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錯了,以後不這麼幹了。」張鵬飛知道這種情況下不能頂嘴,只能受著。再說劉遠山說得很對,當時的確有些衝動,如果自己真的完了,那麼劉家第三代也就沒了領路人,損失太大了,他將會成為家族的罪人!

「兒子,你沒事就好,來……媽看看……」張麗心疼地拉著張鵬飛坐下,左摸右摸的,眼角還含著淚。

「媽,是我不好,讓您擔心了。」見到張麗那擔心的模樣,張鵬飛心裡不忍。

「賀家那丫頭沒事吧?」張麗轉而又想到了漂亮懂事的賀楚涵,要知道在張麗的心中,是很喜歡賀楚涵的。

「沒事,她和父母在一起。」

「行了,少關心他兩句,這孩子全讓你給慣的!你給我站起來!」劉遠山見老婆互著兒子,又憤怒地喊道。

還是第一次見到劉遠山如此失態的發火,但在短暫的詫異以後,張鵬飛心中十分的感動。他明白劉遠山越是憤怒,就說明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重要,他太在乎自己的安危了。

「爸,你罵我吧,這次全是我不對。」張鵬飛老老實實地站起來,垂著頭站在那裡。他眼角偷偷掃了下老爺子,發現他還在那裡閉目養神,好像什麼也沒聽到。其實張鵬飛更在意的還是老爺子的看法。

「你知道那有多危險?我聽說他還拿著槍,你……你要敢有下一次,我……」劉遠山指著張鵬飛,心疼得說不出話,他現在真有些后怕。

「老弟,好了,好了,鵬飛有驚無險,你應該高興才對。他也是成年人了,你消消氣,別罵他了。」劉遠海扶著劉遠山坐下,同時趁人不注意在他耳邊悄悄地說:「意思意思就行了,這孩子不錯!」

劉遠山不滿地看了哥哥一眼,但沒說話。

劉遠海繼續對張鵬飛說:「去,給你爸倒杯茶,算是道歉。」

「哦……」張鵬飛馬上一臉的笑意,恭敬地倒好茶:「爸爸,原諒我這一次吧。」

「我不原諒,決不原諒!」劉遠山大手一揮,他的脾氣一但倔強起來,還真和張鵬飛一模一樣,不愧為爺倆兒。

「夠了,你還沒完了!」

沉默多時的劉老突然睜開眼睛射出銳利的光茫,盯著劉遠山不滿地說:「事情過去就算了,安全回來就好。」

「爸……」劉遠山萬萬沒想到老爺子會是這種態度,要知道張鵬飛沒回來以前老爺子可是拍了桌子。「您……」

「好了,鵬飛今天一定累了,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呢。」老爺子不容反駁地說。

「鵬飛,走,媽帶你去休息……」張麗見坡就下,擔心兒子受委屈,連忙拉著他就走。

張鵬飛還真是累了,面對喬龍時雖說表面上沒害怕,但暗中也捏了一把汗,現在全身的肌肉都很僵硬,應該是緊張過度的體現。

「兒子,別怪你爸,他也是擔心你。」張麗擔心他對劉遠山有看法,便解釋道。

張鵬飛笑道:「媽,我明白爸是好心。」

「你明白就好。」

「只是爺爺他……我以為他會發火的,卻沒想到……」一想到老爺子的態度,張鵬飛心中十分狐疑。

「老爺子,才是真正的智者啊!」張麗嘆息一聲。

聽著母親的嘆息,在那一瞬間張鵬飛恍然大悟,好像明白了爺爺的心思。

……………

客廳里,劉遠山大惑不解,問道:「爸,這……這孩子無法無天,不管不行了!」

老爺子微笑不語,扭頭望向劉遠海,問道:「老大,你怎麼看?」

「爸,我覺得我們都小瞧鵬飛了,他是一個負得起責任的人,並不是意氣用事。」

劉老點點頭,對劉遠山說:「你啊,太不了解鵬飛了。如果沒有把握,我想他也不敢鋌而走險,……他對事情的把握應該很准。」

劉遠海點頭稱是,「沒錯,這孩子在危急時刻出奇的冷靜,並沒有思想錯亂,而且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別樣的氣質!」

「別樣的氣質?」正在氣頭上的劉遠山自然沒想那麼多,冷笑道:「那是什麼氣質?」

「呵呵,現在的的鵬飛啊,真的長大了!」劉老旁若無人地說道,站起身走向書房。

劉遠山望著父親的背影,感覺老爺子很興奮,也很激動。

的確,劉老此刻很激動!在他的心中,感覺張鵬飛是百年才可能出來一位的政治奇才,劉遠海所說的那種氣質正是一代偉人的氣質!

