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些重弩炮僅僅朝天空飛三四百丈高度,力量便開始迅速衰竭。武王武侯們爆射出的戰技,在五百丈之後的威力也開始急劇衰弱。

獨眼龍發現自己太著急了,對付空騎俯衝的經驗不足,依然是按照對付仰攻的敵人來打,並未找准最恰當的出手時機。

此時,天龍軍離堡壘還有千丈之距,這一波攻擊傷不到他們分毫。

「該死,全體準備近身迎戰!」

獨眼龍一看根本傷不到天龍軍,頓時朝屠夫幫眾人大叫。

「銀光槍陣!射——!」

伊羿騎在風翼龍背上,眯起鋒利的眼睛,看著里堡壘的距離僅僅剩下一千多丈,舉起手中沉重的銀光槍,猛然朝堡壘奮力擲出。

颼!

颼!

瞬間,天空一片刺目耀眼的雪亮銀光從天龍軍陣中爆射而出,上百道交錯的光芒,覆蓋了燭龍山堡壘。(未完待續。)

「準備——!」

距離燭龍山數千丈,浩瀚的天空之上,只有大隊長伊羿清朗肅穆的聲音在回蕩。

天龍軍十分沉默,齊刷刷的亮出了他們配備的標準制式玄兵——銀光玄槍。

作為大批量煉製的制式裝備,品階自然不是太高,僅為四階下品玄兵,可以說在王階玄兵之中比較低檔。

但是此槍身出奇的長,約五丈有餘,天龍騎士手持著,剛好可以超出風翼龍龐大的身軀,方便刺中目標。

更恐怖的是,此槍重達十萬斤。

哪怕是武王境界的修為,想要揮動此長型重槍也是十分困難,施展起來並不是靈活。如果揮舞起來,會嚴重消耗武修的體力,難以持久戰鬥。所以此槍最大的威力,便是直刺。

天龍軍乘騎風翼龍獸王,從高空直接刺向對手,藉助攜巨大的衝擊力爆發出來的威力,絕非同階武王所能抵擋。

他們無需持槍橫掃,只需俯衝刺殺,直到將敵軍衝垮為止。



燭龍山腳下,地面的黑水灣聯軍無不屏息凝神,激動驚訝的望著遙遠天空上的天龍兵團。

天空上的天龍軍,此時比一粒粒芝麻還小。

但對於王級境界以上的人來說,視力都非常強,萬丈天空的一粒芝麻也能看得很清楚。

天龍軍的這番舉動,他們自然都看得一清二楚,在地面引起了聯軍部隊不少的騷動。之前攻打燭龍山的不少勢力部隊,都感到有些慚愧和欽佩。

天龍軍才是真正的戰爭機器。

「天龍軍好像要真打一場?」

幽靈女皇神色驚訝。

黑水灣的本地勢力,很少跟天龍軍真正打交道。更少見過他們打仗,很多消息都只是傳聞。

「看樣子是吧。他們的戰鬥風格,頗為兇悍!」

葉凡望著天空,頗為欽佩。

他也曾率領過兵團,久經陣戰。深知真正的軍隊,都有自己的獨特氣勢和風格。氣勢越是顯著,戰鬥力越是彪悍。

身為人族紫玄皇朝第一兵團,天龍兵團看來並非浪得虛名。尚未開戰,這股橫掃一切的氣勢,已經讓人難以抑制的熱血沸騰。



一股沉悶的壓抑氣氛,沉沉的壓在燭龍山堡壘屠夫幫眾人身上。

「天龍軍這群瘋子,居然敢飛得那麼高,也不怕被風刃冰刀給刮死!」

「難怪中州人人都說天龍軍打起仗來無比瘋狂,全是瘋子!跟誰打,也別跟天龍軍打仗!」

屠夫幫的人都不傻,當然明白天龍軍飛到那麼高,到他們頭頂上去了,想要幹什麼。

天龍軍肯定是想佔據高處,攜巨大的俯衝之力,直接攻入他們的這座堅固的堡壘。

但是,天龍軍只是一支大隊,區區一百名武王和一百頭風翼龍獸王而已。

他們堡壘內可是有好幾百名武王,近萬名武侯,還有大量的重型弩炮器械。

天龍軍敢衝進來?!

