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芹看到兩個小孩兒的慘狀,都差點兒想要現身了,可是想了想她現在的狀態,最後還是忍住了,只是祈求的看著書萱說道。

「那你們長這麼大的,從來沒見過你爹嗎?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你爹是個怎麼樣的人呢?你們平日里在家是怎麼過的呀?難道他看到你們被欺負了都不管的嗎?」

書萱對著小芹點了點頭,又溫和的對著小女孩兒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爹到底長啥樣,他也不給我們起名字,平時都是夫人安排我們做事的,只要我和弟弟有一點沒有做好,她就會讓人打我們,不給我們東西吃,只是偶爾她也會讓我和弟弟穿一下新衣裳,然後給我們東西吃,但是我爹他從來不管我們的。」

小女孩兒撅著嘴委屈的說道。

「原來如此,恐怕每次我回去看到的,就是他們故意做出來讓我看的吧!難怪他們基本上都不讓我靠近他們,只是讓我遠遠的看他們一眼!原來這都是他們演出來的,都怪我,如果我再仔細一點,他們就不會受那麼多的苦了!那人怎麼可以這麼狠的心,這可是他的親生骨肉啊!他怎麼能…」

小芹聽到小女孩兒的話,激動的吼道,身上泛起陣陣黑氣。

「行了,你也別太激動了,他們還在這裡呢!你這樣的情緒波動會有很強烈的鬼氣的,他們現在還小,你這樣對他們影響很大的。」

書萱看到小芹發狂的時候兩個小傢伙輕輕的縮了縮脖子,想必也是被她那陰冷的鬼氣給刺激到了。

小芹聽了書萱的話,又看到縮著脖子東看西看的兩個小傢伙,也連忙收斂了自身的鬼氣。

「好了,沒有名字沒關係,反正你們現在都已經離開了那個地方了,那不如就你們自己給自己取一個名字吧!就當作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書萱安撫住了小芹,回過頭就看到了小女孩兒委屈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哭出來的樣子,也不忍心再問下去了,反正像他們那樣的父親還不如沒有呢!

「可是我們也不會起名字啊!要不漂亮姐姐你幫我們起一個名字吧!」

小女孩兒說著兩隻眼睛還帶著期盼的光芒看著書萱。

「可是我也不太會起名字啊!」

書萱看到小女孩兒的目光,不由得在心裡哀嚎道,不過想著小女孩兒期盼的樣子,也不忍心讓她失望,只得絞盡腦汁的替他們想著名字。

「嗯…看你長得這麼可愛,你乾脆就叫蘇恬欣吧!還有你,嗯…你就叫蘇文勝吧!」

書萱費了半天的勁才勉強想到兩個能聽的過去的名義,可是沒想到等她說完了之後,卻沒有聽到兩個小孩兒回應的聲音。

書萱向兩個小孩兒看去,就看見他們一個個的都倔強的抿著嘴,眼睛里包含著淚花,可是卻又忍著不讓它落下來。

對此書萱覺得有些奇怪,就算是自己取的名字不怎麼好聽,也不至於難聽到讓人聽了想要落淚的地步吧!

