛才是腦子抽筋了才會跳出來啊,跳出來不就等於受虐嘛!他真的不是受虐狂!

照陽很想哭,蘇陌阡卻很歡樂。她就是故意讓照陽看見自己的三條尾巴的,她就是要讓他害怕。

「你不是說要打得我哭爹喊娘嗎,怎麼不動手了,不會是慫了吧?」眼看著照陽就要放棄,蘇陌阡適當的添了一把火,一臉鄙視地看著就要放棄的照陽。

照陽果然上當了,這麼多人看著呢,不但有幾位長老還有很多村裡的下人。要是他現在認慫以後還怎麼在他們面前樹立威信,那豈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嘲笑他。這是照陽最不願看到的。

而且照陽還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他不得不在心裡不斷的說服自己丑八怪沒那麼可怕。

還有就是蘇陌阡的那個暗含鄙視之意的表情深深的刺激到了照陽,所以受了刺激的照陽腦子一發熱就真的對蘇陌阡發動了攻擊了。

至於結果嘛,當然是和大長老、貳長老一樣在地上癱著了。感覺身體被掏空,這樣的感覺你值得擁有!

現在照陽就是再傻也知道這一切都和眼前的紅毛狐狸有關了。他艱難地伸出爪子指著蘇陌阡,「是,是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才說完一句話,照陽就垂下了手指不停地喘氣。身體太差了,還不如大長老這個老人家呢!蘇陌阡嘆息著搖搖頭。

接著她又快速地變臉成了微笑,那變臉的速度,連莫離看了都默默地轉過了頭,他不認識那貨。

蘇陌阡對著照陽笑眯眯地說道:「也沒做什麼,只是對你們下了一點東西而已。不過你放心它不會要了你們的命,只會讓你們在使用靈力后變得很無力,就像現在這樣,無力就對了!」 「對了,山長老,泗長老,你們要不要也試試,我保證站著不還手。」蘇陌阡突然轉向山長老和泗長老,很是無害地笑道。

山長老和泗長老齊齊打了個寒戰,現在地上都躺了四個人了他們怎麼敢出手,就是她不還手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都要全軍覆沒了,這一次的計劃是徹底泡湯了,他們不能再出事了,山長老和泗長老很識時務地齊齊搖了搖頭。

「既然這樣我也不為難你們了,你們走吧,不過記得把欠我的兩百萬金幣交齊!」蘇陌阡看著癱倒在地上的照陽還不忘提醒他一百萬金幣的事,不,是兩百萬金幣的事。

「怎麼又是兩百萬了,不是一百萬嗎?」照陽苦著臉說道,現在他就是再累也淡定不起來了。這漲價也漲得太快了吧。,

蘇陌阡摸著下巴,思考道:「以前是一百萬不錯。」

還沒等照陽高興高興蘇陌阡又繼續說道,「不過這次你們給我造成了嚴重的精神損失,你們總得補償點精神損失費吧。」蘇陌阡很是無恥地說著無恥的話。

照陽果然被氣得內出血。她還精神受到了損傷?他們才是受害者好吧,他們才需要精神補償好吧!

而且你一加就是一百萬,你當他家是挖金子的嗎,全冰原大陸的奸商都沒你奸好么!照陽現在真的是欲哭無淚,他當初為什麼要招惹這個女魔頭啊!關鍵是現在他還不敢反抗,這下他非得被他爹打死不可!

照陽現在就像霜打的茄子,不僅原先的一百萬跑不了現在還翻了一倍,他上哪去拿那麼多金幣啊?現在不光收拾紫村的計劃失敗了,還要拿兩百萬金幣出去,照陽已經可以預見回到家是怎樣的狂風暴雨了。

照陽頹然地低下了頭,樣子落魄極了,不過是沒有人會同情他的,特別是蘇陌阡這個大魔頭。

「還不走?難道是捨不得還是要我送送你們?」見他們還不走蘇陌阡毫不客氣地下逐客令。目的已經達到了,放過山長老和泗長老也沒什麼,還得要有人回去報信不是嘛!

