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蘿玥眼眸微閃,難不成,這麼快就煉製好了?。

果然。

「羅姑娘,按照您的吩咐,所需要的手術刀已經準備完畢,請過目」說著,老李走近雪蘿玥打開了盒子。

那泛著冷光的手術刀頓時出現在雪蘿玥的面前,刀柄處還雕刻著精緻的花紋,比那個世界的手術刀還要養眼。

要是那些醫生見到,肯定恨不得珍藏起來。

「不錯,很好」雪蘿玥讚歎道,接過盒子。 看著雪蘿玥滿意的臉色,包括凌家主在內的凌家人不禁有些得意。

這可是彰顯他們凌家辦事能力的時候,怎麼能讓雪蘿玥小瞧了去。

「您看看是否還有遺漏,我好再讓他們去煉製」老李一臉微笑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搖搖頭,「不需要了,已經齊了」。

「那不知道羅姑娘何時能夠幫我治療」凌瀲晨有些激動的開口道。

雪蘿玥笑笑,「明天一早吧,我熟悉一下手術刀,你也好好休息一下,畢竟,白天的光線好,比較方便」。

凌家主點點頭,「那麼羅姑娘您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我們會安排」。

就這樣,凌家主帶著凌瀲晨兩兄弟來了一趟又走了。

客廳里。

「師傅,那凌瀲晨到底得的是什麼病,竟然要用到這奇怪的刀,不能用丹藥么?」夏紫涵好奇的問道,拿起手術刀把玩著。

感覺到上面傳來鋒利而冰冷的感覺,想想又把它放回盒子里。

雪蘿玥緩緩掀起唇角,「他不是病,只不過是經脈被堵塞,使得肌肉萎縮,停止了生長」。

「停止生長,那麼腿豈不是保持著當初患病的時候,怪不得不能走路」君卿若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這樣所以才不能走路的啊。

「這是什麼病?」龍傲疑惑的問道。

雪蘿玥一臉黑線,她不是說過不是病了么。

「算了,就當他也是病吧,這種病是肌肉萎縮的一種,在你們這裡我不知道怎麼形容」。

「什麼我們這裡?」紅蓮歪著腦袋,一手捏著膝蓋上的小糰子和小虎。

這小糰子,自從跟著小虎之後也不怎麼念著雪蘿玥,反而有時候喜歡跟著紅蓮。

不愧是女的,就是重,色忘友。

雪蘿玥眼眸微閃,「我的意思是你們這裡的人應該沒有見過這種情況,或者沒有人醫治過」。

單純的紅蓮頓時被忽悠了過去。

簡單聊了一會之後,雪蘿玥眾人各自回房,好好休息去了。

而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受邀來到了凌府。

凌家主的書房。

「三長老來了,請進請進」凌家主一臉笑容,起身迎接著來人。

來人身形不高,是一個老者。

若是楚墨在這裡就會發現面前的人正是他們星辰學院的煉藥長老三長老,他也是夏紫涵的師傅。

「凌家主客氣了,這一次請老朽前來是不是想要我幫大公子治療?」三長老好似猜到了凌家主請他前來的原因。

凌家主笑笑,「坐下說」。

隨後,有人進來給兩人倒了兩杯茶。

「老兄,實不相瞞,我之前是打算這麼做的,不過前兩天我們請到了一個煉藥師,不知道你可否聽過這個名字,羅玥」凌家主問道。

三長老搖搖頭,「不曾聽過,不過聽著怎麼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凌家主哈哈一笑,「老兄猜對了,不過你肯定沒猜到她的年紀吧」。

頓時,三長老來了興趣,「難道年紀比我大」。

「不,她很年輕,目測年紀不會超過三四十」凌家主肯定的說道,從一開始雪蘿玥診斷時候的驚訝,到他看到那些手術刀的時候,更是驚訝到不行。 「不會是騙子吧?!」三長老喝了一口茶水,忍不住道。

