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瞬……

她忽然,摟住了那人,北淵身子一僵,眸底氳染出一絲詫異,但沒推開她,而是等待她的下文。

而此刻,辰墨也站在那裡,看著她。

他是信她……

但是……

他不喜歡她去碰別人……

不過,鳳九歌的擁抱,也不過只是短暫的幾秒鐘,就鬆開了他,望著那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容,以及那不熟悉的陌生眼神,有些凄涼:「你前世走的時候,便是這樣,給了我一個擁抱,而後,一百年,我便再也不曾見過你,我以為,你的靈魂存在太久,為了我,付出了代價,會魂飛魄散,不曾想到,你還有機會轉世。」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我知道……你現在不是他,但是還是想著,一直都在想著,若下一次,我真的能夠見到你,一定要像你曾經離開的時候一樣,給你一個歡迎回來的擁抱……」

「這話,是對你說的,但是,你已經不是他了,說好莫名其妙也好,神經病也罷,我只是自私的說出了自己藏了許久的話,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他……也不管有朝一日你想起前世,會是怎樣的心情。」 頓了頓,她有些哽咽,而對面,聽著她話的北淵,眸底一閃而過的恍惚。

他蠕動了唇瓣,想說什麼,便聽著她啞著聲音繼續道:「這眼睛,是當初阿墨死的時候,你說可以看到靈魂,為了我,親手從自己眼眶裡挖出來給我的,即使這些年,我未曾用這眼睛看到過他,但是……還是很感謝你。」