「你們先別哭啊!如果你們不喜歡這個名字,那我們再重新想一個好了。」

書萱雖然被兩個小孩兒的反應給打擊到了,可是看著他們那委屈的樣子還是有些不忍心。

「沒有……漂亮姐姐起的名字很好聽,我們都很喜歡的…」

小女孩兒聽到書萱的話慌忙的搖了搖頭,在看到書萱一臉疑惑的看著她之後,又解釋道,「只是我不喜歡姓蘇。」

「不姓蘇?那你想姓什麼?」

書萱疑惑的看著小女孩兒。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不要姓蘇,我討厭他們!」

小女孩兒不高興噘著嘴說道,說完又看著書萱,「漂亮姐姐,要不然我就跟著你吧!」

「跟我姓?這姓氏的問題可不。能隨便姓的!」

書萱聽到小女孩兒皺了皺眉頭,可是在看到小女孩兒那亮晶晶的眼睛時,那拒絕的話又不知道怎麼說出口了。

不過書萱肯定是不可能讓他們跟著自己姓的,她本來就只是因為和小芹的交易,才答應照顧這兩個小傢伙的。

這隻需要找人照顧一下他們,等他們長大了就好了,可是若是讓他們隨了自己的姓,書萱就總覺得有一種責任在身上。

雖然這兩個小傢伙很可憐,可是這也不是書萱給自己找包袱的理由

於是書萱便對著一旁的靈魂問道,「小芹,你是他們的姐姐,對於這個你有什麼意見?」

因為兩個小傢伙都看不到小芹的緣故,所以書萱在和小芹說話的時候都是用的傳音,這樣在他們看來,書萱只是在發獃。

雖然他們也不明白書萱為什麼突然就發獃了,可是長久以來被人欺負的他們卻也不敢說些什麼,只能不安的等待著。

「我?」

小芹伸手指了指自己,迷茫了一下,又憤憤的說道,「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那一家人根本沒有把我們當做親人,我也不想要跟他們姓,可是如果不姓蘇,那我們又要姓什麼?」

「哎!」

書萱看著小芹這樣也知道她是個沒主意的,於是便只能無奈的問道,「你母親姓什麼?」

「母親?我母親姓葉!」

小芹聽了書萱的話,回憶了一下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乾脆讓你的弟弟妹妹姓葉好了,你母親那麼辛苦將你們生下來,雖然她現在已經不在了,可是若是知道她的孩子能跟著她姓,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對啊!我們跟我母親姓好了,明貴人,你真聰明!」

小芹聽了書萱的話后,眼神猛的亮了一下,高興的說道。

「既然你沒意見了,那我就和他們說了。」

書萱對著小芹點了點頭,便對著兩個小孩兒說道,「姐姐想了一下,你們跟著姐姐姓也不太合適,我聽你們親姐姐說,你們的母親是姓葉,既然你們不願意和父親姓,那就跟著母親姓葉吧!」

「嗯!」

兩個小孩兒這次倒是沒有拒絕,但是他們對於隨母親姓也是提不起精神,畢竟他們對這所謂的母親可是一點兒印象都沒有的。

解決了兩個小娃娃的名字問題,接下來就是他們以後住的問題了。

可是讓書萱沒想到的是,她才剛問他們喜歡什麼樣的宅子,好買一座給他們,讓他們過去住時,兩個小傢伙便哭了,無論書萱怎麼哄都哄不好。

「漂亮姐姐,我保證,我和弟弟以後都會聽你的話的,你不要趕我們走好不好?」

小女孩兒可憐兮兮的仰著頭看著書萱說道。

「哎!這個不是我說將你們留在這裡就可以的,我雖然住在這裡,可是這裡的事全部都歸另外一個人管,我也是做不了主的。」

書萱看著葉恬欣眼睛哭的通紅的樣子,也是有點不忍心了,可是她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將人留下來啊!

再說了,她可能也在這裡住不了多久了,等康熙回皇宮的時候肯定會帶著她一起的,到時候這兩個小孩子怎麼辦?

放在這裡肯定是不現實的,他們還這麼小,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人給害了。

可是若是帶著回皇宮,等她將來離開了皇宮,誰知道他們在皇宮裡面會發生什麼啊?而且葉文勝還是個男孩子,他如果想要帶到皇宮裡去,就只有一條路,這樣不是害人呢?

「那漂亮姐姐,你能不能和那個人說一下,求他讓我們留在這裡吧!我和弟弟什麼都可以做,而且我們可以少吃一點,不會用很多東西的。」

葉恬欣聽到書萱的話更加的著急了,她緊緊的拉著書萱的手說道。

「恬欣,你別著急,你聽姐姐給你解釋啊…」

書萱實在是沒有哄小孩兒的天份,她花了好長的時間都沒有將他們哄好,最後還是在小芹的幫助下,才向兩個小傢伙說清楚了。

「好的,漂亮姐姐,我們就住姐姐給我們的宅子里吧!我們一定會努力長大的,到時候就由我們來保護姐姐!不讓那些壞蛋欺負姐姐。」

葉恬欣握著自己的小拳頭認真的看著書萱說道。

「呃…你們照顧好自己就好了,姐姐已經是大人了,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

書萱聽到葉恬欣的話,回想了一下自己剛才說的話,也沒有說什麼她被人欺負了的話啊?也不知道她怎麼就把話給理解成了這樣了。

不過書萱現在也懶得去糾正他們,反正他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畢竟小孩兒和大人的腦迴路是有些不太一樣的,等他們長大了就好了。

