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黑衣老者走到林凡的面前,從身上掏出一瓶藥水塗抹在林凡受傷的手上說:「韓天翔失敗,就是他捨棄了朋友,最後還是沒有擺脫失敗!」

藥水剛摸到林凡的手上,林凡手上的傷痕就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恢復了。林凡吃驚的看著完好如初的右手,連連對著黑衣老者說:「謝謝你!謝謝你!」

黑衣老者笑著看著林凡說:「你們是安全的通過了我的考驗,但是面對你們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記住只有團結才可以無敵!」

雪寧興奮的看著林凡的右手變得完好如初,對著黑衣老者深深的鞠了一躬說:「您放心吧,我們會齊心協力的!」

「通往真正考驗的大門就在這裡,祝你們好運!」黑衣老者微笑的消失在空氣中。

林凡他們看著一道黑色的傳送門,相互看了看微笑著說:「出發!」

一道黑光閃過,林凡他們便出現的寶塔的六層,他們剛站穩身體的時候,一個個全部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六層的空間出奇的大,要比五層大上十倍也不止,就是這麼大的空間裡面全部收拾密密麻麻的靈獸。一眼望去,竟然有幾千隻靈獸,一片黑壓壓的靈獸把林凡他們嚇得全部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林凡連忙躲到一個大石頭的後面,小心的看著晟少他們說:「這麼多靈獸,我們要想一個萬全之策啊!」

「根本就沒有辦法打啊!你們看到那裡面的靈獸就有幾千隻,雖然都不是什麼等級高的,但是那麼多的數量我們也沒有辦法抵擋啊!」晟少緊張的看著大石頭後面的靈獸,無奈的說道。

「是啊!這就是一場無法戰勝的鬥爭,我們只要發動攻擊,最後的結果必然會敗的一敗塗地。」雪寧往地上一坐,像是一隻斗敗的公雞一樣,一臉失落的說道。

大家的表情都像雪寧一樣,都像是霜打的茄子。滿臉愁雲的坐在地上,一點戰鬥的激情都沒有了。

林凡看著大家的表情微笑著說:「你們感覺我們在這一層一點希望都沒有嘛?」

「難道不是嗎?」揚洛抬起頭看了一眼林凡失落的說。

「你們說的全錯了,我們的勝算十分的大。他們只是一些低階的靈獸,只要我們拼一拼還是有很容易打敗他們的。」林凡緊握住拳頭對著大家說道。

「凡哥,你就不要安慰我們了,我看我們還是放棄吧!」揚洛有一點無奈的看著林凡說道。

林凡聽到揚洛的話瞬間氣憤的說:「揚洛!如果你想走我不會攔你,你們也是!你們這是算什麼啊,對!他們的數量的確很多,但是我們不是沒有機會啊,只要你們願意拼。我們還是可以打敗他們的,現在我表態。我願意拼一拼,誰願意留下來和我拼的就說一聲。不願意的你們就傳送回去,我林凡絕對不會怪你們!」

「凡哥,我…….!」揚洛看著林凡生氣的樣子不好意思的抬頭看了一下林凡,又快速的低下頭說。

「凡哥說的對!他們的數量雖然多,但是我們還是有一拼之力的。如果我們過不了九層塔,那麼我們無法進入上院。我們進入天錄院的機會只有這麼一次了,所以我願意拼了!」晟少站了起來堅定的說。

「好!我也拼了,大不了就被靈獸傳送回去。如果沒有拼一次,我們以後一定會有遺憾的!」

「對啊!為了以後沒有遺憾,我們大家一起拼了!」

「大家一起,加油!」

林凡微笑的看著大家的信心有回來了,開心的伸出一隻手說:「為我們可以勝利的通過,來,加油!」

眾人興奮的伸出一隻手說:「加油!加油!」

「下面我來分配一下任務,靈獸的數量如此的多。我們根本無法直接進去攻擊,所以我想採取分批攻擊!」林凡對著眾人招了招手,全部聚攏在一起說道。

「我們要怎麼分批攻擊呢!」雲溪好奇的問道。

異能狂女-惹火藥尊 「這裡我的速度最快,所以我會出去吸引他們的注意。你們在這裡埋伏好,等靈獸進去你們的埋伏區,你們就全力攻擊!我們就這樣一批一批的消耗他們!」林凡興奮的捂手成拳的說道。

