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方恆追過來,傲塵也是低喝一聲,身體一晃,剎那間就在虛空中幻化出了無窮華幻影。

方恆卻是冷笑不停,他只是左手一晃,轟咔一聲,黑暗之門出現,強橫的吸收粱是一個爆發,就讓虛空扭曲起來,傲塵的幻影當敞裂,同時傲塵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方恆的不遠處。

「殺!」

這時候,方恆低喝一聲,身體猛然一閃,當懲到了傲塵身邊,真武劍當即對著傲塵的後背斬落!

噗嗤!

鮮血噴發,只是一瞬,傲塵的後背就多出了一條猙獰可怖的傷口,傲塵本人也是身體一震,下一刻就砰的一聲到在了地面上。

「給我死。」

冷冷的聲音再次從方恆嘴裡吐出,只見方恆腳步上前,一劍對著倒在地上的傲塵就刺了過去,傲塵感覺到了危機,身體猛然一滾,就和方恆拉開了距離。

方恆卻是在這時候冷笑不停,腳步一動,再次追了過去,一追上的時候,方恆的真武酵直接向著傲塵刺出!

「戰天鬥地功!」

看到方恆的進攻,此刻的傲塵也是再次大喝一聲,他沒別的瘍,這時候的他,只能和方恆硬拼,身上的金光噴發,似乎想要把方恆彈開。

「嘿嘿,黑暗之門!」

見到這傲塵的力量,方恆卻是再次冷笑,左手一動,那在方恆背後的黑暗之門就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吸收力,頓時傲塵那釋放出來的金色光華就被吸收乾淨了,趁著這個時候,方恆的真武劍斬殺出去,唰唰兩聲,只見傲塵的兩條手臂就直接飛了起來,下一刻方恆真武劍刺出,噗嗤一聲,直接插入了傲塵的小腹之上,將其直接釘在了地面上!

「啊!」

慘叫聲從傲塵的嘴巴里吐出,方恆這時候卻是鬆開了真武劍,呼的一聲,吐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同樣,承的眾人,這時候也全都安靜了。

他們一個個看著方恆,眼神里除了震撼,就只剩下迷茫了。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方恆為何會這麼強!

之前的戰鬥,方恆和傲塵打的實在是精彩到了極點,激烈到了極點。

只是傲塵一招接不住,立刻就落到了這個下場,被方恆砍斷了雙臂,定在地面上。

這個結果,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了,他們怎麼都不懂,初階的方恆,面對初階的傲塵,為何會形成如此恐怖的壓制力。

當然,在眾人當中最為迷茫的,還是萬道宗的那一群人。

這一群人是萬道宗弟子,他們對於傲塵的名聲,是知道的。

傲塵,在萬道宗都是核心的存在,他曾經甚至擊殺過中階聖武b已經是一個萬道宗的傳奇天才了!

只是現在,這個傳奇天才,卻敗在了一個從外域來的青年手裡,同時敗的還無比之快!甚至對這個外域青年造成有效的傷害都沒有!

此等落差,已經完全衝擊了他們的武道觀念,顛覆了他們對於力量的認知。

「呵呵。」

就在眾人都胡思亂想,迷茫的看著方恆的時候,承的方恆也是笑了。

只見這時候的方恆,低頭看向了那不鴕叫的傲塵,一腳踩在了傲塵的胸膛上。

「能接我三招,你也算是有點本事了,但可惜,這個本事,對我來說起不到什麼作用。」

聽到方恆的話,傲塵也是身體顫抖不停,直接道,「佩…佩服。」

「這是認輸了?」

方恆這時候笑道。

「認…認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傲塵看著方恆道,「所以,請你放了我。」

這話一出,承的人都是一呆,那些萬道宗的弟子更是身體震了一下。

他們萬道宗的傳奇天才,傲塵,面對方恆,竟然求饒了!

