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關注古風,正是他下達的命令,因為當初在乾坤宗時他就有些懷疑古風的身份。

古瑛是二祖的後人,於古族來說,這是最好的消息,也是最不好的消息!因為二祖後人從來不曾出現過,以至於族內都以為二祖沒有留下後人,然而如今她卻出現了。

這到底是一個意外,還是有人刻意安排?若是意外還好,若是刻意安排的話,那麼就令人深思了!

而古瑛又稱古風為哥,古風又姓古,他不得不發動古族暗中的「眼睛」去留意古風的動靜。

或許是因為他兒子的緣故吧,他一直不曾把古風的消息告訴給古族其他人,若不然,恐怕古風也就沒有機會在外那麼自由了。

古無敵不動深色的吩咐道:「這件事不要告訴其他人。」,可是他又笑了笑,對那人道:「出去的時候,告訴寂寞一聲吧,他一直在埋怨我當初沒有把古風帶來古族。」說完,古無敵臉上浮現溺愛的微笑。

古無敵一得到消息,立馬就激動起來,他可是對這位古風兄弟一見如初啊,當初若不是古風點醒了他,他與蕭空月的區別在哪,他認為自己如今肯定是不如蕭空月的。

所以他對古風很感激,感激古風讓他明白了「沉默寡言」的重要性。

古寂寞快速的往外跑,古族年輕一代見這位最近總是愛裝「高處不勝寒」的人跑得飛快,都驚異的看著一幕。

當然有心的人,肯定會派人跟著古寂寞。

古寂寞一路跑到古風所在的客棧門前,就大大咧咧的叫了起來:「古風!古兄弟!快出來了,到我古族的地兒來都不告知兄弟一聲,待會兒可要自罰三杯!」

古風才放下包袱,就聽到了這賤賤又熟悉的聲音,他莞爾一笑,這小子怎麼知道我……

古風笑容僵硬在臉上,心中突然感到驚懼,古族的勢力已經恐怖到如此境界了嗎?!

他才進齊天城不到半個時辰,他前腳才邁入房間,古寂寞就找到了他。這說明什麼?說明他才進城就被古族之人發覺了!

像他這樣的散修在超級勢力面前毫無秘密可言!

不過他現在卻不能改變什麼,只能把心中那個計劃深深地藏著,不敢暴露出來。

「哦?原來是寂寞兄啊。」古風一臉笑意的走下樓來,在看見古寂寞的一瞬說道。

「寂寞兄啊,現在感覺怎麼樣?當初我給你出的主意還行吧?」

「還闊以,以前家族裡有很多人不把我當回事,現在他們都開始害怕我了。」古寂寞一臉高興的道。

「哦?說來聽聽?」古風是真的驚訝,當初那主意不就是讓他裝13嘛,沒想到還真有用。

「唉!不提了!我在家族裡,每天仰著頭看那些煩人的人,他們都躲著我。」

噗~~~ 古寂寞在古族的身份無疑是很高的,被古風「調教」了一次,就變得像古風在地球上時常聽到,看到的豪門那樣了:

留給他的就只剩下人生寂寞如雪,高處不勝寒。

這種「高處不勝寒」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裝13,不過裝13也不是人人都能裝的,能裝十三的人裝出來,那叫一個清新脫俗。不能裝的人只能淪為一個笑話。當然古寂寞恰好是能裝的那一種,因為他本身就有實力,當然身份也是必不可少的。

古寂寞不待古風同意就決定道:「走!去天下第一樓,我要為你接風洗塵!」

豪爽到一擲千金當然也是豪門弟子不可或缺的了。

於是古風又吃了一頓從不曾見過的奇珍異獸……

說實話,古風其他嗜好沒有,唯一的嗜好就是吃,在地球時他幾乎尋遍了美食,後來吃的多了,也就淡了那份吃貨的心,如今可算是又被勾起了饞蟲……

「古兄這次來齊天城是為了進入那裡嗎?」

「那裡?我來這裡只是為了瞻仰瞻仰齊天城罷了。」

「就是南荒禁地呀。要進南荒禁地必須得走我古族內的古道,只有從那條古道進去才能到達真正的禁地。傳說真正的南荒禁地不是如外界看到的那般黃沙遍地,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那裡巨樹遍地…………」

「真正的南荒禁地是那樣?」古風呢喃,思緒早已飄散到當初他們來到貪狼星時的場景了,的確是世外桃源,不過就是沒有多少人,顯得太過凄涼。古風評價著想到。

「古兄!古兄!」

「嗯?」

「你怎麼了?叫你好久了,你都不曾回應。」

「想事情出神了,對不起啊,今天有些疲累。」

「沒事,你今天才到齊天城,我估計你是趕路趕累了。休息幾天就好了。」

「嗯。」古風點點頭,忽然又問道:「為什麼古族內會有一條古道通往南荒禁地呢?」

「我古族二祖知道吧?聽說是他開闢的。」

古風故作困惑道:「二祖?」

「你不會連古族的二祖都不知道吧?!」古寂寞吃驚的看著古風。

「聽說過,但肯定沒有你知道的多,畢竟你們是一家人嘛。」

「那是!」古寂寞自得,可是突然有泄了氣,道:「可惜,我也所知不多,二祖他老人家與家族不和,所以也沒為家族留下多少東西,家族內也禁止談論與他相關的事情。不過我從父親那兒得知,二祖年輕時就是在南荒禁地消失,而後又是從那裡回來的。而且父親說南荒禁地可能藏著二祖能夠成為大帝的秘密。」

