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藍.」

屍王驚呼一聲.目中驚慌之『色』一閃而過.立刻又被怒火掩蓋過.屍王怒目環睜.瞪著來人.隱隱能聽見屍王嘴中傳來咬牙咯咯之聲.

虛無之中.竟糾結起一層雷雲.能地七段.便有此威.

那擒住鬼藍的大漢將鬼藍提在自己身上.心頭大意.甚為興奮.狂傲道「屍瞑谷的『混』蛋.再敢上前一步.老子立刻殺了她.你們厲害如何.厲害依舊得在老子手裡敗得心服口服.哈哈哈哈~~~」

笑聲極為刺耳.此人卻是太過自大.屍王面上怒『色』慢掩.嘴中低吼道「快放開她.否則.魂奴永生永世.」

此人不以為然.卻被殺氣所驚.不知不覺.手中力大了三分.鬼藍面『色』立刻血紅.幸虧鬼力溫養.否則危險.

就在此刻.四下空間之中.竄出三十多道人影.個個能地.修為不一.高至能地七段中期.低到兩段.

「大.大人.我抓住這鬼藍了.我抓住了她.」此人面上狂喜.立刻便來邀功.那為首屍傀一地級七段中期的黑衫老者.淡淡瞥了此人一眼.目光又落在鬼藍身上.一絲弱不可察的貪婪閃過.她.是此次完敗鬼宗的關鍵.

更是他得到巨大賞賜的憑藉…

老者有冷冷望了屍王等人一眼.冷漠道「將她給我.」

一同前來的十數名鬼宗之人眉頭皺了皺.『欲』要說何.卻只得沉默.

這大漢滿目喜『色』便飛去.在鬼藍身軀之上施展手段.令鬼藍無法動彈

「大人.你看.小的已捉這鬼宗小姐…」此人滿面討好之『色』.將鬼藍送出.老者眼中再度『波』動.貪婪再其一分.伸手抓向鬼藍.隱隱有幾分『激』動.

那大漢再剛『欲』開口.老者目光一冷.天地之力瞬間在這目光之下凝聚而來.此人驚懼.『欲』要抵抗.等級差距卻太過巨大.天地之力在其體內片刻累積到一個程度.下一刻爆發開.此人瞬間化為血霧瀰漫在天空之中.三十多人.心底一寒.心頭更懼了一分.敢怒不敢言.

這一切.在鬼藍目中已無所謂.絕望已爬上眼瞳.只是太多不舍引起不甘更為濃郁.屍王神『色』怒后是冷.道

「你若敢碰鬼藍小姐.莫說鬼宗.我屍瞑谷.也定會報復.」

聽屍王所言.這老者極為不屑一顧的冷哼一聲道「哼.屍瞑谷.我屍傀宗不過念及舊情.不願滅殺罷了.若屍瞑谷敢動.我屍傀便敢滅.」

黑衫老者話落.使去眼『色』.三十多人立刻撲飛而出.各自施展出手段.向屍王十九人以及屍奴十八人撲飛而去.

片刻兩方便『混』斗在一處.老者目光轉動.心頭有些迫不及待.感知之下.四下趕來的諸多能地已然越來越多.倒不是因為屍王等人.而是鬼藍這巨大『誘』『惑』已讓他們按耐不住.

「留下鬼藍.」驀然間.一道暗黑的劍芒凌厲而來.緊『逼』這老者.刺破空間.瞬息近身.老者微微一怒.側身閃躲.身周出現的空間裂縫卻被劍芒擊散.

攻擊之人是一毒宗弟子.此人從『亂』戰中脫離而出.立刻追來.老者冷哼一聲道「你想死不成.」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亘古便是如此.今日我為這鬼藍豁出去了.老匹夫.休想一人獨攬這功勞.」此人喝道.已提劍一劍虛刺而來.

老者心頭怒火熊熊.本就按耐不住的『激』動.此刻被拖延.心情如何好得.側身腳下空間震『盪』.閃躲開.登時.一道劍光閃過.似流星划空.從虛無空間中『射』向遠處.炸開一片.

毒宗來人.手中長劍驀然化開.一朵朵血紅『艷』麗的『花』朵飄然開.在空中旋轉.『射』出一道道『花』瓣.『花』瓣道道割破空間.以之極速.『射』向老者.

「凋『花』血劍..」老者嘴中驚咦一聲.身前驀然閃出一道人影.乃是地級屍傀.無數『花』瓣『射』來.將這屍傀擊碎.老者趁這瞬息的機會出現在這毒宗人背後.便一張拍去.其手中凝出一個秘文.極為詭異.

「砰~」

這一掌拍中的毒宗人.卻是一似是刺蝟的東西.卻並非刺蝟.而是植株.印去的秘文緩緩潰散.毫無作用.反是老者手掌之上出現一個個針眼大小的傷口.道道傷口中全是黑『色』劇毒.

