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初九翻了翻書,淡淡開口。

許蔻蔻眼睛轉了轉,臉上的得意大了些:「我和茱莉亞都簽了瑞立,如果你簽瑞立的話我們還能做個伴呢。」

「不過你不簽瑞立真的好可惜啊,之前那些找你的什麼風格雜誌根本沒有瑞立規模大啊。」

「你的發展會受影響的。」

許蔻蔻一臉可惜的看著她。

裴初九聽到她這話,忽然回頭。

在她猛的一回頭下,一眼就看到了許蔻蔻那還沒來得及收回去的得意笑容。

她看著她,狐狸眸里浮現了几絲幽深,淡淡開口:「我簽了公司。」

「安妮經濟公司。」

許蔻蔻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個人就如同遭受到雷擊一般怔在了原地。

安妮…安妮的公司?

她的臉色一下就蒼白了,手指也緊緊攥在了一起。

安妮的模特經紀公司絕對比瑞立要好出不少。

不是說安妮不怎麼收新人了嗎,怎麼就收了裴初九呢?

她的臉上滿是嫉妒的神色,心底的那嫉妒的蟲子都快把她啃咬殆盡。

她連祝福的話都說不出口,臉上的神色僵硬而猙獰。

「初九,我和北霆哥哥是有婚約的,你知道不知道。」

許蔻蔻看著裴初九,忍不住的開口。

婚約?

裴初九心一陣,心底咯噔了一下,可是在想到了什麼的時候,她卻又平靜了下去。

都要離婚了,還在乎這些幹什麼。

她恩了一聲,淡淡道,「你們有婚約,關我什麼事。」

她看了許蔻蔻一眼,「你有婚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說完之後,她也眯著眼睛不願意在理許蔻蔻。

……

回國之後,她也清閑了一段時間。

安妮在知道她要過來考核的時候特地給她發了一條信息。

【初九這一次好好加油,爭取一次通過,如果你一次通過的話,接下來的維密天使秀我會考慮讓你去申請一下。】

在看到這條信息的時候,裴初九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維密天使秀?

光聽到這個名字她就激動不已。

這個秀是絕對的大秀,許多超模都是因為這個秀而名氣大漲,幾乎是成為超模的標誌。

每年申請的人數極高,可通過率非常低。

原本大秀就有許多人氣高的超模佔據了每年的名額,能被替換下來的最多不過兩到三個。

可這兩到三個卻有上萬個新興模特去爭取。

這個競爭是絕對的殘酷,可如果登上了這個大秀,回報也是豐厚的。

她在想到這個秀的時候都十分激動。

備考階段,而每天她也沒和墨北霆聯繫,不知道墨北霆現在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

安妮在知道他們來的時候,給了他們一張備考單。

單子上是她們考核的所有課程的內容。

密密麻麻的許多項考核。

【考核一:形體考核。】

【考核二:模特表演考核。】

【考核三:服飾搭配考核】

【考核四:化妝造型考核。】

【考核五:個人形象管理營養學美體綜合書面考核。】

【考核六:個人綜合考核評價打分。(無需考試)】

總共五項考核,包括了各大分類。

她粗略掃了一眼,前邊的四項考核她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模特表演考核包括了模特在鏡頭前的自信程度與熟悉程度。

分為模特的走秀部分與影視表演部分。

這一部分絕對是她的超級強項。

對她來說最難的……恐怕是第五項。

還有這個根本沒有考題的第六項。

無需考試?

第五項考核是書面的考試。

這裡邊的內容很雜,她也不保證她能不能得到高分。

她和司正霆開始緊急的準備了起來。

第一項考核在兩天後。

形體考核是最簡單的,也是最殘酷的。

有一個嚴苛的形體標準,如果過不了的話,就算你其他的方面在好也沒有用。

可對於裴初九和司正霆來說……這簡直不算考試。

根本不需要訓練,她們的形體就是最完美的狀態。

她們住在了安妮模特公司在國內安排的住所里。

這一棟公寓里都是過來考核的新模特,大部分都是外國人。

因為這個考核是公司內部考核,所以為了方便,安妮也就讓她到國內考點考核。

考點的公寓離她住的地方並不是很遠。

司正霆和裴初九住在一個套間。

一個套間是四個單獨的小房間,房間里有男有女。

在搬進去的時候,剛一打開門,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坐在沙發上正在KISS得難捨難分的兩人。

