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魔族裡面出了黑狼王這麼一個異類,是好事也是壞事,他變得更加難以對付了,卻同時也給了玄寶一個緩衝的機會,不用擔心他動不動就來拚命,好像是已經死過一次了,就不想再有那種滋味,所以黑狼王現在變得非常的怕死!

至少有兩天時間,大軍可以休息,這兩天時間對於玄寶來說,也非常寶貴,不是在等他的傷勢癒合,他本身就體質強悍,再加上有綠珠的葯靈之血幫忙,估計明天一早醒來,就會沒事了。

最主要的還是原界那些弓騎軍,她們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雖然已經全都被送進了凈化結界,可是連幻姬都有些束手無策,她們現在一直在昏迷,怎麼叫都叫不醒!

按照幻姬的說法,如果想要叫醒她們其實也很容易,就是先讓幻姬在外面布置一個冥陣,然後再把她們全都從原界送出來,直接送進冥陣裡面,這樣幻姬可以在一兩個時辰之內,讓大家全都醒過來!

之所以沒有這樣做,也是因為幻姬說過,這些人一旦進入冥陣,在醒過來之後,也很有可能會因為魂魄震蕩,而變成失魂人,就是人雖然醒了,但是卻無法融合魂魄,成為了離魂之主,這才是最可怕的,那比死了還難受!

還有一點就是,一旦讓這些人出來,那三個被幽冥入侵的戰士就必死無疑,而且在她們臨死之前,肯定會因為受到幽靈的控制,而做出很多傷害同伴的事情! 出於各方面的考慮,玄寶也不同意將這些戰士從原界送出來,他必須要做到盡量的減少傷亡,最好一個人都不會出事,那才是玄寶心中希望的!

這兩天的時間,正好讓玄寶進入原界想辦法,看看該如何有效的救活這些戰士,同時又不用擔心他們會因為醒來而出狀況!

沒有做過多的休息,玄寶就帶著眾女進入了原界,彤瑤一直守在結界旁邊,身旁有兩個搖籃,幾個從漠寰王宮帶出來的宮女一直守在旁邊,陪她一起照料孩子。

這些宮女都是從玄芮和玄稷出生的時候就一直在照顧的,也是開過靈的,沒有辦法,兩個小主子一出生就有了心丹,如果不是修靈人,根本沒辦法接近他們!

現在彤瑤的臉上還充滿了擔憂的神色,看到玄寶和眾女進來,有些眼圈發紅的對他說:「相公,她們不會有事吧?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沒有醒過來?是不是身體出問題了?」

玄寶也不清楚這些人的情況,但是又不願意看到彤瑤這麼心急,馬上對她安慰著說:「不用慌張,這裡是原界,只要在這裡,就沒有人會出事!」

小茵拉著彤瑤的手說:「走,咱們進去看看查一查她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在弓騎軍所在的地方,就是在白雲山下,玄寶在這裡布置了靈石,利用原河裡的水,做出了一個凈化結界。

其實就是一個有著空間結界性質的湖泊,裡面是從原河裡引來的原水,再加上正靈氣和陽氣、龍氣等氣息,生陽草被種植在湖泊的四周,這個地方可以有效的祛除這些戰士體內的冥毒。

眾人進入結界,就找了最靠近岸邊的幾個戰士,小茵和連心把手放在兩名弓騎軍戰士的頭頂,用靈氣探查她們的身體,然後相視了一眼,點點頭。

小茵對玄寶和彤瑤說:「放心吧,她們體內的冥毒都已經解掉了,身體也在復原!」

「可是她們為什麼還是沒有醒過來呢?」彤瑤並沒有放鬆下來,依然是緊張的對小茵問著。

小茵繼續用手掌按在了弓騎軍戰士的頭頂,搖搖頭說:「她們的魂魄很遊離,雖然已經被收回去了,可是並沒有跟肉身結合起來!她們有點駕馭不了自己的魂魄了!」

眾人一聽,也緊張起來,如果這樣下去的話,那搞不好就會變成一個失魂人!魂魄就算已經回歸,也會在一定條件的激發下,再次離體而出!

