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霍光心中一驚,這些淡黃色的光芒中蘊含著淡淡的精神力,是這些精神力把人托起來的。

「嗡嗡!」

在霍光心中疑惑時,突然一道輕嗡聲從陸寒雪的體內傳了出來。

「啊!」

聽到聲音,無論是霍光還是其他人,此時都感覺自己的腦袋要炸開了一樣。

「怎麼回事?」霍光痛苦的抱著自己的腦袋,然後一下子從異獸的身上翻滾了下來。

他非常不明白,如果這只是精神攻擊的話,那為什麼身為高級靈符師的他好像受到的痛苦最大呢?

周圍的其他人雖然也抱著腦袋露出痛苦之色,但是從表情上看的話,這些人所承受的痛苦顯然並不強烈。

「唰!」

就當眾人抱頭慘叫時,突然一道驚人的黃色光芒從陸寒雪的體內,準確來說應該是大腦中飛出,並且直衝天際。

「這是……」

看到這道異象,霍光的眼中露出了濃郁的驚恐之色。

「泥黃耀天,神宮初現!」

在霍光露著一臉驚恐之色時,他的大腦深處緩緩的浮現出了這八個字。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霍光看著這道直衝天際的黃色光芒,他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因為這等異象只是一個傳說,怎麼可能會真實存在呢?

而就當霍光整個人被這個現象驚呆在原地時,在距離風雷城不遠處的野外,一名白袍老者看著這道直衝天際的黃色光芒露出了激動之色。

「出現了,還真出現了!」白袍老者嘴裡嘀咕了幾聲后,下一秒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由於這個地方距離風雷城並不遠,因此沒幾分鐘時間這名白袍老者就已經出現在了風雷城的上空。

「就是她!」

當白袍老者虛空而立的看著被黃色光芒籠罩的少女時,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原本直衝天際的黃色光芒一點點消失了起來,緊接著一股讓人窒息的威壓從陸寒雪的身上散發而出。

「好…好強大的威壓!」

秦風和洪雷感覺到這股威壓時,他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竟然連他們都有些受不了這股威壓。

而連他們都無法承受,那更別說其他人了,只見四周的人此時都已經跪在了地上,甚至連頭都抬不起來。

在眾人忍受這股強大的威壓時,原本昏迷的陸寒雪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我這是怎麼了?」

剛醒來,陸寒雪的腦袋一片空白,不過數秒鐘后,她的記憶就全部回來了。

「楓哥哥!」

陸寒雪大叫了一聲,旋即她猛的將身體直立了起來。

「啊!」

這時候,陸寒雪才發現自己的雙腳竟然與地面有著七八米的距離,自己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中。

雖然對自己的情況很是不明白,但是這時候的陸寒雪沒有管太多,只見她連忙在人群中尋找著陸楓的身上。

但是她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就是沒有發現陸楓的身影。

「我的楓哥哥呢,你把他怎麼了!」

這時候,陸寒雪的目光定格在了霍光的身上,然後眉頭緊皺質問道。

「啊!」

在陸寒雪的話音剛落時,原本在苦苦支撐的霍光瞬間慘叫了一聲,然後整個人直接平趴在了地上,因為在剛剛一瞬間,他感覺到猶如一座大山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快說,楓哥哥去哪了?」陸寒雪見到對方並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時,她更加生氣了起來。

「不要,不要!」

感覺到壓在自己身上的精神威壓愈發強大起來時,霍光真的怕了,因為一旦自己被精神威壓徹底壓垮的話,那自己的小命也就沒有了。

「快說!」

聽到對方不斷的求饒,陸寒雪再次沉聲道。

「他…他被我的血殺陣給困住了,估計現在已經……」霍光說到這裡就不敢說下去了。

「血殺陣,你竟然對楓哥哥布下如此殘忍的陣法,你去死吧!」

得知陸楓身陷血殺陣時,陸寒雪身子不由一震,對於這陣法她自然有所耳聞了,是一種非常兇殘的陣法,據說只有雙手沾染鮮血的靈符師才能布出來。

「轟!」

在陸寒雪的聲音一落後,霍光感覺自己的大腦一下子炸開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楓哥哥!」

