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機緣讓龍族的中堅力量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即便現在,龍族在太古神墟依然在搜集資源。玄至尊的傳承出現在這裡,只怕是當年的那件玄道藏已經被人所得。

「給我開!」一經血色的巨臉驟然出現在這片虛空,而後血色巨臉上裂開一張大口,猛然對著這片虛空一吞,整個天地的虛空瞬間如同一塊被緩緩收起的抹布,向那血色巨嘴中滑去。

在虛空移動時,一陣陣咔咔聲傳入了螭吻等人的耳鼓,彷彿冰面碎裂之聲。虛空中一道道漆黑的裂縫也在此時顯現。

再看荒的那張血色面孔,更加鮮紅,如同有血液在其中流淌一般,顯然,以力破陣對於荒的意志,同樣損耗巨大,不得不向本體

調集力量來完成這次破陣,這才會使得那張血色面孔如真實。

「破、破……破……」幾聲如同巨鼓的聲響在虛空中回蕩,那滿天的迷霧瞬間炸開,而後滿天的漆黑裂紋剎那之間連成一片,彷彿一下子將天地割開,透出這片天地外的陽光……

海面再次清晰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就在此時,一條巨尾自那大海中衝天面起,捲起了無盡的浪花和破碎的冰山,彷彿是一片天地一般重重地拍在那張還在拚命吞噬這破碎空間的血色面孔上。

「藍祖……」看到那張破冰而出的巨大藍色之尾,如同天地山川一般將這片虛空完全覆蓋。螭吻不由一聲駭然驚呼。

與此同時,那血色巨臉也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那剛剛吞入口中的無數迷霧和空間碎片瞬間噴薄而出,如同萬千洪流般撞擊向那條巨尾……

「轟……」那萬千洪流雖然狂暴,可是卻無法阻止這巨尾的瘋狂一擊,那比血色巨臉還要大的巨尾重重地抽在那血色面孔上,頓時爆出萬千雷霆,血四面八方濺射開來,化成無數流光,天空竟然在這撞擊下,化成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血色面孔發出一聲長長的憤怒的慘叫,而後化成萬千道血光向那空洞中逃逸而去,依然有漫天的血雨灑落向那無垠的海面,一些血滴落在荒蟲背上,使得荒蟲背上蝕出一個個巨大的血洞。

螭吻等人驚呼,迅速向遠處逸逃,

,當那巨大的藍色鯨尾自大海中破冰而出的時候,螭吻便已經意識到不妙,拉起虯便開始逃。他們的身形剛剛退出那迷霧消散的亡魂海峽,那血雨便已經噴洒而下,那狂暴如同潮汐一般的能量卷著無數的虛空碎片追了過來,只是他們見機向快,雖然十分狼狽,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波極。

在數十萬里之外的海面上,螭吻被重重地被砸入了大海之中,隨後許多碎肉飛濺過來,正是自蟲巢上沖刷下來的。

蟲巢的體型太大,意識無法與螭吻等龍族的強者相比,等到它們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逃離那片能量波及的區域,瞬間被那毀滅性的能量衝擊得千瘡百孔。即便這隻蟲巢的力量相當於主神階。

螭吻的臉色十分難看,這一次,他真的要大敗而歸了,這定星海已經沒有停留的必要。藍祖驟然出手重創了荒的意志,其自身必然也消耗巨大,可是這裡畢竟是海族的主場,只要藍祖在一天,荒想憑藉意志入侵這定星海,是不可能的。

藍祖也不敢瘋狂出手,一旦他消耗過大的話,就是荒之本尊直接入侵定星海的時候。藍祖始終保持著神秘,是對荒最大的威懾。

未來的某一天,荒還是會入侵定星海,但那必定是荒吸收了更多的能量,恢復到足以不懼祖神的時候,這或許會讓海族再多逍遙數十年,甚至百餘年。足夠海族將許多族人轉移

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去。

「轟……」那巨大的蟲巢重重地砸在螭吻等人的頭頂,將無邊的海水擠壓出恐怖的海嘯,巨浪在瞬間吞噬了無數海島,定星海如同遭遇了恐怖的末日。

「走……」螭吻沒有管蟲巢,那巨大的蟲巢吸引太多目光,對於他們逃離定星海有更好的幫助。

在螭吻等人再度衝破水面時,看到在大海上飄浮了兩座巨大的島嶼,正是與他們失去聯繫的蟲巢,此刻彷彿沒有生機的死寂島嶼一般浮在海水中,被無邊的冰川凍結,無數的蟲屍讓這片海域已經化成了一片森羅地獄。

