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伊一拿了魚食,去餵魚,出神地看著浴缸里的黑色錦鯉。

真沒有看出來黑色錦鯉有什麼好看的,他居然養了一浴缸。

仔細看,沒有看到一條別的品種。

黑色的小錦鯉,簇擁在一起搶食。文學大小說

她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配偶欄的那個人真的是他,她該怎麼辦?她能怎麼辦?

可是說不過去,傅家四爺會缺老婆嗎?

顯然不會!

再想到那天張阿姨的話,傅瑾明明說他已婚,有個亡故了的妻子,可是張阿姨一點都不知道。

張阿姨在這裡十年了,十年前,狗男人才十七歲,還沒有到法定結婚年齡呢!

所以和已婚的那個女人不應該是她吧,她還好好地活著呢,沒有不在了。

想不明白,也就懶得想了,出了門,走到不遠處的漢白玉石橋上,看夜色。

今天的夜色,有點迷人!

這裡歲月靜好,可南蘇市正在經歷一場動蕩。

顧南人已經回到了南蘇市,正在陸七的古琴,不對外開放的一處院子里。

「陸少,確定是秦嫣然雇傭的人?」

陸七,「查清楚了,這裡有秦嫣然和殺手見面的視頻。」

他將手裡的東西推了過去。

顧南,「秦山和趙嵐有沒有參與到其中?」

陸七遲疑了一陣,「在刺殺他實施之前,暫時沒有秦山和趙嵐參與的任何證據,不過趙嵐正在幫秦嫣然辦出國的手續,至少現在應該是知道了,接下來要怎麼處理?」

顧南思考了一陣,「我暫時聯繫不到四爺,這件事只怕要等四爺回來親自定奪。」

陸七不解,「收拾個秦家,需要他親自出手嗎?我們兩個……」

顧南,「事關宋小姐。」

陸七很優雅地喝了一口茶,儼然是貴公子模樣,「我知道,秦嫣然不就是倒貼傅家四爺不成,因愛生妒?」

顧南沒有出聲。 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

陸七嗅到意思不同尋常的信號,「顧南,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

顧南一笑,「要不陸爺您去問四爺?」

陸七渾身起了一陣寒戾,「那還是算了吧!」

為了他的盛世美顏,從來不熬夜的他通宵幫傅哥抓人、審人,生怕自己真的去給祖上十八代端茶倒水。

他容易嗎?

顧南,「……」

對宋小姐的事,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宋小姐對秦山和趙嵐是有感情的。

就算後面發生了很多事,但是宋小姐從小在秦家長大,當初也被秦氏夫婦當成秦家小公主寵著。

十五年的親情,沒有人能徹底割捨!

換成是他,也做不到。

所以怎麼處理,四爺一定會顧忌宋小姐。

他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陸七在旁邊聽著,只是限制了秦家所有的人出南蘇市。

————雲起書院————

南蘇市機場

一輛計程車停住,下來兩個戴著口罩和墨鏡的女人。

一個年輕,一個上了年紀,正是趙嵐和秦嫣然。

進了候機室,安檢的時候,兩個人才摘了口罩、墨鏡和帽子,很快就戴上了。

進了候機室,沒有多久,就開始登機了。

趙嵐鬆了一口氣,很溫柔地幫秦嫣然整理了頭髮,「離開南蘇市,走得遠遠的,免得宋伊一那個白眼狼對付你。」

秦嫣然哭的淚眼婆娑,「媽媽……」53中文網www.53zw.net

趙嵐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一臉疼惜地出聲,「媽媽也捨不得,可是怕她不放過你。」

秦嫣然,「……」

她找殺手做掉宋伊一的事,媽媽還不知道。

到現在,那個殺手還沒有和她聯繫,她有種不好的感覺,必須儘快離開南蘇市。

她怕再遲,她走不了了。

趙嵐仔細地囑咐,聲音壓得很低,「嫣然,你給你的那張卡上有一個億,是媽媽這些年的積蓄,儘快轉移了,以後是我們東山再起的所有資金。」

秦嫣然,「我知道,媽媽。」

趙嵐,「快去吧。」

秦嫣然拿了機票和身份證,順利地過了登機口,鬆了一口氣。

剛走了沒有幾步,看到飛機艙門口等著兩名特警,頓時口罩下的臉白了好幾個度,咬緊了唇。

雖然很緊張,努力假裝什麼事沒有發生一樣要越過他們上飛機,手腕上突然冰涼,一低頭,看到了鐐銬上了手腕。

兩名特警動作很快地將她扭到一邊,鐐銬咔地一聲鎖住,「秦大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

