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口子昨天晚上合計了半夜,都覺得這件事只有拿錢給白家是比較穩妥的處理方法。

其中最主要的擔憂就是周弘山工作才剛穩定下來,如果這個時候傳出什麼不好的風聲,怕會影響他的工作。

再來一次動蕩的話,他們夫婦都無法承受了。

周常安悶悶的抿了抿嘴,點點頭,「我知道分寸。」

吃了飯,周念念有些不放心,跟著一起出了門。

白玉卿帶路,帶著他們七彎八拐,找到白永利夫婦住的招待所時,得到的消息時他們昨天晚上就退了房間,不知去向。

周念念皺了皺眉頭,沒想到白永利夫婦還挺聰明,這麼快就換了地方。

白玉卿站在門口,眼底的神情無比陰沉,臉上卻是那副慣常的不知所措,「他們一定是怕我們來找,所以換了地方。」

周弘山皺了皺眉頭,「回去吧,我先託人打聽一下他們換到了哪個招待所。」

他在調查所也有相熟的人,回去打電話讓人幫忙查查人住在哪裡。

一家人無功而返,得知白永利夫婦換了地方,沒找到人,李香秀也十分氣悶。

「我打電話叫老大兩口子回來,不管怎麼樣,總得籌錢。」她悶坐了片刻,打電話去找周常國。

周念念上樓去找阿靚,「你幫我去轉轉看看昨天來家裡的兩個人住在哪裡唄。」

阿靚嘿嘿一笑:「我昨天跑出去玩了,根本不知道家裡來過人,我怎麼幫你去找。」

周念念悶悶的揪了揪它的羽毛,「你最近玩的有些樂不歸蜀啊。」

阿靚被扯疼了,不敢動彈,討好的沖她笑:「這不能怪我啊,京都好玩的東西太多了,我跟你說哦,尤其是那些博物館里的文物,靈氣特別充盈,我在裡面待一天,感覺靈力都要恢復一點點。」

周念念有些無語,「你別告訴我你見天的往外跑,天天泡在博物館里。」

阿靚搖頭,「不,有時候也去墓園溜達溜達。」

周念念:「……「

為什麼她養的寵物愛逛的地方如此與眾不同。

阿靚幫不上忙,只能等周弘山那邊托的調查所的朋友了。

又過了一天,陸擎風來找周念念,「我朋友打電話過來了,說是調查到一些消息,你去接電話問問吧。」

周念念喜出望外,跟著陸擎風去了陸家。

陸擎風的朋友在電話里簡單講了講自己打聽到的事。

白永利與張翠花結婚八年都沒有孩子,白永利整日長吁短嘆的,卻不敢埋怨性子潑辣的張翠花。

八年都養不出孩子,村裡人說啥的都有,後來兩口子就動了心思,尋思著抱養一個孩子。

農村人有講究,去抱養孩子一般都會抱養女孩子,據說是積德能帶來好運,說不定能懷上。

白永利的弟弟白永勝常年在外頭東奔西跑,門路廣,有一天就給他們兩口子帶回來一個粉妝玉琢的漂亮小女孩。

白永利和張翠花見小女孩白凈漂亮,粉妝玉琢的,心裡挺喜歡,就留了下來,起名白玉卿。

起初那幾年,兩口子待白玉卿挺好的,村裡很多人也都漸漸忘記白玉卿是他們抱養的事。

一直到白玉卿六歲的時候,張翠花懷孕了,生出一個兒子來。

白家兩口子高興瘋了,從那以後,白玉卿的命運就發生了變化。

白家兩口子自然對親生的兒子更好一些,對白玉卿沒有之前那麼上心,將她丟給了奶奶去照顧。

白家奶奶嫌棄白玉卿不是親生的,什麼活都讓白玉卿干,還時常打罵她。

白玉卿跟著奶奶生活了一年多該上學了,村裡人都說白玉卿長的漂亮,多讀點書說不定將來能嫁到高門大戶去。

白永利兩口子動心了,將白玉卿接回來,送她上了學。

陸擎風的朋友最後說:「據我打聽,白家兩口子就是典型的重男輕女,家裡的好吃的好穿的都是先緊著兒子,覺得閨女早晚都是別人家的人。」

「但要說虐待,倒是沒太多,就是農村老百姓一般對待閨女的那種方式罷了。」

最後陸擎風的朋友還提到白玉卿下鄉的時候,曾回過一次家,後來她家還著火了,事後張翠花一提起白玉卿來就罵罵咧咧的。 ……

時間,在吃喝玩樂中過去了數日。

清晨,來自太平洋的水汽,將整座島嶼籠罩。

朝陽下,雨林里霧氣寥寥,透著淡淡的紅光。

幾隻顏色鮮艷的熱帶鳥類,正停歇在一座巨大的鋼鐵建築物頂端,閑適地梳理著它們被朝露沾濕的羽毛。

「嘩!」

驀然間,建築物內部,傳來了人群沸騰的歡呼聲。

幾隻鳥兒嚇得「嘎嘎」直叫,撲凌凌地振翅高飛。

原來,今日一早,全球青年異能者大會的複賽,終於開始了!