他不由得一聲長嘆,這一次可以算是一敗塗地,海族的那塊天命王座碎片,至少在短時間是不可能得到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勇氣到藍祖的手中奪取那塊碎片,除非是他們的天龍老祖親自出手,可是天龍老祖又怎麼可能會輕易進入定星海……

定星海之戰,震驚整個神界,荒與龍族聯手入侵定星海,卻鎩羽而歸,四大蟲巢全部覆滅,其他海域的兩大蟲巢直接撤離定星海,不敢在定星海停留。

海族的蛟人一族傷亡慘重,幾乎滅了三分之二的勢力,一下子淪為了海族中的二流勢力,海族的五大種族中的海鯊族雖然祖地天鯊城毀去了,但是實力不僅沒有降低,反而大增,深海藍鯨一族獎勵了海鯊一族大量資源,劃分了一大片原本屬於蛟人一族的海域交給海

鯊一族。

人魚一族沒落,不過,不過鯨主念在人魚公主海阿青的身份,讓其成為了深海藍鯨一族的公主,封賞了她一塊封地。 海族其他各族同樣收穫了大量資源。在這場大戰,讓整個神界都為之震動的名字卻不是鯨主,也不是天鯊之主,更不是娜迦之主,而是一個叫作戰無命的年輕人,一個名不見經傳,卻生擒應龍,斬滅蟲巢,布下彌天大陣,一舉將蟲潮傾覆於亡魂海峽的人。

後來,有傳言,戰無命曾經在玄道界出現過,而且當時與莫玄空和魔女以及莫天機等人被當成了當時風頭最勁的幾位後起之秀,神魔兩道,無人敢招惹。只是在玄玄塔開啟之後,便沒有兩聽說起他的消息,這個人像他出現一樣,悄無聲息,毫無痕迹。

當定星海大戰的結果傳出去之後,許多人突然發現,幾十年過去了,那個他們原本以為很可能已經隕落的人,一躍成為了整個神界最巔峰的存在。

這只是外人的較,真實情況是不是如此誰也說不清楚,畢竟戰無命與莫玄空從未交手過。有人猜測,那位戰無命莫非是海族暗培養起來的超級天才,這才會在這次海族大戰傾力出手。

現在才明白,四大隱族之所以強大,絕對是有原因的,僅僅是四大隱族排行第二的海族便有一位強大的祖神階強者。

每一頭強大的荒蟲之屍都是一個純粹的能量之源,其所蘊含的是荒之法則可以讓人們更清晰地感應到大道本源的存在,讓人靈根得以升華。

荒蟲身的材料也有稀有之物,這一次,海族不知道收集了多少蟲屍,這絕對是一筆無法估量的收入,這些都將成為海族的戰利品,足以彌補海族這次的損失,這些東西也會分給各大出戰的海族勢力,作為獎賞。

真正影響海族根基的是一些海族修士的損失,這場大捷使得海族災難暫時結束,再多了一段時間休養生息。整個深海藍鯨一族最感激的人自然是戰無命。

不只是無數的蟲屍,還有許多龍屍,四大蟲巢的背都建有龍宮,除了螭吻之外,還有許多龍族的龍皇在其他幾隻蟲巢,方便與蟲族彼此配合,龍族除了少數幾位龍皇以及螭吻和虯逃離之外,其他的全軍覆沒。

……

鯨主很清楚,如果不是戰無命,那麼海族極有可能會陷入曠日持.久的大戰,蟲族可以以戰養戰,海族卻會逐漸衰落。因為戰無命的計劃,使得海族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了這場浩劫,讓他們爭取了幾十年甚至百餘年的時間,讓他們有更多時間準備,這種結果是沒有辦法用寶物衡量的。

