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順子猜測的一樣,兩個新羅馬百人隊是想要佔領棒球公園周圍制高點,進而居高臨下打擊棒球公園裡的四連。

企圖進入大廈的軍團士兵被裝甲車和重機槍打死了不少。可是這些軍團士兵利用周圍建築的掩護頑固的進行了多次進攻。

由於護甲和數量佔有優勢,一輛布萊德利步戰車被擊毀,數個四連戰士被射殺。

順子不得不又投入了三輛作戰車輛與戰士前去守住制高點,至於棒球公園這邊順子只留了四輛戰鬥車輛和一個排的戰士。

漸漸的,新羅馬兩個百人隊由於被殺傷慘重被迫後退了。

順子心裡有痛打落水狗的衝動,但是考慮到羅馬軍團的戰術向來非常詭譎,因此順子放棄了追擊,只命令個部隊依舊堅守。

這時,一處制高點的四連狙擊手叫喊的聲音忽然在順子耳朵里響了起來。

「連長,你的三點鐘方向200米有敵人動力盔甲!」

「什麼!」順子大驚,舉起望遠鏡看向自己身側,可是那個方向什麼也沒有,甚至連能遮掩人影的野草也沒有,只是一片空曠荒地。

狙擊手知道此時已經沒時間啰嗦了,用點10式12.7大口徑半自動狙擊槍瞄準了敵人並立刻扣下扳機。

大口徑狙擊彈飛出槍管飛向了順子眼中空無一物的空氣。

但是隨著砰的的一聲巨響,子彈明顯撞擊到了什麼。順子眼裡的那空無一物的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巨大方塊。

來不及想發生了什麼,順子扔瞭望遠鏡就用突擊步槍朝那黑方塊開火,並且大吼著要身邊所有戰士也朝那黑方塊開火。

那黑方塊是面方形盾牌。隨著盾牌被扔下,一具塗著數碼迷彩的新羅馬動力盔甲出現在了盾牌后。

順子一下明白了,那盾牌用了X戰機一樣的那種光學隱身技術,盾牌正面會顯示動力盔甲背面影像。

這樣的視覺誤差,使得面向盾牌的順子等人眼裡敵人的動力盔甲完全是隱形的。

而狙擊手位於制高點視線並不正對所謂隱形盾牌,這才發現了敵人。

順子的開火命令下達的還算及時,一邊的一輛布萊德利步戰車炮手用25毫米脫殼貧鈾穿甲彈朝這動力盔甲猛烈射擊。

貧鈾非常易燃,貧鈾穿甲彈芯一出膛就因為被火藥燃氣和空氣摩擦而雙重加熱。

等擊中動力盔甲的超鈦合金裝甲板時,貧鈾瞬間就燃燒起來,

接著這高溫的貧鈾彈芯如一枚紅熱釘子戳黃油一般擊穿了動力盔甲。

高溫的貧鈾不但把穿著動力盔甲的軍團士兵腹部燒成了焦屍化,還點燃了動力盔甲的燃料電池。

轟的一聲,燃料電池爆炸開來。動力盔甲被爆炸拋到了幾米遠的地方,大量超鈦合金甲片被崩落下來,露出了內部一具稱不上屍體的一團血肉。

擊殺了這動力盔甲順子大鬆一口氣。

但是狙擊手的叫聲再次把順子拉入了恐懼:

「還有更多的動力盔甲!」

四連狙擊手顧不得什麼射擊精度了,砰砰砰的不斷用點五零狙擊彈朝著棒球公園內的目標射擊。

在順子和周圍戰士的眼裡,原本空空如也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五面黝黑的方形盾牌。