「好!我們就照凡哥說的做!」晟少思索片刻激動的說。

「好的!你們快速埋伏好,我出去了哦!」林凡緊握雙手深紅色的靈力從他的身體裡面溢出,一聲清脆的鳥鳴聲響起。一隻燃燒的火鳳凰出現在林凡的身後,林凡後腳一躍,身體如開弓的箭向著靈獸飛奔而去。

林凡雙指前伸在深紅色的靈力的包裹下猶如一把鋒利的匕首,林凡雙指劃過一隻靈獸當場就死在林凡的雙指之下。靈獸發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就這這一聲慘叫瞬間林凡引起的許多的靈獸注意,靈獸們一窩蜂的向著林凡撲來。林凡在靈獸裡面不斷的穿梭,深紅色的光芒閃過。一聲聲的慘叫便相繼傳出,不一會的功夫林凡的身邊躺下了一片的身體。林凡見到更多的靈獸注意到他,簡單的目測一下,感覺可以了。身體一動便快速的向著大石頭的方向掠去,靈獸氣憤的看著林凡在自己面前殺死自己的同伴,就這樣逃之夭夭。這怎麼可能容忍呢,一隻靈獸突然仰天長嘯,向著林凡逃跑的方向追去。瞬間大批的靈獸回應,黑壓壓的頭顱全部向著林凡的方向奔來。

「快點準備,靈獸來了!」揚洛見到林凡後面跟著大批的靈獸,緊張的說道。

林凡飛快的跑到晟少他們埋伏的地方,瞬間消失在大石頭後面。大批的靈獸憤怒的奔來,晟少緊張的看著不斷接近的靈獸喊道:「開始準備!」

「攻擊!速戰速決!」

大批的靈獸終於跑到了他們的埋伏區,林凡堅定的喊道。在林凡的一聲令下,所以的人都使出最強的戰鬥力。瞬間慘聲連綿,鮮血不斷的濺出。突然的激戰靈獸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林凡他們無情的抹殺了。戰鬥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奔來的靈獸便全部躺在了地上。

林凡拍了拍手說:「大家表現不錯,我再去引靈獸!」

「我們好厲害啊,這麼快就可以解決掉這麼多的靈獸,看來我們通過第六層有很大的希望嗎!」揚洛看著林凡奔向靈獸的身影開心的說。

「那是!我們一定可以的!」雪寧得意的看著地上的大批屍體,微笑著說道。

「快大家準備了,凡哥又來了!」晟少緊張的看著前面的奔來的林凡說道。 樹林之中一個黑影筆直的站在一棵大樹的下面,他的面前半跪著幾道黑衣人。

黑影憤怒的對著眼前的黑衣人罵道:「一群廢物,連一個模板都是弄丟!」

「啟稟三爺,我們是被猩羽獸衝散的。不知道為什麼,猩羽獸對那塊模板十分的激動,所以我們才會被他衝散!」一個黑衣人恭敬的半跪在地上低著頭說道。

「更是廢物!一群人連一個猩羽獸都對付不了,你們可都是入境境後期的戰士!」黑影再次氣憤的罵道說:「我聽說那個猩羽獸不是死了嗎,為什麼模板還沒有找到!」

一個黑衣人抬起頭看著黑影恭敬的說:「猩羽獸是被人刺中要害死去的,從它的傷痕我們斷定一定是一個噬魂境後期的人出手殺死的。所以我推斷,一定有其他的勢力也知道了模板的消息!」

黑影雙手緊握,棕色的靈力快速的涌到他的掌心。黑影氣憤的對準一旁的樹木一掌打去。

「咔嚓!」

一顆人腰粗的一顆大樹從上到下劈開,倒在了地上。幾個黑衣人見到劈倒的大樹,全部都驚恐的跪在地上不敢說話。

「噬魂境後期的實力,那道是晟氏的人!」黑影沉思片刻,低聲說道。

「我聽說晟氏家族的二少爺晟少,也參加了這次的考試。模板丟失的時候,晟少他們就在這個林子里!」一個黑衣人戰戰兢兢的說道。

「好!你們給我好好的盯緊晟少,如果真的是晟氏的人乾的話。我們就抓住晟少來威脅他們,我倒要看看是模板重要還是他兒子重要!」黑影緊緊握住雙手說道。

寶塔六層內,大家有打死一批林凡引過來的的靈獸。靈獸在林凡的不斷吸引下,只剩下幾百隻了。看著滿地的屍體,和全身是血的六個血人,大家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不斷的重複著引靈獸,打靈獸的動作,他們閉上眼睛都可以熟練的殺死那些飛奔而來的靈獸。