「成為大帝的秘密?你是說荒蕪經嗎?」

古寂寞嘲笑道:「呵!什麼荒蕪經,我從來就沒有見過,家族典籍倒是有記載,可是卻只是記載罷了,二祖後人哦,也就是你義妹是一個凡人,說明什麼?說明二祖根本沒有為他的後人留下些什麼!可笑的是家族那些老不死的一天到晚的想尋回二祖的當年的遺物,實在可笑!」

古寂寞沒當古風是外人,所以滿嘴牢騷,儘是對家族某些人的不滿。

「古道是怎麼回事?」

古寂寞沒多想,當古風只是好奇,於是解釋道:「古道是通往二祖他老人家開闢的星空古道的路,可惜後來禁地被人佔領了,為了補償我古族,佔領的人允許我們每百年進去一次。聽說那裡由於很少有人進去,所以神葯遍地,若是我得到的話,或許就能實現我的夢想了!」古寂寞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後兩眼更是放出金光來。

「古兄,你知道我的理想嗎?我告訴你我的理想就是有一天,能用一大鍋稀世神葯燉神獸,我想那滋味應該人間難尋吧。」

古寂寞流著口水,一副瞳孔渙散得樣子,一看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自拔。

「喂,醒醒!」

古風拍了拍古寂寞肩膀,打斷了他的白日夢。

「古兄,你幹嘛!為什麼打擾我享受美食?」

「你還沒說什麼是星空古路呢。」

「星空古路就是以前的大能,在星空中打造的路。聽說星空中有許多生命星球,打造這些路就是為了連接各個生命星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是沒有看見過星空古路,也未曾見過外星來客。」

古風心中一喜,覺得這星空古路就是自己當初來貪狼星的那條路,也是自己回家的希望!

古風認真道:「我想去南荒禁地看看,我有沒有機會的得到進入星空古路的名額?」

「你去那裡幹什麼?不是我古族人進去了都會死的,以前也有人來找我古族借道,結果進去了就沒有再出來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

「我能不能去?」

「能倒是能去,我去求我父親,他可以做主讓你進去,但我不能害你啊。」

「到了現在,你應該知道我從那裡來了吧!」

古寂寞面色一變,他父親和他說過,古風幾人第一次出現就是在界碑,說明有可能是從禁地里出來的,可是他卻不敢相信,因為當時古風幾人完全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活著出來,但此時古風如此一提,就等於間接承受了,古寂寞一時難以置信的叫出了聲:「你來自南荒禁地?!」

為了能回家,順便還能看看能不能找到荒蕪大帝的荒蕪經,古風只能再次欺騙古寂寞了:「實不相瞞,我和古瑛,還有另外兩人都是來自禁區,禁區里有一片凡人居住的區域,我們就是來自那裡!當初我們一時好奇,想走出那片區域,結果沒想到一下走了出來,更沒想到的是再也回不去了,所以這條古路或許就是我回家的最後機會了。」

古寂寞吃驚的看著古風,突然崇拜的看著他道:「哇!你們那個區域可真有意思,你知道嗎,好多人進入禁地十死無生,結果你們一群凡人竟然在被修者視為生命禁區之地生活著!」

古風不說話,只是看著古寂寞,古寂寞嘴角一撇,道:「好了,你不要這樣子,待會兒我回去幫你求求我父親就是了。」

古風大喜,知道這事兒多半能成,所以感謝道:「多謝寂寞兄。」

「多大點事!對了古兄能不能再教教我如何讓別人一眼就看出來,我是高手,我是他們不能惹的高手。」

「咳!」古風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無語的看著古寂寞道:「要讓別人知道你是高手還不簡單?只要你穿著一件特殊的衣服就行了。」

古寂寞好奇的問道:「哦?此話何解?」

「你只要叫那些做衣服的在衣服上刺上『我是高手』四個字就行了,記住!一定要刺在後背上才行!不然不管用。」

「為什麼要刺在後背的位置上?」

「你是不是傻呀!你都說了別人不敢看你了,若是刺在胸前,肯定沒人能看到,因為他們不敢看你,若是刺在後背就不一樣了,你沒發現那些弱者都喜歡盯著強者的背影看嘛!」

古寂寞若有所悟的道:「言之有理呀!古兄高見呀!」 古寂寞邀請古風去古族做客,古風當然求之不得,這是一個光明正大去古族的機會。

但兩人卻不知,不遠處有人正觀察著古風,待兩人往古族走去時,那人飛快的往古族方向跑去。

古族乃世間頂尖勢力,其族內院子之多,可謂佔據了齊天城四分之一!別以為這個數據不恐怖,要知道齊天城之大,可謂是方圓五百里,那麼四分之一就是一百二十五里,在這一百二十五里中全部是古族的居所,外族人除非加入古族,不然是不允許在此居住。

一眼望不到頭的長河截斷了齊天城,齊天城四分之一的面積被長河掛斷,古風和古寂寞渡過了河后古寂寞自豪的道:「古兄請進。」

這一段話打斷了古風的震驚。

古風看著眼前這一輝煌的景象,稀疏的古樹繁茂,而在其錯落間有著成片的樓閣,越往裡,樓閣越樸素,最遠處更是只有茅草屋,可是正是那茅草屋給了古風不一樣的感覺!