………………

「老大,怎麼樣,這回我們領導對你死心踏地了吧?」

蘇偉一臉笑意的坐在張鵬飛面前,一想到昨天的驚險,仍然心有餘悸。

「說點正事!」張鵬飛白了他一眼,可心中卻很受用,他反問道:「她……今天上班沒有?」

「沒有,她今天請假了,可能在家陪父母吧。」

「哦……」張鵬飛點點頭,「也許她還要恢復幾天吧。沒事就好,也不枉我被家裡一頓臭罵!」

「呵呵,是啊,太危險了!我回家和老頭子說,我家老頭子都替你捏了一把汗!」

這時候副司長趙賓敲門,蘇偉便起身告辭了。趙賓進來和張鵬飛談了談農業現代化示範區的進展情況,兩人聊到很晚,談完以後也到了下班時間。張鵬飛一個人無聊地走回家,他很想去敲賀楚涵的房門,可是又一想她的父母應該還在,就沒好意思。

他也沒吃飯,獃獃地躺在床上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情,特別是想到緊緊擁著她激吻的一幕,心中仍然甜蜜一片。張鵬飛明白,賀楚涵一直都愛著自己,這幾年的分離不但沒有讓這份愛意減淡,反而更深了。 首豪王妃:相公有妖氣 而自己呢?他的心中也沒有割捨掉她……

正胡思亂想著,就聽到有人來敲門。張鵬飛的房門一般情況是不會被敲響的,他起身開門,沒想到站在門口的正是賀楚涵。賀楚涵手中拿著張鵬飛的外套,冰冷地說:「我來還你衣服,已經洗乾淨了。」

「哦……」張鵬飛茫然地接下,心中想難道就為了還我衣服嗎?

「那個……你吃飯了嗎?」賀楚涵似乎不經意地問道。

張鵬飛久經情場,太明白這話的引伸含意了,忙拍著肚子說:「沒吃呢,沒吃呢,餓得我肚子直響。」

「那……要是不嫌棄,就……上我這對付一口?」

「那個……你爸媽還在吧?我……我……」張鵬飛很想去,可又有些為難,自從昨天的**被賀家父母撞見后,一想到見他們心裡就有些發憷。

「呵呵……那麼怕他們啊?」見到張鵬飛那可憐的模樣,賀楚涵咯咯地笑起來,「他們走了。」

「哦……」張鵬飛放了心,忙穿上外衣,鎖上房門就出來了。問道:「他們怎麼不多住幾天?」

「我沒讓他們多住,大家都有工作,反正我已經安全了,也不用他們照顧。」提到這個,賀楚涵有些臉紅,必竟趕走父母的真實原因可是為了眼前的男人。

張鵬飛走進她的家裡才發現餐桌上四菜一湯,已經擺好了美食,而且還準備了兩副碗筷,看來她的目的就是請自己吃飯!

張鵬飛臉上的得意沒能逃過賀楚涵,她有些臉紅道:「本來……想讓莎莎過來的,她臨時有事來不了,反正我自己也吃不完,浪費不好,家裡又沒小狗,就當給小狗吃了吧!」

張鵬飛一陣鬱悶,這個賀楚涵刀子嘴豆腐心,要不是碰到昨天那種危險時刻,她是從來都不會露出心中的真實想法。想到這裡,張鵬飛就有意說道:「那我再給莎莎打個電話,讓她一定趕過來!」

眼看著就要穿幫了,賀楚涵著急地按下張鵬飛的手,氣憤地說:「你成心的吧?愛吃不吃,不吃馬上就滾!」

張鵬飛哭笑不得,捏著鼻子坐下,說:「你……有你這麼請人吃飯的么,怎麼說昨天我也救了你!」

「昨天你救了我?你可真好意思說啊,昨天明明是那個……老三救了我!」賀楚涵絲毫不領情地說。

「不說了,吃菜,我餓了!」張鵬飛沒好氣地說。

「喝點酒吧……」賀楚涵拿出兩支酒杯,倒上了滿滿的白酒,聲音變得柔和下來,「鵬飛,其實我很想和你好好的吃頓飯。」

「我也想,」張鵬飛有些失落。

……………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吃飯。眼看著就要結束了,賀楚涵小心地問道:「今天……小雅會回來嗎?」