獨眼龍昂頭望著飛到比燭龍山堡壘還高二千丈天空上的天龍兵團,脖子昂的無比難受,眼眸中儘是猩紅之色。

燭龍山已經是非常高,傲視整個黑水灣,堡壘更是造在山頂萬丈之巔的最高處。

哪怕是翼獸王,也極少敢飛到這個高度,承受不了這稀薄的空氣和冰冷風刀。可是天龍軍這些瘋子,不管不顧,不惜損耗風翼龍坐騎的氣血也要飛升上去。

接下來毫無疑問,是一次更加瘋狂的衝鋒。

「天龍軍這是想要跟我們玩一把真的?他們是傻了不成?」

獨眼龍無比的憤怒。

黑水灣所謂的十大勢力聯軍,各大勢力派兵攻打燭龍山,別看一個個叫囂的兇狠,要跟屠夫幫玩命,其實都是裝模作樣而已。

可是真打起來,人人都是把保存實力放在第一位,不敢硬攻堡壘大量損失兵力。

前面六七家來攻打燭龍山,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勢,每家也不過死傷一二十餘名兵力而已。跟他們的兵馬比起來,簡直九牛一毛。都生怕自己損失太重,便宜了聯軍的別家勢力。

幽靈女皇手下的骷髏王倒是瘋狂了一把,但也只是把陣亡的二百多具屍骸復活,沖了一把。一看打不過,立刻就逃下山去。

聯軍部隊向來都是這樣,也不足為奇。

這也是屠夫幫有底氣迎戰黑水灣聯軍的原因,說不定聯軍因為種種原因內部起鬨,就一下瓦解了。

但這天龍軍,擺出的這副不惜一切代價的架勢,分明是要跟屠夫幫真打一場烈戰。

這讓獨眼龍不能不十分惱火。

要是聯軍部隊都學天龍軍這樣硬來,屠夫幫的實力哪裡撐得住。

而且讓他咬牙切齒的是,天龍軍比燭龍山還高處兩千丈的高度。

新警察故事 這讓重弩、重炮根本無法發揮出巨大殺傷威力。

哪怕朝天空轟擊,威力也是越來越弱,三百丈範圍內勉強可以殺傷,六百丈之後恐怕連紙都射不穿。

如果敵人是從山下仰攻,重型弩箭朝山下射出的威力才能翻倍,一二千丈距離依然威力巨大,只是精度會較差。



「俯衝——!」

全能名師系統 天龍兵團大隊長伊羿見全軍列陣完畢,也不耽擱,陡然厲喝一聲,手持重銀光槍,雙腿一夾,勒令全大隊向燭龍山堡壘衝鋒。

風翼龍頓時猛拍一下,收斂巨大的雙翼,呼嘯著,往下方二千丈的燭龍山堡壘俯衝直墜而去。

風翼龍龐大獸軀的俯衝速度越來越快。

以大隊長伊羿為中心,所有的天龍騎兵緊隨其後,一個緊隨一個,組成非常一個緊密鋒利的箭字陣型。

雖然一直大隊百人百騎眾多,但是陣型排列的非常密集,收到攻擊面積很小。只有最前面的幾名風翼龍騎士容易遭到堡壘的攻擊。

堡壘內,獨眼龍頓時緊張起來,看到天龍軍俯衝下來,頓時朝所有屠夫幫眾焦急爆喝,「射,給我射死他們!」

剎那間。

堡壘內大片的重箭弩炮、武修們各色紛亂的戰技,朝天空轟去,試圖將天龍軍阻擋在堡壘之外。

可是,這些重弩炮僅僅朝天空飛三四百丈高度,力量便開始迅速衰竭。武王武侯們爆射出的戰技,在五百丈之後的威力也開始急劇衰弱。

獨眼龍發現自己太著急了,對付空騎俯衝的經驗不足,依然是按照對付仰攻的敵人來打,並未找准最恰當的出手時機。

此時,天龍軍離堡壘還有千丈之距,這一波攻擊傷不到他們分毫。

「該死,全體準備近身迎戰!」

獨眼龍一看根本傷不到天龍軍,頓時朝屠夫幫眾人大叫。

「銀光槍陣!射——!」

伊羿騎在風翼龍背上,眯起鋒利的眼睛,看著里堡壘的距離僅僅剩下一千多丈,舉起手中沉重的銀光槍,猛然朝堡壘奮力擲出。

颼!

颼!

