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蝶眼中一抹異色閃過,這身衣服見許戰之前召喚過,但是並沒有穿。此時穿戴好后,光線較暗的修鍊室內,竟是只能看見許戰的……頭!身體不仔細看竟然看不到!

「你這衣服好神奇,比斂息術還強!」冥蝶有些羨慕道。

「那當然!若是能召喚出更高級的作戰服,還自帶能量防禦的,到那時你在吃驚吧。」許戰驕傲道,看了看冥蝶,道:「我怎麼忘了給你也弄一套……」當下開始圍著冥蝶打轉,目光不停在冥蝶身上「測量」著。

玲瓏有致的火爆身材,被緊身衣凸顯的淋漓盡致,精緻可愛的娃娃臉,及腰的黑色秀麗長發,許戰口中「嘖嘖」聲不斷,如果不認識冥蝶,怎麼也無法將冥蝶與殺手聯想到一起。

冥蝶感覺自己身上彷彿有無形的手在撫摸一樣,渾身不自在,臉上浮現一抹嫣紅。旋即想到自己連命都是許戰的,看看又能怎樣?當下也不矯情遮掩,大大方方的讓許戰看個夠。

這下反倒輪到許戰不好意思了,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才想到,智腦魂靈有測量功能,而且比自己用眼睛測量要準確無數……

沒過多久,許戰為冥蝶量身定做的作戰服召喚了出來,在智腦魂靈彈出的光屏上點出授權,便交給了冥蝶。

「可惜了……」許戰嘆道。

「可惜什麼?」冥蝶不解。

許戰撇了撇嘴,「可惜你穿上這作戰服后,這麼好的身材可就不好欣賞了……」

冥蝶愛不釋手的打量著作戰服,想都沒想的回道:「那我在家的時候可以不穿衣服……」

修鍊室內突然一靜,旖旎的氣氛在慢慢醞釀起來。

「啊!」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冥蝶頓時害羞的俏臉通紅,趕忙解釋:「我的意思是,不穿這個作戰服……」

「這可是你說的!說出去的話可不要反悔!」許戰哈哈一笑,走出了修鍊室。

冥蝶抱著作戰服有些發獃,心中小鹿亂撞:「他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想……」

「好了沒,快點!」許戰在外面催促道。

「馬上就好!」冥蝶趕忙停止胡思亂想,換好衣服出來。

許戰頓時眼前一亮,在這個世界能看到穿著作戰服的人,心中莫名的感覺到一股親切。而且還是這種尤物……

冥蝶看著許戰眼神發直,心裡忍不住又砰砰直跳。

「額……時間不早了,上車!咱們出發!」

許戰回過神來,從魂靈空間中取出越野摩托,兩人風馳電擎般趕往學院。

來到學院中,新生們都已經聚集在了誓約廣場,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緊張之色。

現場亂糟糟的,新生們互相交談著,詢問著對方接了什麼任務。有人心裡感覺不踏實,提前給別的小組打好招呼,必要的時候可以聯手。

新生精英班十一人也都集合在人群最前方,這一個月,他們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也了解到了這次妖獸獵場的試煉的確比以往更加兇險。

不過當他們想到許戰時,個個表情古怪。

「自從那天之後,許戰就沒來過學院,誰知道許戰這些日子在幹什麼?」夏憐雪開口問道,但眼睛卻看向金萬山。

金萬山一愣,「都看我幹什麼?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應該是在他府中修鍊吧。」

司馬軒嗤笑道:「修鍊?我看是躲在家裡不敢出來!所有人因為他被扣了一千積分,他怕被同學們的吐沫淹死!」

金萬山皺眉道:「許戰還被扣了五千積分呢!而且事情雖然過去那麼久了,當時究竟是怎麼回事,你該比誰都清楚!」

「行了行了,你們倆別吵了,別忘了咱們三個現在是一個小組!」夏憐雪出來打圓場道。

一旁的上官紫萱笑道:「還沒進入妖獸獵場,你們都已經發生了矛盾,看來這次試煉第一的排名獎勵,非我莫屬了!」

夏憐雪絲毫不讓道:「非你莫屬?難道不是非你的小組莫屬?看來你也根本沒把你的組員放在眼裡啊!」

這話一出,上官紫萱的三名隊友立刻神色僵硬。

上官紫萱怒道:「你什麼意思,挑撥離間不成?」

「鬧夠了沒有!」

這時,吳大同的身影突然出現,大喝聲讓全場一靜。面色沉重的看著這批學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在妖獸獵場內再也回不來……