戰無命收完寶貝,開始著手準備去煉火真界的事了。那裡是龍族的地界,此刻已被許多勢力關注,畢竟龍界關閉了,煉火真界是通向龍界的一處特殊之地,龍界已成了整個神界人人喊打的存在。聽到龍界在定星海大敗之後,更多人想到龍界的大門口去找點機遇。

……

在這片大地,存在許多空間裂縫,一些裂縫另有空間。像當年仙界妖族祖地那條通向神魔戰場的通道。

他還將前來煉火真界的方法散播出去,戰無命來到煉火真界時,發現在這片大地,有許多神修的蹤跡。

罪淵是一處十分特殊的地方,那是一條極深極寬的峽谷,峽谷兩邊,有兩條巨大的熔岩河,無盡的熔岩在罪淵的兩側絕壁形成了兩條寬有數萬里的巨大瀑布,這些熔岩流入那罪淵,不知道落到了何處。

當戰無命趕到罪淵的時候,已經感覺到在那無盡幽深的罪淵下存在著一處隱秘的空間,以他的空間天賦,這種空間世界雖然十分隱秘,但是卻瞞不過他。罪淵附近也有不人類修士的氣息,是不知道他們進去了沒有,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敢進去取寶藏的人,有能力進去取寶藏的人應該不多。下去的人越多越好,正好可以混淆視聽,麻痹龍族,為戰無命救出鯤鵬至尊提供幫助。

歡迎關註:

qq交流群:563600512 莫天機的修為完全出乎巫行雲的意料,或許在外界看來,莫天機不過是神皇巔峰層次,但是巫行雲卻知道,這只是一個假象,真正的莫天機已經突破了主神階。

一旦那股能量迸發出來,莫天機還能發揮出更強的戰力,算是他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風祖的傳承,在這顆星,他可以借用風祖心臟的力量,可是,他也僅僅是剛剛突破主神階,境界還不穩定。

對於莫天機的追蹤,巫行雲早心有數,這許多年來,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被莫天神域和何氏的高手追蹤襲殺,但是他依然好好地活了下來,這一切可並非巧合。而是因為他的機警和本能天賦。

相較於莫天機來說,巫行雲的修為也超出了他的意料,他沒想到巫行雲居然也突破了主神階,這樣看來,他還是有些小看了天下的天才,像巫行雲和莫心容這樣的絕世天才,只要有一個機緣,突破並不是一件難事。他們在神皇巔峰層次已經積累了許多年,之所以未能突破,只是欠缺了一個引子而已。

巫為神鬼莫測,變幻無窮,當與風結合之後,巫行雲的身法與氣息已經變得更加詭異莫測,即便是莫天機掌控光暗之力,同樣難以束縛住巫行雲的行動。兩人這一戰讓那幾名隨莫天機而來的神皇心膽俱寒。

「巫行雲,這是你的女人嗎?海族的女人皮膚真是好白啊……」在巫行雲與莫天機糾纏的時候,一名神皇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把抓起地的夜遊者,猛然撕開夜遊者那已經破爛的衣衫高聲呼喝道。

「巫行雲,海族的娘們身的肉好細膩好柔軟啊,你小子艷福不淺,不過,現在卻便宜了我們哥幾個了……」那幾名神皇淫.笑著開始將夜遊者身的衣衫一塊塊地撕下來,而後炫耀一般對著天空之巫行雲展示。

這種心魔讓他變得更加瘋狂和不擇手段,現在他很欣賞這幾名屬下所做的一切,也可以算是以其人之道還置其人之身了。這一切,因為巫女的醜態在聖山之巔暴光,正是巫行雲一手策劃的。

「巫行雲,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忍多久!」莫天機的臉泛起一絲邪惡的笑意,手的攻擊絲毫未減,一個個黑洞在巫行去四周的虛空生成,而後連成一片,如同一個結界一般將巫行雲的身形限制在這片空間。