這就像是一根彈簧,平常簧片都是緊緊相連的,這樣的彈簧才有生命,才有張力。可是當有很大的力量,在拉開彈簧的時候,超過了一定的限度,這彈簧就回不去了,哪怕你強行將彈簧複位,可是當手離開的時候,彈簧還是會自己伸開,沒有了收縮的作用!

現在弓騎軍的戰士們遇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況,魂魄被拉開的限度超過了她們能夠承受的力量,就算已經回到了體內,還是無法跟肉身重合。

「這樣只是凈化還是不行,無法幫助戰士們把魂魄歸位。」玄寶看著面前浸泡在湖泊里的弓騎軍女兵們,對小茵和眾女說:「我們必須要想辦法讓她們能夠控制自己的魂魄,不能任由魂魄的遊離!」

眾女一起點頭,但是臉上卻非常的緊張,因為她們也知道,想要讓戰士們自己控制魂魄,是多麼的不容易,最主要的是她們根本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法來幫大家!

眾人都沉默著,腦中不斷的思索著可行的辦法,蝶軒大眼睛緊盯著幻姬,她雖然不笨,但是要讓她想出個好主意,這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幻姬一臉的苦笑,看著蝶軒說:「四姐,我也沒有辦法,魂魄的駕馭非常難,我做不出那種手段!」

「我來!」彤瑤突然看著小茵,一臉認真的說:「讓我來試試,看看能不能幫助大家,把魂魄徹底歸位結合!」

這個時候大家才想起來,彤瑤最拿手的神技就是攝魂術!可是攝魂術是攝取別人的魂魄,現在卻是要讓大家的魂魄歸位,會不會起反作用?

眾女都緊張的看著小茵,這種事情,錯一步可能就是一條人命,馬虎不得!

小茵想了想,對彤瑤說:「可以試一試,我來幫你!你試著去調動她們的魂魄,激起那些魂魄的反抗之力,這樣欲擒故縱的方法或許真的可以讓那些魂魄歸位!」

這是現在想到的最為可行的辦法,所以大家也沒有選擇,只能冒險一試。

玄寶有些擔心的對幻姬說:「先不要對太多的人施展靈技,先從一個人身上開始,不要心急,慢慢來,不要有負擔,我們都在你身旁!」

幻姬點點頭,就近抱住了一名女兵,將她抱上岸邊,將手放在了那名女兵的心口,然後閉上了眼睛!

眾人全都屏住了呼吸,靜靜的看著。女兵的臉上起先還是一種迷茫的神色,慢慢的就變成了有些痛苦的樣子,眾女有些緊張,害怕會有什麼閃失,蔚兒甚至都想著要喊停了,可是卻被雀舞拉住,對著她搖搖頭。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那女兵的臉上那痛苦的神色開始逐漸平和,眼皮也開始不斷的眨動,眾女的心都加快的跳動起來,過了一會,那女兵終於睜開了眼睛,有些迷茫的看著大家,然後張了張嘴巴,想要說話,卻哇的一聲嘔吐出來!

醒過來就好了!丹娘馬上將一粒寧神丹塞進了女兵的嘴巴,對她說:「你先不要說話,慢慢調息,不用著急,現在已經沒事了!」

女兵感受著丹丸在口中融化,一股清涼的汁液進入體內,感覺到有些心安平靜,也就點點頭,閉上了眼睛調息。

「果然利用攝魂的技法,可以讓她們的魂魄生出反抗的動作,然後自動歸位,能夠促使她們醒過來,而且還能檢查她們的身體,找出病恙!」幻姬興奮的看著眾女說著,現在終於知道該如何救大家了!

眾女也都開心的點點頭,不管怎樣,能夠讓大家平安無事就是最好的,只有玄寶依然皺著眉頭,看著彤瑤說:「方法的確是可行,可是太慢了啊!」

眾女一聽,也都愣住了,然後全都沉默不語。的確,這只是救了一個人,就用了半個時辰,這裡有四萬多人,那得用多少時間?而且救一個人就好像損失了不少靈力,別說救完這裡所有人,哪怕只是千分之一,就足夠讓彤瑤吃不消的了!

