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蕭陽的手腕微微用力,將高個子的腦袋壓低,最後整個人的臉幾乎全都趴在地上了,地面上可就是剛才高個子的嘔吐物!一股噁心的味道頓時傳進高個子的口中。

"我想你現在應該會重新考慮一下了吧,給你五秒鐘的時間,若是五秒鐘過後還不說,那我就讓你嘗嘗你剛才吐出來的這些東西!"

"你馬勒戈壁,找死!"

高個子還想要掙扎,但是很可惜,蕭陽僅僅用一隻手就讓她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眼看自己的臉離嘔吐物越來越近,聞著那股刺鼻的氣味,高個子強忍著要吐的感覺,還想繼續硬氣。

但是當自己的鼻尖幾乎要碰觸到地面的時候,高個子的心裡防線終於被徹底的擊潰了,整個人幾乎痛哭流涕。

"我說……我說!我全說了!"

就在高個子的臉即將碰觸到的地面的時候,他終於再也堅持不住,大聲的呼喊求饒起來,歸根到底他只是個孩子,怎麼可能受得了蕭陽的懲罰。

蕭陽的手勁停止,保持對方的臉緊緊地貼在地面三指的高度,冷笑一聲,"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

高個子早就沒了剛才的硬氣,臉上閃過一抹慌亂,他已經被蕭陽的狠辣手段給嚇壞了。

"是……是凌雪叫我們來堵你,然後給你一點苦頭吃!"

深呼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強制自己不去想盡在咫尺的嘔吐物,高個子連忙將之前凌雪和他們商量的事情全盤托出。

"就是這樣……我們只是被喊過來幫忙的,大哥……我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蕭陽聽完對方的解釋,知道這個傢伙應該沒有騙自己,想不到這一切竟然都是凌雪這個臭丫頭搞的鬼。

"嗯,還不錯,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就是好孩子!"蕭陽點點頭,一副老大的樣子。

"大哥,可以讓我起來了吧?"高個子真的堅持不住了。

蕭陽點點頭,"雖然你已經全都招了,但是你們身為學生卻干這種打架鬥毆的事情,看來平時一定沒少干過,既然家長和老師管不了你們,那我就來替你爸媽管管吧!"

高個子的眼神突然一愣,彷彿是猜想到了什麼,可是還未等他做出反應,蕭陽的手突然用力一壓,然後將高個子的臉摁到了地上,和地面上剛才的嘔吐物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嘔!

這一次,不光這個高個子學生,其餘站在一旁的五個孩子也齊刷刷的全都蹲在地上大吐特吐起來,可以預想,這幾個孩子未來的幾天恐怕一頓飯也吃不下了。

一旁拐角位置的凌雪早就見勢不妙逃走了,看到蕭陽竟然如此容易的解決掉六個學生,而且有仇必報,將幾個孩子懲罰的不清,凌雪的心中就閃過一抹冷意,生怕待會蕭陽在找到自己連自己也不放過,所以,連忙逃走了。

剛剛逃出這條衚衕,卻正好看到馬路對面遲遲趕來的自己男朋友,心中頓時一喜。

凌雪連忙跑過去拉著李嘉偉就要逃走,李嘉偉則是有些奇怪的站住看著凌雪,"怎麼回事?小濤他們呢?你說的那個人來了沒有?"

"嘉偉,我們趕緊走吧,那個傢伙太厲害了,郭濤他們幾個已經全部被放倒了!我們趕緊跑吧!"

凌雪有些慌不擇言說道,拉著男孩的手就要離開,不料兩個人剛剛轉身就看到了對面靠在牆上悠哉悠哉吸煙的蕭陽。

"啊……"

凌雪驚慌的大喊出聲,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對方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蕭陽笑眯眯的走過來,來到兩個人面前,面帶微笑的看著凌雪,"好了,現在我想我們要好好的談談了!"

凌雪突然驚叫一聲,然後跑到李嘉偉的背後,雙手抓住李佳偉的衣服,臉上閃過一抹驚慌。

"你……你不要過來!嘉偉,揍他!"