「嗯,不會,不會……」張鵬飛搖了搖頭,也沒多想她這話的含意。

「那你今天晚上陪我吧……」賀楚涵那水潤而清澈的美眸之中,似是蘊含了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媚意。

「哦,好……」張鵬飛沒有經過大腦,順嘴答應了,然後才問道:「你說什麼?」

「今晚上,陪我吧……」賀楚涵眼波流動,柔情顯露出來。

「啊……」本有些醉意的張鵬飛馬上嚇醒了,痴痴地盯著賀楚涵,口吃道:「你……沒開玩笑?」

「鵬飛,我早就想你了……」賀楚涵說著,身體也靠了過來,她輕輕地拉著張鵬飛的手臂放在臉上撫摸,隨後抬起臉,動人的眼睛含情脈脈地瞧著他,酒後的粉臉春意綿綿,為她增添了不少俏麗的模樣。

張鵬飛完全清醒過來,抱著她的身體說:「你……你沒喝多吧?」

「鵬飛,我愛你!」賀楚涵縮在他的懷中,「我想讓你成為我的男人!」

張鵬飛滿腦子都是激動,並沒有細想賀楚涵話中的玄機,低下頭盯著她水晶似的眼眸,深情地說:「楚涵,我也愛你,這一刻我等了好久,可是……」

賀楚涵的手指摸向他的唇,搖頭道:「沒有可是,什麼也不要說了,我想你今天給我幸福,你能做到嗎?」

「我能……」張鵬飛在她那媚意的吸引下早就無法自控,熱血沸騰起來。

「親愛的,讓我們大醉一場,好不好?」賀楚涵又拿起了酒杯,「聽說在做愛的時候喝酒,很有情趣……」

「呃……」張鵬飛雖然熱血沸騰,可還是有些吃不消賀楚涵態度上的忽然轉變,「楚涵,你確定你……想好了?」

「做愛」兩個字從她的嘴裡講出來,殺傷力巨大,張鵬飛萬萬沒想到這兩個字也可以如此優美。

「鵬飛,不要問那麼多,陪我再喝一杯……」賀楚涵站起身,伏在張鵬飛的背上扭動著性感火爆的身體,**的雙胸緊緊壓在他的背上,那感覺很令人**。也許是文胸太薄的原因,都可以感受到她胸前那兩粒堅硬的紅豆。

張鵬飛在她那性感身軀的撩撥下,又滿滿地喝了杯五糧液,還真沒想到這幾年的鍛煉,讓她這麼能喝。

「親愛的,去洗澡吧,我等你……」賀楚涵拉著張鵬飛離開飯桌把他推進洗手間,關門前又在他的臉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感受著她的香舌印在自己的臉上,張鵬飛的一顆心如鹿撞,三下五除二就脫掉了衣服,站在蓮蓬頭下,滿腦子都是賀楚涵那醉人的模樣……恨不得立刻把她壓在身下,親吻著她火熱的紅唇。

……………………………………

張鵬飛急匆匆地洗了澡,光著上身,下身圍了一件浴巾就走了出來,卻沒有看到賀楚涵的身影。就在這時,賀楚涵的房門打開了,張鵬飛看見一位打扮性感的女郎緩緩走出來。看得出,趁著張鵬飛洗澡的時候,她又精心打扮了一翻。

她換了一身性感的絲質弔帶睡袍,烏黑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修長而冰肌玉骨的小腿在黑色絲**下若隱若現。圓潤的雙肩也露在外面,晶瑩可愛。她粉嫩的俏臉上嬌媚嫣紅,羞澀地半低著,躊躇良久,媚眼如絲地說出一句張鵬飛做夢也沒想到的話:「老公,人家等你好久了啊……」

她臉上那抹嬌艷的媚惑,傻瓜都能猜出是什麼意思。那神態好像古時候妓院中的**,就像許久碰不到男人似的,恨不得吃掉張鵬飛。

張鵬飛被她這從來沒有過的媚態勾得心神一盪,傻傻地說:「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了……」

見到張鵬飛像看待怪物似地盯著自己,賀楚涵又嬌又羞,心想是不是表演得太過火了。那微微發怒的模樣,直讓張鵬飛拋掉了一切疑問。有女如此,還有什麼可以想的呢?