輸了,這本來就讓他們難以理解,現在還求饒,這讓他們這些萬道宗弟子身上的傲氣一下就消失了,再也沒了之前那種高傲和自信。

「呵呵,你認輸了,那就代表著這一襯戰,我贏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林家的方向,只見林家主一群人都是臉色鐵青,卻一句話都不說。

「林家主,局面已經很清楚了,我師弟贏了,你們輸了,那你,是不是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黃天這時候也是說話了,直接對著林家主發問。

「哼,確實,你們贏了,但是,這事情並不是結束!」

林家主這時候冷哼一聲,「方恆,你剛才殺死了一個萬道宗的弟子,你認為,你逃脫的了干係?」

「什麼意思?」

方恆眼神一閃,「林家主,你這是想不認賬?」

「誰說我不認賬了,我認賬。」

林家主當即道,「不過我認賬歸認賬,其他事情該解決的也要解決,比如,你殺萬道宗弟子的事情!」

「我殺萬道宗弟子那是我殺的,和你有什麼關係?」方恆冷冷道。

「和我沒關係,那我不能看著這件事情發生,包括我們家的老祖,也不能看這種事情發生!」

林家主冷冷道,下一刻就雙手抱拳,「請老祖現身!」

嗖嗖嗖!

話語吐出,接連幾道破空聲出現,只見四個老者,突然出現在了這一片虛空中了!

他們一出現在這虛空中,立刻,恐怖的殺氣就開始散發出來,同時一股股濃郁的白色聖力,直接就封鎖了這一片虛空,不光源山被封鎖了,連那些看熱鬧的人所在的虛空,都被封鎖了!

一時間,誰都走不了!「幹什麼們林家這是要幹什麼Q道你們要殺光所有人嗎們好大的膽!」

驚雷門掌門一瞬間就發現事情不對了,當場大喝一聲。

「膽大包天…膽大包天!林家們好歹毒!」

玄元派掌門這時候也是臉色變了,不停的說道,同樣,聽到這些話的眾人也都是臉色大變起來,他們知道,大事不好了,林家四大老祖同時降臨,一降臨就封鎖虛空,此等舉動,當真是危險的訊號!

「諸位不必擔心,我們沒有傷侯位的意思,我們只是針對方恆而已。」

就在這時,林家主眼神閃了閃,開始說道,「方恆身為外域之人……」

「抒那些廢話吧。」

方恆卻是在這時說話了,「你的刀都架在別人脖子上了,你還指望別人信你?」

此話一出,承的人也都是臉色難看,卻同時點了點頭。

「我……」

林家主立刻就想要反駁,只是吐出了一個字后,他就頓住了。

片刻后,林家主露出了冷笑,「也是,都這個時候了,在瞞著也沒什麼意思,今天在這裡的諸位,一個都不能走,都得死!」

轟轟轟!

話語吐出,那虛空中的四個老者也是身體一震,恐怖的殺氣噴發出來,瞬息間,承的所有人都是身體顫抖起來了。

四大中階聖武降臨,封鎖虛空,這股力量,太恐怖了,根本就沒多人能抵擋!

「林家主,你這麼做事,不怕傳出去被人恥笑嗎!」

黃家主這時候也是大吼一聲,這時候的他也是臉色難看無比,她真沒想到,林家膽子大到了這個程度,要殺掉所有人!

「呵呵,傳出去?殺光了你們,誰能傳出去?」

林家主冷笑道,「你們黃家,還有驚雷門,玄元派,勢力本就不如我們林家,你們三家加在一起,也沒有我們林家一家的財富多H然如此,你們就該被我們滅掉!」

「你認為我們的老祖會放過你?」

驚雷門的掌門冷冷說話了,「你當我們的老祖會看不見?」

「嘿嘿,殺了你們,接下來就是殺你們老祖!」

林家主冷笑道,「你們三家,一共三個老祖,我們林家,光老祖就四個!殺光你們,再殺他們,輕而易舉!」

「我們一死,我們老祖就會有察覺,到時候我們老祖會離開,伺機報復,你覺得你們能殺?」

黃家主冷冷道。

「哈哈,這一點我早有預料r道宗萬葯真人此刻已經在外面布置了一個大幻境b里的所有人的氣息,都已經被完美複製就是說,你們死了們的老祖也不會有任何察覺!等我們殺了你們,在一個接一個的把你們的老祖殺掉.后,這源城,唯我林家獨大!」

林家主大笑道,眼神中滿是自信之色,很明顯,他很早之前就是怎麼打算的了。

「好一個林家主,我真沒想到,你能把事情做到這個地步,這時候再說無恥卑鄙,已經沒什麼意思了,你這麼做事,倒也體現出了你的本事,所謂梟雄,也稱得上。」

這時候,方恆也是淡淡說話了,「但可惜的是,主動權,並不在你的手上。」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主動權不在我手上?」