沒有理會趴在地上已經斷氣的霍光,陸寒雪開始調動自己的精神力開始四處尋找了起來。

靈陣一旦被啟動的話,那會隱藏在空氣之中,而除非動用精神力,要不然是無法找到的。

「找到了,楓哥哥還沒死!」

在動用大量的精神力后,陸寒雪終於發現了血殺陣的所在,而此時這個陣法依舊處在運轉中,那就代表裡面的人還沒有死。 「好強大的殺氣!」

然而就當陸寒雪準備破掉血殺陣將陸楓救出來時,她卻被這個靈陣中的殺氣狠狠的bi退了。

陸寒雪身上沒有殺氣,因此就算她精神力強大,那也是無法破解此陣的。

「嘭!」

當陸寒雪再次靠近過去時,強大的殺氣再次將她擊飛,而這時候一縷縷血紅色的氣息竄入到了她的體內,讓她的眼神瞬間發紅了起來。

「啊!」

殺氣入體,陸寒雪瞬間變得狂暴了起來,旋即一股更強大的精神力從她的體內爆發而出。

「喝!」

可是就當這股精神力擴散而開時,一道沉喝聲從半空中傳了下來,旋即一股更加恐怖的精神力直接將陸寒雪籠罩了起來。

「啊!」

被籠罩的陸寒雪再次大叫了一聲,然後就見到她眼中的血色退去了,人也再次清醒了過來。

「小姑娘,這血殺陣不是單憑強大的精神力就可以破解的,如果自身沒有與之抗衡的殺氣,那強行破解只會讓殺氣侵入體內!」

當陸寒雪清醒過來后,一道蒼老的聲音緩緩的傳入到了她的耳中,緊接著一名白袍老者緩緩的從天而降。

看著這名老者,陸寒雪心中一驚,此人竟然跟自己一樣能夠虛空而立。

秦風和洪雷等其他人見到這位仙風道骨的白袍老者也能讓自己的身體懸浮在半空中時,他們的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名白袍老者的身上並沒有散發出任何靈力波動,那顯然對方應該是一名靈符師。

「小符宗師?大符宗師?符……」

秦風獃獃的望著這名白袍老者,能夠虛空而立起碼也是一名小符宗師,但是像他一樣從天而降者,那顯然實力還要強於這個級別的。

「老…老爺爺,求求你救救楓哥哥!」陸寒雪感覺到對方身上散發著精神力更加強大時,她連忙請求道。

既然對方如此了解這個血殺陣,那肯定有辦法幫助她救出陸楓的。

「我可以幫你救人,但是有一個條件!」白袍老者看了一眼血殺陣的位置,此時血殺陣內的動靜已經不是很大了,顯然裡面的人快要堅持不住了。

「可以,只要你能救楓哥哥,任何條件我都可以答應!」陸寒雪也明白被困血殺陣內的陸楓快要堅持不住了,所以她想都沒有多想就答應了下來。

「呵呵,先別急著回答我,我的條件可是你得跟我走,做我天府的聖女!」白袍老者輕笑了一聲道。

「跟你走!」

聽到這話,陸寒雪愣了一下,不過一想到她的楓哥哥就要死掉時,她牙齒一咬狠下心點頭道:「好,我答應你的條件,你快去幫我救楓哥哥,如果楓哥哥死掉的話,那我也不活了!」

「沒問題!」

見到陸寒雪如此爽快的答應下來,白袍老者輕笑了一聲,旋即他朝著血殺陣的方向拂袖輕輕一揮。

「砰!」

一道空爆聲突然響起,下一秒一道渾身是血的少年憑空出現在了大街上。

「楓哥哥!」

見到這道渾身是血的身影,陸寒雪連忙大叫了一聲,緊接著她迅速的撲了過去。

「雪妹!」

原本快要堅持不住的陸楓聽到這道熟悉的叫聲時,他疲憊的眼睛又強行睜開了一些,旋即他回頭一看,只見一道熟悉的身影朝自己撲來。

「雪妹,楓哥哥來陪你了!」

盛世毒妃帶球跑 陸楓見到陸寒雪竟然是朝自己飛過來時,他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旋即他臉上露著一絲笑容,整個人正面倒了下去。