「幾頭賤種……」在他們剛想要做些什麼的時候,一個淡漠的聲音在他們的耳畔晌了起來,幾名神皇不由得駭然扭頭,赫然發現一道暗光一掠而過,而後只覺得身子猛然一輕,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離自己越來越遠。

那個突然出現的人竟然是莫心容,在最緊要的時刻,莫心容驟然出現,一出手現便以雷霆的手段,將他的幾名手下斬殺。

身為天河一脈的少主,雖然莫天機對其恨之入骨,但是卻沒有到對他出手的時機,畢竟,他現在還不曾真正地掌控整個莫天神域。他怎麼也沒想到,莫心容會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殺了他的屬下,還救下了人魚夜遊者。

「莫心容,我以為你會一直在那裡看下去。」巫行雲淡然一笑,似乎一切都早已在他的算計之。

「莫心容,你個叛徒!」莫天機氣恨之極。

之前他們二人便已經有許多次合作,若不是巫行雲在聖山之做得太過了,讓巫女顏面大失,讓莫心容對巫行雲大恨,二人之間的合作只會更加親密無間。現在的莫心容對於巫行雲來說,依然還算得是不錯的幫手。

「莫天機,你還有什麼手段呢?其實你的天機之道根本沒有入門,妄稱天機,卻不過是個笑話,如果不是因為你那點特殊血脈,在莫天神域,你不過是一個無人問津的小癟三而已。好了,與你玩了這麼久,也是該走了!」巫行雲的語氣滿是不屑的譏嘲。

「釋放吧,我心的魔!」莫天機一聲長嚎,一抬手,並未向巫行雲攻擊,而是半空向那地面的幾具屍體抓去,是剛才被莫心容瞬間斬殺的幾人。

巫行雲的臉升起一絲凝重之色,他在一開始便感覺莫天機的身體有一股特殊的能量並未迸發出來,真正危險的正是那團莫名的未知能量。莫天機一直不曾使用那股能量,只怕是因為那股能量對於莫天機來說也是一個禁忌,可是現在這禁忌似乎完全打開,他不由得一聲低.吟,身形猛然向遠處逃去。

「現在還想走嗎?沒有那麼容易!」莫天機一聲冷笑,大手猛然探了出去,天地彷彿在瞬間盡被血染,一切的天地規則頃刻之間被抽離,即便巫行雲已化身為風,也逃不過這血幕的捕捉!

微信公眾號:魔獸戰神(微信號:txsmmszs)

魔獸粉絲趕快加入吧。 「荒之力……」巫行雲失聲低呼,他沒想到自莫天機身體迸出來的恐怖的力量竟然是荒的力量,一切的本源力量在荒之力面前,像是被墨水染過的清水,迅速被污染,即便是他的風之本源和大道,也在瞬間被削弱。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以莫天機的天賦,或者將來有一天能夠突破得到主神階強者,可是自己在聖山,他大婚時在他心種下了心魔,算未來能成為主神,那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可是莫天機竟然只用了幾年的時間便突破了主神修為,這已經與天賦沒有關係了。這個人身必定發生了什麼特殊的事情,現在看到自莫天機身體迸發而出的那狂暴的荒之規則,他才恍然,對方獲得了荒的加持,才輕易破開心魔,短時間時連連突破。

「想我死,你還不夠資格!」巫行雲一聲冷哼,手多出了一個古怪的紫金色符,然一口鮮血噴吐其。

「轟……」巫行雲的身體驟然炸開,化成道道流光,在莫天機身前消失。

這種符篆是一次性之物,他沒想到在巫行雲手居然會有一張。這張符篆極有可能便是從風祖的道藏得到的。

「巫行雲,我一定會殺了你!」莫天機憤怒地咆哮。

在破碎的游天星周圍找了一下,莫天機沒找到風祖道藏的痕迹,只得恨恨地離開,這一次,他不僅沒能殺了巫行雲,反而把自己的幾名忠實屬下折損了。這件事情他絕對不能這麼算了,他找不到巫行雲,莫心容能逃得到哪裡去。莫心容做的事情,天河一脈必須承擔相應的後果!他必要讓莫心容後悔所做的一切。