吳大同心裡非常複雜,雖然這一個月他儘可能的告誡這些新生妖獸獵場內的危險性,但他卻無法將一切事情都明說。畢竟妖獸獵場內獸人的異動,以及上一屆精英班學生押送那批獸人進入妖獸獵場被狐族少女魅惑,種種事情都只是推測。

而妖獸獵場這個神靈秘境,只有塑靈境九重以下的人才能進去,學院一方又沒法徹底調查。更不能取消這每一年都有的試煉,否則若傳出去,長雲學院將成為整個神靈大陸的笑柄!別人只會說,一有點風吹草動,長雲學院就嚇破了膽子,不敢讓學生進入妖獸獵場。

作為神靈大陸頂尖的學院,長雲學院最大的優勢恰恰就是這妖獸獵場!如今,這一切只能寄託於許戰身上,希望他能創造奇迹。

吳大同環顧所有新生,沒找到許戰的影子,開口問道:「許戰呢?有誰見到他了?」

「他還沒來呢,估計是怕了不敢來了!」司馬軒直接回答道。

吳大同眉頭緊皺,看著司馬軒。若他知道,他的哥哥司馬炎如今被重點懷疑,不知道還能不能有心情時不時的找許戰麻煩。

不管許戰能不能在妖獸獵場中殺了司馬炎,就算不能,只要確定了司馬炎被魅惑,學院也會出手。到時候,許戰與這四大家族中的司馬家族,可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來了來了,我們來了!」

這時,一頭「藍色野獸」沖了過來,刺耳的剎車聲,車胎在地上劃了一道長長的痕迹,許戰與冥蝶,終於到了。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出發吧。分組行動,各自完成各自的任務。如果遇到其他人遇到困難,一定要出手幫助。雖然你們在爭奪歷練排名,但你們都別忘了,你們都是長雲學院的學生,彼此是同屆同學!」

隨著吳大同一聲令下,集合的眾多新生紛紛朝學院深處走去。 一路上,金萬山靠近過來,小聲對許戰說道:「最近又折騰出什麼好東西了?分我一點?還有那越野摩托也給我再弄一輛……」

不提這茬還好,提起這茬許戰頓時怒火中燒。

「你個死胖子,上次弄壞我的摩托,我還沒找你賠錢呢,還好意思過來跟我要?」許戰沒好氣道。

「上次那只是個意外!」金萬山搓著手道,看著許戰和冥蝶身上奇怪的衣服,問道:「這衣服該不會是什麼秘密武器吧?給我也來一身?」

許戰翻了個白眼,道:「你別看什麼都想要,這玩意給你也沒多大用。」這話倒不是許戰故意推辭,金萬山是元素風系修士,而且是傳統修士,不像冥蝶,本身就善於偽裝、暗殺。

更何況,金萬山又沒接那十星任務,不需要潛伏、滲透。

金萬山轉動著小眼睛,看了看旁邊的司馬軒,輕聲道:「我知道你跟司馬軒不對付,可為了歷練排名獎勵,我也只能跟司馬軒組隊。他是火系,我是風系,我們配合起來戰力會增加不少!」

「真的是你不需要!」許戰解釋道:「我可不是那種小氣的人,而且我也知道輕重。若是在妖獸獵場內你們遇到危險,我一定不會猶豫,立刻過來幫你們。」

司馬軒在一旁哼了一聲,「我們會需要你的幫助?笑話!」

許戰懶得跟司馬軒鬥嘴,如果讓司馬軒知道自己此行是要去殺了他的哥哥司馬炎,不知道他還能不能這麼「心平氣靜」的朝自己哼哼。

「歷練排名有獎勵?什麼獎勵?」許戰問道。

「這你都不知道?」金萬山看了看許戰,似乎想明白了什麼,點頭道:「也對,知道了也跟你沒關係。歷練排名是按完成任務獲得的積分進行排名的,你被扣了五千……能補齊都見了鬼了,還爭奪什麼排名……」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許戰頓時鬱悶無比。喚出光屏,查看自己接取的密密麻麻的任務。

「給我計算所有任務完成後能獲得的積分。」許戰意念一動。

片刻之後,一個數字出現在許戰眼前,許戰直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黑。

伍仟零一!

