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推著餐車,懷著一種期待的心情進入了拳擊手居住區那邊。

「哎,這不是斯科嗎?這小子怎麼進來的啊?」

「你不知道啊?毒蛇那傢伙受傷不能出去,這吃的喝的肯定是要送進來了。」

「瑪麗隔壁的,頭號拳手待遇就是不一樣。不知道他好了以後,誰會跟他對上啊,想想就覺得自己快死掉了。」

王陽戰戰兢兢的推著餐車朝著最裡面走。

這些拳擊手居住的地方就像是牢房一樣,一人一個屋子,屋子裡面除了一張床一個廁所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但是當王陽走到最裡面之後,差點就要罵人了。

最裡面的一間屋子很多,應該是將兩個牢房給弄成了一間,並且房間裡面裝修的很不錯,不是那種水泥牆。

而且還有沙發和電視,簡直就和一些標配的酒店房間差不多了。

毒蛇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彷彿是睡著了一樣。

但是當王陽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毒蛇卻是猛然睜開雙眼,殺氣騰騰的注視著門口的方向。

王陽若有所思的看著毒蛇,緊接著說道:「我送吃的。」

我是演技派 毒蛇掃了一眼餐車,卻是並沒有吭聲。

王陽在心裡暗道:「這傢伙該不會是個啞巴吧?」

王陽推開門,這才發現門並沒有鎖,這或許是和牢房唯一的區別了吧。

放下東西之後,毒蛇很是自然的吃起來,就像是王陽不存在一樣。

王陽故意走到毒蛇面前,一邊調製一種酒一邊嘟囔道:「這種酒,那是要現場調製的才好喝。」

不過王陽在說話的時候,一隻手卻是快速的做了一個動手。

這個動作的速度很快,而且非常的複雜,在華夏只有一些高級特工和赤龍特戰隊的人才明白什麼意思。

王陽做完了之後,那就是一臉期待的看著對方。

然而,毒蛇彷彿沒有看到一樣,該吃吃該喝喝。

王陽都有些納悶,難道這小子真的沒有看到,結果他一口氣做了三四次,手指頭感覺都快飛出去了。

毒蛇抬起頭,用一種很平靜的眼神看著王陽。

緊接著,毒蛇噌的一下站起身。

王陽心中一動,心說這難道是要對暗號了?

豈料,毒蛇一把拿過王陽手中的酒杯,繼續坐下來喝酒吃東西,彷彿根本不明白王陽的那些暗號。

王陽差點沒被氣吐血了,他不能夠在這裡停留太久,只能無比鬧心的離開了這邊。

一連幾天,都是王陽給毒蛇送吃的,每一次王陽都找機會和對方接觸。

但是毒蛇的反應就很是詭異,完全不搭理王陽。

這天,王陽灰溜溜的回到吧台,很是鬱悶的喝了點酒。

上面的一個小弟過來,帶來了一個消息。

「老闆說你最近表現很不錯,又來了幾個調酒師也在這邊工作,你負責管理他們。還有那些拳手的後勤工作,也交給你管了。」

王陽都有些晃神,這幸福來得也太突然了。

晚上的時候果然又來了三個調酒師,王陽現在也算是這邊的小頭目了,那自然是將手上的活給扔出去了。

至於負責拳擊手後勤工作的那些人,王陽早就和他們打成了一片,總體來說這管理工作簡直是和吃飯一樣簡單了。

王陽很是牛逼哄哄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台上的生死拳擊。

這幾天他已經賺了不少錢,身上的賭債都還了一般,王陽按照一般人的思維模式,又開始借錢玩起來。

在沒有接觸到這家會所和信的東西之前,王陽依舊是萬分小心,生怕自己露出任何破綻來。

「斯科,今天情況怎麼樣啊?」

一個男人湊到王陽身邊,很是隨意的問道。

王陽得意的笑道:「不錯,我已經贏了五十萬了,今天就不玩了,那邊還有事情要處理。」

這一次,這個男人卻是沒有繼續慫恿王陽玩下去。

王陽這次鬆了一口氣,看來上面已經是徹底放心了。

誰知,王陽剛剛起身,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吵鬧聲。

幾個男人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竟然扭打在了一起,會所這邊的幾個人急忙衝過去阻攔,那三個調酒師也是在一旁拉著打架的幾個男人。