罪淵深處,戰無命也小心起來、虛空閃爍著一道道古怪的符,一閃而滅,像是眨眼的星星,或殘或全,或大或小,每一枚閃爍過的符彷彿蘊含著無窮的洪荒之力。戰無命親眼看到一名神皇階強者,在經過一片虛空的時候,突然有一枚殘破的符一閃而過撞在他身體之,竟然將其身體撞穿,那名可憐的神皇,居然在虛空化成了灰燼。

虛空道痕,有些是可以讓人們參悟,讓人們捕捉的,一旦參悟,極有可能會掌握這一條大道之力,但是也有一些是因為不融於這片世界,所以存在是一個錯誤,一旦與這個世界生成的完整大道接觸,會如同墨水潑入清水之,成為毒藥,觸碰者輕則大道盡廢,重則灰飛煙滅。眼前這虛空道痕便是如,起那些虛空裂縫來,眼前的虛空道痕要恐怖得多。

越向罪淵深處前行,這種虛空道痕越密集,最後如同羅一般。虛空道痕並非固定不變,而是會在劃過虛空的時候,發生短時間移動。當許多符交織在一起的時候,會如同劃過虛空的刀鋒一般,切碎所有經過的物體。

這裡是龍族罪人流放之地,真正安全的出口在龍界,戰無命必須自罪淵的空層層破入,

他現在與戰無命已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戰無命隕落在這罪淵虛空,那麼,他也會被那些虛空道痕絞碎,最讓他噁心的是,戰無命時常會拿他出來測試那虛空道痕的強度。找出虛空道痕的安全通道。

每一次應龍都慘不忍睹,身被削去幾層肉,龍鱗破碎,龍血四濺,所幸應龍的肉身無強橫,即便是這種環境,也能勉強撐一時半會兒,不至於身死道消。可是現在,應龍真的怕了。

「沒事,如果到時候真的闖不下去,我再退回來是了。我總得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條真正安全的通道吧。」戰無命不為所動,聳肩道。

戰無命的話讓他很明確地知會了一個意思,那是,反正先用他的身體來測試,實在找不到,戰無命自然可以安全退回,但是他應龍怎麼著也要先成為犧牲品才行。

他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已經被戰無命套出來了,他現在最後悔的是當日真不該告訴戰無命困住鯤鵬的世界在這罪淵之下,想從罪淵進入那片世界根本行不通。

「你當我白痴啊,從龍界進去,除非哥哥我先把龍界打下來,那裡還有一位天龍祖神。我帶著你去龍界,那還不成了羊入虎口。這種主意虧你想得出來,你還是認命吧。要不你告訴我,除了這裡,還有哪裡有安全的通道!」戰無命不屑地白了應龍一眼,把對方當成了白痴。

那樣一來,龍界的人自然會發現戰無命。正如戰無命所說,誰敢一個人進入龍界,算是至尊強者進入龍界,面對整個龍界的力量也不可能討到便宜,何況戰無命不過是一名主神都不到的修士,算是很逆天,在主神巔峰便可以擒下他這龍主,可是在龍界,有千萬種方法可以殺了他。

「要不什麼?」戰無命微訝。

「哦,那是什麼人?」戰無命微訝,有些好地問道。

「哦,還有這回事。好吧,念在你有心的份,哥哥我今天試試,萬一不行,到時候,還得借你的身體一用!」戰無命心頭一動,這還真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歡迎關註:

qq交流群:563600512 虛空道痕不只像虛空裂縫那樣可以切割肉身,還能傷及大道根基。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戰無命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之前每當那股道痕侵入身體,他立刻將其逼出體外,只不過是肉身略微受損而已,現在他不得不嘗試將那破碎的虛空道痕引入識海,然後緩慢同化。

「你真的準備嘗試嗎?」天鯊之主有些擔心地問道。

天鯊之主不由苦笑,戰無命所說並不誇張。想要破開龍界只有三大隱族聯手,還要做好破釜沉舟的打算。龍界是龍族的主場,即使是三族聯手,只怕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才可能將龍族打敗。