彤瑤也冷靜下來,臉上有些頹喪,玄寶說的是實情,她可以不怕苦怕累,只是時間上卻不能拖的太久,即便有凈化結界的幫忙,如果這些戰士的魂魄不能及時歸位,還是一樣有危險!

莫名一邊思索,一邊對眾人說:「我來想辦法!還是要從靈陣上入手!可是我們先要做一個可以放開靈陣的靈陣,才能做別的事情!」

在原界,除了玄寶可以使用靈技,其他人都已經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即便是剛才這種面對面的靈技施展,也是在結界之內完成的,所以彤瑤會感到吃力,這也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聽了莫名的話,玄寶點點頭說:「這個好辦,我把這裡布置成一個隔絕結界,你們就可以在這裡施展靈技了!」

眾女點點頭,莫名看著大家說:「接下來,我們就需要一個新的靈陣,這個靈陣的名字就叫姐妹同心!」

看著大家都瞪大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樣,莫名點點頭說:「你們沒有聽錯,就是這個名字,可是卻不像之前我們所做的那種姐妹同心,而是更近一步,不只是連接我們的心意,更要連接我們的動作,她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不只是從動作上統一,連靈氣運轉都要一模一樣!」

眾人的眼睛亮了,現在大家都已經明白了莫名的話,就是把彤瑤一個人的動作,分擔給所有姐妹,這樣就大大提高了工作的效率!

「我在幫大家加一個時間結界,這樣你們就可以放心的在裡面救人,不會耽誤太長時間的!」玄寶對眾女說著。

小茵拍拍手對眾女說:「既然這樣,咱們現在就動手!先從修為高深一點的人身上動手,誰要是撐不住了,馬上表現出來,讓姐妹們都知道,否則會活活拖垮一個人的!」

玄寶對眾人說:「我幫你們提供靈氣上的支持,所以你們不用擔心靈力會耗盡,只要有我在,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

說了就做,既然現在已經有了方法,大家也就不再耽誤了,馬上開始動手,先配合玄寶布置隔絕結界,然後在裡面又加上了一道時間結界,玄寶把自己也放在結界裡面,這是在為提供靈氣保護而做準備!

在兩層結界的保住之下,莫名開始布置靈陣,以這片湖泊為中心,開始布置姐妹同心,同心戒當然是必不可少的陣腳道具,等靈陣不好,姐妹十九人就變成了一個人,無論誰做什麼動作,說什麼話,都是一模一樣!

這樣的情況玄寶也是第一次見,感覺非常的有趣,他只能在遠處觀看,並沒有靠近參與。青草和雪若再加上一幫女將,是第一批被救治的人,眾女利用姐妹同心陣法,對彤瑤的攝魂術一同施展,一開始還有不少偏差和排斥,不過馬上得到了調整,只用了一炷香的時間,就已經讓她們醒過來了!

果然像之前所猜測的,原界的環境限制了攝魂術的施展,所以才耗費了那麼長的時間,現在已經是在靈陣中了,這個救治的過程也縮短了很多!

不過十九個人要面對數萬弓騎軍戰士,這個工程量還是比較浩大,一天的時間,總共才救治了兩千多名戰士,要是把所有人都救完,估計需要半個月的時間! 第二天,莫名對靈陣做了一些改動,然後令人驚奇和振奮的事情就發生了,那兩千多名戰士,也加入了救治的隊伍之中!

其實主要還是姐妹同心陣法的作用,再加上了鐵意的幻化術,將這兩千多人,變成了彤瑤的化身!

這樣速度就大大加快,只要有救過來的戰士,在經過了四個時辰的休息之後,就加入到了救人的隊伍之中!