「走,馬上就走!」山長老和泗長老忙不迭地說道,生怕蘇陌阡下一秒會反悔。

叫人扶起依然在地上「葛優躺」的大長老和貳長老,又扶起了大公子照陽,又跑到遠處從坑裡刨出了昏過去的照月,山長老和泗長老才終於招呼上眾人像兔子一樣跑掉了。他們感覺他們心好累,要操心這麼多人。

看著一大群人一溜煙就從眼前消失了,莫離不禁嘖嘖稱奇,這速度也太快了。

「羨慕嗎?」蘇陌阡問道。

「羨慕!」莫離很是認真地答道,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哎喲!你又打我幹什麼?」莫離怒視著又對他施展暴力的蘇陌阡控訴著她的暴力行為。經常敲他的腦子,變笨了可怎麼辦!

蘇陌阡斜瞥著他:「你那點出息,那有什麼好羨慕的,出去別說是我弟弟,丟臉!」

莫離欲哭無淚,他隨便說說還不行嘛,用得著把他的腦袋當木魚敲么?用得著那麼嫌棄么?

終於解決了富貴村這一大麻煩,還會收到兩百萬的「精神損失費」,蘇陌阡的心情很美好。錢嘛,當然是越多越好! 「走了,回去了!困死了。」蘇陌阡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對莫離招了招手自顧自地朝前走去。

都到午夜了,快困死她了,她要趕快回去睡覺了,不然明天皮膚會很差的。這時的蘇陌阡忘了狐狸是不用保養皮膚的。

莫離很快跟了上來,只是蘇陌阡在他心裡的印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他總認為小阡雖然變了很多但她還是以前的小阡,但現在他才真正認識到小阡是真的不是以前那個小阡了。

如果不是她一直都沒有離開過自己的視線,莫離都要認為蘇陌阡在她昏迷期間就被人調包了。

不過,現在的小阡也很好,真的很好,他很喜歡現在的小阡。莫離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小阡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是他的親人。

對,就是親人。莫離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把蘇陌阡當親人的,但他就是認定了她是他的親人,認定了什麼都不能改變!

不過他真的要重塑小阡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了。莫離嘴角抽搐地看著在前面大搖大擺的走著的某隻狐狸,心裡不禁吐槽,他以前一定是眼瞎了才會覺得她溫柔可愛。

她哪裡是溫柔可愛,簡直是「心如蛇蠍」!

走在前面的蘇陌阡一心都放在了回去睡覺上,並沒有察覺到莫離對她的心態發生了變化。

一回到小木屋蘇陌阡就睡下了,很快就睡著了。蘇陌阡睡得很香,其他人就不一定了,比如富貴村的眾人。

富貴村領長樹洞里的水晶燈一直都沒有熄,因為照耀一直在撐著沒睡覺,他要等大長老等人的好消息。可是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他卻感到了一絲不安。按說四位長老聯合起來對付紫村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去的人到現在都沒有回來,連一個報信的都沒有。

按他們估計的時間計算,到現在已經完全可以把紫村拿下了,但現在眾人都沒有回來這讓照耀不得不擔憂起來。

會不會出現了什麼意外?雖然他相信四位長老的實力,四位長老在這一帶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應該不會出什麼幺蛾子,但他心裡就是感到一陣莫名的不安。

照耀煩躁地在屋子裡來回走動,他很不喜歡這種他無法把控的感覺,他應該是統治這一切的那個人。

「老,老爺,大長老他們回來了!」一個下人突然闖了進來氣喘吁吁地說道,看來他為了報告這個消息跑得很急。

聽到大長老他們回來了照耀大喜過望也不計較下人的莽撞了。「他們在哪,結果怎麼樣?」照耀略顯急切地問道。

下人閃爍著眼神吞吞吐吐地說道:「他,他們在門口,老爺還是親自去看看吧。」

照耀厭煩地看了一眼下人,回個話還吞吞吐吐的,養他有什麼用?

照耀大步朝樹洞門口走去,怎麼到門口了都不知道進去嗎,還要他來迎接不成?