王陽掃了一眼,他發現會所的某些工作人員,那都是在忙手上的事情,就像是根本沒有看到這個情況似得。

過去阻攔的,幾乎都是王陽這邊管理的人。

王陽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他幾步衝過去,大喊道:「嗨,你們在幹什麼,快點住手!」

結果王陽剛剛衝過來,其中一個鬧事的男人就是抄起一瓶紅酒,打碎了瓶子之後猛地插向了一個調酒師。

「閃開!」

王陽單手拉過那個調酒師,緊接著有些笨拙的想要躲開那酒瓶子。

一般情況下,這東西對於王陽來說,那是閉著眼睛都能躲開的,但是現在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普通人有能力救人已經很是逆天了,如果還能躲開對方的酒瓶子,這情況就很詭異了。

王陽並沒有避開,硬生生的挨了一下,酒瓶子插過來的時候,他是下意識的抬起胳膊。

剎那間,破碎的酒瓶子插在了王陽的胳膊上,王陽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幾個男人上來就是一陣拳打腳踢,王陽倒在地上就像是死狗一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這個時候會所的其餘人才匆忙趕過來,將那些男人都被打趴下來了。

眾人扶起王陽,一些保安帶著王陽去治療。

王陽躺在會所的一間屋子裡面,看著醫生處理傷口。

負責人坐在旁邊,看著王陽問道:「斯科,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要挺身而出?你完全可以呼喊那些保安過去的啊?」

斗羅之蓮扇斗羅 王陽心裡將這個傢伙的祖宗十八代都給問候了一遍,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那些保安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明擺著就是為了試探他的啊。

不過王陽還是很堅定的說道:「為了收買人心,這結果很不錯,我只是手臂受傷,但是那些兄弟以後會很信服我的。」

負責人楞了一下,隨後狂笑道:「好,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王陽也由此進入了負責人的真正信任人員之一。

短短一個禮拜,王陽就爬上了一個小頭目的位置,要是在會所裡面的那些小弟,可是三五年都坐不到這個位置的。

所謂高處不勝寒,這段時間王陽都是格外的小心謹慎,生怕那些傢伙在背後搞事情。

不過萬幸的是,這些傢伙似乎都很聰明,並不會輕易的招惹王陽。

這天,負責人帶著王陽在各大包廂行走,將他介紹給一些大人物認識。

更讓王陽覺得震驚的是,他們出來以後,負責人沖著王陽說道:「我聽說前幾天都是你在照顧毒蛇?」

「嗯?怎麼了?」王陽心中一驚,有些不明白的看著負責人,他擔心自己是不是露出什麼破綻了。

誰知,負責人卻是如釋重負的笑道:「斯科,不瞞你說,毒蛇這個傢伙很不好伺候。他的脾氣很古怪,會所裡面很少有人敢面對他的,不過你倒是一個例外了,我看不如就這樣,你除了手頭上的這些事情以外,那就專門負責毒蛇好了。」

王陽頓時就傻逼了,負責毒蛇,這又是什麼意思啊?

負責人繼續解釋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在這邊那些很牛逼哄哄的拳擊手,都是有私人助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王陽點點頭,合著就是叫他伺候人啊。

實際上王陽心裡是一萬隻草泥馬掠過了,不過這倒也是一個機會。

他本來就想要接觸一下毒蛇,一直都沒有機會,如今這麼一弄,反倒是方便了。

夜幕降臨,會所的生死拳擊再一次拉開了序幕。

毒蛇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很多人都是沖著他來的,會所自然是立刻就安排了讓他上場。

王陽像是往常一樣,繼續給毒蛇送吃的。

一條長長的走廊,不斷的傳來一些人的說話的聲音。

幾個拳擊手湊在一起,很是小聲的說著什麼。

王陽推著餐車經過,一個拳擊手隨手拿起三明治,吃了起來。

王陽一愣,急忙說道:「等一下,那是給毒蛇的啊。」

「呵呵,毒蛇?今晚過後他就是一條死蛇了。」拳擊手陰測測的笑道。

王陽有些晃神,不明所以的看著這個拳擊手,但是他並沒有機會多問,因為這些傢伙很快就將他給轟走了。

王陽推著餐車到毒蛇這邊,毒蛇也像是往常一樣,拿起東西就吃,也不理會什麼。

這個時候王陽咬著牙說道:「你小心一點,我剛才看到他們在一起商量事情,很可能是要害你。」

毒蛇繼續吃著東西,也不吭聲。

王陽都懷疑,這小子該不會是個啞巴吧?