「好吧,你在這裡安心修行,我給你護法!」天鯊之主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倒是不怕戰無命真的出了什麼事。

「那有勞了!」戰無命淡淡地笑了笑。

戰無命伸出手掌,一道虛空道痕自他身邊劃過的瞬間,猛然一抓,那道虛空道痕像是滴入沙子之的水珠,瞬間消失在他的手掌間。道痕消失的瞬間,戰無命感覺到一道灼熱的火流順著他的經脈衝向他的氣海。他身體的道則在這道火流下竟然未能多阻擋片刻,那種暴戾狂野的破壞力讓他的身體有如被萬千刀鋒在切割一般。

「轟……」戰無命的身體猛然一震,萬千意識猛然向那道火意撲了過去,如果連這第一道火之道痕都不能煉化,後面不用嘗試了。他也可以任由那道殘破的火之道痕直接湧入他的氣海,這樣對他的身體自然不會有什麼損傷,因為在他的氣海星空還有一棵混沌神樹,完全可以吸收這一縷道痕,可是如果那樣,他沒辦法去嘗試在這罪淵結成自己的完整大道了。

畢竟那數萬里的巨大熔岩瀑布流淌了無數年,這罪淵的火之本源的力量已經濃郁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在戰無命看來,這罪淵那無數的虛空道痕,又以火之道痕數量最多,所以那些倒霉的神皇在遇這一道道痕的時候,直接化為了飛灰。

戰無命感覺自己的身體生出一種撕裂的痛,他的身體已經成了這些道痕的戰場,可是誰也不能放棄,像是有群狼斗虎,雖然他身體之的道痕並不粗大,可是勝在數量眾多,而且還相生相剋地對那道外來的火焰道痕進行壓制和刺激。這樣在身體如同拉鋸一般……

天鯊之主見戰無命的臉色由白變紅,由紅變紫……最後緩緩地退去顏色變得蒼白,他禁不住有些擔心,戰無命的身一層層輕煙自體內升騰而起,彷彿他自身是一個巨大的火爐一般!天鯊之主看著干著急,卻愛莫能助,他唯一可以做的是利用他的水之本源將這片空保持在一種相對清涼的狀態下,他甚至想讓他的水行大道去幫戰無命降溫,可是他的大道一接觸戰無命的身體,便立刻如同觸摸到火油一般,讓他感覺到一種灼燒的痛,而且戰無命身體之彷彿生出了巨大的抗力,這讓他嚇了一跳,再也不敢胡亂出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戰無命在那裡苦苦相抗。

「成功了?」天鯊之主驚喜地道。

戰無命也有些吃驚,這裡的火之道痕實在是太強大了,僅僅半道殘破的道痕便讓他受盡了磨難,換了其他人,只怕真挺不過來,而且也無法將其煉化。即使是主神階強者,戰無命也不覺得他可以輕易將這半道道痕煉化,最後也只能強行排出體外,當然,在這罪淵之的道痕在入體之前,誰也不知道是什麼屬性,萬一不是自己掌握的那種本源,那麼,入體之後對身體所造成的破壞遠勝於毒藥。

「那是一道火本源大道的道痕?」天鯊之主猜測著問道。

「要不要休息一下?」天鯊之主試探著問道。

戰無命沒有太多時間消耗在這煉火真界之,神界現在情況如何,萬神之眼裡又發生了什麼,他根本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即使是荒,也不會給他太長時間。

通常來說,能吸收火本源的大道殘痕,有可能吸收不了水本源的,那會讓自己有崩潰的風險。但是戰無命的決定他不想干涉,這罪淵是詭異之地,對於有些人來說,也是一種極佳的修行之地,尤其是對火本源的修士來說。

雖然無法與這罪淵溫養了無數年的道痕相,有其他各種本源道則相助,依然輕鬆地戰勝了這條殘破的道痕,他每多吸收一點道痕,相應的本源道痕變粗大一些。這種修行之法確實是對他的大道有著莫大的好處。

以這樣的速度提升下去,對他大道的感悟必然會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只要他想,他甚至可以讓自己的道痕粗大如龍。只要找到更多同類吞噬融合!

