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就算是服食人肉也是沒有釋兵吸收人的魂魄來的窮凶極惡。要知道被釋兵吸收掉的靈魂可就是會被釋兵完全的分解為靈魂本源能量,那樣的話一個人就直接永不超生了,相比於被吃掉還能轉世重生,釋兵做的事情才是最大惡極呢。

但是似乎釋兵從來就是沒有這樣的覺悟。不過好在釋兵同樣還有有其他方面的覺悟,那就是不會像其他的衛道士是那樣高喊著口號譴責別人。(想知道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

… 但是似乎釋兵從來就是沒有這樣的覺悟。不過好在釋兵同樣還有有其他方面的覺悟,那就是不會像其他的衛道士是那樣高喊著口號譴責別人。

「呵呵,所以我才是說你有恨多東西都是不知道的,你還不知道吧,其實你如今的形式可是很嚴峻的,想知道為什麼嗎?德賽像一隻正在誘人墮落的惡魔在誘惑釋兵。

情報,德賽居然是想要想向釋兵兜售情報!釋兵不禁在心裡都是給這個德賽給逗樂了,這個德賽的人格比之從前的那個霸氣是霸氣了一些,可是另一個德賽人格的睿智冷靜,這個德賽的人格卻是絲毫沒有這些優點。

「看來這兩個人格是兩種不同的性格集合體。「釋兵瞬間想∽無∽錯∽小∽說,.q△uled●u.到。

「哦,我自然是想要知道的。「釋兵緩慢的道出了這句話。釋兵說的很慢,隨著釋兵道出這句話,德賽的臉上緩緩的浮現出了一抹得以的笑容,釋兵釋兵則是淡淡的盯著德賽的瞳孔。由於興奮,德賽的瞳孔每時每刻都是在發生變化。

釋兵的精神高度的集中,而就在到了那麼一個特殊的時候,通過德賽的瞳孔釋兵斷定德賽此刻的精神是最為鬆懈的時候,釋兵忽然就是發動了進攻。

幽藍刺眼的光芒,靈魂噪音,靈魂矛刺,還有本身的鬼爪狠狠的拆著德賽攻了過去。

聽到釋兵對於他說的消息感興趣,德賽自然是得意了,一直以來在那個德賽的人格之中釋兵向來都是無所不能的。運籌帷幄,從來就是不會有有算錯的時候。只要是釋兵要做的事情,就是沒有什麼是幹不成的。這樣的念頭深深的印在了德賽的靈魂深處。即便是德賽有兩個人格,可是很多靈魂的潛意識就是靈魂本身都是無法改變的。

德賽此刻的這縷人格知道他心中對於釋兵的那股深深的忌憚的還有畏懼的情緒是令一道人格刻下的,他雖然是對釋兵極為的抵觸,可是這樣的感覺他卻是無法反抗,此刻他雖然你是表現的極為強硬,可是那卻並不能改變他內心的那死缺憾。

而釋兵是什麼人,最為靈魂已經達到了二十六級的人物,這個世界上能有幾人的靈魂是能夠達到二十六級的啊,即便是有那也是先天強者中的佼佼者。

釋兵敏銳的就是發現了德賽的色厲內荏。加上德賽雖然實力得到了釋兵的認可。可是他的心性卻是並沒有得到釋兵的認可,僅僅是個性格偏激不知進退的笨蛋罷了。

釋兵本人雖然是睚眥必報,可是打不過釋兵記仇的同時卻是也知道逃命的,可是這個時候,這個德賽在剛剛的控制了德賽的身體的時候卻就是死戰不退,看那個樣子分明就是忍釋兵他很久了。而無法壓抑中心中的殺戮釋兵的慾望。

