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上,眾人先後斬殺了太多的貓臉凶鼠,甚至都有些麻木了,不知疲倦的揮動手中的骨刺長劍。

一具具屍體墜落在地,他們整整穿行了百里,但這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足足有二十多名體霸強者隕落了。

這些人,可都是超凡境界以及以上的存在,在平日里都是數一數二的巔峰強者,但是卻隕落在這些貓臉凶鼠的利爪尖牙之下,當真令人非常惋惜。

百里之後,衝出重圍,靠近到了那巨大的深坑之前,牧雲環顧了四周一眼,便朝著皇凰點點頭。

「傾瀉!」

皇凰開口喊道,身邊的十幾人快速的出手,將一瓶瓶火油快速的傾瀉到深坑之中,沾染了整個四壁,空氣之中,爆發出一股股濃烈的氣味。

火油,乃是熾凰族的一種專屬燃燒,也是一種修鍊的必備材料,因此整個熾凰族在遷移的時候都隨身攜帶了足夠多的火油。

此時此刻,足有上萬瓶火油落入到深坑之中,閃爍出一絲晶瑩的光澤,做完這一切,眾人不由得長舒一口氣。

「通知,撤退!引導所有的貓臉凶鼠前來……」皇凰開口說道,身邊立即有人發出訊號,傳遞給在場的百萬體霸。

「殺啊,衝出去……」鬼墨嘶吼一聲,一馬當先,強勢的衝擊而去,在這一刻,百萬體霸匯聚一起。

這是一股多麼強橫的力量啊! 朱雀劫 簡直便是所向披靡,朝著那深坑所在的方向瘋狂的衝擊開來。

時間不長,眾人便全部撤退到深坑的兩側,他們守護了後面和兩側的邊緣地帶,在正前方留下了一片開闊地帶。

「吱吱……」

嘶吼聲中,成群結隊的貓臉凶鼠衝殺而來,往往在衝擊的關鍵時刻,那些引導的體霸便被繩索拽走,卻有大量的貓臉凶鼠墜入其中。

如此反覆!

深坑的容量非常驚人,畢竟在這深坑之中曾經蟄伏著四大凶靈,所需要的空間非常巨大,足以埋葬數以百萬計的貓臉凶鼠。

眼看著成片的貓臉凶鼠墜入其中,卻根本無法衝擊出來,四周太過光滑了,全部都是火油,非但不曾衝出,反而皮毛之上都沾滿了火油。

「點火!」

就在這一刻,皇凰一聲令下,四周上千名族人同時將火石砸落入深坑之中,陡然之間便有一片熾烈的火焰衝天而起。

火光耀眼,熾烈萬分,火油一點即燃,瞬間便將整個深坑都化作了一片火海,無數的慘叫聲傳來。

無處可逃,紛紛葬身其中!

大火瘋狂的燃燒中,一股濃烈的焦臭氣息瀰漫開來,直衝雲霄,無數貓臉凶鼠紛紛隕落其中。

「總算能夠長舒一口氣了,這一次還真是危險啊……」鬼墨直接癱軟在地,這一次對於他的體力損耗太大了。

持續的戰鬥,早已精疲力盡了,此刻眼看著凶鼠的危機解除,整個人都幾乎要酸軟下來,一時間四周全部癱坐著體霸。

眾生樹葉下,所有人的力量本源都被剝奪,宛若是凡人一般,體力終究是有所限制的,特別是經歷了這樣的一場慘烈的血戰之後,更是疲憊不堪。

眾人並非不想趁機沖入到藍色古城之中,但是他們卻根本做不到,體力已經達到了上限,甚至是已經嚴重的透支了,還如何去繼續戰鬥呢?

即便是去戰鬥,也只能是去送死而已,面對那些準備充足的審判者來說,根本毫無勝算,在這個時候必須要休息!

皇凰、封鬼等人同樣如此,雖然說他們被保護的時間多,但是也相繼的出手了,特別是封鬼他本就已經年邁了,如何能夠經得起這種折騰?

