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什麼,會做那樣的夢呢?

這時,房門被人敲響,韓姬瀧的聲音在外面響起,「飛煙,他們回來了。你還不出來么?」

龍飛煙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開口道:「馬上就來。」

說罷,她從床上起來。

隨後,打開了屋門,走了出來,神色卻因為夢境而變得犀利。

韓姬瀧正站在門口等著她。

相醫戰紀 龍飛煙道:「走吧。」

「嗯。」說著,韓姬瀧跟在她身後下了樓。

在樓下的大廳中,韓姬涼,凌風等人正坐在這。

此時韓姬涼正坐在位置上,說著白天里比賽場上發生的事情,凌風正安靜的坐在他對面,任由韓姬涼的吐沫星子吐了自己滿身。

龍飛煙下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麼個滑稽的場面。

頓時,龍飛煙道就在心底替凌風點了根蠟燭。

真是心疼自己的兄長啊。

「咳咳。」想到這,龍飛煙便出聲咳了兩下,讓下面的人知道她的存在,順便救兄長於水火。

見到龍飛煙和韓姬瀧后,韓姬涼總算是停了下來,他看著龍飛煙笑了笑,「飛煙,你今天沒去真是可惜了!」

龍飛煙抬眸望了他一眼,「怎麼了?」

「冰火兩重天的對決,你知不知道當時觀眾席上沸騰成什麼樣子,那些人的尖叫聲差點把我都耳膜給震破了!」韓姬涼說著說著,差點又要開始噴唾沫了。

見此,龍飛煙連忙道:「打住,你慢慢說。」

韓姬涼也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我失態了,求原諒!」

凌風站起身,頗為嫌棄地瞥了他一眼,轉身回自己的房間換衣服去了。

見到面前這個高冷的凌風,龍飛煙無奈攤手,「完了,兄長在我記憶中的印象徹底顛覆了!」

韓姬涼湊到龍飛煙跟前,「說說看,你和凌風初見時的場景!」

龍飛煙默默地向旁邊挪了挪,「你別過來。」

韓姬涼還想湊過去,然而到半路的時候被人攔住了,韓姬瀧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哥,你考慮清楚再行動。」

韓姬涼:……

恰好這時凌風已經換好了衣服走了下來,見韓姬涼和韓姬瀧的模樣,他問道:「怎麼,想造反?」

聽到他的聲音,兄弟二人面不改色地收回自己的武器。

收回武器后,韓姬涼猛地嚎了起來,「阿瀧你這個重色輕兄的傢伙!」

此話一出,在場的龍飛煙,周子琳同時用探究的眼神望著他。

韓姬涼體會了一把什麼叫禍從口出,想到這不過自家弟弟一廂情願。 他捂著自己的胸口,裝作很傷心的模樣,「我只是被阿瀧氣到了亂說的,大家別當真。」

龍飛煙也給了韓姬涼一個嫌棄的眼神,隨後拉著韓姬瀧走到凌風身旁,「兄長。」

凌風點了點頭,將視線移向韓姬涼,「你剛才想讓她說什麼?」

韓姬涼連忙搖頭,「沒什麼,沒什麼!」

別人不了解凌風,他難道還不了解嗎?一旦凌風露出這表情,那麼很好,有人要完蛋了!

想到這,韓姬涼只覺得自己的心拔涼拔涼的。

就在凌風想要繼續追問時,龍飛煙伸手扯了扯凌風的衣袖,「兄長,我們先吃飯。」

凌風望了望龍飛煙,又望了望韓姬涼,最終點了點頭。

見此,韓姬涼猛地鬆了口氣。

太好了,小命保住!

否則讓凌風知道他剛才在問什麼的話,絕對要被懟死。

龍飛煙看了眼韓姬涼,遞給他一個保重的眼神。

她也只能幫到這裡了,剩下的只能靠韓姬涼自求多福。

畢竟寵妹狂魔什麼的,威力太大,鎮不住啊!

韓姬涼朝她笑笑,示意不用擔心。

只要今天凌風沒動手,那麼日後他就不擔心。

龍飛煙看了韓姬涼一眼,微微點了點頭,表示這事她會搞定。

晚膳是周子琳從外面買回來的,味道自然是比不上自己動手。但好在凌風等人也不是什麼挑嘴的人,都是湊合著吃了。

吃完后,一行人坐在桌旁。龍飛煙這才問道:「兄長啊,你今天在比賽的時候做什麼了?」

「嗯?」凌風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什麼做什麼了?」

龍飛煙撇了撇嘴,「就是韓姬涼說的冰火兩重天的對決啊。」

聽了龍飛煙的稱呼,韓姬涼忍不住吐槽道:「好歹我和你兄長是同輩的,你居然直呼我名字!」

龍飛煙默默地偏過頭,裝沒聽見。

凌風壓根就沒去糾結稱呼這個問題,他看著龍飛煙,眼裡滿是認真,「你真的想知道?」

「嗯。」龍飛煙連連點頭。

「好吧。」凌風嘆了口氣,「冰火兩重天,就是我今天跟人對決,打得很痛快,扁的很開心的意思。」

龍飛煙:「……」還能不能好好的溝通。

不過,她敢肯定一定很精彩。

否則今日圍觀的人,在出來的時候不會一個二個都是腿打顫的。

龍飛煙莫名的覺得自己好幸運。

趁著凌風說完的這個空檔,韓姬涼插嘴道:「說實話,那場面真的是精彩。百年難見的!」

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話語的真實性,韓姬涼還點了點頭。

龍飛煙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別說話!」

韓姬涼:……

被嫌棄后,韓姬涼只能默默地蹲牆角去療傷了。

不一會,有個人和他一樣蹲了下來。

韓姬涼抬眸一望,發現是韓姬瀧。

「你怎麼也來了?」韓姬涼問道。

韓姬瀧努了努嘴,示意韓姬涼看。

此時凌風和龍飛煙師徒兩個已經去說今天馭獸天才大比上發生的事情了。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都是被拋棄的人……