凌雪只顧著驚慌,根本沒有看到面前李嘉偉的臉色。

從蕭陽出現開始,李嘉偉的視線就一直緊緊地盯著蕭陽時,很快,擋視線中的那個人的影像出現的時候,李嘉偉終於張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的盯著蕭陽。

"你……你……你是……"

蕭陽的眼神突然一凜,寒光一閃,李嘉偉的話立刻戛然而止,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嘉偉,你認識他?"

凌雪有些奇怪的看著自己男朋友的怪異舉動,平時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甚至連老師他都不害怕,可是看到面前蕭陽的時候,李嘉偉的表現就好像是見到了可怕的事情一樣。

李嘉偉悄悄的向後退了一步,然後抬頭看向蕭陽,甚至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神,有些驚恐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小雪,這……這是你姐夫?"

李嘉偉轉身悄悄地問道,同時視線還有些驚恐的看向蕭陽,似乎生怕對方突然對自己動手一樣。

"這是我姐的男朋友啊?怎麼了?你們認識?"

凌雪有些疑惑的出聲問道,直覺告訴她,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你認識我?"蕭陽也有些的問道,面前的這個傢伙他真的不認識。

"陽……陽哥……我是李嘉偉,之前是……是三中赤莽的大哥,我們……我們之前打過交道!"

一聽到赤莽蕭陽頓時想起來了,自己確實和這個幫派打過交道,當時事情還鬧得挺大。

"原來是你啊。"蕭陽有些好笑的笑道。

李嘉偉頓時驚慌起來,"陽哥……上次的事情……"

"好了,這些事情就不要說了!"蕭陽一擺手,"那幾個學生是你的小弟?"

李嘉偉立刻一呆,心中有些驚慌,那幾個小子不會給自己惹禍了吧?

"陽哥……那幾個的確是我的小弟,只是我……我真的不知道這次小雪要教訓的人是你,都是小雪說的,她讓我找人教訓你,說是要給你一點苦頭吃,陽哥,若是知道是你的話就算是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好了好了,你滾吧!"蕭陽擺擺手,不願意看到這個傢伙,他現在可沒有心情和這個傢伙在這裡磨牙。

"是是是,我這就滾!這就滾!"

李嘉偉連忙點頭哈腰立刻逃走,撇下凌雪一個人逃走了。

"喂,嘉偉……你等等我……"

看到李嘉偉竟然真的拋下自己一個人走了,凌雪有些慌了,抬頭看了一眼蕭陽,轉身就要逃走。她現在可不敢一個人面對蕭陽。

"站住!"

凌雪的身體突然愣在原地,再也不敢動了,蕭陽坐過去冷冷的看了一眼凌雪。

"我想我們應該好好的談一談!" 坐在肯德基里,蕭陽端著兩倍飲料走到一旁的座位旁坐下,將其中一杯橙汁放到凌雪面前,這才故作深沉的沉聲道,"好了,現在我們該好好的談談了!"

凌雪有些緊張的抬頭看了一眼蕭陽,看到對方似乎並沒有生氣的意思,頓時放下一絲擔心,不過想到若是自己就這樣妥協實在不是自己的性格,在加上自己有表姐這層保護劍,蕭陽絕對不敢拿自己怎麼樣。

"是……是我叫他們做的又能怎麼樣?你能把我怎樣?誰讓你欺負我姐的!"

看到對方強裝出來的硬氣,蕭陽頓時苦笑不已,果然還是因為凌瀟瀟的事情啊。

"你知道我和瀟瀟的事情?是瀟瀟讓你這麼做的?"

蕭陽笑著搖了搖頭,以瀟瀟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把兩個人的事情告訴第三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當然,我姐全都告訴我了,不然我怎麼會找人教訓你!"凌雪有些心虛的說道,"你竟然辜負我姐,我告訴你我們全家都不會放過你的!"

雖然明知道對方在說謊,不過蕭陽還是有些無奈的哭笑道,"現在是你姐不理我,我就算是想要解釋你姐都不給我這個機會!"

看到蕭陽沮喪的樣子,凌雪突然來了興緻,"那好,你告訴我,你和我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姐的事情!我姐這幾天可是茶不思飯不想,整個人都消瘦了好多,你敢說不是因為你的原因?"

靠,告訴你才怪,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夠亂講。

蕭陽故意板著臉說道,"小小孩子管那麼多幹什麼,趕緊吃完飯回家吧,我和你姐的事情我會處理的,對了見了你姐多勸勸她,讓她起碼和我見一面。"

"我才不是小孩子,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一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傷了我姐的心對不對?"