渾身酸軟中,盤坐在地,開始了恢復體力。人群中,也只有牧雲神色如常,盯著遠處的藍色古城,殺意縱橫。 包包「嘿」了一聲,很得意的點了點頭!這也正是昨晚陳天和龍芸在離開包包房間的時候,包包所說的那句「再添最後一把火」的意思,他之所以打那個電話,就是要逼著魏長征在電話中,親口說出自己的身份。

這樣以來,縱使魏長征長了一百張嘴,也休想說的清!事實上這所有發生的一切,根本就是事實,魏長征怎麼可能說的清!

知道了這幕後的神秘『包哥』就是包包,宋千月這丫頭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伸手拍了拍包包的肩膀,很豪氣的說:「好小子,這次做的不錯,為了獎勵你,姐決定私人支付你一百萬的辛苦費,以後你跟著姐混准沒錯!」

「呃……」包包神色尷尬,「你還沒我大呢好不好,不過看在那一百萬的份上,叫你一聲『姐』貌似也不虧哈!」

宋千月一臉的無語!

「我感覺這事還是有些不妥,包包你昨天見過了那魏長征的兒子,而且還給他留了電話號碼,又簽了合同,用銀行賬號給魏長征的兒子轉了賬,還有龍芸的那輛賓士,上面也有牌照,這些東西都是線索,都足以讓警方找到你,到時候恐怕你……」謝然有些擔憂的說。

包包一聽,卻是笑了笑,「嘿嘿,謝然嫂子不愧是蘇杭的破案高手啊,這一會兒就能想到這麼多的破綻,實在讓小弟佩服!」

謝然翻了個白眼,「別叫我嫂子,都這時候了你還笑的出來,要是警方順著線索找到你這裡,肯定會把你帶走的!」

包包無所謂的撇了撇嘴,笑著說:「嘿,嫂子說的對,不過你剛才說的這些,天哥早就交代過了,所以不輪是那電話號碼,還是銀行賬號,全都已經被註銷了,連登記人都找不到是誰,至於芸姐的那輛賓士就更不用擔心啦,因為昨天晚上我開車去找那魏山陽的時候,就已經把真牌照給卸了,裝了一個假牌照,要不然我怎麼敢光明正大的開著天龍集團的車去跟他談判?」

聽完包包說的這些,謝然眼珠子一瞪徹底無語了,這都什麼人呦,做事如此小心謹慎,完全不留一點線索,要是自己以前破的那些案子,歹徒都跟陳天和包包一樣,自己豈不是一個都破不了了?

就算事情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想找到一點具有說服力的線索和證據,談何容易呦!

魏長征的事情到此終於算是告一段落了,而在省反貪局的大力偵查下,又在其他地方找到了魏長征以前貪污受賄的種種證據,比如在某個大型娛樂會所持有的股份,比如在某個小區之內的房產等等!

其實要做到這些並不難,魏長征雖然聰明,貪來的東西從不存放在自己名下,但只要知道了這一點,那麼從魏長征身邊最親近的人下手調查,事情也就變得簡單多了!

只不過對於這些,魏長征是打死都不會承認的,因為承認的越多,那麼他的罪名也就越重,到最後說不定真的會被槍斃也說不定!

所以只要不是鐵證如山,難以辨駁的,魏長征就抵死不招,反正那些錢財,房產都是存在了自己親近人的名下,只要魏長征不承認,那些反貪局的人也沒有辦法。

至於對魏長征最後的處理結果,現在還沒有出來,不過不管怎麼樣,他這個蘇杭的前黨委書記這次是真真徹底的倒台了。

而有關這件事的報告,江南省省委的人也如實上報給了上級,並且請求他們儘快下達有關蘇杭黨委書記一職任命的文件。

只是要處理完這些,起碼也得一兩個星期的時間,所以在這段時間之內,市長姚東騰還是兼任著黨委書記一職!