頓時令凌家主哭笑不得,「剛開始我以為也是,但是,哪個騙子敢騙凌家,除非他不要命了」。

三長老點點頭,「說的也是,不知道能夠帶我去拜訪一下,我好奇得很!」。

凌家主臉上閃過歉意,「今晚恐怕不行,明天,她將會給晨兒做,做什麼手術的,到時候你就會見到了」。

「那好吧」三長老放下茶杯,有些遺憾,他還說去看一看那人,說不定還能夠探討一下煉藥方面的知識。

「天色也不早了,老兄你匆匆趕來,今晚就先好好休息吧」凌家主微笑的看著三長老道。

三長老挑眉,「可不是么,學院里的事情忙得不行,要是換做其他人我還不願意來」。

想到這個問題,三長老的眉頭就忍不住皺起來,也不知道院長一個人能不能應付過來,幸好楚墨他們及時回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如今還差一味藥材,本來像有跟凌家求一下的,如今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開口。

凌家主因為知道自己的孫子有救,心情大好,都沒有注意到三長老的憂心。

「放心了,不會有事的,就當出來散散心好了」。

這一晚,似乎凌家的人都很開心,而凌瀲晨則是和凌瀲暮兩人睜著眼睛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老李就守候在雪蘿玥院子外面。

而那些僕從手上的熱水都換了不下三道,卻沒有人敢有一句怨言。

感受到外面的腳步聲,雪蘿玥忍不住嘴角抽搐,天一亮就打開了大門。

老李笑笑,「羅姑娘早」。

「早」雪蘿玥挑眉一笑,能不早么,天才亮。

「家主吩咐等羅姑娘醒來便要伺候好,廚房的早點也已經準備好,您看,是現在讓他們端過來么?」。

「可以」雪蘿玥淡淡的一笑,側身讓那些侍女將水盆端進屋子。

轉身,雪蘿玥進房間梳洗。

在老李微笑的眼神催促下,雪蘿玥慢條斯理的吃完早點。

穿過花園,跟著老李來到了凌瀲晨的院子。

凌家主和凌瀲晨早就等候在那裡,眼巴巴的看著雪蘿玥。

幾雙眼睛盯著雪蘿玥,雪蘿玥不禁一頭黑線,就一個小手術,至於么。

「羅姑娘,可休息好了」凌家主笑笑。

「嗯,很好,托您的福」雪蘿玥話中的意有所值,讓凌家主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不過他依然繼續裝糊塗,順著雪蘿玥的話說道。

這時候,雪蘿玥的眼神落在了凌家主身旁的老者身上,眼眸微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凌家主眼珠子轉了一下,「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之前給晨兒診斷的那位煉藥師,身份是星辰學院的三長老」。

這時候的三長老眼神從雪蘿玥的身上轉移到雲絕殤的身上,他怎麼感覺這個人有點熟悉的感覺。

「哦?三長老么,幸會幸會」雪蘿玥得體一笑。

三長老微微勾唇,「你就是那個煉藥師,有什麼把握能夠醫治大公子,你可知,他的情況不一般?」。 聽得出來,三長老的口吻完全是因為關心大公子,所以才會用懷疑的語氣,雪蘿玥此刻也不是那麼生氣。

「我知道」。

三長老微微皺眉,沒想到這人年紀輕輕,竟然能不驕不躁,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或許,她真的有那個能力也說不定。

「那就看你的了」三長老忽然放輕了語氣,看著雪蘿玥道。

雪蘿玥笑而不語,來到凌瀲晨的面前。

「準備好了么?」。

凌瀲晨的手緊緊捏了扶手一下,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毯子下的腿,抬頭,充滿期待和信心的看著雪蘿玥的眼睛,「準備好了!」。