釋兵了解到了德賽此刻的狀態所以釋兵就是決定再度展開雷霆攻勢。想要一舉的擊敗德賽。

在這裡釋兵並非是想要擊殺了德賽,擱釋兵那財迷的個性,此刻釋兵又是盯上了德賽這具身體了。

「培養了這麼久,也該收穫了。」念及到如此釋兵再度果斷的出手了。

「哼!同樣的手段你還想用兩回?」不屑的冷哼聲。德賽雙目之中立時就是閃過了一抹蒼白之色。釋兵的幽藍色刺眼光芒這回沒有再對德賽產生大傷害

同樣就是靈魂噪音還有靈魂矛刺的威力落實到德賽的身上也是大大的打折了。看來那蒼白色的鎧甲混合了戾氣之後是有著保護靈魂的作用的。

釋兵心中這樣猜測到。

只不過那樣不重要,那些攻擊全部都是釋兵的干擾型攻擊,並非是主要的進攻方向的。釋兵的主攻手段還是他的身體,釋兵慣用使爪。利爪掏心然後將敵人的心臟一直都是釋兵最喜歡的事情。

變︶態雖然是變︶態了一些。可是那還有更變︶態的,那就是抓出來后吃掉,不過好在釋兵不喜歡吃人肉。心裡抵觸,用釋兵自嘲的說法就是沒有逼到那個份上。承蒙命運女神的垂簾。即便是到了這個末世世界的第一天釋兵都是沒有挨著餓得。往後就更是衣食無憂的,釋兵跟本就是沒有服食人肉的生活條件啊。

「澎!」

厄!

釋兵的利爪狠狠的就是抓在了德賽的胸口。德賽被釋兵的這一擊給震的嗓子眼瞬間就是一甜。

「哼,我也來!」德賽心裡瞬間就是起了好勝之心,他居然是想要同釋兵比拼身體。在敵人的最強的方面上戰勝他才是最為令人興奮的。德賽八成是這樣想的。

可是他這樣想可是害死了他自己,釋兵的身體那可不僅僅是受到了釋兵真氣的增幅那麼簡單,同樣釋兵還是耗費了大量的生命精華經過了超強的淬鍊身體,那個強度可不是德賽的那個小身板能夠比拼的。

德賽僅僅是同釋兵肉搏了兩個回合便是已經不行了,臟腑震傷,目光也開始渙散。

「哼,想我死?一起死吧!」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釋兵的對手,德賽此刻才是知道了釋兵是多麼的強,而就是這,釋兵同他爭鬥都是沒有絲毫臉紅心跳的樣子,很顯然,釋兵根本就是沒有出全力出手。而是在同他遊戲。

「呵呵呵呵。「德賽在笑,沒錯他就是在笑,他在笑自己,居然是這麼的等不及,他的實力不如釋兵,可是他知道他的潛力卻是巨大的,要是他不這麼早的就出世的話,那麼假意時日這個大陸上面他也必將成為一代縱橫人物。可是如今他卻是就要這般的在這裡英年早逝了。

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啊。德賽知道此時才是後悔了,他不甘心就這麼的立刻這片世界。

「西方的神靈啊。你們在哪裡啊,你看到了。我今天就要死了,我就要死在這名東方人的手中了。呵呵。他以為他能輕易的殺了我,可是沒那麼簡單!今天我德賽以西方神靈的名義起誓。想要我德賽命的人他也是別想活命。」德賽的眼中凶光一閃,自自體內一股莫名的暴動陡然迸發了。

「釋兵,一起死吧。」德賽甜美一笑在這個他人生的最後關頭釋兵的實力雖然是沒有全部的使出,可是他的精神卻是也是全力以赴的。

同德賽不同,這麼關鍵的時候他卻是還在看著個世界的最後一眼,他還有心情微笑。

從剛剛的一瞬間開始釋兵的心中就是瞬間的出現了一種不詳的預感。釋兵不知道那股危機感是從哪裡來的,總之那股感覺令他心悸。而恰恰就是在這個時候釋兵便是感覺到了自德賽的體內忽然就是迸發出了一股浩大的能量。這股能量蘊含了濃濃的執著還有殺機,那其中的氣勢即便是釋兵也是有些折服了。

「不!」釋兵瞬間就是明白了。德賽這是要自爆啊。驚呼出聲,釋兵企圖喝止德賽。

「哼哼,你也是知道怕啊!不過晚了。」德賽此刻的意識都是有些不清楚了,可是釋兵的那聲喝止他還是聽見了的。在德賽心中,釋兵這是怕死了的表現。他怎麼是可能知道釋兵是可惜了他這副身體的體質呢?