照耀一走出樹洞就看到大長老一干人等都跪在地上,連照陽都硬撐著直挺挺地跪著,倒是照月睡倒在地上還沒了一身皮毛,好像是暈了過去。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都跪著幹嘛?」照耀本來心情就算不上好,現在一出來就看到這樣的場景就更生氣了。大長老他們都跪著,難道他們沒有拿下紫村?想到這裡照耀想不生氣都難。 照耀的怒吼讓眾人渾身一抖。他們誰不知道照耀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現在他們不但沒有完成任務反而還搭進去兩百萬金幣,這要是讓照耀知道了他們還不得脫成皮。

他們四位長老的實力加起來雖然比照耀高,如果要打鬥他們不會輸,但照耀手裡握有他們的軟肋他們不得不受制於他。

對於這種結果四位長老只有打落牙齒混血吞。不過富貴想要稱霸還得靠他們,他們到不擔心照耀真的會把他們怎麼樣。即使是這樣,樣子還是要做做的,所以他們才頗有誠意地來「負荊請罪」了。

不管怎麼樣這次任務失敗還是與他們有關的,是他們太自大了才遭了那紅毛小鬼的暗算。話說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中毒的。

「大長老你來說,到底怎麼回事?」照耀壓抑著快要井噴的怒氣對著大長老說道。大長老負責這次行動的完成,出了問題照耀自然是第一個找他。可憐的大長老,骨頭都軟成這樣了還要受照耀的摧殘。

照耀說完這句話一甩手臂上的毛怒氣沖沖地走了進去,都這麼跪在他門口他們不嫌丟人他都嫌丟人。眾人集體呼出了一口氣,終於不用跪著了。山長老和泗長老兩邊扶著骨頭還軟著的大長老和貳長老,中間駕著快虛脫了的照陽,終於艱難地挪到了樹洞里。

這時候了他們還是要團結一心的。

走進了樹洞,大長老等人很自覺地繼續…站著。雖然站著對於他們這種得了「軟骨病」的人來說也是很累,但還是比跪著好多了。

照耀看著站著的眾人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大長老這次行動你是負責人,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大長老沒辦法,雖然感覺很累他還是不得不對照耀彙報。大長老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斷斷續續的說著發生在樹林里的事。

終於把整個事情說完了,大長老感覺他整個人都不好了,他要累死了。那紅毛小鬼到底給他們下了什麼毒啊,竟然這麼厲害。他現在是連抬起一個手指頭都覺得費力,說了這麼多話他感覺他喘氣都要喘死了。

「什麼?你們竟然被兩個小鬼頭耍得團團轉,你們四位長老不是都有四階的靈力嗎,怎麼連兩個小鬼都對付不了?不但沒收拾紫村還被人下毒,你們真是給富貴村長臉啊!」照耀暴怒著,他簡直要氣瘋了。

他們還能再無用點嗎?連兩個小鬼頭都收拾不了,他和富貴村的臉都要被他們丟盡了。不行,這事一定不能傳揚出去。

「不是的爹,是那紅毛的醜八怪太狡猾了,我們都不知道她是怎麼下毒的就中了她的圈套。那醜八怪實在是太可惡了我們一定要給她一個教訓!」照陽費力地說著狠話,到現在他還不忘要給蘇陌阡一個教訓。

「哼!你還好意思說,不知不覺被人下了毒還不知道人家是怎麼下的,你是長得豬腦子嗎?還給她一個教訓,你那麼厲害你去給她個教訓啊!不爭氣的東西,就知道惹是生非還要老子給你擦屁股。你給我回去好好的面壁思過,沒我的允許不許出來!」

照陽一開口就被他老爹罵了個狗血淋頭。他也是夠笨的,現在還說這些沒用的話,這不是挨打不看日子嘛! 照耀罵照陽就完全沒了顧慮,想怎麼罵就怎麼罵,不像對長老們那樣還要委婉點,富貴村以後還得靠他們。但自家兒子就不一樣了,不管怎麼罵兒子都還是兒子,還得靠自己這個爹。

照月被自己的老爹罵得都抬不起頭了,但在暗地裡他卻對他老爹的話很不以為然。說他惹是生非,他自己還不是想收服了紫村,現在出了事不能對長老發脾氣就把他當出氣筒,這事能怪他嗎?

