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阮少青在這邊暗自思量對策,而王陽心中也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庶女絕色,鬼帝大人求放過 黑龍王李洪超那可是李全坤的敵人,而王陽和李全坤的關係還算好,起碼不是敵人。

所以王陽和李洪超也是遲早有一戰,就算是李全坤不想將李洪超給怎麼樣了,那王陽也不會答應的,他之所以救回李全坤那就是為了以後對付李洪超的。

黑龍王,這個目標是必須倒下才行的。

不安王妃,王爺請留步 想到這裡王陽的心情頓時就好起來了,趁著現在這個時候,給李洪超找一些麻煩,王陽倒是非常樂意的。

阮少青考慮了半天,最終還是開口說道:「對付那邊的人,我暫時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就是不知道李洪超還有沒有什麼後手了,但願他別繼續來對付會所了。」

誰都能聽得出來阮少青的無奈和膽怯。

別看阮少青這個會所在西廣那是很牛逼的存在,但是和黑龍王李洪超比起來,他連屁都不算一個。

王陽也是明白,阮少青不是不想還擊,而是遮天會這邊恐怕還不想和李洪超開戰,所以阮少青就是氣的七竅生煙也只能選擇隱忍罷了。

於是,王陽也沒有多問。

阮少青緊接著就給王陽弄了一些一夜歸,結果王陽只能跑去折騰聞曉銘一陣子了。

聞曉銘有些怨恨的看著王陽,咬著牙說道:「你就要這樣一輩子嗎?要是這樣的話,那下一次你就等著當太監吧。」

王陽也知道聞曉銘這個女人很不好惹,不過這個時候他什麼都沒有說。

隔了一會,王陽離開了房間,出去找柳泉生喝酒。

臨走前,王陽深深的看了一眼聞曉銘,低聲說道:「一路順風。」

聞曉銘微微一愣,她還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是沒等她多問,王陽就已經離開了房間。

聞曉銘也只能望著他的背影,最終漸行漸遠,房間的門碰的一下關上了,似乎這一切都結束了一般。

夜幕降臨,王陽和柳泉生還有楊比克三個人在鬥地主。

柳泉生算是輸慘了,王陽和楊比克不想玩了,卻是被柳泉生硬拉著,直接玩到了夜晚十一點左右。

阮少青這邊依舊是在觀察著王陽他們的情況,結果得知這三個人竟然在鬥地主,也是被氣的哭笑不得。

「柳泉生啊柳泉生,我真是不知道上面看好了你什麼,竟然讓你到西廣這邊來丟人現眼。」阮少青盯著監控器裡面的畫面,很是無奈的說道。

柳泉生在東華市的那些事情他也是知道不少的,要說柳泉生是個人才吧那也不算,可要是說這個人一無是處吧,那東華市的那些業績也都擺著的,就算是阮少青本人都做不到當初柳泉生在東華市的那個份上。

突然,外面衝進來了一個粉仔,一臉驚恐的喊道:「少哥,不好了,條子來了!」

「什麼?」阮少青頓時瞪圓了眼睛。

他這第一反應就是給警察局那邊的人打電話,結果這才得到了一個消息。

現如今來掃蕩他們會所的那些警察,根本就不是西廣這邊的,而是從黑冰市那邊調集來的。

阮少青的心頓時一涼,要知道距離最近的可是東華市,從黑冰市調集警察過來那絕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能做到這件事情的人肯定不多。

他首先想到的,那就是鏢門了。

用白的來對付黑的,那一向都是鏢門最喜歡用的手段了。

阮少青一拍腦門急忙吼道:「快,能救多少就救多少的貨!」

說完話,阮少青便是趕緊帶著人出去,想辦法應付那些警察去了。

這會所裡面可有不少達官顯貴,一個個都被警察給嚇傻了,整個會所頓時一片混亂。

警察和阮少青的人還有那些粉仔和客人,都是在四處亂竄了,場面非常的混亂。

聞曉銘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不由得有些好奇,將房門打開走了出來,想要看一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誰知,她剛看明白情況,兩個警察就是直接衝過來了。

「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件。」其中一個警察直接開口說道。

聞曉銘搖了搖頭,她哪裡還有什麼身份證件啊,早都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不好意思,跟我們會警察局一趟。」兩個警察也是不客氣,直接就將聞曉銘給帶走了。