此時,青年大會的會場中,再一次聚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數萬名觀眾。他們按照國籍和組織,有序的落座在觀賽區域,三百名成功晉級複賽的選手,同樣按照國籍和組織,在會場中心集合。

經過三天的休整,三百名晉級選手,個個煥然一新,士氣高昂。每一個都以自己最好的狀態,站在場中,向全世界展示著自己,以及自己所在的國家與組織形象。

會場內人群情緒高漲,眾賽席上旗幟飛舞,彩帶飄揚。

觀眾三五成群,為他們看好的選手,歡呼助威,或歌唱打氣,儘管觀眾來自世界各地,種族和習俗都不相同,但此時沒有人會去干涉他人的行為。

畢竟這是五年一度,屬於全球異能者的節日,是一個值得無拘無束,盡情歡騰的日子。

「啤酒飲料礦泉水,香煙瓜子八寶粥,有需要的嗎?」

一個溫柔嬌媚的聲音,如一縷甜膩的風,刮過人的心頭。

會場躁動的氣氛,更加熱烈了。

「各位先生,為了慶祝複賽開始,今天一切商品享受八折優惠,僅此一天哦。」

原來,一位位兢兢業業販賣商品的比基尼女妖,再一次扭動熱辣的腰肢,走進觀眾席中。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觀賽人群個個喜笑顏開,他們預選賽就與這些身穿緊窄比基尼的女妖,朝夕相伴,複賽要是沒有她們,還真覺得少了點什麼。

「美女,給我來一塊老乾媽三明治!要多點辣醬!」

「好的,先生還需要點什麼嗎?」

「嘿嘿嘿,我還要給你,小!費!」

「哎呀,討厭啦,先生你的手往哪放呢?」

「嘿嘿嘿……」

類似的歡樂橋段,又一次此起彼伏的上演,超聯會長埃蒙斯,眼角無奈的跳了跳,忽然感覺一絲疲憊在他的心頭飄過。

在這些女子天團出現之前,他心情還是挺好的。

這些女妖們做的叫什麼正經生意?好好的大賽被搞的烏煙瘴氣。

可是她們又全是寶彩兒的人,他這個超聯會長,大賽的主辦方,竟然還沒法去管。

心塞啊,心塞。

埃蒙斯深深呼出口氣,邁步從主席台上飛下,還是正事要緊。

隨著他緩緩飛落場中,S級傳奇魔法師散出來的強大氣勢,立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連現場的喧囂聲,都彷彿減少了似得。

這一點效果,他十分滿意。

他氣度威嚴,抬起眼睛,掃視了一圈面前整齊列隊的三百名晉級選手。

發現火焰之子正老老實實的站在隊列中,沒有任何多餘的舉動,一顆緊張的心,也隨之鬆了下來。

只要這小子能安穩點,他就放心了。

「下面我將宣布,複賽的比賽規則。」

埃蒙斯靜靜懸立在一眾選手的上方,S級強者的威能,將他看似平淡的聲音,充斥在現場所有人的耳邊。

「接下來複賽將採取以排名高低,兩兩對決的方式,第一名將對決最後一名,第二名對決倒數第二名,以此類推。接下的時間裡,每日淘汰一半選手,最終勝出的選手,將與十名半步S級的種子選手,組成本次大會三十二強!」

「呼!」

埃蒙斯話音剛落,現場觀賽人群就傳來了一陣驚呼,接下來的比賽要好看了,每日淘汰一半,這樣的賽制確實夠激烈殘酷。

就連站在會場中心,整齊列隊的三百名晉級選手,不少人臉上都有了些凝重之色。

這樣兩兩對決的賽制,第一天確實簡單,但是越往後,隨著低等級選手被淘汰,面對的對手也將越來越強,競爭將變得非常激烈。

現場觀賽人群和晉級選手,全都陷入一片焦慮和緊張,然而十名坐在各自觀眾席下方的種子選手,在他們臉上卻感覺不到任何壓力。

來自超盾局的女超,此時正靠坐在舒適的特別席位上,翻看米帝出版的英雄漫畫。非洲古巫聯盟的沙漠皇帝加內瑟斯,面戴黃金面具,半靠在席位上,正享受著兩名埃及侍女的按摩。

在他們的對面,來自國非局的六不戒,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戴著VR,樂呵呵的欣賞著國外大片。而在他的另一邊,來自東瀛的種子選手安培宗秀,則獨自品嘗香茗,一片片美麗的櫻花,在他身旁憑空飄落又兀自消散,景象美輪美奐。