那些茅草屋若隱若現,好似有什麼遮擋了一般,可是正眼望去,它們又確確實實存在著,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不凡,可是要說出哪點不凡,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天邊的雲彩更是時時刻刻變換著,一會兒是龍,一會兒似虎,一會兒似鳳…………

古風望著天邊的雲彩,他知道那就是傳說中的帝陣!於是忍不住嘆道:「古族真不愧是世間強族!」

好似有意,又好似無意,古寂寞也嘆息道:「可惜了,我古族本該更強的。」

古風心頭一顫:這話是什麼意思?是有意還是無意?難道古寂寞不是他認識的那般「傻」?

古風有此懷疑再正常不過了,因為古族的確不止如此,若是其二祖與古族同心的話,古族將高居於上宗之上!畢竟上宗中最強的也不過曾經出過一位大帝,而古族有兩位!然而…………

「走吧,古風兄;我帶你去看一看我古族。」

古風壓下心頭的懷疑,微笑道:「求之不得。」

由於心中始終有些懷疑,就淡了興緻,可是卻不好掃了古寂寞的性,兩人參觀了兩個時辰后,就往古寂寞的院子走去。

身份越高,住處越靠裡邊,這似乎是貪狼星上的傳統,城主府如此,古族亦如此。

同樣,身份越高,他們的住處越大,直到身份高到了某一個點兒,就返璞歸真住起了茅草屋或者木屋。

古寂寞的院子,或者說是古無敵的院子,像地球上非常昂貴的巨大別墅一般,這裡若是按照大學宿舍一般設計的話,住一兩千人不是問題,可見其身份之高!

古寂寞讓僕人安排了一間房給古風,讓他認識認識路后,又帶著他去了古寂寞母親那裡,因為古寂寞母親要見古風。

古風心中有些猶豫,他覺得好似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但卻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認真的看了古寂寞一眼,見他與往常所見沒有多大區別,心中的警惕也就放鬆了下來。

「娘!我帶著古風來了。」才走進他娘~的院子,古寂寞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大聲叫了起來。

房間門一打開,先走出來的卻不是古寂寞母親,而且古瑛!

古風震驚,古瑛為何會在這裡?不是說除了她口中的二叔外,再沒人對她好了嗎?

古瑛很高興,笑起來眼睛眯成了一道縫:「古風哥!」

「瑛丫頭?」

「我長大了好不好!我才小你一歲,為什麼總是叫我丫頭!」

「你永遠是我的妹妹,我不叫你丫頭,叫你什麼?」古風莞爾一笑道。

「古風哥,我和你說哦,原來二叔的親妹妹竟然是寂寞哥的娘親!二叔有事出去了所以讓我到這裡來玩。」

古風一怔,按古瑛話中的意思,那個二叔對她很好,而且似乎沒有異心。

正在此時,開著的房門又走出來一個美婦,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若不是先前古寂寞的那一聲娘親,古風都會認為這是古寂寞的妹妹!

美婦出來后眼睛一直看著古風,那雙眼睛里的情緒可謂是變幻莫測。

「你叫古風?」

古風看著美婦,點頭道:「若是沒有第二個叫古風的話,那麼你口中的古風就是我了。」

美婦並沒有接古風的話,而是驚嘆道:「太像了!真是一個模子了出來的!」

古風困惑,隨後又有些擔憂,類似的話好像南荒禁地那個女子也曾說過!!!

「你來自哪裡?」

「南荒禁地。」

「咯咯!」美婦笑了起來:「你沒說實話哦!看來你很謹慎。那我先介紹一下自己吧。我叫古羲,你可以叫我二姨,這麼說吧,我祖上和二祖是親兄弟,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然而古風依舊沒說話,美婦終於正經起來,認真的看著古風道:「看來你並沒有家族歸屬感,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家族?」古風眼中有些厭惡:「家族於我而言就是腐朽的代名詞,或許你不懂代名詞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家族意味著腐朽。」

「為什麼?」

「因為家族,我和妹妹差點客死異鄉!因為家族,我們與父母分隔兩地!因為家族,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回去的機會!你說這樣的家族我會有歸屬感嗎?!」

「你很厭惡家族,所以當初沒有選擇來古族,而是獨自一個人在世間流浪?」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我覺得我不能來古族。」

美婦凄涼的道:「你的感覺是正確的,當初你若是來了,那麼你可能已經被囚禁了。」

古風一字一句道:「那麼現在呢?你準備怎麼處理我?」

美婦苦笑道:「我說我對你沒有惡意,你信嗎?而且我還會幫你,幫你奪回二祖遺留下來的兵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