「同病相憐啊……」韓姬涼感嘆道。

韓姬瀧卻是嫌棄的道:「是你,不是我們。」

韓姬涼:……

他感覺到了這個世界到處充滿深深的惡意。

等到龍飛煙和凌風說完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周子琳和赫連楓已經撐不住提前去睡了,而韓姬涼和韓姬瀧兩兄弟此時還在角落裡蹲著。

龍飛煙揉著惺忪的眼睛掃了眼周圍,「兄長,好像只剩我們了。」

凌風搖頭道:「喏,那裡還有兩個呢。」

順著凌風的手望去,果然韓氏兄弟這時候還在蹲著。

龍飛煙走到他們跟前,「你們……還不打算去歇息嗎?」

韓姬瀧動了動自己已經發麻的腿,「等會去,腿麻了。」

龍飛煙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她該說什麼好呢?

「那你們慢慢蹲著,我先走了。」

說罷,龍飛煙便轉身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凌風淡淡的瞥了他們二人一眼,也離開。

一時間,整個室內只剩他們兩個人。

因為韓姬瀧蹲的時間沒有韓姬涼蹲的時間長,以至於恢復的時候也是他先恢復過來。

看著齜牙咧嘴的韓姬涼,韓姬瀧搖了搖頭,「兄長,你這樣也太窩囊了。」

「你懂什麼,今天凌風要是一直問下去的話,我絕對完蛋。」

「為什麼啊?」韓姬涼的話讓韓姬瀧不解。

韓姬涼在韓姬瀧的攙扶下站起身,他試著挪了幾步,在確定已經恢復行動能力后道:「因為,那傢伙打起架來不是人。」

說完,他自己也朝二樓走去。

韓姬瀧像看神經病一般的看著韓姬涼的背影,最後嘆氣著回房了。

再說龍飛煙,回到自己的房間后,她便從儲物戒里拿出無字書袋,玉墨筆以及冥紋玉。

冥紋玉的光芒將兩件神器籠罩在其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碧綠色和紫色的流光在其上流轉。

龍飛煙伸出手,輕輕撫上兩件神器。

龍飛煙將腦袋埋進膝蓋里,呢喃道:「鳳梧,鳳桐,你們兩個什麼時候回來呢?」

整個房間里,沒有其他人,她的這個問題自然是沒人回答。

片刻后,龍飛煙抬起頭,將契約魔獸統統放了出來,自己則進入了空間之戒。

「今天怎麼這麼遲?」

開口說話的竟然是許久不曾出現的蛋蛋,只是如今的蛋蛋卻早已非當日的模樣,而是一隻色彩斑斕的孔雀,身上的羽毛美麗的炫目。

獵戶家的巧婆娘 「我如今可是修為盡失的人,自然得跟大夥在一起。」

「切,你修為盡失?說話怎麼不嫌臉紅!」蛋蛋真心的覺得就沒見過這般厚臉皮的,當日那毒早已被它吸收了,至於後面的,不過是障眼法,虧得她理直氣壯的說出來。

「好了,不說了,助我修鍊吧!」

就這樣,龍飛煙在空間之戒修鍊了一個晚上。

俗話說勤能補拙,但有一種情況是勤奮沒辦法彌補的,那就是天賦。

不過,龍飛煙最不缺的就是天賦。

一夜的修鍊結束后,靈力越發濃厚,龍飛煙緩緩地睜開眼。她動了動僵硬的胳膊,待到它們恢復才出了空間之戒。 和昨天一樣,無字書袋和玉墨筆被籠罩在紅光之內。

但龍飛煙細心的發現,冥紋玉的紅光似乎減弱了。

她揉了揉眼睛仔細望去,最後才發現,不是她產生了錯覺,而是冥紋玉的光芒確實黯淡了一些。

這下,不用想都明白,那能量絕對是被鳳梧,鳳桐吸收了。

見冥紋玉真的對兩件神器有用,龍飛煙便小心翼翼的將他們重新收回儲物戒當中。

這次,絕對不能再出現任何差錯。

龍飛煙起身伸了個懶腰。凝雪兔趁著這個空檔跳到龍飛煙肩膀上,開始撒嬌賣萌求抱抱。

因為得知鳳桐他們沒事,龍飛煙的心情自然是愉快的。

趁著這個機會,凝雪兔成功蹭到福利。

她將凝雪兔從自己肩上扯下來,放到桌子上,「我去洗漱,你要乖乖的,不要添亂。」

凝雪兔連忙點頭。

等她洗漱完畢會,一把抓起兔子抱在懷裡,隨後朝樓下走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