房間里到處亂糟糟的,一大堆碗筷堆在水池子里沒洗,污垢堆滿了整間屋子。

裴初九在一進去的時候,眉頭一下就擰了起來:「Hello,我是裴初九。」

她強忍著胃裡的不舒服打了個招呼。

司正霆跟在後邊眉頭也皺了起來。

沙發上的兩個人轉了過來,在看到裴初九和司正霆的時候,一下就不爽的皺起了眉:「真倒霉,怎麼是兩個華夏人。」

「華夏人怎麼會來。」

「就是啊,還以為會碰到兩個厲害點的來組個團,真是晦氣。」

那兩人看向裴初九和司正霆的眼神滿是鄙夷。

裴初九聽眼睛微眯,也不生氣,神色淡淡的開口:「你好,請問我們的房間是哪兩間。」

裴初九的話音淡淡的,絲毫沒有要生氣的意思。

那邊的兩人在聽到裴初九的話時候,撇了撇嘴,隨手一指:「那邊兩間。」

他們說完之後就沒有在搭理她們。

裴初九和司正霆在推開了她們指的那兩間房間的時候,臉色一下就難看了。

只見那邊的兩間房間里堆滿了雜物,整個房間都被雜物堆滿。

她在看到那房間里的雜物時候,臉色不太好看了。

她指著裡邊的東西淡淡開口:「裡邊東西,誰的。」

整個房間床上堆滿了衣服,破舊的紙箱子,一袋一袋的垃圾都堆滿了整個房間。

整個房間就像一個垃圾場一般讓人難以忍受。

裴初九和司正霆的臉色十分不好看。 她的這幾張圖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

咔擦咔擦的把房間里所有的細節都拍攝了下來。

那邊的兩人的側臉也入了鏡頭,順手她也把自己擺在門口的那個箱子也拍了進去,證明她們只是剛剛到這裡。

這兩張照片一發上去之後,一下就火了。

主要也沒有別的,實在是太他嗎辣眼睛了。

底下的評論一堆一堆的翻著上去。

【豬寶寶:我的上帝,這個室友也太厲害了,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神木瑪利亞:上天作證,我差點把隔夜飯都給吐出來,我的天哪,太髒了!!就算是才搬進去要打掃,但是看到那房間里故意堆放的這麼多垃圾,估計誰都不爽吧!!】

【玩偶偶:是啊,太噁心了,如果是我的話我也住不了,我會跟她們撕個天昏地暗。】

【小蒼:求扒啊,那兩個人是誰啊??】

【神木瑪麗嗎:我知道,這兩個人好像是安妮旗下的簽約模特,@模特莎娃,@模特皮爾斯,這是那一男一女的傳送門,不謝!!】

……

裴初九在發完之後,面無表情的打電話直接花錢叫了保潔過來。

保潔在看到房間內的場景時候,一下就懵逼了。

白人阿姨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保潔工具,看著房間內那堆滿了垃圾的樣子,愕然的開口:「小姐,這個房間的髒亂超乎我的想象,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每小時的收費必須翻五倍。」

裴初九嗯了一聲,淡淡笑了笑:「應該的。」

白人阿姨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才滿意的開始干起了活。

裴初九和司正霆站在門外。

司正霆十分不解的開口:「初九,你為什麼不要求換一個宿舍啊,我們可以找安妮換一個宿舍啊。」

司正霆看著裡邊那髒亂差的模樣,直皺眉。

裴初九淡淡開口:「我們是來考試的,不是來住酒店的,如果是考試的話,我想挑挑揀揀是肯定會被扣分的。」

娛樂圈之女王在上 她的聲音極輕,但是卻十分清楚的傳達到了司正霆的耳朵里。

保潔足足清潔了三個小時才清潔乾淨。

保潔在把公共區域和裴初九,司正霆的兩間房打掃乾淨之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小姐,還有哪裡需要打掃嗎?」

裡邊的兩個模特冷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忙開口:「順便把我們的房間也打掃一下吧。」

保潔點了點頭,剛打算拿著拖把就進房間的時候,裴初九涼涼的聲音響起:「抱歉,打掃這兩間屋子的錢我是不會付的,從你進來開始到現在,一共是三小時,我們只會付三小時的錢。」

「剩下的我不管了。」

她說完之後從包里拿出了美刀遞了過去,淡淡開口:「這是我們剛剛三小時的傭金,辛苦了。」

權寵京華 裴初九說完后就連搭理都沒有搭理那邊的兩個人,自顧自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那邊的兩個黑人在看到她這樣子的時候,氣得臉都綠了:「你這是什麼態度!」

「小心我扣你們分!!」

那邊兩個黑人叉著腰,一臉趾高氣昂。

扣分?

裴初九眯了眯眼。

在聽到扣分的時候,裴初九一下就發覺几絲不對勁了。

好好的她們怎麼會提到扣分的事呢?

她眯了眯眼,沒有說話,淡淡開口:「扣什麼分?」

那邊的兩個黑人模特哼了一聲,叉著腰趾高氣昂的看著她:「這你就無需知道了,你說話小心著些。」

說完后,他們就趾高氣昂的離開了。

裴初九和司正霆對視了一眼,心底警惕了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