不過照陽還是鬆了一口氣,雖然被罰禁足但幸運的是照耀還不知道兩百萬金幣的事,剛剛大長老報告的時候也沒有說這件事。還好他老爹還不知道這事,不然他要面對的就不光是禁足這麼簡單了,恐怕是不死也要脫成皮。

現在逃過這一劫,他明天就可以找他娘幫忙,就不怕他爹秋後算賬了。照陽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再才又飄飄蕩蕩地被人扶著挪走了。沒辦法啊,藥效還沒過,他的身子骨還很軟。

照耀看著照陽那萎靡不振的樣子不禁又是一陣火大。他就這麼一個兒子他怎能不疼愛,只是這個兒子太不爭氣了。他本身資質並不差,就是太懶了荒廢了修鍊,到現在靈力還停留在一階。

他又整天無所事事的惹是生非,盡幹些欺男霸女的勾當得了個壞名聲,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怎能不讓他生氣?連紫村以前那個出了名的廢物都能修鍊靈力了還在短短的時間裡達到了三階的實力,這也讓照耀很是著急,偏偏他的兒子還這樣不思進取,他不生氣那才怪了!

照耀一直氣著,也不說話,樹洞里的氣壓一時之間變得十分的低。領長不說話,長老們也不敢多說什麼,這可苦了大長老和貳長老了,他們現在連躺著都覺得累,更別說一直這麼站著了。

「嘭!」正在大長老叫苦不迭的時候旁邊傳來了「嘭」的一聲響,這聲音真不小著實嚇了大長老一跳。

朝旁邊望去,大長老瞬間就懵逼了。卧槽,貳長老你裝什麼裝!他這個比你老的老人家都沒倒下去,你到先倒了,你的節操也碎了一地吧!

貳長老實在是撐不住了,鬼知道那小鬼給他下的什麼毒,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坐坐或者是躺躺。所以貳長老很理所當然的倒在了地上,為了表現出他是不堪重負,是受不了毒藥的侵蝕才倒下的,他表現的很逼真。

為了逼真效果,貳長老倒下時都沒腿軟,直接狠狠地倒了下來。倒下后貳長老也是疼得齜牙咧嘴,看得其他長老都覺得疼。

不過這樣就能讓他早點回去躺著,貳長老也覺得值了。貳長老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機智了,哪像大長老那個傻叉還一直站著。就在貳長老這麼想時,他的旁邊就傳來了「嘭」的一聲巨響,聲音比他的還大,連地都跟著抖了抖。

貳長老還沒反應過來他旁邊就多了一個人,正是「昏倒」的大長老。貳長老對著大長老一陣鄙夷,小樣,還不是得學他,有本事你繼續清高啊!大長老對貳長老的鄙夷視而不見,他現在只想回家繼續「葛優癱」。

照耀終於被兩聲巨響吸引了注意力,他轉頭就看見正在肆無忌憚的上演葛優癱的大長老和貳長老,他的怒氣更甚了。 這是幹什麼,任務失敗了還有理了是不是!當著他的面給他演戲,還把不把他這個領長放在眼裡了?

不過就算照耀再生氣,他也不敢真的把他們怎麼樣,要報仇還得靠他們。

照耀深吸一口氣,防止自己的怒氣爆發。他正準備說話,大長老卻搶先說道:「請領長原諒我等的失禮,我們實在是力不從心啊。我們被那紫村的小鬼下了不知名的毒藥就一直沒有力氣,我們兩個老傢伙實在是撐不住了。如果有冒犯之處還請領長懲罰,我們絕無怨言!」

大長老言辭懇切地說道,好像自己真的很抱歉一樣。這看得貳長老一愣一愣的,這老傢伙明明比自己還會演戲好吧。

大長老都這樣了自己也不能幹等著,於是貳長老接著大長老繼續說道:「對,如果領長要懲罰我們絕無怨言,這次也確實是我們輕敵沒有收了紫村。只是我們心裡不甘心啊,如果領長願意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們保證等我們解了毒一定會把紫村的人頭都砍下來獻給領長。」貳長老同樣的言辭懇切,義憤填膺。

兩位長老都這樣「懇求」自己了,照耀再發飆就說不過去了,他也只有生生吞下心中的那口氣。

照耀皮笑肉不笑地對他們說道:「兩位長老確實辛苦了,我並沒有要怪兩位長老大意思,只是這次損失這麼大總得給我一個交代吧。」

「領長,這次確實是我們輕敵,我們一世英名沒想到最後竟然栽倒在兩個小鬼頭手裡。但請領長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只要解了我們中的毒我們一定會殺回去,讓紫村徹底消失。」山長老眼裡閃過一抹陰毒,紫村他們是不會放過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