賀楚涵緩緩走來,如小鳥伊人般縮在張鵬飛的懷中。張鵬飛只覺得靠在她那柔軟而彈性的嬌軀上,一陣輕飄飄的感覺十分舒適。嗅到她嬌媚的身體上散發出清淡而又迷人的氣息,應該是剛剛抹的香水。這完全能夠調逗出男人性趣的香水,再加上她臉上濃濃酒意,張鵬飛小腹之中驟然升起一股燥熱難耐感。迷迷糊糊的,就往賀楚涵那柔軟火辣的紅唇吻去……

張鵬飛只覺得賀楚涵輕輕一推,伸出小手擋在他的眼前,他的嘴巴便吻在了賀楚涵粉嫩火熱的手心上。舌頭下意識地舔了舔,癢得她是咯咯嬌笑不止,嬌躺微顫,那媚惑的嬌笑真是讓人難以抗拒。

賀楚涵似拒還迎地抽回手,快步逃回房門,在門口又伸出手指勾了勾,紅唇微動,張鵬飛馬上跟了過去。就這麼幾下,張鵬飛的大腦都要脹裂了,他萬萬沒想到此女原來如此悶騷,一但風情起來絲毫不差於其它幾位紅顏。

賀楚涵來到床前,姿態撩人地半靠在床上,一條**半擱半撂。絲質的睡袍從她腿上滑落,整條大腿都露了出來,惹人遐思不已。張鵬飛意外地發現,這丫頭好像是真空的,除了雙腿那兩條誘惑人的**,連內褲都沒有穿。

賀楚涵水汪汪的美眸若有若無的在張鵬飛身上掃過,俏臉輕抬,手指整理了一下散落在胸前的秀髮,露出了粉嫩而修長的脖頸,小嘴輕啟:「來啊……」

那一聲「來啊……」勾得張鵬飛下身堅硬無比,不顧一切地撲上去。

……………

(嘿嘿,她會被張鵬飛佔有嗎?現在看來有些像啊,不過也不一定是不是?) ?433終成一統

「啊……」

當火熱的嬌軀被張鵬飛抱在懷裡的時候,賀楚涵從嗓子眼裡發出一聲嬌吟,那種嚮往以久的時刻就要來到了,她無比的亢奮。張鵬飛輕輕握緊她的楊柳腰,低頭審視這張有些嬌媚也有些害羞的臉。在他的擁抱下,她的身體悸動不已,就如同颱風前的大海,波浪滾滾地翻動著。

那對溫柔的美眸半遮半閉,彎彎的睫毛輕顫抖動。剛剛塗上唇彩的性感雙唇火紅一片,一副任君採摘的動人模樣。張鵬飛酒意正濃,哪裡受得了這副惹人噴血的場景。當即把她撲倒在床上,瘋狂地吻著她粉白的脖頸,就像捕食著自己的獵物,雙手試圖脫下她的睡裙,當手落在那光滑的****上時,又是一陣悸動。

賀楚涵的小手兒突然壓住裙角,羞答答的白了他一眼:「你,你急什麼?像惡狼似的!」說著,顫抖的小手兒拉著張鵬飛的大手,輕輕而緩慢的向自己**上摸去,眼神媚到極點,語氣更是**:「你要愛我,疼我,懂嗎?人家不喜歡粗魯的男人……」

「嗯……」張鵬飛眼前一片粉紅,大手先是輕輕按在那兩團巨大的肉上,隨後用力,觸手可及的感覺,還能體會到那兩粒堅硬的紅豆一點點腫脹起來,他的心都顫抖起來。張鵬飛萬萬沒有想到平時冷艷的賀楚涵,一但**起來,會如此的火熱開放。不由得喉結涌動,極為期待即將來臨的香艷享受。

「鵬飛,我的胸……美嗎?」賀楚涵醉眼迷茫地問道。

「嗯……」張鵬飛雙手用力揉搓著,雖然隔著睡裙,但仍然能感受到那對堅挺**的質感,它像**一般**,卻又有著少女一樣的彈性和堅韌,沒被男人碰過的乳肉散發著**的芳香。