「難怪.難怪你敢如此大膽.凋『花』血劍.萬化極樂刺.」老者冷哼一聲.手中劇毒卻不見擴散.

萬化極樂刺.乃一毒物.幻物.可幻化萬物模樣.凡被刺中.皆會神遊太虛.如有飄飄『欲』仙之感.卻在這極樂之中要人『性』命.

即便如此.對手是能地七段中期.毒宗這人是六段巔峰.相差兩期.他依舊不敢大意.稍有不慎.定會受萬劫不復.

「此物.我要了.」老者大笑一聲.毒宗那人心中困『惑』.「為何.此人手中劇毒.還不爆發.他雖地級七段中期.斷然也應不能抗拒這極樂之毒才是.」

老者似看透此人心思.大笑一聲.道「你是再想我為何未中毒是吧.今日老夫心情甚好.便讓你見見老夫最大憑藉.」

話落.這老者能戒白光閃過.登時出現一道人影.那毒宗之人望見.立刻牙關半開.向後退了一步.

召出屍傀.竟與這老者一模一樣..

「哈哈.此.乃是老夫本尊.中毒之身.不過是老夫哥哥身軀.

宗主見我二人勤懇.將我靈魂以秘法分為兩半.並送我兄長屍傀與我.我便寄魂兩處.一處本尊.一處哥哥屍傀之中.本尊又以秘法萃鍛.成一屍體.與那屍瞑谷眾屍不一二般.你這毒『葯』如何傷我.哈哈哈.如你識相.快快退開.莫再擋老夫去路.興許老夫日後成為天級強者.送你些許寶貝.否則~」………………………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話到此處.老者目中寒芒閃爍.望著那人.手中已抓碎一片虛無的空間.

此人目中果生退意.這老者連同分身傀儡.兩名七段高手.他.如何與之抗爭.

屍王等人與那三十多人的苦戰一刻未止.如今此人『欲』要帶鬼藍走.屍王目中一急.便要去搭救.卻被毒宗人擋下.一時間.攻防失措.落了下風.

「你讓還是不讓..」

這老者怒喝一聲.死死盯著對方.此人低頭不語.那老者便要動手.此人身軀一側.退到一旁.

「哈哈哈.算你識趣.」

黑衫老者大笑一聲.將其本尊收入能戒.再度伸手去撕開空間.

「屍傀.毒宗.欺人太甚.」屍王咬牙切齒一句.手中驀然出現一物.登時幾人驚懼.

屍王手掌呈出一物.血紅如血.似『玉』非『玉』.被雕刻出一男子模樣.屍瞑谷成名密寶~血屍引…

這一刻.那幾名識得此物的修能者拚死去搶奪此物.一時間一股極強的壓迫.籠罩在屍王身周.

屍王目不改『色』.張嘴.一口『精』血噴出.落在這血人身上.若非此物.屍瞑穀穀主斷然不會讓屍王帶鬼藍來此危險之地.

血霧落在這血人身軀之上.登時一股腥紅的紅光將所有屍瞑穀人籠罩.原本撲來的數人.不得不頓下身.喝道「你們愣著幹什麼.快攻擊.」

一喝之下.不少人驚醒.立刻發出控能技來.道道落在這紅光之上.這紅光卻似結界一般.不被動搖半分.反是紅光中心傳出的十九股氣息越來越強.

三十多名能地收拾所有屍奴.立刻全部圍來.紛紛發動攻擊.這十九股氣息.已經在強大中脫離他們能夠對抗的範圍.他們.惶恐.

一道道破空之技飛去.在這紅光四周形成壓迫.這壓迫『欲』將紅光破碎.向內壓到一定程度.卻無法再寸進半分.

擒住鬼藍那老者已撕開空間便要離開.紅光一道.碎空一瞬落在那空間裂縫之上.登時這裂縫破碎.化為一片虛無.老者一怒.便要發作.扭頭間卻見遠處情景.十九股氣息迎面撲來.老者一驚.雙目全然是駭『色』.來不及多想.能戒白光閃爍.召出本尊屍傀.將鬼藍與本尊留下.飛撲向紅光籠罩的十九人.

他剛落到三十人中.這紅光突然消潰.十九人立在虛空之中.個個面上青白.嘴中兩顆獠牙尖利如刃.『唇』黑眼紅.極為猙獰.

血屍引.唯一用途.便是引血.將屍.化為血屍.血屍嗜血兇殘.極無人『性』.屍瞑穀人卻能憑之暫時提升實力.低端能地甚至足以提升一段還多的實力.