揚洛看了看窗外的的天空,此時已經太陽落西,還有不到幾百隻的靈獸。揚洛微笑著說:「凡哥我們不要去引了,直接一起上去打吧,這樣還可以省一點時間!」

林凡擺了擺手說:「不要小看那幾百隻靈獸,如今我們都是身疲力竭了,還不不要一次性和他們衝突比較好!」

「呵呵!凡哥你們外面的天空,我們沒有時間了!」揚洛身子一躍,快速的向著靈獸掠去說:「只要我們謹慎一點一定會沒有問題的!」

「揚洛你…….!」林凡還沒有來得及阻止揚洛,揚洛已經飛快的向著靈獸奔去。

晟少拉著林凡說:「還叫幹嘛啊,快去幫他一起吧,真是一個衝動的傢伙!」

林凡無奈的看了一眼眾人,身體一躍向著靈獸跑去。靈獸見到有人來到他們的地盤,全部仰天長嘯,向著林凡他們撲來。

人獸一觸,光芒四濺,各種各樣的刀光劍影交匯在一起,各種的凄慘之聲連連響起。交戰不久,眾人就感覺到有一些吃力。剛才一刻都沒有停的戰鬥,還沒有喘口氣,就要和幾百隻靈獸戰鬥。

「凡哥,我們頂不住了啊!怎麼辦啊!」晟少吃力的殺死一個撲面而來的靈獸,痛苦的說道。

林凡揮舞著手裡的火鳳劍,一劍刺穿一隻靈獸的胸口退到晟少的身邊說:「頂不住也要頂啊,我們現在是騎虎難下啊!」

「我們合併吧!看看可不可以減輕一下!」林凡緊握住火鳳劍對著晟少說道。

晟少點了點頭說:「也只好如此了!」

「龍鳳合璧!」

狂風大作,林凡手裡的火鳳劍瞬間靈力大漲飛向天空。晟少的青龍劍也瞬間靈力膨脹,隨著火鳳劍一起飛了起來。一紅一藍在空中不斷的盤旋,一聲清脆的鳥鳴聲,火鳳劍顯出真身一隻燃燒著火焰的火鳳凰展翅翱空,緊接著一聲響亮的龍吟之聲響徹天地,一隻青龍也飛來出來。一龍一鳳在空中不斷的向一起靠攏,林凡和晟少體內的靈力不斷的從身體湧出飛向龍鳳。

林凡感覺身體的靈力好像被火鳳凰瘋狂的吸取一樣,身體本來就十分的疲憊,再加上這麼瘋狂的被吸走靈力。林凡有一種葯昏倒的感覺。

林凡緊握住雙手,艱難的支撐著。林凡緩慢的轉過臉頰看著晟少說:「這麼回事啊,這麼感覺火鳳凰不受控制,而卻我的體內的靈力也在不停的被吸走啊!」

晟少此時的感覺也是林凡差不多,晟少握住雙手。勉強的張開嘴說:「也許是我們目前的實力還無法合璧,所以他們才會脫離我們的控制。不過看著他們在慢慢的靠攏,我們還是在堅持一會吧!」

天空的一龍一鳳慢慢的靠攏在一起,當他們完全合璧在一起的時候。空中瞬間變得黑暗起來,之間兩道光芒,在空中飛了一圈,「嘭」的一聲撞到靈獸群中。

一聲巨響,像是炸彈一樣在靈獸群眾爆炸開來,幾百隻靈獸瞬間就是被殺死一大半。

林凡看著空中的變化,無力的坐在地上說:「我們這次合璧好像是變異了!」

「是啊!我也感覺到了異樣,不行了,我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晟少往地上一躺,身體怎麼也動不了了。