瞬間,天空一片刺目耀眼的雪亮銀光從天龍軍陣中爆射而出,上百道交錯的光芒,覆蓋了燭龍山堡壘。(未完待續。) ?一片亮茫茫的雪色銀光,如同無數點星光在閃耀。它們太刺目,從天疾速而降,讓屠夫幫幫眾一陣暈眩,根本看不清楚銀光槍影。

看不清,更別說去抵擋。

獨眼龍驚怒交加。

他發現自己接連犯了兩次致命的戰術錯誤。

前面一次,天龍軍從兩千丈高空發動俯衝攻擊之時,他緊張之下過早的下令朝天空發動了反擊攻勢,結果全部落空。

這個錯誤是他習慣於朝山下敵軍進行遠程攻擊,導致的計算失誤,這倒也不算什麼。

緊接著,他以為天龍軍要俯衝入堡壘,下令屠夫幫眾守住重要崗位,準備進行近戰。

結果他再度算計錯誤。

完全沒想到,天龍軍居然在一千丈高度,便射出了他們手持的銀光玄槍。天龍軍這一波是遠程射擊,而非近戰。

颼!

颼!

上百枚長達五丈重達十萬斤的銀光槍,攜風翼龍俯衝之勢所帶來的巨大衝擊力,朝堡壘爆射而來。

這爆射的力量,比從重弩炮台射出的重型玄鐵弩箭,威力還更為巨大。

銀光槍陣!

朝屠夫幫堡壘內,最為密集的人群射去。

大片的慘叫聲,從堡壘內響起。

哪怕是武王境界的修為,想要抵擋這大片的銀光槍陣,也根本做不到,難以倖免。血光四濺,整個堡壘如同遭到了慘烈的血洗一般。

噗嗤!

轟!

啪!

大片的屠夫幫武修來不及做任何反抗,便被銀光槍刺中,倒在了血泊之中。厚厚的玄甲盾牌被刺穿,石壁被洞穿,大量銀光槍刺透武修之後,還扎在地面數丈之深。

整個屠夫幫都被這一波劈頭蓋臉的猛烈攻擊給打懵了,就像他們曾經給予黑水灣聯軍各個部隊的瘋狂打擊一樣。

僅僅是一輪銀光槍陣,就把屠夫幫的一二十多名武王、數十名武侯射殺當場,帶來了自開戰以來屠夫幫最慘烈的傷亡。

「神威天龍軍——!」

伊羿厲喝,風翼龍俯衝而下。

緊隨著銀光槍陣的,是天龍軍風翼龍百名武王大隊,呼嘯著沖入了堡壘之中,落在各個弩炮、重炮台上。

他們並未和屠夫幫幫眾進行血戰廝殺,各種糾纏。

天龍軍的百名武王人數並不佔優勢,一旦被數千、上萬的幫眾圍過來,他們恐怕連脫身的機會都沒有。

單憑這一支百人大隊的天龍軍,還拿不下黑水灣第一勢力屠夫幫重兵守衛的堡壘。

天龍軍和骷髏王想的完全一樣,襲擊的重點目標放在摧毀堡壘內的各種炮台上。

這些炮台是黑水灣聯軍攻打燭龍山最礙事的東西。

先一輪爆射將屠夫幫幫眾打蒙,立刻抓緊時間拆炮台。

「該死,他們要拆炮台!快,所有人都衝上去,殺了他們!」

獨眼龍終於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朝幫眾們厲聲怒吼。

屠夫幫的幫眾們也終於驚醒過來,瘋狂朝堡壘內的各座炮台衝去。但是燭龍山堡壘內人雖多,卻散布在各處,一時間沖在最前面的也只有一二百名而已。

船到橋頭自然直 「全體,撤——!」

伊羿見周圍屠夫幫的人圍攻過來,立刻一拍坐騎風翼龍。

這麼短短一會兒工夫,他的坐騎風翼龍已經扇動巨翅,瘋狂拍碎了三座重型弩炮的機關台。

只需要一爪,一拍,就能把這些昂貴而脆弱器械,毀壞重要的部件。

這些固定的重型弩炮一旦被毀壞重要部件,想要修好的話,耗費的時間非常繁瑣。短則數日,長則數月。

眾風翼龍早就毀了大量的弩炮台,得到撤退的命令,猛然一拍巨大的翅膀,不顧一切的飛出堡壘,朝燭龍山下急速飛翔而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