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轉眼又過了三個月,冰神宮殿之內。

「有辦法了!」

三六的頭髮都長了一大截,炸開如一個烏雞似的,十分狼狽,面前擺放著幾十本厚厚的古藉,還有一大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什麼辦法!」

九天寒龜立即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把將小三六給拎了起來,三六興奮的說:「浮華鏡施展出來,幻化出來的其實都是通天之海,只不過有可能是分為十八個等級。而那傢伙可能還只是在第二個等級,第二個等級的通天之海,就是那種腐蝕性的狂海,只要我們找到純陽和純陰之物,就可以將這種腐蝕性給去除。」

這時葉楚和米晴雪也走了過來,米晴雪問:「要什麼純陰純陽之物?」

「先放開我……」三六腦袋有些疼,推開了九天寒龜。

九天寒龜掃了這傢伙一眼,光禿禿的腦袋上,還長了一片雜毛,抬手就是一道寒光,一下子就替他將頭髮全給理掉了。

「老傢伙,本來我想弄個造型的!」三六怒了。

「小矮人,還弄個屁的造型,趕緊說怎麼辦吧!要是不行,老夫將你丟進浮華之海!」九天寒龜嚇唬小三六。

小三六則十分有信心,咧嘴笑道:「放心吧,本人可是史上最有天賦的鍊金術士,沒有我解不開的局……」

「別得瑟了……」九天寒龜抬手嚇了嚇他。

三六趕緊說:「純陰之物咱們已經有了,這冰神的水晶宮殿,簡直就是一件純陰之物,也不知道這冰神是哪裡弄來的這塊水晶,絕對是仙家之料。」

「這東西是純陰之物?」九天寒龜都有些不信,「怎麼可能,我主上修行的是寒性功法,怎麼會選擇住在一塊純陰之物裡面?」

他當年哪著冰神闖蕩大陸,打遍大陸無敵手,那時冰神都帶著這水晶宮殿,平時睡覺休息恢復都要在這宮殿之中。

純陰之氣,對於絕大部分修士來說,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會侵蝕人的元靈,本源。

「老傢伙別看你修為高,這個你就不懂了吧……」三六得意的揚起了嘴角,解釋道,「天底下有陰物和陽物,咱們普遍看到的都是陰物和陽物,而不是什麼真正的純陰之物和純陽之物。」

「真正的純陰之物,是不會有陰力存在的,它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高的境界了,其實就是純粹的一種混沌之力。純陽之物也是如此,也是純粹的混沌之力,其實到了那種境界,天地萬物,陰或者陽都差不多了,沒有什麼大的區別了。」小三六所說之話,卻是令葉楚心中大震。

他沒想到,小三六還有這樣的論斷。

唯一可以解釋的是,小三六這是從祖輩中傳承得到的,這豈不是說明,自己的太極陰陽融合之道,乃是正確的。

天地本無陰陽,只是人為的劃分出來的而已,陰或者陽達到極致之後,其實就是一物。

自己的太極陰陽融合之道,最終就可以打出一團混沌之氣,可化作萬物,難道就是此道?

「陰陽本就是一物?」九天寒龜覺得有些不信,哼道,「趕緊說,純陽之物上哪兒去找?這水晶宮殿,到時也只能拿出來一試,若是不行,不能強用……」

三六得意的笑了笑,收起了戲笑的表情,然後鄭重的看著葉楚說:「純陽之物,就要葉哥你出手了……」

「怎麼講?」幾人都皺了皺眉頭,九天寒龜盯著葉楚。

三六面色凝重的對葉楚說:「葉楚,你不是有那株樹嗎?那樹乃是大地之靈,可以當純陽之物,也可以當純陰之物使用。」

「那株樹?」九天寒龜心中暗忖,立即想到了先前葉楚腦袋上長著一株還魂樹的情況,看來這小子竟然真的有機緣得到了還魂樹。

這小子的造化機緣也太逆天了,竟然連還魂樹那樣的遠古神樹都可以得到,而且還被他收藏到了,這機緣就是當年的冰神也沒有的。如果當年冰神有還魂樹在身的話,恐怕他也不會敗給九龍道人,也可以問鼎至尊之位了。