"我姐說你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你不會是在外麵包養小三了吧?"

"不對不對?就你這樣的外外貌,要錢沒錢,要權沒權根本不可能是包養的起小三,一定是背著我姐出去找小姐了!對!一定是被我姐抓到現行了吧?哼,真是沒有想到,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凌雪充分發揮了一個女孩子八卦的心理,一個人坐在位子上嘀嘀咕咕一大堆,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聽的一旁的蕭陽目瞪口呆,最後差點就要站起來落荒而逃。

"蕭陽……"

"叫姐夫!"蕭陽沒好氣的說道,他真的要被這個丫頭給弄暈了。

"那好,想讓我叫你姐夫也可以,你必須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凌雪塗著樣淡藍色眼影帶著玫紅色美瞳的眼球微微一轉,像是一個小狐狸一樣精靈古怪。

"什麼事?"蕭陽無奈的問道。

凌雪突然抬頭掃視了一眼四周,確信沒有人之後才悄悄的將視線收回來,趴在桌子上盯著蕭陽,神秘兮兮的問道,"你一定是混社會的對吧?"

蕭陽鬱悶的喝可樂,"為什麼這麼說?"

"剛才你教訓那幾個傢伙的時候一看就是練過的,看你那動作就知道一定經常打架,而且剛才李嘉偉看你的表情我也能夠猜出來,他一定知道你的身份,不然的話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嘉偉怎麼如此害怕你!所以他一定知道你的身份!"

凌雪突然露出一個狡黠的眼光,"你最好還是承認吧,不然的話我就去問李嘉偉,他一定會告訴我的!早晚我也會知道!"

蕭陽才不會上這個女孩如此幼稚的話的當,笑嘻嘻的隨口說道,"那你就去問他吧,看他敢不敢和你講實話!"

"你……"

凌雪突然惱怒的站起來,不過最後還是沮喪的坐了回去,兩嘴氣鼓鼓的盯著蕭陽。

喝完杯中的飲料,蕭陽站起來出聲道,"你喝完了自己回去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你站住!"

凌雪突然大聲喊道,聲音大的把肯德基內所有人全都吸引了過來,所有人的視線全都集中到蕭陽身上。

饒是以蕭陽臉皮再厚,被這麼多的人盯著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最後只好有退回來坐下。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不要以為你是凌瀟瀟的妹妹就可以為所欲為,我的脾氣可不怎麼好!"蕭陽沉聲道。

"你敢嗎?我若是把你是混社會的事情告訴我姐,我看你怎麼辦?"凌瀟瀟似乎一點都不害怕,反而略帶挑釁的看著盯著蕭陽,似乎在為找到了蕭陽的弱點而沾沾自喜。

"好吧,大小姐,你贏了,你想怎麼樣?"蕭陽無奈的雙手抱肩,想要看看對方到底想要幹什麼。

聽到蕭陽服輸的語氣,凌雪突然一握小粉拳,興奮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姐夫,你真的是混社會的么?混社會的人是不是都很厲害啊?"

蕭陽錯愕,"怎麼又喊我姐夫了?你不害怕我的身份?"

"嘻嘻,這有什麼,我倒是覺得很威風呢,有這樣的男友以後誰還敢欺負自己!"

凌雪一臉興奮嘰嘰喳喳,似乎根本沒有為蕭陽的身份感到害怕,反而興趣十足,這倒是出乎蕭陽的意料之外,真不懂現在的女孩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姐,我不想她為我擔心!"蕭陽出聲道。

"嘻嘻,放心吧姐夫,我絕對不會告訴我姐的,而且我還會主動幫你勸我姐,到時候讓她主動原諒你!"凌雪突然興緻勃勃的說道。

看到面前突然叛變,情緒變化如此之大的凌雪,蕭陽有些疑惑的盯著對方,"你會這麼好?不會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吧?"

凌雪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姐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看到凌雪一臉認真地模樣,蕭陽不禁笑了,"說吧,什麼事情?"

凌雪抬頭看了一眼蕭陽,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講,不過最後還是一咬牙抬頭看著蕭陽。

"不是……我的事情,是我家裡的事情!"

"家裡的事情?"