「現在……這眼睛,我還給你……」

說罷,她就撫上自己的右眼,鬆開的時候,那隻眼睛,恢復了以往的赤金,隨即,伸出手,捂住了面前北淵的右眼……

一陣熟悉的氣息傳來……

等她鬆開,北淵便聽到了大殿里倒吸冷氣的聲音。

他知道……

自己的眼睛,變了……

但是,莫名的,這隻眼睛,他的身體,沒有絲毫的排斥。

許是因為,這眼睛不過是靈體的緣故。

然後,面前那紅著眼眶的女孩,轉身,重新回到了那白髮男子的懷裡,有些委屈的癟癟嘴,似乎是在對那人撒嬌:「好了我們回家吧……」

本是戰爭的導火索。

可這次的事件……

北淵的處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他當晚,就宣布了第二天回墮淵城的消息。

晚上,他住在王宮裡,夜深人靜的院子里,手底下的人,看著他那自那位公主出現,就一直低沉的情緒,十分擔憂。

半晌,他還是忍不住,問:「城主,您本就不喜歡那公主,她說的話,也都莫名其妙的,為何……」

後面的話,他沒說出口,意思,不言而喻。

而那人,身形一頓,隨即,唇邊溢出一抹極度自嘲的弧度。

眼神,也不再是大殿之上的那股疏離淡漠,而是,深沉的懷念和陰鬱,飽含深情的話語,自他的唇邊溢出:「若是真的不喜歡,不記得,又怎會想要娶她……」

歌兒……

他的歌兒……

終究,還是等到了那人。

而他……

又一次……

眼睜睜看著她從他身邊溜走,這一次,竟只差一步之遙。

即使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心……

偏偏痛的他想哭。

他不想放棄的……

明明,這一次,那麼近……那麼近……

她甚至都穿上了他準備的嫁衣……

他捂著眼,指尖穿插在濃密的髮絲里,月光下,那順著指縫流淌的液體……

讓他身後的人,震撼到無法開口。

他想勸他,心裡也明白了那公主大殿之上說的城主的前世,其實他都記得……

但是話到了嘴邊,他卻不知如何開口……

半晌,等他終於準備開口的身後,卻聽到那人,沙啞隱忍的一聲呼喊:「歌兒……」

瞬間,他僵住。

轉身,將空間留給了他一個人。

也將所有的安撫,都咽進了肚子里。

因為——

他覺得……

自己怕是永遠也安慰不了……

——

第二天。

墮淵城的人,浩浩蕩蕩的來,平平淡淡的走。

離開的時候,路過街道正中央的南無齋,他轉頭,正好透過窗口,看到了依偎在辰墨懷裡嬌笑的她……

瞬間,他眼眶一熱,別過了腦袋。

心……

早已零碎破爛…… 夜色如墨。

茂密的樹林深處,微風吹動枝蔓,不覺擠落一絲月華。

朦朧間,一襲黑色錦袍身影正伏在一少女身上,他粗魯的撕下少女殘破的衣物,

黑暗中,輕微的喘息,男人的側臉在月華下若隱若現,壓抑的表情,月華閃爍間依稀可見他完美的側臉。

少女的眼睛始終是緊閉著,偶爾會嚶唔出聲。

男人伸手按住少女的身子,直接挺身而攻,少女身體一陣輕顫。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終於悶哼一聲停下。

他的眼神多了幾分清明,他低眉看了一眼身下的少女,眉頭驟然擰起。

這時遠處傳來一陣追趕聲:「快快,還有這裡沒有盤查,讓她跑了我們都吃不了兜子走。」

男人的耳朵動了動,站起身子,將衣服穿起,瞥了一眼地上的少女,轉身毫不留戀的離開。

男人離去不久,地上的少女動了動,渾身僵硬的坐起了身子,雙眼迷茫。

慕若坐在原地,感覺自己的腦子脹脹的,感覺自己做了一場夢,一場春夢?

「在那,別讓她跑了。」

慕若眸眼一抬,看向出聲的方向,面色有些錯愕,一大群穿著怪異服裝的人朝她的方向涌了過來。

不等慕若多想,遠處的一行人迅速逼近,將她團團圍住。

其中一領頭男人朝著旁邊的手下揮了揮手:「快去把她給我抓住,死丫頭,一個連僵傀都不算的廢物,居然敢在老子眼皮下逃跑。」

僵傀?!什麼東西?不等慕若多想,那群人就氣勢洶洶的朝她撲來。

慕若臉色驀然轉冷,剛想要翻身而起,雙腿一軟,疼得差點跪下。她低眸,震驚的看著破爛不堪連自己的身體都遮掩不住的衣服。

眼看對方已經臨近眼前,慕若拋開震驚,忍住那股酸痛,咬了咬牙無視自己身體的清涼,快速彎腰摸到的腳腕處,原本的匕首居然不在了。

離得近了,她才發現那群人的眼睛竟然是紅色的,有嚇滲人的慌。

那群人伸手欲攥住她,慕若徒手而攻,一把掐住對方的脖子,指尖用力一掐,直接卸下對方的頭顱。

其他人見此紛紛色變,卻還是奮起而上。

一品女神捕 慕若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裡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人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眼看著自己帶來的手下全部喪命,領頭人面色發黑,身上散發著幽暗的光芒,抬起腳對著慕若就踹了過去。

「就算擁有尊貴的血統又如何,不過是個廢物,居然還敢還手。」

慕若的思緒被打斷,臉色更加難看,拿起手中的頭顱對著衝來的領頭人就砸了過去。

領頭人冷笑一聲,手中凝起暗芒,將飛來的頭顱擊中。

嘭——

「哈哈……慕若,我看你是活膩了。」領頭人冷笑不停,然而在下一刻他臉色變了,雙目圓睜不敢置信的低下頭。

此時慕若的右手直接插進他的后心,暗黑的鮮血流出。

「你…………」領頭人張嘴想要出聲,卻已經斃命,直直的向前倒去。

慕若低眉看了看手指尖的暗色血液,頓時擰起了眉頭,這絕不是人類的鮮血。



推新書:【懶妃震蒼穹:邪神來戰!】歡迎入坑~ 她彎身將地上屍體的衣服扒下,然後裹在自己身上,抬起腳剛要走,頭部傳來強烈的疼痛感將她淹沒,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強行擠進她的腦袋裡,疼得她腳下一軟,屈膝著地。

過了好大一會,慕若才緩過勁,雙眸再次睜開,眼底滿是震驚,要不是原地的屍體還在,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她居然穿越了?而且還是穿進一個沒有人類的殭屍世界,被稱為極淵元界。