「那麼就開始吧」雪蘿玥正要把凌瀲晨推入房間,卻被凌瀲暮快一步。

眼眸微閃,雪蘿玥走了進去,雲絕殤緊跟其後。

進入房間之後,雪蘿玥便對凌家主和凌瀲晨下了逐客令。

兩人依依不捨的走到門邊,忽然,凌瀲暮指著雲絕殤,「他為什麼留在這裡」。

雪蘿玥看了雲絕殤一眼,淡淡的一笑,「他留下來幫我」。

「那我也可以」凌瀲暮自告奮勇。

「你不行,會添亂」雪蘿玥毫不猶豫的拒絕。

頓時,凌瀲暮一頭黑線,正想要反駁,卻被凌家主一把拎起後頸,關上房門。

其實,雲絕殤在這裡也就是遞一下手術刀而已,小心思是因為不想讓雪蘿玥單獨和一個男的獨處。

若說雲絕殤這是任性,任性又怎樣,雪蘿玥照樣會同意。

兩人如今就是相互寵著彼此,才不管別人怎麼說。

「服下這枚丹藥」雪蘿玥拿出一顆丹藥遞給凌瀲晨。

想也不想,凌瀲晨一口吞下,不一會,便覺得自己的嘴巴發麻,想要說話,卻變得很沉重。

「我,這是……怎麼……了?」。

雪蘿玥勾唇一笑,「這是麻藥,能夠減緩你的痛苦,還能說話,再吃一顆」。

沒等凌瀲晨回答,雪蘿玥將一個丹藥扔進他的嘴裡,這一次,就算是說話,嘴巴也不想動了。

不管凌瀲晨,雲絕殤揮手將床吸到雪蘿玥的面前,靈力托住凌瀲晨將他平躺在上面。

緊接著,雲絕殤掀開凌瀲晨的褲腿,露出裡面長得細小的小腿。

因為長年血液不甚流通,小腿處的皮膚呈死灰色,蠟黃,乾枯,但是卻還有溫度。

雪蘿玥拿出手術刀,呲的一下生出一簇火苗,熨燙了一下手術刀,站到凌瀲晨的面前。

「我會切開你的小腿,割掉壞死的筋脈和一些萎縮的肌肉,這過程會很疼,即使有麻藥,你依然還是會疼」雪蘿玥嚴肅的開口。

這麻藥還是她後面提煉的,跟那個世界的麻藥不可以相提並論,這效果自然也沒有那麼好。

而是,就算是麻藥效果好,也不見得是好事,因為沒有顯微鏡一類高科技的東西,她只能憑藉肉眼以及凌瀲晨的身體,反應來判斷哪些筋脈是活著的。

凌瀲晨的眸光微閃,抿唇,不停的眨眼睛,雪蘿玥這才發現她忘了凌瀲晨說不出話。

「相信我」雪蘿玥說完,拿著手術刀靠近了凌瀲晨的腿部。 拿著手術刀的雪蘿玥手指一動,一劃,頓時,血液緩緩流出。

外面。

凌家主站在原地,眼神緊緊盯著凌瀲晨的房間。

因為害怕說話和走動會影響到雪蘿玥,所以他們特意走遠了些。

凌瀲暮在原地走來走去,焦躁不安,眉頭緊蹙,一下子擔憂,一下子期盼,那臉色,變幻莫測。

小木拿著魚餌蹲在湖水邊,往湖裡扔魚兒。

五顏六色的魚兒頓時游過來,搶食著。

「別晃悠了,姐姐出手,還沒有搞不定的事情」小木頭也不回,像個小大人似的。

凌瀲暮嘴角微抽,也不回答,只不過走動的頻率小了些。

凌家主雖然擔憂,但是那沉穩的氣度還是在的,只不過是站在原地不動而已。

三長老和龍傲幾人坐在亭子邊上,慢悠悠的品著茶水。

「這茶不錯,不知道是什麼做的,喝起來有點像花茶,唔,還有靈氣,很不錯」說著,三長老自顧自的倒一杯。

「凌家主,你有點偏心了,我來,竟然沒有這麼好的茶水招待」回答他的事一陣沉默。

雖然凌家主不說話也不表現焦急,但是那所有的精神都注意在了那間禁閉的房門上。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門吱呀一聲,從裡面打開。

空氣中頓時傳出濃郁的血腥味,雪蘿玥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踏入門口的一瞬間,身子微晃靠著身後的雲絕殤,最重要的是,她滿手是血,有不少還沾在了她的裙子上。

凌家主和凌瀲暮兩人對視一眼,飛也似的跑到雪蘿玥的身旁。

兩人也不敢開口,就這麼看著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