不屑一笑,德賽並沒有停止他的同歸於盡的行為。全身散發出炙熱的蒼白色火焰,德賽整個人便是在此刻的完全的化成了蒼白色的光化身體。

其外形到是很想當日釋兵在巴黎大教堂交手的那光明老法師的光化靈魂。但是這次同那次可是完全的不同的情形啊。這可是一個自爆體。同時……同時還是一次釋兵做的賠本買賣。

培養了這麼就,卻是忽然被這突然殺出來的德賽的第二人格給弄的賠光了。釋兵的心在此刻都放佛是在滴血。

「厄啊啊!」從來就是吃不得虧的釋兵如今吃虧了那怎麼是忍受的了呢?

「啊!自爆,你不是要自爆嗎?不用。我送你!」「我送你」這幾個字幾乎是釋兵咬著牙說出來的。

瞬間鬼化,釋兵的實力最強大的時候就是他的眼仁完全的滲進眼白下面,全身青光迸射,鬼氣還有死繚繞的時候。

這個時候釋兵幾乎就等同於這世界上至陰至邪的力量的凝聚體。釋兵將他這個時候的狀態稱之為鬼化。鬼化釋兵很少使用,並非是他不願意使,而是這種狀態釋兵自己無法控制他的出現。

釋兵可以控制他的瞳孔滲進眼白之下。或者是全身迸射青光,或者是散發出死氣還有鬼氣。

可是這些操作似乎是相互之間有著某種限制。釋兵調出一種的時候其他的兩種釋兵便是無法有意識的調出。

釋兵能夠將這些增幅他力量的異狀全部的顯現出來的時候只有是那種玄而又玄的釋兵就是連自己都失控了的狀態。

所謂鬼化,那可是真真正正的鬼化。鬼化的釋兵是沒有理智可言的。平常狀態的釋兵做事還有邏輯可尋。可是這個時候的釋兵卻是不知道還時不時釋兵了。

「喝!!!」蘊含著磅礴的毀滅之力的一拳直直的砸像了德賽的頭顱,釋兵此刻完全就是要至德賽與死地!

「轟~~~~~~~!

可是釋兵畢竟不是神,不可能事事都是能夠如願的。釋兵想要擊殺德賽,可是德賽卻是最終還是沒有死在釋兵的手中,德賽的自爆還是先於釋兵的毀滅一擊了。

一隻小型的蘑菇於出現在了柏林湖西岸基地,在釋兵同德賽剛剛戰鬥過的地方,方圓百米的範圍內已經是在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了。莉莉婭還有他的姑媽早就已經是逃離了這裡。

而其他的沒有離開的而在一遠處看熱鬧的人卻是全部都被剛剛這次自爆而瞬間蒸發掉了血肉。

一具具雪白的,可是卻掛著焦黑的血肉的骨骸就那般零散的散落在了自爆波及範圍的邊緣。

就在剛剛這一擊之中,死去的人就是不下數百人!

莉莉婭所住的地方在基地內全部都是進化者們居住的地區,當然僅僅是那些低級進化者的。可是即便是低級的進化者。他們的地位在基地也是不低的。他們絕大部分人都是會養些「米蟲「在家裡的,而進化者需要工作。剛剛死去的那些人也多半就是「米蟲」了。

同樣也就只有那些米蟲才是會在這個時候還傻傻的不會跑的。你看人家莉莉婭多麼聰明。早早的就拉著他的姑媽逃離了交戰附近區域,遠處。他們見到那巨大的爆炸整個人瞬間就是被炸呆了,腦門上布滿了冷汗。剛剛他們要是走晚一點的話,那麼她們就是完蛋了,此刻他們就是會變成那邊遠地帶的掛著焦肉的殘骸了。

此刻爆炸的中心那裡,蘑菇雲還沒有消散。遙遙的裡面能夠看到一具身影,消失了一具,而留下的那一具會是誰的呢?