「但是我們也要保護漂亮姐姐,等我們長大了,就幫漂亮姐姐將所有的壞人都打跑,到時候漂亮姐姐就可以和我們一起住了。」

葉恬欣說著還揮了揮她的小拳頭做了個打人的手勢,配上她那剛哭過還有些發紅的眼鏡,看起來格外的可愛。

書萱忍不住笑了笑,摸著她的頭說道,「說了這麼久,現在都快要中午了,你們乖乖待在這裡別動,我去讓你送吃的過來。」

接下來的日子,書萱除了每天去看望柳書雪和她的兩個孩子,給他們送補身體的東西之外,剩下的時間就基本上是在外面尋找合適的宅子給兩個小傢伙住。

書萱做這些並沒有瞞著康熙暗衛,康熙對於書萱這行為非但沒有阻止的意思,還自己給書萱找理由,讓人不準來打擾書萱。

對於康熙這麼識相的舉動,書萱對他也多了幾分讚賞。

等到書萱將兩個小孩子安頓好了,康熙那邊的案子也查得差不多了,畢竟有了書萱明裡暗裡提供的那些線索,那群暗衛要是再查不出來,估計就真的可以拿去餵豬了。

雖然對於給柳書雪下毒一案已經差不多查清楚了,可是現在的康熙卻更加的生氣了。

因為他這一查才發現,他現在的皇宮裡的一些事情基本上都被那些包衣家族給把控了。

現在他們只是想著要將他們的女兒塞到後宮里來,可是若是將來他們起了別的心思,對於整個大清皇室可就危險了。

可是現在那些包衣家族之間相互聯煙,勢力早已盤根錯節,想要將這個問題解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想來想去,康熙頭髮都愁掉了不少,可是卻依舊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康熙在包衣家族那裡吃了悶虧,心裡一直憋著一股氣,然後小芹的父親家裡就被康熙逮著下手了。

說起來這也是他自作自受,誰讓他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要瞎折騰的。

要說這小芹的父親的故事,也是可以寫成一本精彩的了。

就她父親和她母親在成親之前,她父親就已經有了一個相好的了,可是那個女孩兒的家人嫌棄小芹的父親身份太低了,他們覺得自家漂亮的女兒可以有更好的歸宿,所以就拒絕了小芹的父親的提親,將女兒送給了另外一個高官做妾,然後小芹的父親在傷心之下,便在小芹的爺爺奶奶的安排下娶了小芹的母親。

這小芹的父親雖然沒有娶到那個女孩兒,可是他們二人之間早已有了肌膚之親,而且這個時候那個女孩兒腹中已經懷了小芹的父親的孩子。

本來發生了這種事情,那個女孩兒就算不被休棄了回娘家,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可是也不知道她到底用了什麼手段籠絡了那個官員,竟然讓那個官員沒有追究那個女孩兒,而且還認下了她腹中的孩子,還對他們娘兒倆寵愛有加。

照理來說,事情到了這個時候就該已經結束了,大家都有了個好的歸宿,也算了皆大歡喜了,可是這凡事都有個但是!

在女孩兒生下孩子沒幾年,那個官員就因為犯了事兒被關押了,女孩兒和她的孩子雖然逃過一劫,可是這個時代的女人帶著一個孩子想要生存下去是很困難的,於是女孩兒這時候便想起了孩子的親生父親。

而且小芹的父親對她也是余情未了,更別說她還是帶著孩子回來的。只是在這個時候小芹的父親已經娶妻生女了,她再回來就只能做妾了。

這時候她當然不會甘心了,所以小芹的母親在她回來之後身體便一日一日的差了下去。最後在生下一對龍鳳胎之後便沒了。

聽完這個故事,書萱不由得唏噓不已,這女人拿到簡直就是女主的劇本了,若不是遇上了自己,她恐怕還能繼續這麼逍遙下去,可惜現在載到康熙手裡了,想必她接下來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了。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轉眼就已經入秋了,康熙也準備帶著眾人回去了。

只是在不久前柳府派人遞了消息進來,說柳書琪要和蘇清然在這時候成親了,想著書萱她們好歹也是親姐妹,於是便派人來問問,看她們有沒有可能回去。

書萱想著自己也已經有很久沒有回過柳府了,也想著回去看看,所以就去找康熙說了這件事,康熙也直接答應了她,還說現在他也準備回宮了,讓她可以在家裡小住幾日,然後便直接回皇宮便好。