秦嫣然慌了,一把抓住了旁邊的旅客,還沒有來得及呼救,手腕被拽開。

兩名特警架著她從旁邊的特殊通道帶離。

無論秦嫣然怎麼掙扎嘶喊,已經無濟於事。

看到警車。

秦嫣然憤然掙扎,兩隻拷在一起的手輪著想要撞開特警,反而被一套熟練的擒拿法按死在地面上。

還從沒有被這麼暴力對待過,秦嫣然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你們放開我!」

「滾,快放開我!」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秦山是我爸,秦氏地產的秦山,我是秦家大小姐!」

「我是明星,你們這麼對我,我要曝光你們!」

【求推薦票,日2000推薦票一加更,過3000二加更哦】 「我是明星,你們這麼對我,我要曝光你們!」

回應她的只有冷笑聲。

秦嫣然嚇瘋了,整個人都不好了,「我再說一遍,要不我讓你們干不下去!」

「我要端了你們的飯碗!」

「你們這些暴徒,怎麼可以這麼對一個女孩子!」

「來人啊,救命呀!」

「啊,殺人了!」

「警察打人了,救命啊!」

在她罵聲和哭喊聲里,兩個人將她扔上了警車,鎖在後面的欄杆上。

秦嫣然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求求你們放了我,放了我吧,嗚嗚嗚……」

「我卡上有一個億,都給你們好不好?」

「我…我還是處……女,只要你們放了我,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坐在後面押解她的兩人實在聽不下去,被她吵死了,「秦大小姐,旁邊有執法記錄儀,你企圖金錢腐蝕行賄、和忄生賄賂的證據已經記錄再在案。」

一句話,秦嫣然瞬間安靜了,沒有再出聲。

兩個人得了安靜,打電話和上級彙報后。

很快,顧南那邊也收到了消息,回到墅園,剛好凌晨。

張阿姨開的門。

顧南,「張阿姨,宋小姐休息了嗎?」

張阿姨輕聲道,「已經休息了。」

顧南看了一眼樓上,只能明天早上再告訴宋小姐嫌疑犯已經落網的消息了。

……

第二天早上,宋伊一醒來伸了一個懶腰,氣色好了很多。

洗漱的時候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好像沒有夢到他。」

心情頓好,鏡子里的她也明眸皓齒,唇角彎彎。菡萏文學

換了一身衣服,下樓看到顧南,和他打招呼,「早。」

顧南畢恭畢敬地出聲,「宋小姐,早。」

宋伊一眸色波動,「四爺和你說過那天在金昴府的事吧?」

顧南頷首,「是,四爺吩咐過了。」

心口突然一緊,她呼吸都微頓,「那查到什麼了嗎?」

顧南,「正在查,查到了秦嫣然,還在繼續核實,有沒有其他人參與。」

宋伊一靜了靜,「哦」了一聲,沒有多少意外,只是……

想問什麼,又咽了回去。

顧南察言觀色,適時地出聲,「如果宋小姐不想繼續查了,和我和說一聲就是。」

已經發生的事情,查不查有區別嗎?

她搖了搖頭,淺笑,「不用,繼續查吧。」

顧南,「下午或者明天,宋小姐就可以去上班了,我會每天接送您。」

宋伊一遲疑了幾秒,輕聲問,「我能回去住了嗎?」

顧南,「……」

本來他不敢冒險的,可陸爺就差跪地求他了,指天發誓會保證宋小姐的完全。

因為四爺說了,查不清楚,會讓陸爺去給祖上十八代端茶倒水。

昨天晚上,他就問了一句秦嫣然怎麼會接觸到那個級別的殺手,陸爺當場就傻眼了。

宋伊一看顧南沒有出聲,不太放心地問,「犯罪嫌疑人抓住了吧?」

顧南,「抓住了,秦大小姐也已經被捕了。」

宋伊一眸光落在張阿姨身上,「張阿姨,那晚上我就回去住了。」

張阿姨想要挽留,卻不知道說什麼好,目光落在顧南身上。

這顧南平時挺聰明的一個人,怎麼關鍵時候拖後腿呢?

顧南沒有出聲,保持了緘默。 吃過早餐,顧南送宋伊一去了醫院。

換了一身工裝,先去張主任那邊銷假。

張主任很關心地看向她,「伊一,身體好點了吧?」

宋伊一,「……」

傅瑾說假是他請的,不知道他怎麼說的,只好說,「好多了。」

張主任很欣慰地出聲,「那就好,那就好,工作不要太…太辛苦了,身體要緊。」

四爺那天打電話和她說,他和宋醫生準備要孩子。

暗示已經很明顯了,不能讓宋醫生太辛苦了!

宋伊一總覺得張主任態度很不對勁,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那我先過去了。」

張主任想到另一件事情,「小宋,等等,還有一件事情沒和你講呢。」

宋伊一停住腳步。

張主任輕聲道,「院長前幾天挖了一個很十分知名的兒科神經內科專家聶奕,腦癱篩查和治療方面的權威,好像和你一個學校的,你博士研究的方向也是這個,院長讓我安排你跟著聶醫生,多學習學習。」

聶醫生?

她知道!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