「還好滅掉了一大半,我也不行了。看來合璧的事情,我們現在的實力還是無法完成啊!」林凡往地上一躺,整個身體沒有半點的力氣。

「林凡他們已經沒有力氣了,剩下的靈獸我們一定要頂住啊!」雪寧看著林凡他們無力的躺在地上,更加努力的喊道。

雲溪緊握住碧血劍,藍色的靈力更加濃郁的的揮殺起來。陳靜也謹慎的握緊雙手,紅色的靈力也開始飄飄洒洒的在靈獸的上空揮舞著。

揚洛奮力的殺死眼前的一隻靈獸,突然四五隻靈獸一齊涌了了上來。揚洛看著林凡他們無力躺在地上,咬著牙說:「我和你們拼了!」

雲溪和陳靜的憤怒的揮舞著手中的靈力,片刻間靈獸已經所剩無幾了。雪寧緊緊跟在雲溪和陳靜的身後,他們散落下來的靈獸,雪寧揮舞著純白色的靈力都會一一的把他們消滅。

「啊!」

揚洛的大腿被一隻靈獸狠狠的咬了一口,鮮血不斷的流出。揚洛一掌打在咬住他大腿的靈獸,咬著牙說:「媽的,叫你敢咬我!」

剛打死那隻咬他的靈獸,又有幾隻靈獸撲了上來。靈獸們把揚洛按在地上,不停的撕咬著。揚洛奮力的掙扎著。但是揚洛越是掙扎,就有越多的靈獸撲上來。揚洛眼裡泉著眼淚瘋狂的掙扎著,但是力氣越來越弱。最後揚洛一掌震退最接近自己的一隻靈獸,雙指成鋒切斷自己的一束頭髮說:「凡哥,大家我們先走了,祝你們成功!」

說完,揚洛的身體慢慢的消失在空氣里。

「不要!」雲溪握住碧血劍,身體一躍來到了揚洛消失的地方。看著揚洛消失,雲溪氣憤的揮舞著碧血劍,瞬間斬碎面前的幾隻靈獸。雲溪瞬間瘋了一般緊握住碧血劍,把眼前的靈獸全部都斬的粉碎!

僅剩下的幾十隻靈獸,被瘋狂的雲溪殺到滿地碎片。雲溪一劍刺入最後一隻靈獸的體內,「啊!」的仰天怒叫一聲。雲溪握住碧血劍全身無力的跪在地上,痛苦的哭著。

雪寧和陳靜快速的跑到雲溪的身邊,緊緊抱住雲溪說:「不要這樣,揚洛他真的是儘力了!」

「雲溪姐,你不要難過了,我相信揚洛他也不像連累你。但是他的實力可以堅持到現在真的不容易啊!在這第六層我如果不是在你的保護下,也許早就失敗了。都是我們不好,都怪我們的實力太弱,害了你們!」雪寧看著躺在地上的林凡,心裡也十分難過的說道。

一道光芒閃過,地上面的所有屍體全部都消失了,林凡他們的體力也瞬間恢復了過來。 纏綿遊戲:邪性總裁求放過 林凡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雪寧的面前說:「我們一路走來,我們都知道,我們都儘力了。我們沒有一個人應為害怕而選擇逃避。揚洛這一次失敗,他也儘力全力。」

林凡拍了怕雪寧說:「你不要自責了,我們現在才走到六層。我相信第七層遠遠比第六層要恐怖,在第七層估計我們可以成功闖過也只會有一倆個人,或者沒有一個可以通過。」

「是啊!我們闖到現在,根本就不在乎可以不可以通過進入上院。就算我們只剩下一個人。我們呀要闖,我們要證明我們正在的實力!」晟少緊握住陳靜的雙手說道。

雲溪抬頭看了看林凡說:「謝謝你們的鼓勵,我只想進入上院。如今我沒有了這個資格,所以我也不能陪你們一起了!」

雲溪緊握住碧血劍對著自己的頭髮,準備辭去。林凡一把抓住了雲溪的手說:「你要想清楚啊!如果你現在放棄了,你就徹底的沒有機會了!」

「對啊!雲溪你真的願意這樣放棄嗎?」突然林凡他們的面前出現一個大屏幕,大屏幕裡面傳來艷師的影像說。

「艷師!」雲溪好奇的看著艷師說道。

「呵呵!我這裡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一個呢!」艷師微笑的看著雲溪說道。

「我靠!都什麼時候了,你盡然還有心情說這個!」艷師一旁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 雲溪撒去眼角的淚水說:「我還是先聽好消息吧!」

「呵呵!好消息就是,你們只要通過寶塔五層你們就可以進入上院了,所以你們現在已經是上院的學員了!」艷師微笑的看著雲溪說道。

「什麼?您的意思是說,我們幾個包括揚洛在內全部已經是上院的學員了嗎?」雲溪撒去臉頰上的淚水,開心的說道。

艷師微笑的點了點頭說:「恩!」

「那壞消息呢!」雲溪開心過後,臉色慢慢變得平靜的問道。

「壞消息就是,七層以上的就會越來越難,越來越恐怖。不過你們也可以選擇放棄,如果你們放棄,只要除去自己的一束頭髮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們選擇繼續,只要你們通過九層塔。你們就會擁有豐厚的獎勵!」艷師說完,憑空出現的大屏幕瞬間消失在空氣中。

