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這些傢伙,都是喜歡打藍球的,也許這個叫蕭易的也喜歡打藍球?而且和他們打過?

很快,那些人便想到了一個可能。

越想便越發覺得這可能,是相當可能的。

蕭易班上的那些人,也全都想到了這一點,而且,對於這一點,更加的篤定,他們都記得,當時上課的時候,班上任周老師就介紹了,蕭易好像挺愛運動的,是個運動健將什麼的,還說要讓他們向蕭易學習,文武雙全啥的。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而已。

在想明白之後,蕭易的班上,之前就對他不是很有好感,有些不屑的學生,眼裡閃過了一絲不屑的神色,便轉過了頭,繼續看起了自己的書來,不再去理會蕭易了。

蕭易也沒有想到,這些傢伙會這麼熱情,更沒有想到,這些人的熱情,會引出這麼大的陣仗,整個教室一二百人,目光全都投過來。

不過好在,蕭易雖然並不喜歡這樣的張揚和矚目,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微微有些不太自然,但是也並不是那種沒見過場面的人,更大的場面,他都經歷過了,倒也不會被這些目光給嚇到什麼的,而且,他是屬於被逼到了那個份上,很容易便能夠適應的類型。

當初的時候,那個西門俊雄想要坑他,讓他去搞那個學校的晚會,他的表現,就是一個例子,剛開始還有些拘束,但是越到後面,當他坦然下來之後,便會越來越揮灑自然。

一直到現在,z大的很多的師生們,都還在懷念著那一界的晚會,認為那一界的晚會的蕭易所表現出來的水平,是最厲害的,是無可超越和突破的。

「孔同學,謝謝了。」

在眾人的矚目之中,走到孔國明他們的旁邊,走到那個他們預留的位置,坐了下來,蕭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由衷的感謝。



… (月票真的很重要呀,各位親們,千萬別忘了投一下月票支持一下呀。)

這個老師講的這一門課,蕭易的內心之中,還是挺想聽一聽的,講課的內容,聽不聽他無所謂,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看書,他已經基本上把這一門科目的進度,趕上來,甚至趕超了,但是這個老師在講課的過程中,所延伸出來的那些道理,往往能開闊他的思路,他還是喜歡聽一下。

「哎,蕭易,你這麼說,就見外了,大家同學一場,說什麼謝不謝的呀。」

孔國明立時不滿了,「還有,什麼孔同學不孔同學的,這麼叫多生份呀,以後你就直接叫我國明,小明,或者阿明吧。」

「呃……我還是叫你阿明吧。」

雖然年紀上來說,蕭易確實是可以叫小明,或者小孔,蕭易現在的年紀,還真的是要大上他們幾歲,但是蕭易忽然想起,他最近看到的在網上非常流行的關於小明的段子,一想到小明這個稱呼,便感覺一陣的惡寒了。

至於國明,這種稱呼,顯得太過親密,蕭易暫時還真的不習慣。

「行,你隨意。」

孔國明倒是沒想那麼多,反正聽到蕭易改了稱呼就行了,不是一口一個孔同學就行了,這在他看來,是蕭易並不認同他的表現,蕭易願意改變稱呼,則是接受了他,最少是願意和他有更多的親密接觸的表現。

自那天的事情之後,孔國明對於蕭易。是真的打心眼裡,生出了一種敬意。這種敬意,並不僅僅是因為蕭易表現出來的武力。雖然這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還是他事後回去之後,認真的反省回顧了一番整個事件的經過之後,回想起蕭易在和他們說話,處事當中的表現。

他發現蕭易的表現,無比的老練,說話言談之間,總是在關鍵的點子上。他這個一直自詡比那些同齡的學生們成熟,老練,在學校里也算是個人物的學生會會長,在他的面前,都在不知不覺間,完全被牽著鼻子走,失去了整個的主導權。

在他看來,蕭易學得一手好功夫,固然算是一個本事。值得敬佩,但不論蕭易再能打也好,終究都只是一種雞肋,在這個現代文明社會。是沒有太大的意義的,真正的要在這個社會上混好,主要靠的。還是靠的對於社會規則的理解,以及對於各種人情事故的處理能力。

