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動的可不是劉鑫強自己,這邊吃飯的人一聽這個,有的連碗都來不及放下,端著碗就往那邊跑。

顏沐被青果催的也連忙放下碗,跟著大家一起到了劉鑫強的電腦前。

果然,上面顯示成交了第一筆。

這個顧客買了一包乾花蕾。

顏沐連忙看了看這顧客的地址,是京都本市……為什麼這地址她看得有點眼熟?

再一看顧客的聯繫電話,顏沐心裡一熱。

總裁的小小妻 儘管用了一個字母來代替,但……薄君梟吧這是?

這地址不就是他鼎煌總部的地址嗎?!

很快又響起了幾聲提示,又有幾個顧客點了進來都分別買了點東西。

顏沐都有點無語了。

司馬,閆慈……,還有薄家老宅的地址……真是的,這做托做的也太明顯了吧?

不過為什麼她心裡還是甜滋滋的!

看著激動的劉鑫強和自家員工,顏沐默默將吐槽的話憋進了心裡。

好吧,大家高興就好!

「都是咱們京都這片兒的!」

劉鑫強高興地不行,「看看,等半天沒有,一來來好幾個!」

顏沐悄悄扯了扯嘴角。

這些人肯定上午在忙公事,所以中午有時間就急急慌慌上來做託了。

也不知道真正的顧客什麼時候才能出現。

……

這一天晚上十點多,南方一個沿海城市裡,好不容易把四歲的女兒哄睡了,王涵涵這才有時間上了網。

她是準備買點茶,作為一個都市白領,工作很忙,又加上還要養孩子做家務,這些天上火上的喉嚨冒煙、嘴巴長瘡不說,臉上的斑也越來越顯眼。

喝白開水沒什麼滋味,她希望在網上找找有什麼合適的東西泡水喝。

點買購物網站時,五花八門的店面和產品讓她有點眼花繚亂,她一邊喝水一邊隨意翻著。

「君沐?」

她被一家店的展示的漂亮乾花蕾吸引了注意,不過這店看著是新店,也不知道信譽怎麼樣…… 王涵涵看了看介紹,這花蕾說是低溫脫水乾燥后精製成的,純天然,看著花型很唯美,顏色也特別好。

她是個顏控,買東西也特別容易看錶相,當然她因為這個上當的時候也不少。

好奇看了看價錢……好貴!

什麼破花,不就乾的小玫瑰嗎?至於這麼貴?一小包的價錢都能買上幾兩高價茶了!

傻子才上當!

王涵涵冷笑一聲就準備退出這家店。

可點退時又猶豫了幾下,實在是那花看著確實漂亮,看了看說還有什麼活血、理氣平肝,促進血液液循環的作用……

鬼使神差她就點了一包!

又看到了蟹田米。

干玫瑰她之前沒在網上買過,但蟹田米可是買過一次,味道確實不錯,但也是比較貴。

這家的蟹田米比她之前買的還貴!

王涵涵皺著眉頭想了想,索性又點購了五斤蟹田米。

倒不是她看中了這米,主要是這個她能跟之前她買的做個比較,看看是不是真值這個價。

如果這米真不錯了,估計這家店還算有點信譽。

等退出店面,王涵涵又有點後悔,自己這又是被忽悠了?退掉?

想一想還麻煩,再說對她的工資來說,這點錢她還是不在乎的,就當她累了困了夢遊亂花了!

王涵涵心裡嘀咕著,又逛了逛別的店,又買了一點綠茶。

兩天後,忙得差點都忘了自己買過東西的王涵涵,收到了快遞。

「快遞倒是很給力,」

王涵涵自我安慰一下,撇了撇嘴拆開了快遞,「呃……這賣家也太高冷了!」

整個快遞盒子里,除了一小包乾花蕾,就是一袋五斤裝的米,別的……啥都沒有!

一般新店都會有贈品的好嗎?

不想要好評了嗎!

王涵涵被這店的小氣給氣笑了,好在這包裝雖然簡樸但看著很自然,沒有那種嘩眾取寵的誇張,這一點倒平復了她那點小小的不滿。

「這米看著挺好看的……咦,這花的味道……還不錯!」

王涵涵先看了看米,覺得這米粒勻實,陰潤晶瑩的,心裡又滿意了一層。

等到聞了玫瑰乾花蕾,她覺得這家店的東西別的不說,這表相確實不錯。

「媽媽?媽媽?」

她一旁的小女兒軟糯糯叫道,「那是什麼?」

「是米米,」

王涵涵寵溺地將東西放一邊,抱起女兒親了親道,「媽媽晚上給妮妮熬粥喝好不好?」

女兒吃飯一向很挑食,每次吃個飯都得連哄帶逼的,想想就頭疼。

「說了不讓你從網上買那些東西,你怎麼就不聽?」

下班的丈夫回到家,見王涵涵又買了東西,還是食物,不滿道,「網上的東西有保障嗎?家門口就有超市,你買什麼不能從超市買? 永恆的靜寂 還新鮮!」

王涵涵心虛,以前她確實上過當,後來買食物就不多了。

但她也不肯認輸:「還沒嘗呢你就說不好?」

說著賭氣似的,這天晚上她就用這個米熬粥了!

她熬粥喜歡用電壓力鍋,不用看著,時間到了自動切換到保溫模式,趁著熬粥的時間還能做菜乾點別的家務。

「咦,什麼味兒,好香——好香的米味!」

等壓力鍋中的米香一點點散溢出來時,王涵涵和丈夫兩人都驚訝得不行,這比T國香米還香呢! 「估計跟咱們過年時買的那個米差不多,聞著香,吃起來跟一般的米也一樣——」

王涵涵的丈夫想了想道,「這也太香了……這米裡面該不會摻了什麼芳香劑吧?這香味是做出來的吧?不行,明天我拿去給我哥們化驗一下!」

如果真是的話,他肯定要投訴商家!