張鵬飛的雙手四下遊走,女孩子平坦柔軟的小腹,結實飽滿的臀瓣,都成了他襲擾的目標。賀楚涵覺得天似乎都要塌了下來,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這與她之前的想法不太相同。張鵬飛呼吸出的熱氣在她裸露的胸脯上游竄,一吮一吸無不刺激到潛藏在心中深處的**,如落葉刮在心弦上,讓少女的情懷漸漸展開。

等待多時的**地,已經散發出了火熱的潮濕。火紅的雙頰和迷離的眼眸,再加上粗重的呼吸,讓張鵬飛意識到身下的女人已經到了爆發邊緣,當他的手指有意識的探入少女腿間一點時,那如寵物般的低鳴預示著她有多麼的激動。

「啊……不行,不要摸……」感受到張鵬飛的手在她的私密處撫摸,更視圖用手指撬開她的**之門時,羞得雙頰火熱,在瘋狂扭動的同時,張嘴狠狠咬在張鵬飛的肩上。

張鵬飛知道她還沒被男人如此過,過份的激動有可能發生意外,便小心把手抽出來,緊緊擁著她,輕輕撫摸著她光滑的肩膀,想讓她盡量冷靜,好好的享受初次的幸福。不過也許是他太興奮,或者賀楚涵那羞怯的表情令他起了壞心思,他把嘴貼在她的耳邊,輕聲道:「那裡……草好多,還有好多露水……」

「啊……唔唔………」

賀楚涵原本就羞得不敢抬頭,一聽他那超強的調逗語言,羞憤之下盡然把臉深深埋藏在他的懷中哭起來,腿間那股濕癢的難受勁兒更讓她扭動如蛇,哭聲加大。

「楚涵,我……不說了,不說了,對不起……」張鵬飛還真不知道她會如此在乎這種事,有些束手無策地輕輕拍著她,感覺自己就像大灰狼一樣。

「嗯嗯……」賀楚涵撒嬌地唔咽著,用力捶著他的胸口:「張鵬飛,你好壞,你好色,你就是個大色狼,就會欺負我,唔……」

張鵬飛真是哭笑不得,輕輕吻著她的耳輪安慰著。過了好一會兒賀楚涵才恢復過來,感受著他的大手還在自己手上遊走,緊張地說:「張鵬飛,你要幹什麼,是誰讓你這樣的,你快住手,給我停下!」

趁著張鵬飛發愣,賀楚涵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並且躺向了牆角,剛才還充滿著誘惑嫵媚的俏臉兒變成了孫二娘,神態嬌艷冰冷地瞧著張鵬飛:「你摸夠沒有?」

張鵬飛也一臉玩味的笑意,兩隻眼神如狼一般在賀楚涵那性感的嬌軀上掃來掃去,說:「怎麼,想退出了?」

「本姑娘現在又後悔了!」賀楚涵雖是這麼說,可是那還沒消褪的紅暈頓時又蔓延上來。她學著電影中女性**男人的方式,成功地將張鵬飛迷倒。可是在刺激張鵬飛的同時,她的心裡也不斷地在幻想著那種事,雙腿間的溫熱與潮濕完全暴露了她的想法。

雖然這一切還只是大計劃中的一小部分,這麼做只是為了讓張張鵬飛沒有任何的防背。但是表演得太過火,那種異樣如火燒般的感覺殘留在她芳心之中。更何況她萬萬沒想到驗驗老到的張鵬飛一伸手就摸到了她最私密的地方,要不是剛才反應得快,差點就投降了!

張鵬飛臉上閃過一絲笑容,突然間衝過來,在她耳邊輕聲道:「楚涵,你今天是在玩火,別想我放過你!是我幫你脫衣服,還是你自己來?」

「你……」賀楚涵剛吐出一個字兒,就被他抱起來。賀楚涵能清晰地感受到張鵬飛身體的**與陣陣熱量。在他的懷中,她就像一頭待宰的小綿羊。

「我說過,要你做我的男人……」賀楚涵突然在迷離中再次重複了這句話,緊繃的嬌軀緩緩軟化,眼神中飄出別樣的含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