三天後,所有的弓騎軍戰士全都醒過來了,大家可謂是死裡逃生,自然是欣喜之極,一個個激動的雙眼含淚,向彤瑤和眾女進行叩拜跪謝。

蝶軒走到了玄寶的身邊,撅著小嘴一臉不滿的推了他一把,說著:「怎麼你好像還是一副不情願的樣子啊,難道大家醒過來,你不開心啊?」

「不是這個!」玄寶神情嚴肅,看著面前的弓騎軍戰士,低聲說:「那三個幽靈還沒有出現,它們肯定是隱藏在這些戰士之中,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當初三個幽靈當著玄寶的面,鑽進了弓騎軍戰士的體內,如果不及時把它們找出來,始終是一個隱患!

連心聽到了他的話,低聲說:「這裡又是正靈氣又是陽氣的,給那些幽靈天大的膽子,它們也不敢出來!」

玄寶想了想,也確實是這樣,幽冥不是傻瓜,好不容易躲過了玄寶的追殺,再不利用好時機出來,那它們死的也太冤了!

彤瑤走過來,看著玄寶說:「等會就讓弓騎軍全都出原界,想來那三個幽靈應該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現在戰士們的魂魄已經歸位,但是卻立足未穩,一旦過了今晚,就算幽靈在戰士的體內,也翻騰不起太大的波浪了,能殺人卻不能奪魂,當然殺了人它們自己也活不成!

誰也不想看到幽靈會孤注一擲,以三名戰士的性命為代價的死去,所以現在就要逼迫它們現身,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它們以為機會來了,可以奪舍了,這樣它們一發動,大家也就知道是誰了!

玄寶沒有拒絕,點頭同意,現在大家的確已經沒事了,只需要靜養兩天,主要還是恢復自己的靈力。

布置好了原界之門,數萬弓騎軍開始出現在大營,這裡從一開始就準備了她們的營區,就在備援軍的北面。

等所有人出來,大家並沒有馬上回到各自的營帳,而是全都靜靜的站在空曠的地方,聚集在一起列陣以待,就等幽靈的出現。

沒有奪舍,幽靈就不會知道外界的情況,也看不到現在的形式,它們只能感受到宿主的身體環境,氣息上的一些變化,等待虛弱的時候,會馬上進行奪舍。

此刻已經是黑夜,月牙高掛,也是人體最虛的時候,最容易產生疲乏的時刻,應該說是幽靈奪舍的好時機。

玄寶和眾女在跟雪若和青草說話,這兩個人是首先被排除的,因為她們的修為比起別的戰士要高,而且她們是玄寶和幻姬親手救出來的,在最上面的那一層,並不在幽靈逃亡的路線。

雪若在向大家描述弓騎軍回到京都附近的經歷,果然如玄寶之前所猜想的一樣,黑狼王把主意就打在了弓騎軍的身上,把自己變成了玄寶的模樣,在半路上截下了弓騎軍。

開始的時候也不是沒有懷疑,畢竟赤虹流雲沒有出現,那可不是黑狼王能夠幻化出來的,所以他單身前往,讓弓騎軍也感到了奇怪。

不過因為在模樣和動作上模仿的都是惟妙惟肖,眾人也就打消了疑慮,聽從他的安排,進入參山,對付那裡的亡靈,防止亡靈要從天兵背後襲擊,造成跟魔兵兩面夾擊的攻勢!

弓騎軍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人能夠把玄寶裝扮的這麼相像,就算是真的有冒牌貨,也不敢在天兵的眼皮子底下做這件事,要知道當時弓騎軍的先鋒部隊,距離大營不過還有五十里而已!

可是黑狼王就鑽了這麼一個漏子,而且當時參州城和參山上,也的確充滿了幽冥氣息,讓雪若和青草信以為真,果然帶著大軍上了參山,這就掉進了黑狼王的圈套。

只是黑狼王也錯誤的估計了弓騎軍的機警和決絕,更小看了她們的戰力和求生的意志,原本布置的冥陣絕殺陣,在弓騎軍上山的那一剎那就已經發動,在山腰上都可以將弓騎軍奪魂,至少也會利用冥陣將她們殺死一半!

可是危機時刻,驚醒過來的雪若馬上做出了防禦,並且狠心將戰馬放出,讓它們吸引那些幽冥氣息!

戰馬做了弓騎軍戰士的替死鬼,吸引了那個冥陣之中的大部分殺氣,這也是為什麼在玄寶和幻姬上山的開始,發現了那麼多戰馬屍體的原因!