那自然釋兵的。

蘑菇雲漸漸的退去了,釋兵的身影漸漸的浮現了出來。此刻的釋兵樣子有些狼狽,全身上下密布著傷口。半面臉已經是毀容了,眼眶處的血肉已經是不知道被炸飛去了那裡。

手肘處,森白的骨骼也是已經顯現。

臨死一擊這種東西還真是碰不得,釋兵在心中冷冷的這樣對自己說道。剛剛的這一擊,可是叫釋兵見識了什麼叫拚命。

但同樣,剛剛的自爆對德賽來說是拚命的,可是對釋兵來說只能算是驚險罷了。蘑菇雲還沒散去的時候,釋兵的身體便是已經開是迅速的恢復了。而到了蘑菇雲消散了之後,釋兵身上的傷勢已經是修復了大半了。

而餘下的傷勢卻是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恢復了。

釋兵面色冷峻。臉上絲毫沒有半點勝利后的喜悅,因為即便是釋兵完勝了,可是這件事情在釋兵看來那也是他賠了。更何況這件事情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有結束。

釋兵再等,他還在等德賽的靈魂出現。剛剛的那一擊僅僅死物理攻擊。德賽的肉身可能是在那樣的攻擊下化為飛灰。可是德賽的靈魂卻是不會死在那樣的攻擊下面。而釋兵此時要做的就是要抓到德賽的靈魂。

得到的異變可是從靈魂變異開始的,所以釋兵便是想要看看這德賽的靈魂到底是異變到怎樣了。是不是同他一樣,僅僅是靠靈魂就是能夠發出那蒼白色的火焰的。

經過交手釋兵通過以他儲存在體內的屍氣試探。發現那蒼白色的火焰確實是有著滅屍火的屬性的,能夠燃燒屍氣。但是那蒼白色的火焰似乎還不是純粹的滅屍火。它其中似乎是還有其他的屬性的味道,那股味道很=像戾氣。可是又不純粹。也許那是戾氣同滅屍火混合了之後才有的特殊氣息吧。

「恩?出來了。」釋兵嘴角忽然就是浮起了一抹冷笑,德賽的靈魂已經是開始漸漸的在虛空中浮現了。

一道蒼白的靈魂,沒有形狀,一團火焰而已。二階強者了,死後靈魂居然是連丁點的形狀都沒有,這樣的狀況確實是很反常。可是既然是異變的話,那反常的事情到市也正常了。

「呵呵,那就過來吧。」釋兵的臉上終於是浮現出了一抹笑意,收穫來了,釋兵自然是高興的。

「啊啊啊!」無意識的魂魄忽然受到了釋兵嶺靈魂的巨大吸力而被牽扯著朝著釋兵方向飄了過來。

可是釋兵的魂魄青魂其特異程度是這世間的唯一。青魂對於靈魂的威懾力那就是相當於天敵的存在,一般的靈魂臨近青魂的時候都是會感覺到臨近死亡的。

德賽的魂魄雖然是意識=不全,可是那種靈魂直覺卻是絲毫不減,知道釋兵的魂魄那是他如今在這個世界上最為不能觸碰的東西之一。所以德賽的魂魄便是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靈魂哀嚎。