蕭陽有些疑惑的看著對方,"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詳細的說說!"

凌雪一咬牙,抬頭看著蕭陽,"哎呀,其實是這樣的,我爸爸不是開了一個沙場嗎!之前負責往各大開放商的樓盤輸送沙子,做沙場這生意是一本萬利的,只要工人和運輸工具齊全,那隻要你挖出多少沙子就能夠賣多少錢,現在的房地產生意這麼紅火,沙子的需求量更是與日俱增!"

"我爸正是憑藉沙場的生意才逐漸變得富有起來,成為了我們鎮上小有名氣的商人,不少人羨慕,後來我爸在市裡買了樓,我們一家才搬到了市裡去住!"

凌雪說起這些的時候,眼神中還是會不自覺的帶有一絲驕傲,畢竟爸爸的生意讓她在小鎮上揚眉吐氣,起碼過了一個公主一樣的童年是,而這也是養成了凌雪略帶高傲,總是一副高高在上態度的性格。

"可是這段時間,爸爸經常和媽媽吵架,雖然以前他們也吵架,可是並不會鬧大,現在他們吵架最後甚至會大打出手。"

"而且爸爸每次都要每天很晚才回來,我問過媽媽,她說爸爸在外面賭博喝酒,而且爸爸的生意似乎也遇到了一些問題,只要是在家裡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表情。媽媽問了好幾次,可是爸爸總是不說,甚至問煩了爸爸就會直接大打出手和媽媽吵起來。"

"我不想要這樣,我不想讓爸爸媽媽整天吵架,我不想每天回去都沒有一點家的溫暖,姐夫,你幫幫我,救救我爸爸好不好?"

凌雪突然略帶央求語氣的問道,能夠讓高傲的她學會求人,可見她確實受到這個問題困擾不少。

"還以為你就是一個高傲的小公主,原來也懂得替家人著想啊!"

蕭陽略帶挖苦的笑道,看到對方只是輕咬嘴唇,並沒有反唇相譏,蕭陽就知道這個丫頭是真的後悔痛苦了。

"好吧,你想要我幫你幹什麼?"

蕭陽只好無奈的問道,怎麼說她也是瀟瀟的妹妹,自己雖然不是很喜歡她,但總不能夠袖手旁觀。

凌雪突然眼角帶淚,淚眼婆娑的看著蕭陽,"姐夫,你能不能幫幫我把我爸爸帶回來,不要讓他整天賭博了,求求你,我只想要我以前的爸爸,我知道我不招你喜歡,我的缺點以後我會改的,求求你看在我姐姐的份上幫幫我好不好,我真的不願意看到爸媽整天沒玩沒了的吵架了!"

看到對方竟然真的哭泣起來,蕭陽無奈的抽出紙巾遞過去,"擦一下吧,這樣讓周圍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看到凌雪擦乾淨臉上的淚水,蕭陽才問道,"你想要我怎麼幫你?"

凌雪抬頭,聲音有些哽咽的開口,"姐夫,你是不是認識很多混社會的人啊,你能不能幫我找人嚇唬一下我爸,起碼讓他以後再也不敢賭博就好!我真的不想要讓我爸整天和我媽吵架了!"

蕭陽點點頭,"我想我知道怎麼幫你了,你知道你爸平時都在哪賭博嗎?"

聽到蕭陽願意幫自己,凌雪立刻興奮了起來,"我知道知道,又一次我偷偷地跟著我爸去過!我認得路!"

"好吧,那我們現在就過去看看!"

蕭陽說完就雷厲風行的站起來向外走去,身後的凌雪連忙跟上。

兩人伸手在馬路上攔了一輛的士,然後直奔目的地而去。

"姐夫,混社會的人不都比較有錢嗎?聽說他們人人都是穿黑衣西裝,開好車戴墨鏡的!很威風的,為什麼你看上去這麼窮?"

凌雪有些疑惑的打量著蕭陽,滿臉的不解。

蕭陽無奈苦笑,"誰和你說我是混社會的了,我是在最底層專門負責洗車的,根本買不起車!"

"噗!"

前面的司機突然忍不住爆笑出聲,這個哥們簡直是太逗了。

"喂,誰讓你笑的,好好開你的車!"凌雪再次恢復了自己高傲的本質,對著計程車自己就是一通訓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