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熙的記憶開始鬆動了,觸碰到關於以前東西的時候,不自覺的就會產生裂紋,不屬於她的回憶就會湧上心頭。

這個過程促使她頭痛欲裂,難受萬分!

可是,她卻享受這個過程,甚至急促的希望,她可以徹底的想起來……

因為只有恢復記憶,她才能徹底改變命運!

還有前世的種種悲劇……

同樣,顧彤也是如此!

現在的情況早已明朗了。

宮辰離同厲焱擁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那麼同樣的,顧彤的記憶肯定也跟前世的事情有關係。

總裁哥哥太邪惡 「當然了!顧彤的記憶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之前,這一切都是猜測了!」

夏熙的理智同感性並存,一方面把希望寄托在顧彤的身上,另外一方面,則是質疑自己!

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她懂得這個道理。

「我明白了!」

簡點燃了一根煙,抽上了一口。

她吐出了一口煙圈,道:「所以,你是不想拔苗助長了!」

太快的促使血彤恢復記憶!或許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而且,她們現在也無法確定,血彤的記憶是否有問題。

過度的行動,甚至還有可能暴露自身,這也是對應的問題。

不過很顯然,簡怪人的出發點,跟夏熙截然不同,甚至是背道而馳的。

她並不懂,夏熙和顧彤的姐妹情誼。

所以自然也不懂,夏熙的真正想法了。

當然,這一切都不重要……

「我想這一通並不愉快的電話,應該終結了,您既然是科技人才,還是好好研究你的科技吧,至於其他的,不適合你!」

話不投機半句多,說的就是她們了。

關於研究的話題,她們或許可以聊的愉快!

然而,關於這件讓她鬧心的事情!她們還是不要繼續探討下去了——— 已是黃昏了。

天色逐漸的暗沉下來,慢慢的籠罩了整個世界。

這個時間段,鬼閻王一家三口吃著晚餐。

若問這一家三口是誰,自然顧彤,厲焱還有阿禿了。

自從炊事班改了伙食之後,就不太對阿禿的胃口了。

它見了炊事員給的食物,扭頭就走,一口也不肯吃,所以,它近期都會『回家』吃飯了。

幸好,顧彤看它今日消瘦了,就給它準備了小肉乾。

否則,它即便是『回家』,恐怕也沒有食物可以吃了。

「這小東西叫你慣的不像話,還學會挑食了!」

厲焱看著顧彤將肉乾掰成小塊,放到阿禿的嘴邊,不由說道。

「唧唧!唧唧!」

阿禿好像聽懂了話似的,嘴裡的肉乾還沒咽下,就沖著厲焱叫了起來。

厲焱不禁一愣,他瞪了阿禿一眼道:「這還說不得了,怎麼跟你的主人越來越像了。」

顧彤翻了個白眼,理直氣壯的看著厲焱,道:「阿禿可是你撿回來的,我看它也很像撿它的主人了。」

顧彤的唇角微微一抿,頭一歪,得意的看著無語的厲焱,一下沒繃住笑出了聲。

可以厲焱並未生氣,明顯是在欣賞著她可愛的表情……

『一家三口』品味著晚餐,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屋內的氣氛顯得格外和諧。

『鐺鐺鐺———』

急促的敲門聲席捲而來。

破壞了屋內原有的一切平靜。

厲焱微微的蹙眉,卻也沒有說話,起身走向了門口。

他修長的大手拉開了門。

同一時間,「不好了,不好了!」的聲音!

響徹在整個屋內!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軍醫所的謝永飛。

他跌跌撞撞的走進房間,額頭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細汗。

謝永飛是軍醫所的人。

厲焱不用想,就知道,並不是來找他的了。

他閃開了身子,給謝永飛讓路,道:「進來說!」

謝永飛點了點頭,焦急的奔著屋內走去。

他看到顧彤的時候,心中一喜。

「彤哥,東區的傳染病蔓延過來了,東區請求支援,薛老讓我趕緊聯繫您,說您肯定有辦法的……」

一句話落在地上。

顧彤險些一口飯噴了出來。

關於SARS,她也是一籌莫展,暫時還未配製預防的藥劑……

然而,薛老上來就扣上這麼一大頂帽子……

她能有什麼辦法……

「東區的傳染病擴展這麼快?」

顧彤放下了筷子,有些驚訝了。

畢竟,按照他們原本的計算。

病毒還要有半個月,才會蔓延到軍區的位置。

「有一家五口感染了病毒,還不想隔離,所以就連夜驅車回到了本地,他們沒有預防措施。」

「當初去醫院治療,也沒診斷出是傳染病,前期檢查的時候,他們一家人住了院,大幅度的感染了醫院的其他病人,影響很大。」

愛是一場風花雪月 居然,又是病人惡意傳播的行為!