「可以這樣?」

葉楚有些意外,關於還魂樹,他對它的理解早就深了幾分。

其實在自己昏迷的時候,自己的元靈飛到了還魂樹底下,正是還魂樹令自己悟了道,創出了真正的太極三生拳。

還魂樹,又名第二祖樹,其實名頭最大的就是這個祖樹之名。

它乃是大地之靈,大地之母,與混沌青精也不相上下,而且這東西更難得的是,還有自己的靈,不像混沌青精是一塊半死物罷了。

「恩,只要有了這兩樣東西,咱們就能破開他那不入流的通天之海……」三六興奮的搓著手,對九天寒龜道,「老傢伙,如果奪了他的浮華鏡,你能不能打贏?」

「廢話,老夫眨眨眼就收拾他了。」九天寒龜冷笑道。

… 雪海實力並不是特彆強,也就和米晴雪可能差不多,若不是那件浮華鏡,搞出了一個什麼浮華之海,雪海哪能入九天寒龜的法眼。

「希望你別吹牛……」葉楚扭頭瞄了他一眼,「到時搬起冰塊,砸了自己的腳……」

「哼!」

九天寒龜沒搭理葉楚,這純陰純陽什麼的破事兒,還得他和三六去破解,自己也沒好的辦法。

「那我們要怎麼做?」葉楚問三六。

三六則悄悄傳音葉楚:「葉哥,這回你就聽我的,咱們這樣……」

「還能這樣?」

葉楚心中大驚,沒想到這三六,要給自己送上一件大禮。

……

「轟轟轟……」

冰川之間,一道道寒冷的巨浪,不斷的拍打著旁邊的寒冰,擊打之間又消融了一大塊冰面。

浮華之海堪破世間萬物,有著極強的侵蝕能力,百萬年以上的寒冰,也抵擋不住這些恐怖的海水。

「已經兩成了,再加把力,就可以將這寒晶絕壁到手了……」

海中某一處,一個白衣老者,正站在一條透明的寒晶絕壁面前,臉上帶著一抹邪笑。

雪海已經守在這裡近八個月了,九天寒龜和米晴雪沒有再出現,但是他心中知道,那兩個傢伙一定在想破解的辦法。

「轟轟轟……」

這時,上空傳來了幾聲炸響,雪海神色微變,揚手在身前畫下了一道光幕,光幕上閃現了兩個人影。

正是米晴雪和九天寒龜,正在海上畫出一大堆的符文,還弄出了幾件兵器,正引來了一大片的恐怖天雷,天雷擊打在海上,激起了一片恐怖的萬丈巨浪。

「真是無知,當真以為這樣就能破解這浮華之海?」

雪海得意的笑了笑,完全沒將這些放在眼裡,浮華之海他很清楚,這些小數點小的天雷,根本就奈何不了它。

九天寒龜的手段不可謂不高明,揚手便引下了方圓千里範圍內的,數以百萬計的天雷,一道道擊打在下方的浮華之海上。

浮華之海變成了一片雷池,天雷成片成片的降下,激起了大量的海水,不過卻很難有什麼效果。

「懶得理你,你慢慢折騰吧,已經四成了,用不了多久就會成功了。」

雪海笑了笑,掌心出現了一枚灰色的鏡子,鏡面也是灰色的。

「去……」

浮華鏡在手中一轉,一道道莫名的氣息,開始在浮華之海中以他為中心,向四處溢散,彷彿一道波紋向四周盪開。

莫名的力量,在整個浮華之海上飄了一下,立即就將上方九天寒龜弄出的恐怖力量給撫去了,天雷雖然還能擊打海面,但是卻沒有剛剛那麼兇猛了。

九天寒龜卻召喚出了更加恐怖的天雷,繼續對浮華之海進行攻擊,不過效果卻並不怎麼顯著,連寒晶之祖的影都沒有看到。

「老王八,還挺拗,本聖讓你繼續打……」

透過光幕,雪海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況,見九天寒龜不過是在那裡徒勞,雪海也沒覺得有什麼可觀察的。

他現在確實是大意了,他立即身影又沉進了寒晶絕壁之中,遠遠的看到了那邊的一個被藍冰包裹的人。

「哼哼,這回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還撈著一個冰聖的靈,等本聖附了你的靈,修為沒準可以再上一層樓。」

不錯,將寒晶絕壁融化了四成多之後,雪海終於是看到了其中的冰聖了。

只是冰聖的位置,還在絕壁的內層,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接觸到他。

這也是他的額外的收穫,冰聖可是被稱為寒域三千年來,最強的聖人,甚至有傳言這冰聖臨死前可能是去突破絕強者之境了。

如今他還被封印在這裡,米晴雪又不顧危險,前來此地,極有可能就是來營救冰聖的。

「冰聖,什麼東西,不過是本聖的一個跳板罷了,待本聖突破絕強者之境,就來將那老王八也給吞了!」

雪海的野心極大,不光是要取冰聖之靈,還想將九天寒龜,冰神的靈,全部奪走,成就至尊!

……

只是他並沒有發現,在他狂妄得意之時,有兩個人悄悄的沉入了他得意無比的浮華之海了。

浮華之海的某處,葉楚和小三六,正在一團淡淡的白光包裹之下,緩緩的下沉。

白光防禦氣圈,不是萬法紫金青蓮,而是葉楚用混沌青氣弄出來的一個防護圈,模擬成了浮華之海的氣息,這樣連雪海也無法發現他們的侵入。

「葉哥,咱們還有多久能到?這也太冷了,給我弄點保暖的呀,快凍死了……」身處浮華之海中,小三六的皮雖然挺厚的,但是卻被凍得臉色發青,身子瑟瑟發抖,說話都有些不利索,渾身打擺子了。