只是這裡的殭屍跟人類世界並沒有什麼不同,跟她在現代看的殭屍片完全不一樣,

她現在的身體也是一個女殭屍,而且還是眾殭屍嘴裡的廢材。

從記憶里得知,這裡的殭屍等級分為:僵傀、僵魃、僵王、僵霸、僵魔、僵魘、僵尊,而每一個等級則是以眼睛顏色來區分,其中又以顏色的深淺來判斷等級的深厚度。

但是他們並不是與生俱來就有等級差異的,他們是通過吸收屍元來修鍊提高自己的等級。

而是屍元,則是一棵自古以來就有的神奇之樹散發出來的,專門提供屍元的神物。

在殭屍界里也有天賦一說,天賦好的,吸收的屍元則多,反之,則少。

而她恰恰就是反面教材,被所有的殭屍稱為頂級廢物,不但無法吸收屍元,就連最基本的體能都沒有普通的殭屍厲害。

而這次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家族裡的某些殭屍想除了她,因為她為家族蒙羞,是整個家族的恥辱。

這個殭屍女的名字和她一樣,也是叫慕若,只可惜向來被其他殭屍欺負慣了,根本不懂得反抗,這次之所以會被迷倒逃走,不過是因為她那僅有的求生欲。

廢材?不能吸收屍元?慕若不屑的笑了,她,慕若,代號絕殺,二十一世紀的王牌殺手,就算沒有屍元又有何懼?

慕若站起身子,瞥了一眼被她擊殺的殭屍,就算她沒有屍元,不照樣能把這些殭屍斬殺。

「慕家。」慕若的雙眸微眯,嘴角泛起一絲冷意,抬起腳離開。

慕若離開之後,只剩下滿地的死屍在慢慢腐化,只消看一眼就不寒而慄。

慕若隨著記憶回到慕家,慕家此時一片昏暗,她一路朝著自己的住處而去,連一個殭屍的影子都沒有出現。

慕若推開那扇已經掉落一半的院門,朝房間走去,慕若推門而入之後嘴角抽了抽。

房間里根本連正常能睡覺的地方都沒有,滿地的枯草與碎布,根本不像能住的地方,雖然在記憶里得知這個身子的主人待遇非常差,只是沒有想到差成這個樣子,說一句豬狗不如都不為過。

慕若隨著記憶,彎身從枯草後面拿出一件破舊卻乾淨的衣服,然後將身上的衣服脫下。

脫下衣服慕若的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身體的傷痕,下身的不適感,這種種跡象都表明了,她失了身子。

慕若拿起趕緊的衣服,轉身朝著院內走去,走到院子里的井邊,打上來一桶冷水,對著自己從頭朝下淋了下去。

雖然她沒有潔癖,但是她還沒有帶著他人氣息入睡的習慣,沖了三桶水之後,慕若才擦了擦身子,將乾淨的衣物穿上,然後才回房間休息。

慕若再一次醒過來,是被人從睡夢中踹醒的。 慕若休息了一夜,身體的不適度還是沒有緩和,她眯起雙眼看了過去,直視逆光的身影,讓她根本看不清對方。

「小賤人,居然還敢看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說話的女人抬起腳再次踹向慕若。

慕若眼神一冷,出手如閃電,已經把對方的腳踝抓住,她伸出腳一個側踢,直中對方腹部踹了出去。

慕若拍了拍衣袖,淡漠的從枯草上站了起來,冷眼看著被她踹翻在地的女人。

慕淺柔,慕家二小姐,長相俏麗,性格實在不敢恭維,向來以虐帶她為樂。

在這裡所有的殭屍都稱自己為人,在他們心底人類是高貴的,而他們並不是異物,也是同人類一樣高貴的存在,因為他們同樣擁有出色的容貌,只是膚色偏白罷了。

慕淺柔被踹倒在地之後懵了一下,旋即就回了神,她雙手拍地,一道暗芒在周身衍起,緊接著就立起身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