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七七和簡小單兩人相視一眼,感覺到這世界深深的敵意。

方少卿話說完,覺得氣氛安安靜靜的,再看到她們兩人一副受驚嚇的臉色。

糟糕!不會把人嚇壞了吧。

她不是故意想炫富的,而且她們家錢真的花不完。

「那個七七,小單呀,你們安心住下,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逛街。」

「哦,好,好。」

一提到逛街買東西,女人的話題就是多不完,就算不買說一下也好。

宮少霆手倚在沙發靠著,姿態慵懶,看著這樣的畫面格外和諧。

宮少煜也是這麼覺得。

宮少霆拐了他一記手臂,低聲問:「真的不打算把那個簡小單拐進來?」

宮少煜視線瞥了簡小單一眼,笑容淡淡,「不需要。」

不需要他拐,她自會黏上來。

宮少霆看他那自信滿滿的樣子,看了十分礙眼。

他自認比他大哥魅力不小,那個簡小單對他大哥花痴得很,艾七七卻巴不得逃離他身邊。

區別真大。 幾天一眨眼便過去了,有人歡喜有人愁。

宮少霆每天一回來就擺著一張臭臉,不僅沖著簡小單,還衝著宮少煜,火氣夠旺的。

原因無他,因為簡小單受傷身子不方便晚上起身需要人照看些,這幾晚艾七七都跟她睡在一塊照顧著她。

宮少霆自然要空守閨房,親生大姨媽他沒辦法,不過突然冒出來個簡小單,他意見可大著。

不過好在盼星星盼月亮,他終於快享受到福利。

晚餐之前,他把宮少煜叫到一邊,直接開門見山:「大哥,你的女人你自己照顧,今晚別耽誤我辦正事。」

今晚誰敢阻止他吃肉,他就跟誰沒完。

他忍了一個星期,他容易嘛?

身子都快憋出內傷來!

知道他急性子,那迫不及待急著開葷的臉色讓宮少煜看了想笑。

他也沒啥意見,「行,不過人你看著點,到時她走就不關我事了。」

因為這事,這臭小子每天一回來不是對他擺臉色,就是對小單擺臭臉,要是再讓艾七七跟小單睡在一塊,難保他不會發火遷就於小單,到時把人嚇跑。

「反正你把簡小單支開就行,其他事情我來就行。」

為了這一晚,他已經等了好久好久。

「那好。」

搞定大事,宮少霆心情大好,他調侃一句:「大哥,我看那個簡小單是對你挺花痴的,不過人家好像把你當做天神看待,半分都不敢褻瀆你。你就不學學我?」

前陣子他對他各種羨慕嫉妒恨,不過現在他半點也不羨慕,因為簡小單那頭腦簡單的腦子,只是把他大哥看做偶像,壓根就沒想過佔為己有的自覺。

攤上這樣蠢萌的女孩,他大哥想吃肉估計得再等個五百年。

想到今晚自己就可以開葷,宮少霆幸災樂禍得很。

還不如他直接簡單粗暴。

提到這事,宮少霆好看的眉鋒蹙得很緊,「等你實踐成功我再學也不遲。」

不到晚上,誰知道這中間還會有什麼變數。

「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拭目以待!」

兩個出色的男人一談到自家女人,臉上的線條柔軟一片。

說得太過投入,沒注意到角落裡一道倩麗的身影,她捂著嘴,小臉滿是驚訝。

正是艾七七,要不是親耳聽到,她不知道今晚要被人給吃干抹凈。

死翹翹了,這幾天一直跟簡小單呆在一塊,覺得安全無比,都忘了這大事。

她姨媽周期過去了,宮少霆立馬就要拿她開刷,咋辦!咋辦!

艾七七急急忙忙地跑去樓上,找簡小單商量對策。

「簡小妞,死定定了。」

艾七七跑進房間,簡小單正趴在沙發,沒辦法,傷到屁股想坐不能坐,除了去下面客廳,這幾天她基本都是趴著的。

「七七,你大驚小怪什麼?不會是寶寶被抓到了吧?」

能讓七七緊張的只有寶寶了,想到這裡簡小單費力地坐起身。

「不是寶寶,是我要出大事了。」

「你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嘛!能出什麼大事?」

「宮少霆今晚打算把我給生吞活剝了,我大姨媽周期過去,他準備今晚動手。」 簡小單捂著嘴吃驚一聲,「對呦,我都忘記這事了。那咋辦咋辦?」

因為這幾夜都是七七陪著她睡,宮少霆每天見到她總是用冷颼颼的眼神掃向她,她過得那叫一個煎熬。

現在假大姨媽過去,宮少霆就為了等這一天,今晚他不開葷誓不罷休。

「我還想問你怎麼辦呢!你鬼主意多,快幫我想想呀!」

艾七七急得想哭。

「要不裝病?肚子痛?頭疼,胃疼?」

簡小單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來,只能想出一些常用伎倆。

艾七七一口否決這些想法,「沒用,這些對宮少霆沒用,只要你大姨媽過去,他管你什麼地方疼照做不誤。」

要是一般男人這些方法還有用,可對方是宮少霆,幾乎是強悍的存在。

尤其是他等這天已經等得夠久,每天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刀板上的肉,恨不得一口吞了。

「啊?那該怎麼辦?」

「小單,要不我們今晚繼續睡一塊,咱們把門鎖掉。」

多一個人,宮少霆總不能咋樣吧!