這些都是后話,卻說在第二天,姚東騰兼任了黨委書記一職之後,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通知那些負責西湖區開發招標的委員會成員,要求他們儘快把招標的事情定下來,以免再無端的浪費時間,耽誤了西湖區的開發改造。

因為自從市裡決定要開發改造西湖區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如今都十月下旬了,如果再不動工,用不了多久就到了冬天,到時候天氣變冷,萬一碰上雨雪天氣施工起來就更加的艱難了。

而且對於整個蘇杭的經濟發展來說,西湖區的開發改造也是一等一的大事,能夠儘早的完成湖西的開發,打造出一個頂級的商業金融圈,也就能更快的推動蘇杭整體的經濟建設。

於是又過了一天,經歷了無盡風雨波折的西湖區開發招標活動,終於遲遲拉開了序幕。

這一次參加招標的公司並不是很多,蘇杭之內,除了天龍集團以外,也只有寥寥幾個排的上名號的集團參加,像那些中等靠上一點的集團,壓根連投標計劃書都沒有準備。

不是他們沒有競標的勇氣,而是有這一點自知自明,知道在蘇杭跟天龍集團搶肉吃,簡直有點痴人說夢的感覺,與其把精力浪費在這上面,還不如找機會打好跟天龍集團的關係,這樣說不定到最後還能從天龍集團口中,分得一點肉湯喝。

至於剩下的那一些前來競標的公司,則大多都是來外的企業,甚至連江南省的都很少,是其他幾個省份的,比如石城的,中州的等等。

這些人或許都聽說過天龍集團的名頭,畢竟天龍集團最近的名聲實在是太響了,這種消息的傳播已經不僅僅只局限在蘇杭了,早就衝出了江南,傳遍了華夏。

但是聽說歸聽說,對於沒有跟天龍集團打過交道的他們而言,事實上還不清楚天龍集團的恐怖能量,也不知道「天龍集團」這四個字在蘇杭意味著什麼!

招標會上,陳天,龍芸,寧小小三人代表了天龍集團,期間也有一些人前來搭話,打招呼的,龍芸和寧小小兩人也都一一笑著回應了。

對於陳天,他們雖然也想找機會說兩句話,但是一想到這傢伙當著警察局長的面,連官二代都敢打,一時還有些心裡發怵,想了想,最終還是打消了跟陳天搭話的念頭。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咯咯,這一下你可真是出名了,嚇得人家連話都不敢跟你說了!」龍芸忍不住輕聲嬌笑。

陳天倒是不在意的咧嘴笑道:「嘿,沒人說話正好,咱還落得個清靜呢!」

寧小小在旁邊直翻白眼,「你倒是清靜了,什麼麻煩事全丟給我了,為了這次西湖區的招標方案,我連十一長假都沒出去玩,你說怎麼補償我?」

「又是補償?」陳天鬱悶,「以身相許怎麼樣?」

「滾,你也就這點出息了,我要錢!」

陳天撇了撇嘴,「還要錢?你現在一年的分紅都上千萬了好不,咱現在還是負債狀態呢,除了這渾身上下一百多斤肉,還有啥能補償給你的?」

寧小小撅了撅嘴,哼道:「我要你這一百多斤肉乾嘛,不能賣不能吃的,還得養著你,不要!」

「呃……妹子,這話有點傷人了,好歹咱也可以暖被窩啊!」

「再滾,暖被窩有電熱毯,要你暖還不夠佔地方的呢!」

「呃……其實也占不了啥地方,你可以睡上面,也可以睡下面,都行!」

寧小小一聽某貨又開始胡咧咧了,頓時俏臉緋紅,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羞的,咬牙切齒崩出了三個字,「繼續滾!」

「……」

而在這麼一會兒聊天的功夫,六個招標委員會的人進來了,這次依舊依舊是上次負責東郊招標的那六個,遠遠的看見了陳天,龍芸三人,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頓時,全場的注意力一下子隨著六個招標委員會人員的目光,齊刷刷的轉到了陳天,龍芸三人的身上。

三人立刻成為了全場焦點,於是陳天三人也笑著點了點頭,頗有幾分寵辱不驚的風範,說的通俗一點,就是很裝掰。當然,裝掰的僅僅是陳天,芸妹子和小小妹子還是相當低調的。

六位招標委員入座,簡單的做了一下會場的規矩介紹,緊跟著便當眾拆開了那些密封著的投標方案。

大致的程序和上次東郊的招標一樣,在經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左右的商量和探討之後,六個招標委員依次公布結果,頓時全場寂靜一片。