也正因為這些戰馬的緩衝,才保住了大量弓騎軍戰士的性命,讓大隊伍衝過了絕殺層,趕到了上面的奪舍層。

這也是出乎黑狼王預料的,冥陣已經布置好了,也不可能再有更改,所以儘管這不是黑狼王想要的結果,但是他也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下去,否則冥陣一旦出錯,一切都是前功盡棄!

其實也不怪他,以前弓騎軍給他的印象,都是把戰馬看的形同自己的手足。

顧名思義,弓騎軍就是以弓箭作為主要兵器,以戰馬代替自己腿腳的戰士,在以前,弓騎軍的戰馬如果生病,主人都要受到很嚴厲的懲罰的!

所以弓騎軍戰士,幾乎把戰馬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都珍貴,主人退役,戰馬基本上都是跟隨者一起走的,這是弓騎軍服役八年,最寶貴的資產。

黑狼王沒想到弓騎軍這一次會這樣做,居然讓自己的戰馬當替死鬼,必過了山腰往下的絕殺陣。

這是因為,他忽略了弓騎軍現在的實際情況,要知道如今的弓騎軍,全都已經開靈了,她們變成了神人,跟這些凡馬在默契程度上,終究還是有了一些隔閡。

這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開靈之後的弓騎軍,不只是戰力上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變化更大的是她們的心境,更加成熟,想的也更加周全!

沒有什麼比留著性命更加重要的了,人活著就會有希望,就有報仇雪恨的機會,所以能夠不死的時候,即便是戰士,也不要盲目的去求死。

於是她們在雪若的勸說下,放棄了戰馬,讓被幽冥氣刺激的幾乎發狂的戰馬衝出去,或許能夠闖破這個冥陣。

當然這只是一種想法,最終這些戰馬全都死了,冥陣還是沒有破,可是卻也因此救了大家的性命,在絕殺陣之中,大家並沒有太大的傷亡。

這樣就有更多的靈氣聚集,用來對付後面的奪舍陣,守住了自己的魂魄,並沒有讓那些亡靈真正的吸走她們的魂魄,給玄寶和幻姬,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

現在眾人總算是回來了,雖然也損失了幾千人,可是這已經是相當不錯的結果了,就算是青草和雪若,都沒有想到還能夠保存著實力的從參山上下來!

備援軍那邊突然傳來了一陣馬嘶聲,眾人全都抬起頭來望過去,玄寶對大家做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眼睛看著天空。

果然不到一會的功夫,一名翼人從天而降,跪地對玄寶說:「稟告帝尊,各位娘娘,前方戰報,亡靈圍營,大將軍已經派兵出戰!」

亡靈圍營?這些亡靈還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來天兵大營搗亂?要知道這裡的正靈氣可是很濃烈的,這可是對付亡靈最有效的防禦!

蛟兒馬上對玄寶說:「應該是黑狼王那邊有什麼動作了,想要用這些亡靈來送死,為他們做掩護!」

玄寶點了點頭,對翼人吩咐:「通知祁海平,要殺亡靈,先斬冥使!另外,把注意力放在城內魔兵的身上,特別是要注意黑狼王的動作,最好能查到他的藏身之處,但是不要沒必要的冒險!」

「是!」翼人起身,展翅飛走,玄寶看著遠處備援軍大營的方向,緊皺眉頭。

京都城內黑狼王花費大量精力擺出來的魔陣沒能發揮作用,參山上原本想要滅掉弓騎軍的冥陣也以失敗告終,黑狼王如果還能做到平常心,做到毫無情緒,那就不是魔王了!

這傢伙現在肯定是氣急敗壞,再加上他又身受重傷,所以就算是發了瘋發了狂,做出出人意料的舉動,那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可是他卻讓亡靈前來送死,這就有點不太正常了,這一連串的打擊下來,他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要調整自己的力量,盡量做到集中,這樣才能對抗天兵因為弓騎軍的回歸,而變得更加強大的事實。

現在卻讓亡靈來主動攻擊天兵大營,這樣做是不是愚蠢的行徑?可是黑狼王明顯不是一個蠢貨,那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玄寶和蛟兒都皺著眉頭,猜測著黑狼王的用意,眾女也都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樣,隱隱約約之間,幽冥氣息已經在黑夜中瀰漫開來!