簡單的說。就是混的能力。

且不說蕭易據說是北晨風老師親自給他辦理的入學手續,來頭可能不小。就算蕭易真的沒有任何的來頭,有了這一份老練,他相信,蕭易也不會是池中之物。

雖然孔國明的年紀並不大,還是一個學生,但是出身在特別的家庭之中,相對於一般的學生,孔國明的思想還是確實要成熟一些的。

他比那些學生,更加的明白,在大學生裡面,認識結交人脈的重要性。

當然,這並不是說,孔國明是一個功利性很強的人,事實上,他還真不算是功利性強的人,因為他身邊結交認識一批的優秀的學生,甚至不限於數學院的,但是他只是下意識的去結交,去認識,對每一個人,他都是真心的去交好,他甚至是並沒有具體的想過,怎麼去利用他們的。

包括他當初選擇學生會主席的時候,他都是沒有去找,也沒有想去找他身邊所聚集的那些學生們幫忙什麼的。

也正是這種心性,那些優秀的學生,才會願意聚在他身邊,和他混,不然的話,真的是一個功利心極強的人的話,恐怕大家早就遠離了,大家都不是傻逼。

像梁雪飛就是一個例子,他也不傻,各方面也不差,但是班上幾乎大多數人,都是不喜歡他,都是下意識遠離他的。

「對了,蕭易,今兒老師講的內容是這一篇,聽說這次老師可能會叫人起來問問題,你要小心一點。」

不得不說,孔國明這個人,交朋友,還是確實是相當有一套的,在寒喧完畢之後,看著蕭易坐了下來,孔國明馬上便又真誠而熱心的給蕭易介紹了起今天這節課的內容來。

「謝謝。」

雖然並不是特別的需要,但是聽著孔國明的介紹,蕭易還是生出一絲的感激,不管怎麼說,他畢竟是有這麼細心。

「呵呵,好了,你也不必太擔心,班上這麼多人,老師也未必會問到你,就算問到你,也沒有什麼,反正我們都坐在一塊,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相互呼應,老師就要過來了,我們準備上課吧。」

孔國明也並沒有一直羅嗦,簡單的恰到好處的提醒了一下之後,便沒有再說了,笑了一下,向蕭易道。

本來,按他的性格,是不會和蕭易說那些什麼相互呼應的話的,一來,他本身並不喜歡作弊,二來,他也一直都並不認為,這樣做是在幫助同學,但是他是想到蕭易的情況特殊,蕭易已經離開學校近五年,重新回到學校里,很多課都可能還沒有跟上。

班主任曾經特意找他談過話,讓他幫著幫助一下蕭易,所以他才會這麼說一下。

「好的,謝謝。」

蕭易再次感激地點了點頭。

他不是笨人,根據前面孔國明和他說的,老師這節課可能要提問的話,他自然明白,孔國明說的呼應,是什麼意思。

儘管他其實根本就並不需要,倒不是說他自負,認為老師不可能問出難到他的問題,而是不論老師問的問題,他回不回答得出來,他都是不會要孔國明幫忙的,但是他依然還是說了一聲謝謝。

蕭易來得本就比較遲,已經接近上課的時間了,在和孔國明說完話后,蕭易剛剛翻開書本,上課的老師,便走了進來。

「開始上課。」

上課的老師依然還是一如繼往的直接,在一句開始上課之後,便直接開始了今天的內容。

不過和往常並不一樣,今天這一節課,老師並沒有講課本的內容,而是如他上節課所說的那樣,開始講起了習題來。

而且,這節課,他的方式,也和往常不一樣,往常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自己在講,很少和學生互動,很少提問的,但是今天,卻是一開始,就像孔國明剛才講的那樣,開始提問了起來。



… 不過,提問的問題,也並不是多難的問題,基本上都是書本上的習題,如果事先做過習題,或者對於課本上他之前講過的那些內容,真正的理解和掌握的話,這些問題,都是相當的輕鬆的。

而坐在這裡的學生,基本上都可以說是天之驕子,雖然說,經過了幾年的大三生活,很多人的心思,都已經有些野,在學習上的時間,已經遠遠不如當初高中時代,但是除了極少數已經走上了歪路,完全無心向學的學生之外,大多數學生,對於課本上的基本內容和知識,還是會花點時間去掌握的,因此,老師問了幾個問題,基本上,學生們都並沒有什麼難度地答了出來。