前三個委員選中的都是天龍集團,而到了這時,會場終於不再安靜了,一些前來參加投標的公司老闆紛紛發出了質疑的聲音。

只不過在場的都是經常參加這種招標活動的人,對於其中的門門道道也都十分的清楚和了解,這質疑頂多算是一兩句小牢騷,根本整個招標會的既定選擇和結果。

緊跟著後面的三位委員也開口說出了自己的選擇,這一次其中有一個選中了天龍集團,另外兩個則分別選了兩個不同的公司。

一個是來自石城的,另一個則是來自中州的,這兩個公司在他們本省也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之所以選擇他們,其實並不是這兩個委員對於天龍集團不滿,更多的則是要照顧一下這些前來投標的外來企業的情緒。

畢竟人家大老遠的跑來投標,如果連個被「提名」的機會都沒有,那也著實太傷人了,這一點在場的諸位心裡都清楚,只是誰都沒有點透!

相反龍芸和陳天還是沖那兩位沒有選擇天龍集團的招標委員笑了笑,以表達自己的善意,而那兩個招標委員也笑了笑,其中似乎夾雜著一絲不好意思的歉意!

「呵呵,芸姐,恭喜你們天龍集團了,這次又是接到了一個大項目啊!」

「是啊,我看以後只要有你們天龍集團在,這江南省的大項目恐怕是落不到我們頭上咯!」

石城和中州來的兩位集團老闆,走到龍芸身邊笑呵呵的說道。

龍芸嘴角彎彎,笑著說:「呵,兩位老總客氣了,這次多虧了諸位高抬貴手,否則我們天龍集團也就不會這麼幸運了,如果兩位老總不嫌棄,咱們以後還是有很多機會合作的。」

兩位集團老闆笑臉盈盈的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招標失敗后的沮喪和失落。雖然這次的西湖區開發的確是個大項目,但是以大家現在的地位和實力,能賺錢的大項目見的多了去了,甚至接下來的也多了去了。

商場如戰場,沒有硝煙卻有有贏就有輸,這一點大家還是都能看的透的。

接下來的幾人又跟龍芸,寧小小寒暄了幾句,其中也有兩個跟陳天說話的,不過也僅僅只有兩句場面話,而後大家紛紛告辭,離開了招標辦公室。

而等到前來投標的諸位老闆都離開之後,那六個負責負責招標的委員會委員這才走了過來,其中最先開口的就是那兩個沒有選「天龍集團」的委員。

「芸姐,天哥,這次對不住了,因為姚市長說了要考慮那些外來企業的情緒,不能打擊他們的熱情,所以這才把最後兩個名額給了他們,希望你們能夠理解!」

「呵呵,大家都是自己人,客氣的話就別多了,我們都能理解,說起來這次還要多謝你們天龍集團才能有幸中標,現在正好到了吃午飯的時間,要是大家沒事的話,咱們一起吃個便飯如何?」龍芸笑著說。 審判者祖地!

紫發男子站立在城牆之上,目光環顧四周,不由得面色抽搐,冷聲喝道:「這群傢伙,居然火燒凶鼠,真是可惡。」

「你應該慶幸,我們還留了這麼一手,否則百萬大軍全部攻城,我們將會損失慘重!」身側,赤發男子平靜的說道。

「還是老祖有先見之明,提前召喚了貓臉凶鼠前來守護,一開始我還對於這個行為不屑一顧,不曾想,居然成為了我們的大幫手。雖然說,那些貓臉凶鼠全軍覆滅了,但是對於那體霸軍團也起到了致命一擊,他們可是損失慘重啊!」

「現在,該我們收割的時候了,體霸軍團疲憊之師,如何能夠再戰?這個時候,也該我們的棋子動手了。」

「轟隆!」

就在此時,城門開啟,一支體霸軍團魚貫而出,為首正是三大強者,潮汐族首領音熙、禍斗族首領彌天以及黑蜈族首領黑武士!