柳書雪因為剛生了孩子,康熙肯定不可能讓她帶著孩子回娘家的,所以這次她便不能回去了。

「小主,您在看什麼呀?我們已經到了,要奴婢去通知他們來迎接小主嗎?」

這天書萱只帶了小白和紅杏,由車夫架著馬車將她們送到了柳府。

書萱站在柳府門口不遠處,看著柳府門前來來往往的賓客,以及在門口笑得紅光滿面的柳文昊,一時之間竟然有種陌生感,所以便在原地站了許久都沒有動彈。一旁的紅杏看到她這樣子,便開口問道。

「不用了,我這次回來是給我二妹妹送嫁的,還是不要張揚比較好。」

書萱擺了擺手阻止了紅杏的動作。

「那小主現在就進去嗎?」

聽到書萱的話,紅杏也識趣的沒有說什麼規矩,只是輕輕的向書萱問道。

「嗯!我們進去吧!」

書萱點了點頭就抬腳往柳府走去。

在路過柳文昊身邊的時候,書萱給他使了一個眼色,讓他不要伸張,柳文昊又不是傻的,看到書萱這樣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在書萱進去不久之後,他便將迎接客人的工作交給了一旁的管家,也跟著去了後院。

「萱萱,快進來,讓娘好好看看你。你去皇宮這麼久,人都瘦了,娘就知道那皇宮不是個好去處!」

書萱走到後院的時候,柳夫人正在招待客人,可是一看到書萱來了,她也顧不得這些客人了,拉著書萱的手眼淚汪汪的說道。

「娘,我沒事,你不要擔心我了!」

書萱一看到柳夫人這隨時都有可能會露出來的模樣,也有些頭疼,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個孩子似的。

在聽到柳夫人的話之後,書萱頭就更疼了,還好她很了解柳夫人的性子,知道她說話一直就是這樣口無遮攔的,所以在見到她之後,便在周圍加了一個隔音結界,不會有人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好什麼好!你別當娘不知道,娘可是聽說了,之前你們遇上了刺客,你受了重傷昏迷了好幾個月才醒來!我說你怎麼那麼傻呢?遇到了危險難道不知道躲起來嗎?往前面湊什麼呀!」

柳夫人說到這裡眼淚就像不要錢似的,不停的往外滾。

「行了,娘,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你看我現在不是還好好的站在這裡嗎?你先別哭了,一會兒她們該笑話你了!」

書萱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柳夫人往外屋子裡走,在這裡被這麼多人用看好戲的眼神看著,書萱覺得渾身不舒服。

「萱萱…」

「萱萱,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雪兒呢?她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她現在還好嗎?我聽說前段時間有人想害她,害的她早產了,現在她沒事了嗎?她的孩子還好嗎?」

就在書萱和柳夫人回了屋子裡,柳夫人正準備說話的時候,柳文昊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

他進門還來不及站定,顧迫不及待的向書萱問了這麼一連串的問題。

「爹,你別擔心,二妹妹和她的孩子都沒事。害她的人也查出來了。」

「我怎麼能不擔心,雪兒她被那些人害得早產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我怎麼能放得下心呢!」

柳文昊聽了書萱的話依舊是急的不行,嘴裡不停的說著對柳書雪的擔心。而對於書萱這個在他面前的女兒卻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

若是一般人遇上這麼不公平的對待,恐怕早就心理不平衡了,書萱看著柳文昊對柳書雪惹關心,心裡沒有任何的起伏,反正她早就不對這所謂的父愛抱有任何的希望了。

「爹,二妹妹現在還好著呢!雖然有人想要害她,可是那人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被發現了,而且她還給皇上生了一對龍鳳胎,皇上對她可在乎著呢!還專門派了人去保護她,所以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書萱這話,柳文昊才鬆了一口氣,不過他馬上又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緊張的看著書萱問道,「可是雪兒的孩子不是已經早產了嗎?那孩子現在還好嗎?」

「你放心吧!孩子也很好,他們可是皇上的孩子,皇上對他們也是關心得很,他們雖然是早產的,可是皇宮裡有那麼多御醫在,早就將他們的身體給調養好了,現在他們的身體可不會比足月的孩子差。」

書萱看著激動得不得了的柳文昊無奈的說道。

就他這樣子,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他的孩子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