亡靈來的好快!估計天兵們的戰陣還沒有形成,這些亡靈就已經趕到了!

之前玄寶已經給祁海平說過了,這些亡靈都是受人操控的,那些躲在後面的控制著,就是暗黑勢力的人,他們是冥使。對付這些傢伙,用不著猶豫,也根本不需要客套,找出他們的位置,殺了他們,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祁海平會知道該怎麼做,不過亡靈來的好快,估計那準備彙集京都的百萬亡靈,此刻已經全都集中到天兵大營這邊了!

原本晴朗的夜晚,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陰雲密布,這是由陰氣凝聚而成的,上百萬的亡靈就算是在戰力上再無法跟天兵相比,因為數量而凝聚而成的氣勢,也不可小覷! 整個大營都是陰風陣陣,雖然外面有天兵的阻擋,可是亡靈實在太多了,還是有不少衝破了天兵的封鎖,衝進了天兵大營之中。

這些亡靈借著自己是幻靈之體,在天兵大營中橫衝直撞!挑釁一般的鑽進了天兵的營帳之內,利用自己拿微薄的冥力,破壞著周圍的一切。

如果是少數亡靈,在天兵的氣勢之下,根本就活不成,直接就變成了煙消雲散!不過萬事都是量變引發質變,這些亡靈的數量一多,氣息也就變得很強,壓制了正靈氣,就不再害怕氣息上的攻擊了!

只是這些亡靈還不敢直接跟天兵對戰,沒有魔兵在旁邊幫忙,沒有魔氣的保駕護航,他們終究是冥物,不敢對天兵動手。

只是百萬亡靈衝進了天兵大營,這場面還真的是聲勢浩大,足夠嚇人的了!耳邊聽著是風聲呼嘯,其實卻是亡靈的叫喊,真的可以稱得上是鬼哭狼嚎,難聽刺耳,讓人頭皮發麻,心中焦躁不安!

如果是普通人聽到這樣的聲音,就算不被嚇死,也足以讓人發瘋了!亡靈的叫喊也是它們攻擊人的一種武器,一般人的意志再強,也支撐不住!

弓騎軍戰士們全都聚集在一起,神情戒備的看著天空上面的烏雲,雖然她們還沒有收到實質性的攻擊,但是卻已經感受到了兵臨城下的殺氣!

就在這個時候,一人突然大叫:「阿琴,你要做什麼?不要去!啊!」伴隨著這一聲驚呼,玄寶已經凌空飛來,一把抓住了一名弓騎軍女兵的胳膊!

而這名女兵的右手,竟然插進了同伴的胸口,幸虧旁邊的同伴將她拉住,玄寶又及時趕來,才沒有讓她的手更加深入,否則那名受傷的同伴必死無疑!

玄寶根本不問原因,一掌就拍在了那名叫阿琴的女兵頭頂,一股正靈氣直接衝進了她的體內!

「啊!」阿琴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雙眼在這一刻變得如同狼眼一般,散發著幽幽綠光。滿頭長發隨風而起,狀若惡魔,嘴中犬牙暴長,一口就向玄寶的胳膊咬來!

「放肆!離魂!」彤瑤沖了過來,就站到了玄寶的身邊,直視著那雙散發著綠色光芒的眼睛,嘴裡大喝一聲!

阿琴的嘴巴張開,臉上的表情卻僵住了,原本長出來的犬牙又縮了回去,就在這個時候,幻姬的右手猛地拍在了阿琴的小腹上面,然後像是一把抓住了什麼,拳頭順著阿琴的小腹和肚子,往上劃過胸膛和喉嚨,然後猛地往上一甩!

「噗!」阿琴張口噴出來一團血霧,眼中綠光消失不見,人也像是變得抽去了筋骨,全身發軟的倒在了地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