絕望無助的哀嚎,即將魂飛魄散的哀嚎。難道即便是他死了釋兵都是不會放過他的靈魂嗎?。德賽的靈魂在哭泣。

濃濃的悲傷絕望的情緒飄蕩在周遭的空間中,可是釋兵對於這樣的悲戚卻是沒有絲毫的同情還有內心的波動。同類的聲音釋兵聽的多了,每一次吸收魂魄釋兵都是會聽到這樣的聲音。靈魂悲傷的情緒,絕望的情緒這些諸多的負面情緒。如今的釋兵已經是完全的提不起初始時候的丁點的情緒波動了。

你都說釋兵郎心似鐵,但其實你要是也也天天看一樣的電視劇劇情的話。到了最後就是在感人的鏡頭你也是會毫無感覺了。

德賽的靈魂在悲戚,在絕望。可是釋兵卻是無動於衷。在釋兵眼中,利益是要高於一切的。

釋兵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德賽的靈魂,那樣子分明就是要將德賽的靈魂做了切片。

德賽的靈魂距離釋兵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眼見著的德賽的靈魂就要被釋兵給抓住了。這個時候,一邊陡生了。

「轟~~~~~~!」

整個天地間忽然就是出現了一股好大的氣息,就在這股氣息的出現的時間,釋兵就是勃然色變。

都是顧不得去抓德賽的魂了,釋兵的身子都是有那種幾乎要顫慄的感覺。一股宏大的威壓自九天而降。重重的壓在了釋兵的身上。

「厄~~啊啊啊啊!」這股威壓宏大無比,釋兵感覺到自己在這股威壓面前是那般的渺小,似乎那股威壓在那麼的增強一點的話,那麼他就是會被壓碎全身的骨骼了。

「厄啊啊啊!」休想,想叫我釋兵跪你!你做夢吧!啊!」

這股憑空自九天而降的威壓似乎是並非想殺死釋兵,而僅僅就是想要釋兵屈辱於他。巨大的氣場壓著釋兵的身體想要叫他雙膝跪地。

但如此的行徑對於釋兵來說卻是與殺了他也無異了。瞬間鬼化。全部的力量全部都是迸發而出。釋兵企圖以己身抵抗這縷威壓。

可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釋兵這回可是真的遇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強大的存在了。一種近乎神靈般的存在。除了神靈,釋兵想不到還有什麼人能夠產生如此強大的威壓,整個天際都是籠罩在一層淡淡的光暈之中。如此巨大的異象釋兵從來都是沒有見到過。

事實上釋兵自己引發的異象他每次都是沒有意識到。

「咔嚓,咔嚓!」骨骼脆裂的聲音,釋兵的腿骨已經是承受不住這樣巨大的威壓而產生了裂痕。那股九天之上的意識威壓無比,他的意念似乎是絕不不准許別人忤逆。釋兵拒不朝她下跪,那樣的話他哪怕是將釋兵的腿骨壓斷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厄……」釋兵的臉上肌肉抽搐,但是他強大的自尊心卻是不准許他任何人下跪。

「你以為你是誰。即便你是神!你也別想叫我釋兵屈服你!你!必將死於我手!無論你藏於何處!我也將上窮碧落下黃泉!將你給挖出來!」

釋兵在這樣的威壓下居然還是仰天狂喊!宣戰,對於一個莫名的強大的存在的無懼的宣戰!

「你想護著這隻魂魄我就偏偏叫他死!」鬼化后的釋兵可是沒有理智而言的。在這樣極度的不利的情況下。釋兵絲毫就是不顧身體上可能受到巨大的傷害,也是要出手將德賽的魂魄給幹掉。

釋兵感覺出了那麼威壓的主人對於德賽的魂魄的守護之一。而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以釋兵的性格,你不叫我好,那咱們大家誰都是別想好。

轟!咔嚓!