「看來,大家都還是用了功夫去學的,對於之前的知識點,都是掌握得非常的牢靠的,對此呢,我感到非常的欣慰。」

在問了幾個問題,並就著那幾個問題,重新複習了一下之前的學習內容和知識,同時也講解了一些解題的思路和方法之後,老師似乎也感覺到,學生們對於講解這些問題,並沒有太大興趣,也沒有必要,也沒有繼續一直講下去,直接合上了書本。

聽到老師的話語,下面的學生們,臉上立時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沒有學生是不喜歡得到老師的認同和表揚的,這些天之驕子們也一樣。

同時聽到老師的意思,不準備再繼續講那些題了,這些學生們也全都鬆了一口氣,他們大多數人。確實覺得,講那些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思,甚至有人已經打瞌睡了。

「不過。我們這一門課,對於我們這一個專業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特別是對於將來有志於進行研究工作的人而言,更是相當重要的。」

老師的嘴角,浮起了一絲笑容,「因此,我們對於這一門課的掌握,並不能夠局限在於這些課本上的基礎習題。而應該對於這些知識點,真正的理解,更加熟練的掌握。」

「下面呢,我們就來學習幾道比較綜合的題。」

老師的口中,說著,便開始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看著老師在黑板上書寫,下面的學生們,立時全都全神貫注的盯向了黑板,目光。隨著老師的粉筆的書寫而移動著。

當老師的書寫,到一半的時候,很多的學生們,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輕鬆了。甚至很多人,已經眉頭皺緊了起來。

他們都不是第一天上數學課,一路從幼兒園。考過來,考到現在大學。還是數學院,數學。絕對已經成了他們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熟悉的一科,他們很清楚的明白,這個題,肯定就是老師出的題了,接下來,恐怕就要考他們的。

「這第一道題,相對而言,比較綜合,如果能夠掌握的話,那麼,對於我們這一門課,對於我們之前講述的那幾個知識點,說明就掌握得真正比較全面了,下面,給各位同學五分鐘時間,大家思考一下,看怎麼解,等一下我會叫一個同學上來給大家解答一下。」

果然,在寫完整了題目之後,老師便重新轉過了頭,面向下面的學生,臉上帶著微笑地說出了話語。

儘管剛才便已經心中猜到,但是當老師親口說出,那些學生們,心神還是猛的抽緊了一下。

特別是那些還沒有找到任何思路的學生,更是神情無比的緊張了起來,完全顧不得別的,只是目光緊緊的盯著題目,使勁的想要思考出來。

當然,也有一些學霸級的人物,是完全沒有緊張的,相反的,他們的眼裡,都多了一絲期待,期待老師叫到他們來回答問題,到時候,好上去在老師面前表現一下他們的學霸風範。

他們在老師把題目抄完的時候,便已經找到了思路了。

孔國明便是其中一個,不過他的眼裡,倒是沒有什麼期待,他對於這種表現,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反正對於他來說,身為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本來就並不缺少表現的機會,整個學院的老師,基本上大多數都是認識他的,完全沒有必要這樣表現。

在掃了一眼題目之後,他的目光,便望向了蕭易。

他不知道蕭易想出了這道題沒有,如果沒有想出來的話,他還是要幫一下蕭易的。

不過可惜的是,當他望向蕭易的時候,卻只看到蕭易一臉平靜,並沒有任何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來是想出了還是沒有想出來。

嘴唇微微蠕動了一下,本想開口問一下的孔國明,最終還是決定什麼也不問,只是在猶豫了一下之後,他還是拿起了紙和筆,在一張紙下,寫下了這道題的解法,在心中暗暗的決定,如果萬一蕭易需要的話,就給他遞過去。

五分鐘的時間,很快便過去,這位老師對於時間,還是掐得相準的,一到時間,便立即叫起了一個學生,不過令孔國明鬆了一口氣的是,老師並沒有叫到蕭易,而是叫了另外的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個學霸的傢伙。