十九人.如今.全是能地高段.屍王一人能地巔峰.傲立這三十餘能地之中.氣息陣陣.傳出血腥之氣.

驀然間.四下被紅『色』籠罩.眾人只覺心頭一懼.恐懼之中.還有幾分燥熱.

「八層殺氣…」

那屍傀宗老者嘴中念叨.神『色』極為凝重.十九人竟能憑藉化為血屍的狂暴嗜血.引發八層殺氣.

「屍傀宗人聽令.立刻取屍迎戰.」

老者揮手喝令.屍傀宗人立刻取出全部屍傀.登時天空被數千屍傀圍聚.屍傀中能地.能聖等級不一.

毒宗人亦紛紛使出各自看家本事.下一刻圍向十九人.

十九人.僅屍王有三分理智.心頭知曉不可與這群人纏鬥.免更多修能者趕來.到時再難脫身.目中血紅之光閃爍不定.屍王仰天一聲似獅非獅的吼聲.十八具已然搬走的屍傀只能簡單服從.登時十九人身軀一轉.向那老者本尊飛去.速度極快.尤其是屍王.將十八人拋出一段距離.

最先回過神的那老者.目中一驚.急帶所有修能者追去.可他如何能與屍王相比.不到一瞬.屍王出現在那老者本尊前.

這具本尊.雖是屍傀.卻僅僅七段初期修為.與屍王巔峰有些差距.見屍王撲來.他目中一狠.抓住鬼藍頸部喝道「再前一步.老夫立刻滅她.」

本以為屍王會打住.心頭便未生殺意.屍王非但不頓.手中瞬間結下百道手印.向鬼藍連通老者按去.

旋即.一股詭異的『波』動.朝鬼藍襲去.老者目中一駭.知曉此擊對鬼藍定與半分傷害.但卻是針對自己.『欲』殺鬼藍卻又不敢.畢竟諸多強者正在趕來.若自己不能立功.反殺了她.必定受到重懲.

左右權衡.老者也再做不得多想.留著鬼藍在身反是累贅.他沒有這能耐拿下這份厚功.老者鬆手向後退去.

這一瞬.原本碎空而來的攻擊瞬間化為一陣極強的勁風.不傷鬼藍半分.將其卷回到十九人中心保護.

「飛叔.不可退.」鬼藍呼喝一聲.屍王明白其意圖.立刻轉身.向鬼宗本宗方向飛去.那三十餘人正好擋在其前.

「十九天咒.」

顧及不得許多.屍王一喝.十八屍傀立刻分散在屍王上下.個個噴出鮮血.在中凝出秘文.彙集在屍王手中.旋即.秘文散開飛出.道道驚人.

三十餘人見出其中恐怖.紛紛拚死發出攻擊反抗.三十餘道控能技匯在一處.向無數秘文擋去.登時各自紛紛破碎.不過秘文更為強.即便破碎大半.依舊有極少帶著裂紋部分『射』來.三十餘人閃躲.幾人被擊中.登時身軀被紅焰籠罩.再無生機.

也就在此刻.屍王十九人帶著鬼藍繞過眾人飛到百里之外.直向鬼宗本宗.

就在此刻.本以為可逃脫升天.十股氣息出現.從空間扭曲出傳來.屍王大驚.立刻停下身.

背後二十九人立刻追趕上來.卻見十處空間扭曲之地出現十人.個個二十五歲左右.

「能地巔峰~」屍王面『色』極為難堪.心頭暗自苦澀.不曾想這一耽擱.本該薄弱之處.如今彙集而來這般多強者.

「爾等.快快滾回自己駐守之處.可知鬼宗開始反撲.若此番鬼宗大勝.定不輕饒.」

十人之中.一毒宗男子.身著紫『色』長袍.金紋綉領.血紋綉背.極為俊俏.

「毒宗.毒天.」

屍王道出此人名字.毒天在這毒州頗有名氣.天賦在毒宗也極為靠前.近兩百歲便已到能地巔峰.接近地王層次.如何不強.

「屍瞑谷莫要參合此事.屍王.留下鬼藍.放爾等安然離開.」

毒天話語淡淡.卻能見到一絲殺機在其眼中醞釀.幾『欲』爆發.

「哼~」

屍王冷哼一聲.「你應知鬼宗.屍瞑谷是何關係.何必再多費口舌.哪怕我死.藍兒小姐亦不會讓給爾等.」

「冥頑不靈.」

毒天冷哼一聲.揮手間.另九人撲飛而出.這九人皆是巔峰.雖比毒天弱不少.卻比屍王要強許多.

「十九天咒.」知其實力.屍王立刻呼喝.十九人再度施展十九天咒.下一刻秘文散『射』而出.次天級控能技.九人即便皆是能地巔峰.亦不敢大意.各自施展手段.道道秘文印去.卻被紛紛『盪』開.屍王早知如此.已抱起鬼藍.向遠處飛去.如今不是考慮能否到鬼宗.而是能否逃命.