很顯然,這些半步S級的選手,並沒有將這場複賽放在眼裡。

其實也難怪,在普通異能者的眼中,這些半步S級的選手,就是活在他們身邊的傳說,一個個都是他們敬仰的偶像。

如果說那些能夠達到A級的異能者,是千萬人中的龍鳳,那這些半步S級的選手,就是這些人中龍鳳里的天之驕子。

想想看,全球那麼多青年異能者中,也就只有這十名青年達到了半步S級的地步,他們未來註定要踏足巔峰,之後成為某個組織的重要領導,權傾一方。

就算將這十名半步S級的種子選手,說成本次大會中隱藏的大BOSS都不為過。

「各位請安靜,接下來我要宣布大賽組的另一個決定。」

埃蒙斯掃了一眼四周,對自己展示出來的氣勢,以及觀眾產生的反應,都非常滿意,當下繼續保持這種狀態,開口宣布說,「經過大賽組討論決定,預選賽第一名火焰之子王焱,將成為第十一名種子選手,直接進入複賽第二輪!」

這一決定,現場不論觀眾還是選手,都沒有什麼異議,畢竟王焱確實有這份實力。

埃蒙斯眯起眼睛俯視場下,心中為他前天想了一晚上的決定,暗自得意。

直接將這混小子,送進三十二強,讓他在場邊安安穩穩的坐著,就不信這樣他還能鬧出什麼幺蛾子。

呵呵,不錯不錯,這個方法省事又省心,他這個超聯會長果然不是白當的,很英明嘛。

發現沒有異議,埃蒙斯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就要飛回主席台。

就在這時,王焱突然從隊列中走了出來,高喊了一聲。

「等等!」

埃蒙斯心臟沒來由的忽然一抽,整個人都險些從半空掉了下來。

「王,王焱,你有什麼事嗎?」埃蒙斯立馬緊張起來,聲音都有些發虛。

彼岸你在 心想這火焰之子又在耍什麼花招?這個小子攪起事來,還真是青出於藍,如今他心裡一點底都沒有。

王焱一副無辜的表情,開口說道:「我不要直接晉級,我要打比賽。」

噗!

埃蒙斯差點給氣吐血來,直接晉級還不好?哪還有人非要勞心勞力去打比賽的?

還有這副無辜的表情,簡直跟拐走火稚器靈,順便還坑下自己兩件聖器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大賽組已經決定,你的實力已經獲得認可,不用參加層層篩選的複賽。」埃蒙斯一正神色,努力保持自己的威嚴。

「可我覺得,自己還需要磨練磨練。」王焱皺了皺眉頭,還是不肯讓步。

「第一輪複賽給不了你什麼磨練,你就安心的坐到三十二強,到時候有你磨練的。」埃蒙斯揮了揮手,「去你們國非局的特殊席位,安心坐著吧。」

「那第一輪複賽的獎勵怎麼辦?」王焱眼神斜斜的看向一邊,終於將心裡話說了出來。

痛!

埃蒙斯心臟突然一痛,暗罵道,這混小子,一個預選賽就給你撈走了三件寶貝,現在還想要獎勵?

太壞了,這小子實在是太壞了,簡直比當年炎尊還要貪心!

「第一輪複賽沒有獎勵,安心去那邊坐著吧。」

埃蒙斯被氣的夠嗆,又沒什麼好法子對方,只好瞪了王焱一眼,隨後緊忙宣布第一輪複賽開始,迅速遠離這個火焰之子。

王焱覺得自己真的十分無辜,自己提出來的要求,明明是很合理嘛,當然了,沒有獎勵這事就算了。

隨著王焱和場中剩餘晉級選手,撤出了場地,複賽第一場如期開始。

「第一場由黑暗聖女凱瑟琳娜,對決預選賽最後一名,印國諸神後裔的閃電手卡薩米!」

隨著主持人肖恩的宣布,現場觀眾再一次熱烈的歡呼起來。

在人群的歡呼聲中,黑暗聖女凱瑟琳娜,緩步走上擂台。

她依舊是一副貴族千金的打扮,撐著一把黑色小洋傘,儀態尊貴羸柔,彷彿她不是來參加擂台決鬥,還是一次閑適的散步出遊。

王焱知道她接受了小師娘的初擁,這幾天吃喝玩樂時都沒見到她。即是對她有些擔心,又有些好奇。王焱完全不清楚,一個人類是怎麼轉化成血族的。

在他看來,黑暗聖女幾乎沒有什麼變化。當然,她現在應該是吸血鬼侯爵了。

外表嘛除了更嬌弱了一點,皮膚更白嫩了一點,以及唔?氣息好像更加內斂深沉了。

看來,那一顆「聖血之心」,對她的幫助很大啊。

王焱一下子對她的未來期待了許多。

…… ……

與黑暗聖女的閑適相比,隨後出場的閃電手卡薩米,可謂鬥志激昂,雙手飛快的在面前揮舞出種種招式,快的連他自己都看不清楚。

此時的他,可謂興奮度到了極致,看向黑暗聖女的眼睛中,閃出道道精光,彷彿他看到的不是強大的對手,而是任由宰割的羔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