三十萬軍團,全部動員。

「這一次,便是媧影族、熾凰族覆滅之日了,這遺失之地,將會是我們的天下了!」 無愛婚約,甜妻要離婚 黑武士狂笑起來。

「出發!」

怒吼聲中,軍團開拔,走出城門,朝著深坑所在的方向前行而來,浩浩蕩蕩,密密麻麻,殺意衝天。

「不好,那幾個叛徒出現了,這是要趁火打劫!」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紛紛都面色陰沉起來。

此刻的他們,早已精疲力盡了,雖然人數上佔據了上風,但是想要對抗那三十萬毫髮未損的體霸軍團,無異於是痴人說夢。

眼看著黑武士率領的軍團快速穿行而來,眾人的眼中都有熾烈的火焰在燃燒,這是仇恨的火焰。

「這可如何是好?」見狀,鬼墨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們的損耗太大了,更是疲憊不堪。

面對這些裝備精良,戰意衝天的三大族軍團,基本毫無勝算。看著眾人不斷的靠近,在場許多人的心中都是一片冰冷。

憂慮,逐漸蔓延到臉頰之上,帶著恨意,帶著憤怒。

「真是可惡,這一群混蛋,早該死了。他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還想要對我們動手,真是可惡。」鬼墨狠狠的一拳砸在地面,怒吼起來。

「我們一定會戰勝了,再苦再累,都要堅持下去,那些審判者已經窮途末路了,只要我們能夠撐住,勝利終將屬於我們。既然我們都戰勝了這麼多次戰鬥了,何懼這一戰!」皇凰沉聲說道。

話雖如此,但是她心中非常明白,這一場戰鬥的勝算太渺茫了。

此時此刻,黑武士等人信心十足,他們的人數雖然不多,但是卻精力充沛,更是從審判者的寶庫中裝備了大量的金屬兵器和盾牌,戰鬥力將會再次提升。

原本,這些金屬兵器對於體霸來說,沒有絲毫的殺傷力,但現在卻一切都不同了,這種凡鐵俗銅打造的兵器,便是致命大殺器!

三十萬軍團,裝備了十萬弓弩手、十萬盾劍戰士以及十萬長槍手,這絕對算是一股超強的戰鬥力。

「這一次,我們斬殺了這些混蛋,便是勝利者了,我們便有資格主宰整個遺失之地,還有可以成為審判者的一員,對於我們而言,簡直就是天大的好處。」彌天冷笑道,嘴角的笑意幾乎都無法合攏。

「驅趕僅剩下的五十萬貓臉凶鼠開道,我們一起掩殺過去,這一戰必將勝利!」黑武士大笑起來。

「吱吱……」

就在此刻,足足有五十萬貓臉凶鼠再次撲殺而來,身後則是跟著三十萬軍團,一個個殺意衝天。

「防禦,構建陣型!」皇凰開口喊道,眾人雖然非常的疲憊,但是卻依舊堅持著站起身來,蓄勢待發。

「諸位繼續休息,一群鼠輩而已,我一人足以抗衡!」牧雲平靜的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已經疲憊不堪了,牧雲能夠有精力再次戰鬥,已經非常的了不起了,可他如此開口,當真是驚世駭俗。

「大人,你孤身一人,那可是三十萬軍團、五十萬貓臉凶鼠啊,這如何能夠戰勝啊?」鬼墨緊張的問道。

「看著便好!」

牧雲輕笑一聲,並未多說,抬頭看向遠處瘋狂呼嘯而來的五十萬貓臉凶鼠,平靜的開口說道:「三千里、一千里、五百里……」

「一百里!」

「三十里!」

「十里!」

牧雲口中不斷的報數,當他數到最後一里的瞬間,隨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輕聲說道:「啟動!」

「轟隆隆……」在這瞬間,整個天地都劇烈的沸騰起來,地面上有成片的符印在閃爍,引發天地風雲色變。無盡黑雲席捲而來,籠罩了整個天穹,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