隨著盾牌被扔下,五具動力盔甲出現在了五個方向上。

順子與戰士們朝這些動力盔甲開火的同時,動力盔甲也朝著順子等四連戰士開火了。

首先被命中的是順子邊上的一個排長。

排長肩膀被動力盔甲發射25mm高爆燃燒機炮彈命中。巨大的爆炸中排長的整個肩膀連同頭顱都被炸碎,衣物和身體也被點燃。

順子瞥了自己的部下一眼,剋制住了所有情緒,猛地卧倒在了身前的射擊工事里,並且一把拉倒了自己身邊的一個連部通訊兵。

這個年輕通訊兵被自己連長及時拉倒撿回了一條小命,然而卻依舊遭遇了慘痛的命運。

一枚高爆彈擊中了這通訊兵身邊的沙土后爆炸,一些爆炸破片和燃燒劑全部落在了通訊兵的臉上。

通訊兵年輕英俊的一下變得血肉淋漓且被燒得滿是水泡。劇痛和恐懼下通訊兵失去了理智,毫無意義的捂著臉站了起來。

就這站起來的一瞬間,一枚25mm機炮穿甲彈把這通訊兵半個上身連同大功率電台都打沒了。

通訊兵的僅剩的下半截身子倒在了順子邊上。

順子對此沒有絲毫理會。他現在已經完全進入了戰鬥狀態。心中的感性全部消失了。

如今他只想著一件事情如何消滅敵人,保存自己的連隊。

現在敵人在向順子猛烈開火,順子沒有愚蠢的選擇探頭觀察敵情,而是詢問了制高點上的狙擊組敵人位置與武器配置。

狙擊組立刻回報。

「10點鐘300米,兩個動力盔甲,裝備了改造過的大毒蛇M24225mm機炮,這三個敵人卧倒在地,以火力壓制我方。」

「咱們的戰士都只能躲在工事後,戰鬥車輛里有兩輛已經被機炮彈擊傷,一邊往後退一邊向敵人開火」

「兩點鐘200米,一個攜帶了同樣攜帶機炮的動力盔甲正在往沙灘前進。」

「其餘動力盔甲都在剛才交火中被我們擊毀了。」

順子立刻明白了敵人戰術。敵人先是讓普通軍團士兵進攻制高點吸引自己注意,然後讓動力盔甲攜帶隱形盾牌突擊棒球公園。

而現在敵人一邊用機炮壓制自己,一邊則掩護一個動力盔甲去襲擊沙灘上的氣墊登陸艇。

順子下達了三個命令,

一,命令步戰車向10點方向發射煙霧彈,用煙霧隔絕己方和敵方視野。

制高點狙擊手則用曳光彈向敵人射擊,為己方指明目標。

二,所有棒球廣場的四連步兵火力全開,兩輛完好的步戰車向沙灘前進,阻止企圖攻擊氣墊船的敵兵。

三,呼叫氣墊船暫時離開海岸,躲避可能的襲擊。

四。呼叫武直十為己方提供火力支援。

之前四連的那麼多訓練和戰鬥經驗不是白費的,順子一口氣下達的四個命令都被迅速執行。

一輛布萊德利步戰車用炮塔上固定的榴彈發射器往10點方向打了幾枚煙霧彈,幾個士兵也把復仇者突擊步槍探出工事發射了煙霧槍榴彈。

濃密煙霧遮蔽了雙方的視野。兩個動力盔甲的敵兵射擊精度一下減弱了。

不過位於制高點的狙擊手卻能清楚看到雙方。換了個裝滿穿甲曳光彈的彈匣,狙擊手開始迅速的射擊棒球場中敵人動力盔甲。 可是讓霍雲不解的是,水靈兒什麼時候成了速成戰士了。他問比爾:「你把水靈兒抓來的時候,你覺得她有可能是速成戰士嗎?」

「那是後續她就是個軟弱的小丫頭,根本不是速成戰士。」比爾答道。

「那她是什麼時候成為速成戰士的呢?」霍雲的臉上露出的不僅僅是苦惱和悔恨,還有恐懼。

「咣咣……。」

門外砸門的動作根本沒有停歇,大鐵門的門鎖已經要堅持不住了。

「教授,門鎖好像要壞了。」其中一個青字頭立刻彙報。

「我知道。」

霍雲看著那扇門,他的臉色越發的凝重了起來。他知道,就算這十個速成戰士的手中都有槍,可是他們衝出去之後,也未必能殺得了狂暴的水靈兒。

是該做選擇的時候了!

霍雲暗暗暗暗的告訴他自己,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可也是一個必須要做的決定。他看了看那十個面對大門的速成戰士,目光中透出了濃烈的決絕之色。他對比爾使了個眼色,然後向後退。

比爾會意,也向後退去。

在監控室的最裡面,有一張真皮沙發。

霍雲先坐下了,比爾也坐下了。

那十個速成戰士都目不轉睛的盯著那扇就要砸開的門,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霍雲和比爾的動作。

霍雲突然在沙發的扶手上按了一下。

「咔」的一聲輕響,這張真皮沙發突然下沉,速度之快就好像遊樂場的跳樓機一樣。霍雲和比爾立刻消失了,而此刻那十個速成戰士還沒有發現,他們的頭已經不見了。

「咔嚓。」

一身巨響,那厚重的大門被砸開了,掀起了一股濃煙。濃煙中,一道人影沖了進來。與其說是人影,不如說是一道光更準確些。

「啊。」

一聲慘叫,那個實力最弱的黃字頭廢了出去,他手裡拿著半自動步槍,可是卻連一槍都沒發出來。

「砰砰砰……。」

兩個青字頭和六個綠字頭開槍了,在開槍的同時,他們也都飛快車撤了出去。他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打中那道人影,因為那道人影太快了,似乎比子彈更快。

在他們撤走的時候,他們也發現,房間里出了死去的黃字頭,霍教授和比爾都不見了。他們去哪裡了?雖然疑惑,可是他們來不及思考了,因為你惡魔一般的瘦弱人影已經到了。

「砰砰砰……。」

速成戰士拚命的開槍,他們只是下意識的開槍,因為他們根本無法瞄準那個目標。

「啊。」

又是一聲慘叫,一個綠字頭失去了生命。

剩下的兩個青字頭和五個綠字頭飛速的撤退,這個海底實驗室很大,他們選擇分頭撤退。

「啊。」

在撤退的過程中,有一名綠字頭被無情殺掉了。

那惡魔一般的人影,如影隨形的跟著他們,雖然這些人分散了逃走。可是這畢竟是一個有限的地方,而他們相對於那個惡魔一般的瘦小身影來說,也太弱小了些。他們想逃,可是有些力不重新。