等到毒蛇吃完了,王陽推著餐車就打算離開,就在此時毒蛇突然開口說道:「為什麼告訴我?」

王陽轉過身,他很想要告訴毒蛇,那是因為他覺得毒蛇是自己人,但是在這種地方王陽是不敢說的。

這裡充滿了監控,誰知道毒蛇的房間裡面有沒有啊。

想到這裡,王陽很是市儈的笑道:「我現在可是靠你吃飯的,你贏一場的話,那上面也會給我很多錢的。你就是一顆搖錢樹,我哪裡敢讓你出事啊?」

毒蛇抬起頭,打量著王陽,隨即怒道:「滾出去!」

王陽擺擺手,卻是根本不生氣,嬉笑著就離開了。

毒蛇坐在沙發上,面具下一張蒼白的臉毫無血色,他皺著眉頭似乎一直在考慮什麼時候。

半個小時后,王陽又來了,不過這一次他是來帶毒蛇過去打拳擊的。

王陽提著一堆東西,一邊走路一邊緊跟著毒蛇提醒道:「你一定要小心點。」

毒蛇冷笑了一聲,卻是沒有說話。

拳擊台上已經是熱火朝天了,下面的人呼喊聲已經是震天響。

「毒蛇!毒蛇!」

「瑪德,你小子一定要贏啊,老子可是將身家性命都壓在了你的身上!」

王陽站在一旁,掃了一眼賠率。

爹地,媽咪生氣要哄哄 這一場毒蛇對陣一個帶著雄鷹面具的男人,不過雄鷹那邊的賠率簡直是慘不忍睹。

這麼說吧,如果有一百個人的話,那麼也就只有五六個人是壓在了雄鷹那邊。

王陽正在佩服那幾個人的勇氣,誰知就在這個時候一些男人突然拿著籌碼走過來,全都壓在了雄鷹那邊。

提示板上的賠率瞬間發生了改變,這一幕看得王陽心驚肉跳。

依照毒蛇之前的表現,這些傢伙應該毫不猶豫壓在毒蛇身上啊,這些男人的表現實在是太詭異了。

王陽聯想到之前拳擊手說的話,不由得多看了一下這幾個男人。

結果這麼一看,王陽更是心都涼了一半。

會所裡面的客人和拳擊手都帶著面具,但是只有拳擊手佩戴的是動物面具,而這幾個男人全都帶著的是動物面具。

他們是拳擊手!

王陽很是緊張的掃了一眼身旁的毒蛇,眼看著就要到他上場的時間了。

毒蛇伸出手臂,王陽只能硬著頭皮拿起注射器,開始給毒蛇注入毒品。

幾分鐘之後,場上的裁判開始喊毒蛇的名字。

毒蛇很是從容的上場了,彷彿根本就不在意王陽之前的提醒。

但是王陽在台下已經是快要急瘋了,萬一這個小子真的是自己人,那麼他在會所這麼久的時間,肯定有很多情報。

要是這個傢伙就這麼被人給坑死了,對於王陽和華夏來說,都是重大的損失。

王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開始暗中觀察場中的情況。

那幾個下了注的男人也坐在台下,不過他們沒歡呼,而是很冷靜的看著毒蛇。

第一場,毒蛇毫無懸念的幹掉了那個雄鷹拳擊手,幾乎就是秒殺了。

中場休息的時候,王陽這個助理拿著一堆東西過去,分別是水和毛巾還有新的毒品。

會所的規矩就是這樣,只要還在比賽中,那就必須繼續注射毒品。

今晚,毒蛇一共有五場比賽,王陽這邊拿到的就是五個注射器。

毒蛇伸出胳膊,王陽注射好了之後,就是開始拿水和毛巾。

就在毒蛇喝水的時候,王陽看著手中的毛巾有些失神。

雖然這條毛巾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但是王陽一入手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會所的毛巾都是統一的,全部都是新的,而這條毛巾卻是沒有標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