簡小單縮了縮脖子,一臉怕死,「七七,我怕半夜被扔出去。」

宮少霆是什麼人,他想咋樣就咋樣,這樣的事情他可做得出來。

她已經快殘了,要是再被摔出來,下輩子估計要在病床上度過。

「你太不仗義了,難不成我今晚就是被吞的命!」

宮少霆積蓄了這麼多天的火,她不知道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七七,宮少霆長得也挺帥的,而且你們也睡過一次了,再睡一次也沒啥,你就當做嫖了一隻鴨。」

就算安全躲過這次,遲早也是被吃的命。

早吃晚吃不也得吃。

「你說得容易,那你怎麼不把副總統給睡服。」

艾七七沒好氣道,她站著說話不腰疼,這能一樣嘛!

聽說男人對他睡過的女人有一種本能的熟悉感,尤其是第一次,更是熟悉。

就算宮少霆不是第一次,可他也是老手,她怕被他給認出來。

簡小單嘻嘻笑了笑,「副總統在我心裡就是神的存在,只可遠觀不可褻瀆也。」

艾七七翻了個大白眼,正說話著,門外響起宮少霆的聲音。

「艾七七,簡小單下去吃飯。」

等吃完了飯,就是該他大飽口福,眼福,心服的時候。

宮少霆站在門外,神清氣爽。

說話的語氣掩不住的亢奮。

「糟糕!宮少霆來了,咋辦!」

艾七七急得滿頭大汗,門外的宮少霆等得很不耐煩,「艾七七,簡小單給我滾出來,不然我就開門了。」

他等了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別在給他裝蒜,不管如何,今晚她逃不掉。

宮少霆今晚是非吃不可,她逃不掉了。

這麼也得做個飽死鬼。

「走,簡小單出去!」

艾七七一臉準備上斷頭台的架勢,豁出去了。

簡小單聽到鬆了口氣,「那走。」

其實她也餓了。

一打開門,宮少霆看也沒看,聞著香味,直接把最前的那人抱在懷裡,霸道強勢。

艾七七站在一旁看簡小單被宮少霆擠在懷裡,一臉哭笑不得。

「二少,搞錯了你。」

簡小單悶哼一聲。

宮少霆低頭一看,竟然是簡小單,「怎麼是你!」

語氣嫌棄得很,想都沒想就推了出去。

「啊!」 加上這幾天對簡小單的怨氣,宮少霆力度一個掌控不住,簡小單被甩了出去,後面就是樓梯。

「啊!」簡小單整個身子往後傾斜。

「小單!」艾七七捂著嘴尖叫一聲。

簡小單認命地閉上眼,做好去醫院躺的準備。

就在她以為快摔下之際,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淡淡的薄荷香環繞在四周,好好聞好暖和。

「副總統!」

艾七七一看到宮少煜穩穩地接住人,鬆了一口氣。

她不滿地颳了宮少霆一眼,「你差點就把人給摔下樓梯,你知不知道!」

要不是副總統及時把人接住,簡小妞這一摔下去那了得。

艾七七覺得宮少霆這次做得太過分。

「誰讓你們身上的香味一樣,而且不是沒事了嘛。」

宮少霆語氣倨傲,臉上攜著幾分自責。

不僅艾七七不滿,宮少煜神色不滿地掃了一眼。

要不是他來得及時,人不得摔下去,十幾層樓梯不是說笑的。

不管是出自心疼還是人道主義上,宮少煜覺得宮少霆這次不分輕重,著實過分。

「副總統?」

簡小單睜開眼,宮少煜那張俊臉近在咫尺,差點流口水。

她嘿嘿地笑著,「副總統,謝謝你。」

副總統就是她的救命恩人,看著簡小單感激涕零,只差被他當做菩薩供拜的眼神,宮少煜眼底泛著無奈的微笑。

他扶正她的身子,讓她站好,「不用謝,有沒有哪裡扭到了?」

簡小單搖搖頭,「沒有,沒有!」

宮少煜朝宮少霆遞了一個眼神:給人道歉。

表情凝重得很,不是簡單的一個眼神,而是帶著施壓的成分。

宮少霆嘴角翹了翹,不是很願意,想著簡小單可能是未來的大嫂,加上一旁艾七七不滿的臉色,雙重施壓讓他不得不道歉。

他站了出來,說:「簡小單,剛才的事情抱歉!」

連道歉也這麼死拽死拽的,艾七七瞪了他一眼。

宮少霆瞪了回去:都道歉了,你還想我咋樣。

除了她媽,他宮少霆活了二十多年還沒向人道歉過。

簡小單受寵若驚,尤其是宮少霆那駭人的臉色,她擺擺手,吞吞吐吐,「我沒事,沒事。」

她可不敢跟宮少霆計較,除非她想找死。

宮少霆環著手,傲嬌道:「她自己說沒事,我也道歉了,這事翻篇。」

「走,下去吃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