這個學霸很快便在黑板上寫出了答案,如願以償的得到了老師的表揚,也得到了很多沒有想到解法的同學羨慕的眼光,同時也讓很多的學生們,都鬆了一口氣,有人解了出來,就意味著老師不會叫到他們了。

在學霸解完之後,老師又重新講解了一番那道題,並且給出了和學霸不同的另外的兩種答案。

老師的講解,非常的精彩,詳盡,但卻並不羅嗦,每每都總是能講到大多數學生們的盲點上面,下面的學生,全都聽得津津有味,就算是剛才自己想到了答案的學生,也全都聽得津津有味的。

蕭易也在下面聽得不停的暗暗驚嘆,驚嘆於這個老師的厲害,他剛才也想到了兩種方式,但是老師的第三種思路,卻是他沒有想到的,而這種思路,卻是讓他感覺受益菲淺,讓他對之前對知識,又有了一層全新的理解。

「好了,這道題,就講到這裡,希望我剛才的講解,能對大家有點幫助,接下來,我們再看一道題,大家看好了,還是剛才一樣,想五分鐘,然後找同學來解答。」

在一番講解之後,很快,老師又開始了第二道題。

這一次,這道題明顯又比剛才的一道,難了很多,剛才那道題,只是對於之前的知識的一種綜合,還是在基礎層面的,這道題,卻是已經開始有了提高的意思,開始蘊含了一些數學的基礎和思想。

當題目出完,皺眉頭的同學,明顯的多了很多,幾乎大半個教室,都在皺眉頭了,就算是在五分鐘之後,也只有寥寥的幾個人,眉頭是舒展了開來的,甚至這一次,孔國明都無暇去理會蕭易能不能回答出來了,因為他自己,都是一直到老師叫人回答問題的時候,才想到了思路的。

而老師叫人回答,也沒有再像第一道題那麼順利,直接叫個人就答出來了,接連叫了好幾個人,都是沒有答出來的。

一直到叫了一個學霸,才回答出來。

這道題,老師講得更加的詳盡了一些,不過,下面的學生們,卻是聽得並沒有第一道題那麼認真了,因為很多的學生,已經跟不上了。

但是對於跟上的人,比如蕭易,比如孔國明等幾個學霸,卻是聽得更加的津津有味了,因為這道題中蘊含的思想,以及對於知識的理解,是更加高一層次,更令人收益菲淺的。

「接下來,我們再講今天的最後一道題,結束今天的課,如果有人能回答出來的話,我便給他一個滿分的平時分。」

隨著老師的這一句話,所有的學生們,全都凝神靜氣,神情變得緊張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前面的黑板,特別是那些學霸們,臉上更是全都露出了無比嚴峻的神情。

經過了剛才的第二題,大家都已經完全不敢小覷老師出的題了。

第二題已經這麼難了,這第三題,被老師放下重賞的題,又該難到什麼程度?

孔國明的神情,也變得無比的嚴肅和緊張了起來。

平時分滿不滿分,他沒有所謂,但是一向好勝,喜歡挑戰難關的他,還是非常希望,自己能夠回答出這個問題來,最少,如果老師叫到他,不會丟人。

隨著老師的粉筆沙沙的遊走,第三道題目,很快便浮現在了黑板上。

當題目完整的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教室里,除了老師之外,所有的人,眉頭,都緊緊的鎖起了,每個人的眼裡的神情,都變得無比的凝重了起來。

就算是蕭易,眉頭也微微的挑了起來。

眼裡露出了一絲沉思的神色。

這道題,一時之間,他竟然也完全沒有想到思路。

甚至,有一種無從入手的感覺。

能常來說,蕭易的解題習慣是,在看到題目的一刻,先搞清楚,這個題是要考哪個知識點的,在知道了對方的目的之後,再慢慢的推導……可是眼前這道題,蕭易竟然感覺好像根本就不知道這道題,考的是哪些知識點。

… 怎麼回事?

難道這道題,並不是考這門科的?而是另外的一門科?

不對呀,這個老師講這門科,不應該出另一門科的題呀。

而且他之前講明了,今天這堂習題課,就是為了鞏固之前學習的知識的,所以,這道題的關鍵點,應該肯定還是這門科上面。

那麼,這道題,究竟考的是哪一塊的知識呢?應該從哪裡入手呢?