微信公眾號:魔獸戰神(微信號:txsmmszs)

魔獸粉絲趕快加入吧。 罪淵的虛空道痕數量很多,戰無命發現當他將火本源大道吸收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自己神格的大道之痕便開始傾斜,雖然讓他吞噬火本源道痕的速度加快了許多,可是也讓他感覺到整個神國開始不穩定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於是,戰無命不斷深入,變換位置捕捉除了火本源之外的大道之痕,當他的火本源的大道之痕變得十分強大的時候,這罪淵的特殊環境對他的神念影響削弱了許多,使得他可以在小範圍內憑藉神念捕捉到那一閃而過的虛空道痕的屬性,這讓他搜尋起來快了許多。

不過這些時日,天鯊之主並非沒有收穫,當戰無命在融合吞噬那大道碎片的時候,身體自然散發出一種莫名的道韻,是戰無命對這些虛空道痕殘片的感悟。天鯊之主感受到這些道韻,感覺自己對大道的領悟似乎又有了進步。

隱約間,戰無命已經與罪淵的氣息莫名重疊。

因此,這罪淵也成了煉火真界的一處禁地,成了龍族流放罪人,關押罪囚之地。龍族相信沒有人能從罪淵闖出去。

一時間,天鯊之主的內心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感覺,難道說眼前這位戰無命將來也能達到掌命之神的境地?如果真是這樣,未來算是荒真的可以恢復到巔峰那又如何!

一旦將來戰無命真的崛起,海鯊一族也將順勢崛起,甚至取代深海藍鯨一族成為海族的皇族也不是不可能,至少會讓他海鯊一族提升一個大檔次。

戰無命不知道這段時間天鯊之主的內心變化,他一心在這罪淵尋找各種本源的虛空道痕,煉化,他的道痕不斷壯大之後,彷彿可以洞悉這方宇宙的根本,窺見混沌之源的奧秘,他神格那些秘紋越來越玄奧,當他力量本源的力量也開始壯大時候,他發現一個問題,是所有的本源力量都開始與力量本源融合,凝結,力量大道像是一根巨大的樹榦,其他各種大道本源像是這棵樹散開的各種枝葉,他們通過力量大道之痕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

戰無命突然明白,這是混沌的真義,以一棵主莖衍生出無數枝葉,但是其終極依然在於根本。

大道無形,大道又有形,戰無命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他的大道竟然與那混沌神樹十分神似,甚至超那個方向開始演化。在這個過程,混沌神樹與他的靈魂形成了某種深刻的共鳴,甚至是某種神秘的指引!

戰無命還不曾突破,他不知道戰無命晉階主神時所領悟的大道是何其恐怖的大道,但是可以肯定,必會震驚整個神界。越是強大的大道越是需要更多的時間醞釀,去完善,僅僅戰無命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便已經讓他有種跪拜的衝動。如果戰無命真的突破,又會是何等強大……

在這半年的時間裡,他再一次突破,他居然突破了數十萬年都不曾突破的瓶頸,達到了主神階,在戰無命身那散發出來的道韻的影響之下,他的大道意境迅速鞏固。

「嗡……」又半年過去了,戰無命終於動了一下,不,應該說戰無命的身體並沒有半點移動,但是在天鯊之主的眼裡,卻感覺戰無命的意境和其道韻彷彿在動,戰無命身後那棵巨樹的虛影的枝葉開始倒垂,然後將樹桿根莖緩緩地包裹起來,緩緩地形成了一個蛋的形狀,不,應該說是一個繭。

天鯊之主的眼前已經沒有了戰無命,沒有了那個繭,一切都處於一種虛無狀態,若不是天鯊之主知道自己眼睛所見的是真實的,他一定不會相信戰無命還在他身前。

戰無命此刻處於一種無意識狀態,他的神念只有一個想法,是他要的不是自己成為混沌神樹,他要的是超脫,超脫混沌神樹,超脫這個世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