顧彤兩世為人,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病人!

自身感染了不注意,還傳染別人。

偷香高手 許多流傳甚廣的疾病,就是這樣蔓延開的。

甚至,還有危害性極大的傳染病病人,惡意傳播病情!

他們認為自己可憐孤獨!

卻沒有想過,被感染的人,又是何其無辜。

「薛老是什麼意思?」

她看著謝永飛滿臉都是汗,快速的倒了一杯水給她。

謝永飛端起杯子一飲而盡。

顧彤皺了皺眉,已然了解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了。

現在謝永飛來找她,肯定也有其中深意的。

「薛老剛被研究小組調走,研究對抗的辦法去了。」

謝永飛急匆匆的拿出一張表格,有些不樂意的道:「省城的當地醫院,暫時也拿不出辦法,這不,跟軍醫院求助技術人才呢,軍醫院查詢人才檔案的時候,居然翻到了你的頭上,現在,拿著外調的事說話,管醫療所要人了……」

若不是調出顧彤的檔案,軍醫院院長還不知道,顧彤是這樣全面、權威性的醫學人才了。

他要是之前早知道,都不會讓她實習,而是直接留在軍醫院了……

現在,軍醫院院長的腸子都悔青了…… 軍醫院院長的反應,未免是太慢了些。

想當初,薛正平可是在剛知道顧彤基礎資料后,就開始想方設法的把人搶走了。

且,為了不讓軍醫院懷疑!

還得假借是顧將軍,想要給顧彤安排工作,醫療所也不想收她的樣子!

現在想想,真是用心良苦呀……

後知後覺的軍醫院長,抱著顧彤的資料老淚縱橫……

順便問候了一遍薛正平的祖宗十八代。

……

「調都調來了,沒有再調回去的道理了。」

顧彤平聲回應,她留在部隊,是為了厲焱。

千方百計的花費了不少心思。

現在,想讓她調回去,那真是白日做夢了。

「最好是醫療所直接跟當地醫院聯繫,用醫療所的技術,支持當地醫院,然後再派人過去!」

若是顧彤沒有回軍醫院,那麼當地醫院,遲早也會找到醫療所頭上的。

那還不如主動一點,更是顯得醫療所高風亮節了!

「是!」

謝永飛不由佩服顧彤的思維了。

她的想法,跟醫療所領導們商討出來的結果,簡直是一模一樣。

都不用他說,她就直接告訴他結果了!

醫療技術高超,智商、情商還那麼高。

怪不得,薛老當成眼珠子捂著了……

「還有什麼事?」

事情都已經定下來了。

可是謝永飛遲遲沒有動彈。

顧彤便心中有數,他肯定不止這一件事情了。

謝永飛撓了撓後腦勺,有些尷尬的咳嗽一聲,道:「彤哥,你還記得李雲平不?」

李雲平?

顧彤微微蹙眉了!

她搜索記憶半晌,依稀有了些許印象,道:「執行任務的時候,跟你一起的小軍醫?」

當初執行『掃雷』任務的時候,醫療所派了兩位年輕軍醫。

正是謝永飛和李雲平了。

「是是是,就是我們兩個。」

謝永飛並沒有因為『小軍醫』,這三個字而感覺不適。

更多的則是興奮了……

要知道,彤哥的能力超人!

能被她記住名字就已經不錯了……

更何況,彤哥都那麼厲害了,跟她比起來,他們可不就是小軍醫嘛……

「他怎麼了?」

顧彤挑了挑眉。

「他,他沒怎麼……」

謝永飛趕忙擺了擺手,解釋道:「是這樣的,醫療所根據軍隊的作戰需求,所以想再單獨成立戰地醫療團,特聘彤哥為戰地醫療團的團長,兼醫療所戰地醫療部門的主任。」

「上一次出任務的時候,我跟李雲平就特別崇拜彤哥了,想要跟隨著彤哥,這不……就提前跟彤哥申請加入了……」

謝永飛的話語落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