聽到方恆的話,這時候的林家主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了起來,「不在我手上,在誰手上?在你手上么?」

「是的。」

方恆這時候卻是一點頭,「通過局面來看,主動權確實在我手上,因為傲塵在我手上。」

這話一出,林家眾人都是眼神一閃,林家主笑道,「呵呵,一個傲塵,你覺得你就掌握主動權了?」

「傲塵是萬道宗核心弟子,就這一點就能看出身份不簡單了。」

方恆這時候道,「而你說的那個萬葯真人,如果我猜的不錯,和這個傲塵也有關係吧,應該是傲塵的師尊一類,如果是的話,那萬葯真人怎麼可能看著自己的弟子死?」

「哼,你太看得起傲塵了,一個傲塵,和我能帶給萬葯真人的利益相比,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林家主冷哼一聲,「你覺得在這種利益面前,萬葯真人會因為他的弟子在你手裡就放棄幫助我么?」

「應該會。」

方恆這時候點點頭,「不然的話,你也不會說那麼多了,你會直接動手殺人的,甚至你會親自殺了這個傲塵,表達必殺的態度,可你沒有。」

這話一出,林家主臉色一沉,四周絕望的人眼神中也是驀然劃過了一道希望,他們都聽出了方恆話語中的道理。

「呵呵。」

片刻之後,林家主陰沉的臉色突的轉為了笑容,只見他看著方恆道,「方大師不愧是一域之主,一派掌門,真是非櫥害的人物,不錯,這個傲塵,對我們來說的確是很重要的,萬葯真人已經明確的說了,我們必須要保護他弟子傲塵的安全,否則一切協議作廢。」

聽到這話,四周的眾人眼神更亮了,他們知道,這就是談判的籌碼!

「哦?你的直率倒是讓我很意外,我本來以為你會繼續不承認,然後吸引我的注意力,讓你幾個老祖從我手裡搶人的。」

方恆這時候眉毛一挑,「現在你卻這麼做,這真的是讓我有些想不到了。」

「呵呵,這有什麼想不到的,方掌門是外域之人,方掌門的這些師兄弟,也是外域之人,既然是外域之人,那和我們這些源域內的人,自然是沒多大關係的。」

林家主笑道,「換句話來說,我們無冤無仇,唯一有的矛盾,還只是風雄的事情,這個算什麼,可以談嘛。」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臉色都變了,所有人都知道,林家主這是要分化方恆和他們的關係,立刻開始焦急起來。

「方大師,你別信……」

「不必多說,我自有分寸。」

一抬手,方恆打斷了黃家主提醒的聲音,目光看向了林家主,「你想怎麼談?」

「很簡單,只要你把傲塵放了,那你,還有你的師兄弟,都可以離開,包括風雄。」

林家主笑道,「換句話來說,一個傲塵,可以換茹們所有人,包括風雄在內的自由和安全,這筆買賣划算吧,畢竟說到底,你們就是沖著風雄來的,不是么?」

「那林雪呢?」

方恆淡淡道,「他和我風師兄情投意合,你林家主總不能棒打鴛鴦吧。」

「呵呵,這個就不行了。」

林家主笑道,「林雪,是我女兒,是我們林家的人,林家的人,就應該和林家在一起,聽從林家的安排。」

「那這個就有些沒意義了,我師兄風雄之所以會被你們林家抓走,就是為了見到林雪,不然你們哪裡能這麼輕易抓到他?」

方恆淡淡道,「而我師兄恢復自由卻見不到林雪,那我師兄還是會在去找你們的,那這對我們來說,那裡有什麼好處?」

「那就是你們的問題了不是么?」

林家族眼神一冷,「我能管住我的女兒,那你們也應該管足們的師兄。」

「怎麼管?囚禁?」方恆笑了笑,「這可不叫管,這叫強制,我們對我們師兄可是沒那麼大的怨恨,倒是你林家主,我真想知道你是怎麼對你自己的女兒都有這麼大的怨恨的,連自己的女兒都能給囚禁起來。」

「少說這些廢話!」

林家主猛然喝了一聲,看著方恆道,「你就告訴我,你到底同意不同意我的條件!我捫心自問,這已經是對你來說最好的條件,你別不知進退。」

「呵呵,條件是很好的條件,可惜,我還是要說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