蕭易在愣了一下之後,內心之中的一絲不服輸的個性,也徹底的被激發了出來,腦海里飛快的思考了起來。

是了,剛才這個老師說過,要真正熟練綜合掌握這門科的知識,還說了,對於有志於將來從事科研的人來說……對於有志從事科研的人來說,怎麼可能只掌握這門科的知識呢?

這是一道綜合題,而並不僅僅限於這門科前面的內容,還包括了這門科後面還沒講到的內容,以及另外的一門科的綜合……

是了,就是這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好理解了……

蕭易的腦海里,驀地閃過了一道亮光,思路,開始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一旦思路打開,找到了開啟問題的最關鍵的點,接下來,那些運算之類的,對於蕭易來說,就基本上不成問題了,在腦子飛快的運轉開來之後,僅僅不到一分鐘,他便已經將整個解題的思路,徹底的整理出來了。

若是一般的學生。在想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之後,肯定是會立即激動的舉手,主動請纓。告訴老師,自己想到了解題方案的,畢竟,這些都只是二十齣頭的學生,能夠成為整個教室里,幾百個人之中,第一個解決老師問題的人。這個榮耀,還是相當有吸引力的。絕對會大出一番風頭的。

甚至,搞不好,還很可能會入了老師的眼,得到老師的欣賞也不一定。

要知道。這些z大的教授,可基本上都是有招收研究生的資格的,很多甚至是帶博士生的,得到了老師的青睞,對於將來保研,或者考研的時候,可是相當有好處的。

就算這些好處可能都有些虛,但是平時滿分,老師給出的這個獎勵可是實實在在。看得見的。

他雖然沒有說,先到先得,只有一個。但是先得到肯定沒錯的。

但是蕭易在解答出來之後,卻只是眼角微微閃過了一絲笑意,並沒有流露出太多激動的神色,更沒有主動去站起來搶答出風頭。

他回來z大來讀書,只是為了喜歡這種感覺而已,並沒有想過。要獲得什麼榮譽,那些對於普通的學生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分數什麼的,對他來說,意義並不大,就算是他沒有這個滿分的平時分,他也有這個自信考試肯定會考及格的。

因而,他想要把這個機會,讓給那些需要的學生。

再一者,他也並不想出什麼風頭,他很享受現在這種,和孔國明他們這樣同學相交的感覺,在幾年前,剛到z大的時候,因為一些原因,從一開始,他便失去了班上的同學之間的那種情誼,開學第一天,他便惹上了四大惡少,大家對他敬畏有加,不敢靠近,生怕招惹到是非,包括他宿舍的人,都是這樣,讓他心灰意冷,也很少再和那些同學接觸,而到了後面的時候,隨著四大惡少被趕離,蕭易展現出越來越多的實力,那些同學們對他,開始親熱了起來,但是也更多的是敬意。

到了很後面的時候,那些同學們更多的,已經是把他當成偶像了,因此,儘管大家一起同班兩年,他卻是基本上從來沒有真正的感覺到同學情誼的。

而現在,和孔國明他們相處,蕭易卻感覺到了這種感覺,雖然因為那天的事情,他們的心中,肯定也還是有些小芥蒂的,但這些都問題不大,蕭易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點小事,肯定會慢慢消失的。

不但孔國明他們,甚至班上那些對他並不怎麼感冒的眼神,除了梁雪飛這種,明顯腦殘的人之外,其他人在蕭易的感覺當中,都是很美好的,因為,這說明他們,把他當成了一個真正的普通人,當成了和他們一樣的平等的普通學生。

所以,如果可以,蕭易是絕對不希望再破壞這種平靜而美好的感覺的。

那些萬人矚目的榮耀,對於那些學生們來說,或許很有吸引力,但對早就已經經歷過那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的蕭易而言,卻是沒有任何的吸引力的。

蕭易的目光微微掃視了一下教室,發現整個教室,幾乎所有的學生,或正在低著頭,使勁的咬著筆頭,冥思苦想著,或者在皺緊眉頭,不停的在草稿紙上,寫寫劃劃……

就算是剛才分別回答了老師的前兩個問題的那兩位學霸級的人物,此刻也正在咬緊牙關,眉頭緊沒,苦苦的思考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