「太好了!我終於可以進入上院了!」雪寧開心的抱著林凡的手臂說道。

「這一下好了,雲溪你願意和我們一起進入第七層嗎?」林凡看了一眼雲溪問道。

「恩!」雲溪開心的點了點頭說。

「好了!我們想第七層進發吧!」晟少微笑著走到進入七層的樓梯說道。

他們開心的從六層來到了第七層,到達了第七層,他們臉上的微笑一下子蕩然無存。第七層的空間和第六層一模一樣,就連布置也是一樣的。林凡他們快速的躲到大石頭的後面,看向房間的深處。裡面還是黑壓壓一片的靈獸,靈獸的樣子都和六層的一模一樣。

「這裡不是和六層一樣吧!怎麼看也找不到其他不一樣的地方啊!」雪寧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七層,好奇的說道。

「一定不會這麼簡單的!我們還是照六層那樣打法先解決這些靈獸吧!」雲溪看著林凡堅定的說道。

「好吧!我們先解決這些再說,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不過大家留一點心,我們感覺這七層不會這麼簡單!」林凡站起身體緊握住雙手,深紅色的靈力快速的從他的體內溢出,火鳳凰雙翅一展,向著靈獸掠去。

寶塔九層,艷師看著七層的房間內好奇的對著習師說:「不是吧,這裡怎麼會和六層一樣呢!這也太沒有心意了吧!」

「是啊!這九層寶塔和以前不一樣了,我記得我那時候也是闖到七層,那時候的七層是幾百隻噬魂境初期靈獸!」習師淡淡的笑了笑說道。

艷師好奇的轉過身看向習師說:「你也到達過七層?那你一定沒有通過七層吧!」

「是啊!我是慘死在七層啊,不過我相信七層不會這麼簡單的!」習師無奈的笑了笑,認真的看著大屏幕說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我們就好好的欣賞他們的戰鬥吧!」艷師雙手環胸,一副淡然的表情說道。

屍體如山,雪寧看著全部被殺死的靈獸欣喜的說:「沒有想到七層我們也闖過去了,接下來就是八層了哦!」

「我總是感覺沒有這麼簡單!」林凡心裡十分不安的看著四周,他不知道那裡出現了問題,但是總是感覺七層沒有這麼簡單。

林凡站在一個靈獸的屍體上,向著房間的深處看去。希望可以找出心中的不安,到底出現在那裡。林凡腳底下的靈獸的手突然動了一下,那些流在地上的鮮血也在慢慢的倒流進靈獸的體內。一隻靈獸出現的情況,不一會所以的靈獸的四肢就都在慢慢的動了起來,地上的鮮血都在不知不覺的流進靈獸的體內。

林凡看著一會還是沒有發現什麼不正常的東西,林凡微笑著對晟少他們說:「我們去樓梯口再看看吧,如果我們通過了第七層一定就可以通過樓梯口的!」

「也對! 婚寵千金,嫁值連城 我們走吧!」晟少點了點頭說道。

「不對啊!這裡的血液好像少了哦,剛才我的腳底旁邊好像有好多的鮮血,現在怎麼沒有了呢!」雲溪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邊說道。

「一定是你看錯了!」雪寧笑著拍了一下雲溪說道。

「凡哥!不對!」雲溪指著靈獸大喊說:「那些靈獸都在動,一定有問題!」

林凡看向靈獸的屍體,發現所有的屍體都有了一些變化。林凡拉著雪寧大喊說:「快走,他們一定有問題!」

林凡他們快速的向著房間深處跑去,就在他們剛跑開的時候屍體上面突然發出一道紅光。紅光閃過,所以的屍體全部隨著紅光飛向了天空。屍體在天空有規律的分成了五大部分,無數的屍體的紅光的推動下,不斷的向一起靠攏。當屍體完全被擠壓到一起的時候,五部分的屍體突然發出淡淡的光芒。在淡淡的光芒裡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屍體在不斷的拼成一個巨大的怪物。五道金光閃過,五隻巨大的靈獸出現在林凡他們面前。

巨大的靈獸剛一落地就瘋狂的向著林凡他們奔去,林凡緊握雙手,緊張的看著本來的靈獸說:「大家要小心,他們是實力已經是噬魂境後期的實力。如果大意的話,一定會死的很慘!」

雪寧驚恐的看著奔向自己的的靈獸,緊緊握住雙手,純白色的靈力快速的包裹住她的全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