「嗡~~~~~~~~~~~~!」

天地間一道振聾發聵的巨大雷鳴。撕裂了天際的閃電。將整個烏雲密布的天地給照的發亮的。

天空籠罩了一層密布的烏雲形成的罩子,而這層罩子之上卻是似乎存在著某種神聖的光源,光源的滲透能力極強,可是烏雲的厚度也是不賴,隱隱的能在雲層的下面看都絲絲透過的光輝。

而光輝有的地方明亮,有的地方卻是顯的極其暗淡。如此正還是遙遙的對應了人生的忽明忽暗。人生的潮起潮落。

這些就是此刻天地間的異狀。(未完待續……)

… 而光輝有的地方明亮,有的地方卻是顯的極其暗淡。如此正還是遙遙的對應了人生的忽明忽暗。人生的潮起潮落。

這些就是此刻天地間的異狀。

一聲巨大的雷鳴還有刺眼的閃電,伴隨著釋兵的腿骨徹底的折斷的聲音

釋兵的身子終於還是出現了要倒下去的趨勢,但是知道此刻釋兵都是還沒有屈服。而且永遠釋兵也是不會屈服。

一道比釋兵本身發出的幽藍色光芒還有妖艷的光芒自釋兵體內忽然迸射而出。

一時間整個天地間的氣息瞬間就是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在原本的那一股唱著獨角戲的巨大威壓存在的同時,另一抹巨大的威壓陡然也是出現了。

「呼~~~~~~!

釋兵甲現!沒有釋兵的召喚,就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原本的收在釋兵體內的那套釋兵甲自己自作主張的強勢出現了。

釋兵甲瞬間就是籠罩了釋兵的全身。幽藍色的全身鎧甲,四對幽藍色羽翼。清冷的面甲,陰冷的目光,釋兵透過鎧甲,冷冷的直視天地,這一刻釋兵在面對那股世間強大的時候,內心居然是無比的巋然不懼。

在這一刻釋兵似乎是絕的有某個人同他站在了一起而共同的同他面對了那股威壓的強勢。這股感覺是那般的熟悉。

「為什麼會是有這麼一種親切的感覺呢?」釋兵心中疑惑。

「這股感覺又是誰的呢?釋兵甲?可是一套鎧甲,一套新製得鎧甲,為什麼會是有這種熟悉親切的感覺呢?釋兵心中不解。」

「也許這是由於我同釋兵甲的契合度實在是太高了吧!」釋兵甲雖然是自神秘的幽藍色巨書上面得到的煉製釋兵甲的方法,可是釋兵曾今猜測。那位蓋世強者也許也是同他一樣的青魂的存在呢?而釋兵甲是為那人量身定製的,所以如今釋兵煉製並且使用的話,那幾乎是相當於穿著為釋兵量身打造的鎧甲是一樣的。

「不過不論是誰,今天你幫了我,我釋兵今天就呈下你這個情了!」釋兵的腦子還沒有壞掉。知道僅僅是自己身上的這具鎧甲的話還是不足以幫助自己抵抗那神秘的巨大威壓的。剛剛煉製的釋兵甲,較之那名蓋世強者經過了其強橫的修為不知道溫養了多少年的鎧甲來說那差的簡直不是一星半點。

德賽的魂魄靜靜的漂浮在虛空中,忽然自九天之上就是射下了一道光柱,這道光柱包裹了德賽的靈魂,帶著他緩緩的朝著天空升去。在這個上升的階段中,德賽的靈魂光團開始出現了異狀。無形的他居然是開始成型了!

德賽的身形逐漸的浮現了出來。釋兵整個人隱藏在釋兵甲之下。冷冷的盯著這一幕,但是釋兵卻是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動作。

釋兵沒有動作不是他不想,他此刻有一萬個心不叫那個神秘的想要逼著他下跪的那神秘威壓的主人不痛快,可是此刻釋兵的實際情況卻是不准許釋兵在莽撞了,釋兵的腿骨此刻已經好似完全的自內部粉碎了。

釋兵完全喪失了直立的能力。如今能夠站著,完全都是依仗於釋兵甲的緣故。是釋兵甲支撐了釋兵此刻身上所有的重力。

眼見著德賽的靈魂漸漸的上升,成型!,然後就是重新出現的兩道仇恨的目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