「合著我把這麼多任務全部做完,扣掉那五千積分后,只剩下一點積分?」許戰強忍著吐血的衝動,恨不得扭頭就走。

為了這次試煉,他準備了足足一個月的瘋狂召喚,消耗了海量靈石后,就賺了一點積分?而且是只能換一塊原靈石的一點積分?這他媽的賠本賠到姥姥家了!

五千多積分,其實不少了。要知道,其他人頂多想著補齊積分后,在賺個千兒八百的就夠了,想要爭奪排名第一,多獲取個一兩千也就足夠了。

像許戰這樣想著一次性直接補齊五千積分,還有盈餘,雖然只余了個一……這也是其他人根本想都不敢想的巨額積分了。

看著許戰沉默,以為許戰生氣了。金萬山連忙道:「其實我怕說出來,你心裡更難受。」

「沒事,我覺得沒什麼比我此刻的心情更難受了。」許戰說道。

「那我真說了?」金萬山試探道。

「說!」

「這次歷練,小組積分排名第一的隊伍,獎勵每人一件稀有級裝備!要什麼裝備到時候可以提出要求,不管是首飾、防具還是輔助武器,都可以。」金萬山繼續道:「我都想好了,我準備要一件可以提高神念使用效率的首飾,戒指或者項鏈都行!」

許戰微微皺眉,不知道稀有級裝備到底是什麼品級。呼出光屏后,開始查閱,頓時愣住了。

裝備分為普通級、精良級、稀有級、史詩級、傳說級。每個等級的裝備只有相符的實力才能完全發揮出作用。

其中稀有級的裝備……足夠蛻靈境使用了!

而且,史詩級裝備極為難得,就連一些脫凡境強者,身上所帶的也不過是稀有級的裝備。傳說級的裝備就更不用說,整個神靈大陸已知的也屈指可數。那是神靈境才能發揮出全部實力的裝備。

「我艹,這稀有級的裝備這麼強?」許戰臉上忍不住的抽搐,彷彿自己失去了什麼寶貴的東西。

防具類的裝備用不著,他自己以後可以召喚。輔助武器類的也不需要,以後他的武器會多到兩隻手都用不完……可首飾類的裝備,正是目前許戰極為想要的。

「當然,要不怎麼說是稀有級呢!」金萬山伸出他肥大的雙手,手指上戴滿了各種顏色的寶石戒指,道:「你看,我手上這麼多戒指,不過才精良級。這些全部加起來都不如一件稀有級裝備,你說稀有級裝備強不強?」

「我艹,這是真土豪……」許戰一腦門黑線,他一直還以為金萬山是想要炫耀才帶著這些戒指,沒想到這些竟然都是首飾裝備!

許戰突然捂住心口,無力道:「別說了,我心好痛……」

一旁的冥蝶也不適時宜的伸出小手,隨著她意念一動,手上浮現了一層薄紗,對許戰說道:「我這是精良級的輔助武器裝備……」

「別再說了……」許戰腳下加快了速度。

金萬山快步趕上許戰,繼續道:「稀有級裝備,想要獲取的話也能在學院兌換廳兌換,但至少需要一萬的學院積分。所以這次歷練排名,我們幾個小組都想努力爭取。」

「一萬?這麼黑?」許戰吃驚道。

「這還黑?一萬積分可以兌換一萬塊原靈石,如果在學院外面,你兩萬塊原靈石也買不到一件!」金萬山道。

「對了,你家不是長雲首富嗎?你會在乎錢?」許戰好奇起來。

金萬山神色一苦,道:「唉,說到這我才慘呢!我那老爹不知道信了誰的鬼話,除了給我必要的修鍊資源外,想要什麼裝備都得憑我自己賺錢去買,說什麼從現在開始就培養我怎麼賺錢!你別看我身上精良級裝備這麼多,這可都是我自己賺錢買的!」