葉楚一看他這鳥樣,趕緊給他輸入了一些真氣過去,三六這才感覺好了一些,一邊嘴裡念念有詞道:「看來我得趕緊修行呀,不步入宗王之境,真是寸步難行呀……」

「你現在知道了?」葉楚傳音他,「等這回紫色冰淵的事情了了,你就好好修行吧,一年之內步入宗王之境……」

「一年?怎麼可能……」小三六覺得不可能。

他現在才法則境五重的實力,甚至比沙威的那一百二十八個老婆的修為還要低,可以說是眾人當中修為最差的了。

想要在一年之內,就步入宗王之境,這無異於痴人說夢吧。

「哼,有什麼不可能的……」葉楚沒覺得有什麼不可能的,傳音三六道,「到時多煉製一些丹藥,給我可勁的造,我再讓米晴雪那個聖人給你親自把關,或者看看能不能將那隻老王八給拐出去,讓他帶著你修行。」

「呃……」

小三六臉上露出賊笑,要是能將九天寒龜給拐出去這鬼地方,那步入宗王之境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那老王八雖然挺囂張的,挺不可一世的,可是人家是活了二十幾萬年的,見過了眾多至尊的絕強者神獸呀!

送給自己一滴精血,就能讓自己步入宗王之境吧應該。

「那就賣力一些,拿出你的傢伙什來,找到那浮華鏡的具體位置,咱們得給他點顏色看看。」葉楚咧嘴笑了笑,拍了拍小三六的腦袋。

「好嘞……」想到能變成宗王強者,三六也很興奮,打了一針雞血似的。

他立即取出了先祖傳承下來的,那塊羅盤,又取出了先祖的一塊玉簡,咬破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滴在羅盤最中間的紋路上,進行了一系列複雜的準備工作。

「有了……」

半個時辰之後,葉楚和三六沉到了浮華之海的底部,已經下降了近十幾萬米了,四周漆黑一片,只有二人體表外的白光防護圈還在閃爍著陣陣光芒。

羅盤上的符文在這一刻全部活了,血色光芒,化作一道指針,指向了一個方向。

「在北面!」

… 三六神經一震,眼中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光芒,若是能夠找回先祖煉製的仙兵,浮華鏡,就算是給葉楚使用,自己矮人一族也將得到大發揚。

仙兵,那可是比至尊器,還要恐怖的存在,傳說中仙界才有的神兵。

「恩,接下來咱們都得小心一些,那老傢伙好歹是個聖人,別讓他發現了。」葉楚傳音三六,目光也轉向了羅盤所指的方向。

由於這裡比較黑暗,四處沒什麼光,葉楚這一眼,也只能看到二十幾裡外的情況。

他傳音三六:「浮華鏡應該是藏在什麼地方?」

「這海是浮華鏡幻化出來的,相當於浮華鏡是這片海的陣眼,應該是藏在某一處異空間,或者是海水當中。」三六有些擔憂道,「就怕那老傢伙,會一直守在那陣眼附近,那樣的話,我們就不好下手了。」

聖人,實力遠強於葉楚,若是真的火拚起來,葉楚沒有什麼機會。

外面九天寒龜和米晴雪,又沒辦法進來,光他一個人,一個準聖想要生搶走浮華鏡太困難了。

「不要緊,不是有還魂樹和水晶宮殿嘛,有這兩樣東西,足以亂真了……」葉楚咧嘴笑了笑,三六也笑了。

……

時間轉眼過去了一天,米晴雪和九天寒龜的攻擊,也終於是停了。

他們似乎力竭了,也沒將這浮華之海給轟開,二人似乎很悲憤的離開了。

「老王八,真是不自量力!」

浮華之海中,看到他們兩人離去,雪海也得意的笑了笑,這浮華之海豈是九天寒龜就可以破開的。

這東西是浮華鏡幻化出來的,而浮華鏡,是一件真正的神兵。

雖然雪海不知道它的具體來歷,但是他敢肯定,這件東西,不會比一件至尊器差。

他是附靈至尊的後人,不過不像他和雪花吹的牛筆那麼厲害,他知道的附靈之術也只有幾招,而且到現在他也沒有完全搞透。

所以他才要進這紫色冰淵,就是為了得到這寒晶絕壁,得到之後,可以完善他的那一手附靈之術,有機會達到大成。

見九天寒龜和米晴雪無功而返,再次敗走了,雪海也長出了一口氣,直接就沒進了絕壁之中,放鬆了警惕。

……

而就在這時,浮華之海的底部的一個角落中,卻是悄悄的冒出了一高一矮兩個身影。

正是葉楚和三六,兩人從海底鑽了出來,立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哼哼,看來那老東西不在這附近,咱們行事方便多了……」葉楚已經察看了好一番這附近的情況了,並沒有雪海的蹤跡。

三六拿著羅盤道:「可能那老傢伙在寒晶絕壁的旁邊,而浮華鏡又不能直接接觸寒晶絕壁,浮華鏡如此玄密,有可能將寒晶絕壁給破壞掉。」

「有道理……」葉楚暗暗點頭,天眼警惕著四周的情況,同時掌心出現了一塊透明的水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