「砰砰砰……。」

海底實驗室內槍聲不斷,同樣的也是慘叫聲不斷。這裡成了一個狩獵場,速成戰士就是獵物,而那個瘦小的身影就是狩獵者。她不但瘦小,而且還是個女孩,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她原本是可愛天真的,可是此刻,她就是一個殺神,一個真正的殺神。她獵殺速成戰士,並不單單是狩獵,更是發泄心中的暴虐。

巨礁里成了人間地獄的時候,一艘小型潛艇從巨礁里竄了出去。它就好像一發炮彈一樣衝進了海水中,在裡面有兩個人,一個霍雲,一個是比爾。

此刻,兩人都面色凝重,目光恐懼。他們都知道巨礁內的實驗室里發生真什麼,也都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

「呼——。」

在海底潛行了十公里,這艘小型潛艇竄出了水面。

潛艇內的霍雲回頭看了一眼巨礁的方向,對比爾說道:「毀了吧。」

「是。」

比爾按下了海底實驗室的自毀程序,基本在按下這個按鈕之後,一秒鐘之內,海堤實驗室就會被炸得粉碎。實驗室里的人當然也都不可能倖免,其實這個時候,霍雲還是很不忍的。因為他知道奚問問和陸含一死,再想弄到升級藥物就更難了。沒有了升級藥物,他也就不能擁有速成戰士之王了。

可是等了五秒鐘,都沒有聽見任何爆炸聲從巨礁的方向傳來。

「關掉發動機。」霍雲以為是發動機的聲音太大了,導致他聽不見爆炸聲。

可是比爾關了發動機之後,依然沒有任何爆炸聲傳來。

這一刻,霍雲知道,他又失敗了。巨礁沒有爆炸,奚問問、陸含和水靈兒也就不會死。但是他的那幾個速成戰士卻必死無疑,他們擋不住水靈兒的摧殘般的攻擊。

「走。」霍雲的語氣透著失望。原本以為會擁有一個好的結果,可是沒想到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沒有得到升級藥物,沒有殺死那三個女孩,卻配上了十多個速成戰士和他唯一可以容身的地方。

現在,他竟然都不知道該去哪裡了,要去找厲千宗嗎?

霍雲不想那樣做,他不想做別人的附庸,他想做自己的主人。可是現在,他還有那個能力嗎?

比爾駕駛著這艘小型潛艇,飛快的向米國西海岸的方向駛去。

而此刻,奚問問和陸含正坐在海底實驗室的主控室里,陸含眉頭緊蹙,目光中透著擔憂之色。奚問問的表情卻透著劫後餘生的喜悅和辛苦勞作之後的疲憊,在一分鐘之前,她解除了這海底實驗室的自毀程序,不然此刻他們都被炸得成了碎片了。

「不知道靈兒怎麼樣了?」陸含默默的說道。

「我覺得她能控制住她自己。」奚問問無力的說道。

陸含擔憂的說道:「我想去看看她。」

奚問問無力的搖頭道:「她現在正是殺紅眼的時候,我們去了,別被誤傷了,等等吧。」

「嗯。」陸含默默的點了點頭。

奚問問見陸含一臉擔憂的樣子,她安慰道:「你放心,我們給她吃的緩解暴虐之力的葯肯定有作用的,不然她也不會把我們從那個吸血鬼手裡救出來了。」

「嗯。」陸含點了點頭。

「啊!」

又一聲慘叫從遠處傳來,陸含和奚問問的臉上都露出一絲苦澀。想想天真可愛的水靈兒正在瘋狂的殺人,她們的心裡都很不舒服。這可絕對不是她們想看到的情景,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已經是第十個了,應該差不多了。」奚問問默默的說道。

「嗯。」陸含也知道這裡的人不多。

「也不知道霍雲有沒有逃走。」奚問問看著陸含說道。

陸含猶豫了一下,說道:「霍雲沒有那麼容易死。」

「我覺得也是,他看見情況不妙,肯定會逃走的。不知道他啟動自毀程序之後,發現這實驗室根本不聽話他的了,他是什麼反應?」奚問問笑著說道。

「肯定會非常沮喪。」陸含說道。

「還會非常悔恨,悔恨他自己的白痴行為。」

「啊。」

這時,又一聲慘叫傳來。

「第十一個了。」奚問問一臉苦澀的說道。

陸含咬了咬嘴唇,深吸了口氣。

奚問問默默的說道:「我們給他吃的葯,應該能讓她暴虐的時間縮短百分之八十。現在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嗯。」陸含默默的應了一聲,她希望聽見水靈兒的聲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