這些做網店的,以為隔著網路就可以隨便欺騙顧客了嗎?!

「你怎麼就不想好事?」

王涵涵白了丈夫一眼,「就不能是人家的米好?」

「米好也沒這麼香的!」她丈夫一點也不肯鬆口,「孩子還這麼小,要吃了什麼有毒物質,那不是害了寶寶?」

一聽這個,王涵涵立刻就不吭聲了,當然寶貝的健康最重要了!

很快她已經炒好了菜,飯也熬好了。

一打開電壓力鍋的蓋子,濃郁的米香就撲鼻而來。

「嗷——真的好香!」

王涵涵脫口又叫了出來,「老公,真的是米香啊,不像是那種添加了什麼化學的香味……」

「你也就是聞聞,」

話沒說完她丈夫也頓住了,「確實是香,快盛了嘗嘗。」

「媽媽,米米粥,米米粥,」

她女兒也奶聲奶氣開了口,「媽媽吃飯飯。」

孩子主動想吃飯飯,夫妻兩人都很高興,又有點不安,王涵涵先拿起小勺不顧燙嘗了一小口。

一口粥喝下去,王涵涵都快激動哭了,這才是米啊,真正的米香,很濃很濃的米香!

喝在嘴裡軟糯清滑,還有一種特有的鮮味,感覺嘴裡的味蕾都在爆炸,王涵涵覺得自己連菜都不用吃,直接喝粥就好了!

她丈夫嘗了一口也是十分驚訝。

看了看眼巴巴的寶貝女兒,王涵涵也顧不得丈夫說的什麼檢驗不檢驗了,反正她覺得這米沒錯!

小心盛了粥,又給女兒小心吹涼,眼看著女兒開心地一大口一大口把一小碗粥喝的乾乾淨淨還想繼續要時,王涵涵開心地抱起女兒親了親。

晚上,王涵涵看到那些乾花蕾,又試著泡了一杯玫瑰茶。

等茶水的香味散溢開來時,連她丈夫都忍不住喝了好幾杯。

「咦,我嗓子不痛了!」

第二天一早,王涵涵驚喜地發現了這一點,「口瘡都好像好了不少。」

她丈夫沒吭聲,覺得自己的老咽炎似乎也輕了一點,不過沒跟妻子說,免得妻子又瞎嘚瑟。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他哥們上班那裡確實可以做這個檢測,上班前就拿了一點米去檢測了。

等檢測結果出來,夫妻兩人都是萬分驚喜。

沒有什麼藥物的殘留,絕對的綠色食品,而且營養物質的含量還遠遠超過一般的米!

「快快快——」

王涵涵的丈夫這次著急忙慌了,「快上網給你父母和我父母那邊都訂上幾十斤,咱們也再訂上幾十斤!」

貴也值啊!這年頭誰不想有個健康的身體,不然什麼都是0!

王涵涵非常得意。

這事兒她在同事們中間一炫耀,那些同事們頓時也都不淡定了:「給我們網店鏈接啊,我們也去買!」

誰家不是有老有小?

再說了,王涵涵這一段臉上的痘痘都消了,皮膚光滑了,整個人精氣神都不一樣,誰沒看在眼裡?

王涵涵很是開心地和朋友們分享了這家店。

……

「老闆老闆——」

君沐山莊里,劉鑫強這幾天高興地都想蹦起來。 「又有了幾筆生意?」

顏沐看著劉鑫強的激動樣子,不由也十分開心,「回頭客?」

劉鑫強連忙使勁點頭。

「這很正常,咱們的東西好嘛!」

汪管事強自表示淡定,卻有著掩飾不住的得意,「只要不是傻子,誰吃不出來?這年頭把顧客當傻子坑蒙拐騙的商家,那都是一鎚子買賣,只有咱們這樣的,才能長長遠遠!」

「那是那是!」

劉鑫強等員工們都是開心地點頭稱是。

山莊的生意紅火了,長遠了,他們都會得利,這時候,大家的心是特別齊!

像王涵涵這樣的顧客還有一些,他們自己不僅成了回頭客,還拉來了其他的一些客人。

山莊的網店銷量直線上升。

這天還是王涵涵準備替姐姐一家買點米的時候,發現君沐的米下架了,下架了……了了……

「沒了?不可能吧?」

王涵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為什麼沒米了?不賣了?賣完了?」

看著商家的說明,王涵涵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這才多久啊,米就賣完了?!

她還想著自家剛買的那幾十斤米吃完后,以後都從這家買米呢,誰知道商家竟然會賣空了。

那就是以後都買不到這樣的米了?

「滴滴滴——滴滴——」

這幾天劉鑫強簡直快忙死了,每天都要面對很多顧客氣呼呼的質問,問他們怎麼這麼快就沒米了。

有時候他都會產生一種錯覺,難道山莊的米是免費送出去的?怎麼都跟沒搶到一樣著急忙慌的!

「告訴他們,咱們的米過一段還會有,目前是沒了。」

顏沐笑著跟劉鑫強提醒道。

幾千斤米賣的這麼快她也沒想到,本來都是高價了,這些人都是幾十斤幾十斤的買,有的還一下子買過上百斤。

不過山莊第一茬收穫的米是真沒什麼了,幾個家族都要了不少,陸鳳渠那邊又高價購了很多,還有呂教授要了大量做種去研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