「楓哥哥!」

就當陸楓快要倒在地面上時,陸寒雪連忙將其抱住了。

「楓哥哥,你快醒醒啊,你別嚇雪妹!」

感覺到懷中的陸楓氣息逐漸虛弱下去時,陸寒雪心中一緊。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老爺爺,楓哥哥快不行了,你快來救救他啊,如果他死的話,我是不會跟你走的!」陸寒雪哭著對緩緩落地地面上的白袍老者大叫道。

「放心吧,有我在,這小傢伙死不了的!」白袍老者慢慢走了過來,然後右手一抓,一顆赤紅丹藥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下一秒,白袍老者一手直接掰開陸楓的嘴巴,然後將這顆赤紅丹藥丟了進去。

這顆丹藥入口即化,因此就算人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那還是可以吞服下去的。

「小姑娘,他已經服下了丹藥,命是丟不了了,現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白袍老者淡聲道。

如今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萬中無一的聖女人選,他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否則被另外兩府知道的話,恐生意外。

「不行,我要親眼見到楓哥哥醒過來才行!」陸寒雪緊緊的抱住還在昏迷的陸楓,然後一臉堅決道。

其實以白袍老者的實力,他完全可以強行把人帶走,不過這樣做日後肯定會產生一些有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必須要對方心甘情願跟他走。

「好!」

想了想后,白袍老者最終同意了,其實以萬肌凝血丹的藥效,最遲明天這小傢伙就可以醒過來了,所以也不急這一時。

「前…前輩!」

而就當白袍老者同意時,秦風壯著膽子走上前來。

「有事?」

他只對陸寒雪有興趣,而對於其他人的話,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屑與他們多說什麼,因此他回答秦風是極其的冷淡。

「前輩,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情,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大了,如果傳出去的話肯定會對陸楓不利的,不知道您可否出手……」

「知道了!」

還沒有等秦風說完話,白袍老者就伸手將其打斷了,旋即他拂袖再次一揮,只見頃刻間四周的圍觀者全部倒在了地上,整個一條街只剩下四人還清醒著。

「等這些人醒來之後就會忘記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所以只要你們兩個不說的話,那今天這事情是不會傳出去的!」白袍老者淡聲道。

「多…多謝前輩!」

秦風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然後連忙恭聲道謝道,而這時候他心中很肯定,這個老者的實力起碼達到了符王,而那種級別遠遠不是他一個小小的聚靈期能夠接觸的。

「前輩,那靈符協會那邊……」

在秦風道謝完之後,洪雷這時候也出聲道,如今靈符協會分會正副會長都死了,所以一旦傳出去的話,肯定對風雷城影響很大的。

「麻煩!」

聽到這話,白袍老者露出了一絲不耐煩,不過看著這兩人和聖女的關係不錯的份上,他輕聲說道:「放心吧,這事情我會處理的!」

對洪雷說了一聲后,白袍老者微微屈身對陸寒雪道:「小姑娘,明天中午我會準時過來接你,我現在去幫這小子善後一下,免得到時候你又各種理由不肯跟我走了!」

說完話,白袍老者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那速度就連秦風都沒有看清楚。

「這…這就是高等級靈符師的實力么,好恐怖!」秦風深吸了一口氣感嘆道,而這時候他才發現霍光等人的屍體也都一同消失不見了。

靈符師前期的實力並不強,甚至還需要人保護呢,不過到了後期的話,那隨意動一下念頭就足以夷平一座山,實力相當可怕的。

就這樣,在白袍老者離開之後,秦風將陸楓從陸寒雪的手中接了過來,然後幾人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