這一刻.背後十八人.口中連噴三口『精』血.各自『精』血匯在一處.九名巔峰『欲』去追趕.融在一處的『精』血擴散開.形成一絕大血球.將十九人包裹其中.旋即.血球向內縮小半分.一道紅光『射』出.這一道紅光讓九人目中一驚.比之剛才十九天咒更為驚訝.甚至有了一絲駭『色』.

此技.自爆之技.名「十九血屍葬」.乃是真真正正的天級下階控能技.雖在天級下列中僅算最弱一類.但卻也是天級.

十九人『欲』要施展.必須以三口『精』血為基.自爆其身未主.才可勉強放出.足見其威.

這一道紅光之中竟已蘊藏一絲法則之力.天級能技.果真不同尋常.

九人各使顏『色』.結下手印.伸手九人身前凝出一道秘文『交』錯的能幕.

紅芒落來.登時炸開三千餘里空間.這絲法則之力.雖是法則之力.也在這能幕上撞散.

轟鳴.屍王眼中痛『色』閃過.嘴中喃喃一念「一葬.」

第二道.緊接而去.血球再小一分.這一道紅芒更為驚人.

十九名能地目光一凝.手中釋放加劇了幾分.

第二擊.九人被『逼』退數丈.

第三擊…

第十七擊時.九人已個個面『色』蒼白.退到了百里之外.這第十八擊.縮小不少的血球全全閃爍紅光.想九人『射』入.法則之力.一絲化為一縷.極為驚人.所掠之處空間再度破開道道巨口.

這九人眉頭皆皺.全力維持面前能幕.這一擊.方圓六千里碎開.十九人還未撐到紅芒消愧.能幕轟然破碎.法則之力雖已潰散大半.卻依舊保存些許.紛紛湧入九人體內.

九人口噴鮮血.身魂具受重創.

這一刻.屍王已帶鬼藍飛到數千外.卻只見前方空間扭動.毒天漫不經心從其中走出.

「藍兒小姐快快逃離.」

屍王嘴中一喝.手中紅光閃爍.『射』入鬼藍體內.鬼藍能感覺到的只是一股親切.一股莫名的親切.

這紅光入體.體內鬼力瘋狂湧入.這股力量快速被鬼力同化.幾乎不過一息.鬼藍的實力爆漲.僅僅鬼力的量言.與一般低段能地一般無二.

屍.久了無法生出死氣.卻能有這屍氣.屍氣.本是萬鬼之源.屍氣化為鬼力.並非玄妙不可解.

鬼藍眼中一掙扎.扭頭留下兩滴眼淚.極速向遠處飛去.

毒天手中黑霧瀰漫.背後驀然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潮』湧來.威勢極強.煞是驚人.

屍王眼角兩滴血淚落下.十九人.已去十八.此刻.該他.

「十九葬.」

這一聲喝落.屍王嘴中噴出僅存兩口『精』血.在空中放大.與屍王身軀融合.紅光閃爍.天空迭起一層層厚雲.極為詭異.一道道淡藍之雷閃爍不止.

毒天神情冷漠.向後退百米.身下黑霧翻滾而去.又似『潮』水.有似焰火.鋪天蓋地.令人心驚膽寒.

這一團血紅.驀然化為一道紅光.『射』去.登時天空之中的厚雲化為隨之舞動.形成一處捲雲.在不停旋轉.這一道紅光之中.法則之力.已凝聚不少………………………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紅光沒入這黑霧之中.極速飛去.隨著黑霧全全向內一凝.收成一條黑龍.黑龍內的紅光卻越來越弱.一絲絲法則之力被黑霧之中一股奇異力量所剝離.極為詭異.

紅光之中發出一聲極為不甘的怨鳴.落在毒天面前前一瞬.紅光消泯在這黑霧之中.

毒天神『色』冷漠.身軀驀然出現在黑龍頭頂.一聲龍『吟』.向鬼藍追去.速度.極為快.

霍先生,請自重 兩者之間.相距本就不遠.這一黑龍.速又極快.僅僅三息.毒天駕馭黑龍.已在鬼藍背後百里.越來越快.『逼』近前來.

逃生心切.鬼藍顯得有些盲目.身軀一折.『射』向遠處.毒天嘴角一笑.駕龍再度追去.



這陣陣戰鬥.僅僅是戰鬥的部分.從鬼藍等人一與毒宗.屍傀宗人發生戰鬥.鬼坤就已知曉.不過此刻.他.正在能界之中.與毒峰.屍傀二人撕斗.憑藉鬼力石.鬼坤倒勉勉強強能與兩人抗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