話音一轉,金萬山道:「所以我才這麼想跟你合作,生產自行車。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不過,那越野摩托和你那些什麼手雷啊,什麼治療針啊之類的,真的不能生產出來嗎?」

「不能。」許戰搖了搖頭。凡是召喚過來發生變異的,都沒法生產。不過這道不會讓許戰灰心,他有的是賺錢的方法,不過那要等到他繼承領地之後。

金萬山臉上頓時浮現出可惜之色。

在學院中走了許久,感覺似乎快要貫穿了整個學院。

在一片空曠的場地上,有兩根石柱靜靜矗立。到這,吳大同導師停了下來。

「到了嗎?妖獸獵場的入口在哪?」許戰疑惑的四處張望,出了那兩根造型古樸的石柱外,周圍再無其他。

其他的新生也都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吳大同轉身,對眾人說道:「每一個神靈秘境的入口,都不相同,這就是咱們長雲學院的神靈秘境——妖獸獵場的入口!」說完,指了指那兩根石柱。

所有人頓時更加糊塗,不過是兩根柱子而已,哪有入口?

「在進去之前,我先說明一件事情。」吳大同沒有先解釋,而是開口道:「妖獸獵場每次一開啟入口,都要花費巨大代價,這一次開放入口,想要出來就得等到半年之後!」

「什麼,半年?」所有人都驚得張大嘴巴,他們可沒準備好要在這裡呆這麼長時間!

「如果我們想提前出來呢?」有人問到。

「捏碎屬於你們的學院令牌。」吳大同說道。

重生–舐血魔妃 「可學院令牌代表我們的身份,捏碎了之後出來在補一塊嗎?」

吳大同陰森森的笑了起來,「再補一塊?想的容易!捏碎了之後,也代表你不再是長雲學院的學生了。」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如果覺得時間很長的話,那麼我也可以縮短你們歷練的時間。不過你們別忘了……從妖獸獵場出來后,有誰被扣的一千積分若是沒有補齊……」

所有人立刻搖頭,甚至有人覺得這半年的時間太短。 吳大同又提醒道:「除了要完成你們接取的任務外,在這裡面生存半年,也算是對你們的一個考驗。遇到困難,你們可以互相求助,但……決不可向高年級精英班的學生求助!不止如此,要盡量避免與其接觸!」

上一屆精英班的學生與他們押送的那批獸人一起提前進入了妖獸獵場,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不讓新生與上一屆精英班的學生接觸,是怕新生做任務的時候作弊嗎?

此時吳大同卻悄悄對許戰點了點頭。

許戰心中明了,恐怕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跟冥蝶知曉。如果上一屆精英班的學生真的被魅惑,那麼妖獸獵場內最大的危機,就是這些被魅惑了的上一屆精英班學生!

「叮」正在這時,智腦魂靈發出了提示音,一面光屏彈了出來。

「任務提示:監督其他新生,有人若與上一屆精英班學生接觸……」

這是許戰之前設置的,其實他並不知道自己接了多少任務,接了什麼任務。為了避免錯過,智腦魂靈會隨時自動提示自己。

此時看來,這任務提醒還真設置對了!

「被獸族魅惑的人可能不多,但被魅惑的人能幹的事情可有不少……」許戰心中想著。

「開啟神靈秘境!」此時吳大同開口說道。

那兩根古樸的石柱旁,各自出現一道身形,兩人手中快速結印。

「開!」齊齊低吼響起,兩根石柱在輕輕顫動起來。

玄奧的能量波動散發出來,兩道石柱間竟是出現了淡藍色光幕。

「進!」吳大同下令道。

新生們彼此對視一眼,爭相進入,妖獸獵場歷練,就此開始了!

「我先進去了!」金萬山說了一聲,與夏憐雪、司馬軒一同走進光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