混亂之中阮少青並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等他注意到的時候,那是為時已晚了。

聞曉銘固然重要,但是和整個會所比起來那都不算是什麼了。

阮少青直接就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聞曉銘也被帶走了,不過他認為這是鏢門的報復。

甚至聞曉銘被帶走的事情,在阮少青看來也不過是一個意外罷了,他並沒有懷疑王陽和柳泉生這邊。

王陽這鬥地主也是斗不下去了,毒癮就在這個時候發作,阮少青趕緊將他給弄到了後面山中的別墅去,生怕被警察發現了王陽這個癮君子。 阮少青看見王陽的狀態,又加上最近這邊的貨源吃緊,他認為該出貨了。

現在阮少青是更加相信王陽的,在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別的人可以用了,不過阮少青還是做了一番準備的。

當天晚上,阮少青毫無徵兆的找了一趟王陽。

王陽正躺在卧室的床上,一看到阮少青過來也是有些晃神。

阮少青的身後還跟著楊比克和八門,甚至就連柳泉生也在。

看到這一幕之後,王陽心中也是覺得奇怪,阮少青這小子是幾個意思?

「今晚要辦事情,走吧,就差你了。」阮少青凝視著王陽,隨後意味深長的說道。

王陽聽到這話,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而是起身就跟著阮少青他們離開了會所。

路上王陽卻是掃了一眼柳泉生,眼神之中帶著疑惑的詢問。

而柳泉生則是不著痕迹的搖了搖頭,表示他也根本就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的。

王陽明面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問過。

但是他這心中卻是焦急萬分了,看阮少青他們這個意思,那今天晚上就是要出貨了。

王陽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那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向外面傳遞消息,在這個時候他要是敢輕舉妄動,一定會被發現的。

八門的人一個個都不是吃醋的,何況楊比克還在身邊,要是楊比克這小子突然反水,那王陽和柳泉生全都會扔在這裡。

一時之間,王陽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他該怎麼樣傳遞消息給寧小萌呢?

打電話和發簡訊那肯定是不行的了,估計他只要摸一下手機,那基本上就是被制服的節奏了。

最終王陽還是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他自己開車!

這個時候寧小萌必然會讓人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盯著會所這邊,要是看到王陽親自開車的話,那麼寧小萌也是會感覺到什麼的。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赤龍特戰隊多年相處下來,王陽對於寧小萌這小妞還是十分了解的,他相信自己的隊友絕對不是那種豬隊友。

「寧小萌,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王陽在心中感嘆了一聲。

等眾人走出會所之後,王陽率先開口說道:「我來開車。」

阮少青有些遲疑,打量著王陽,一時之間不知道他該如何決定了。

王陽見狀,卻是隨意的笑道:「呵呵,我太久沒有開車了,有些手癢。」

最終阮少青也沒有說什麼,還是同意了。

畢竟王陽已經經過了那麼多的考驗,怎麼樣都是值得信任的了,只是開個車而已,還能鬧出來什麼事情?

王陽開車,車窗戶和前面的風擋玻璃那都是沒有辦法看到車的內部的,全部都是用了黑色防爆膜。

從車內看外面那是非常清晰的,然而從外面想要看到車內部的情況,那是不可能的,能看到的只是漆黑的玻璃罷了。

幾個人坐在了車上,等待著後面那些粉仔全部上車。

就在車差不多開出門外的時候,王陽打開了車窗。

阮少青掃了一眼王陽,厲聲質問道:「你幹什麼?」

「哦?有點悶得慌,我透透氣。」王陽隨口說道。

「透氣?透什麼氣?有空調,關上。」阮少青頓時說道。

王陽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直接關上了車上,還隨口嘟囔了兩句,那意思是說空調沒有這夜風舒服。

他也不知道,剛才那短短的幾秒鐘有沒有人注意到他,要是沒有人注意到的話,那王陽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這邊王陽、阮少青和柳泉生都在同一輛車上。

柳泉生也注意到了王陽的異常,別人可能不了解,但是他卻知道王陽剛才開窗戶,也絕對是刻意為之。

可有阮少青在這邊盯著,王陽只開了一下窗戶,柳泉生不知道王陽這個什麼意思,但是開窗戶肯定才是重點。

想到這裡,柳泉生立刻咳嗽起來,緊接著就咳嗽出來了一口黃色的痰。

柳泉生便是很自然的打開了車窗,直接一口痰吐了出去,隨即關上了車窗嘟囔道:「這吐出去可舒服多了,少哥啊,你這車太高檔了,那剛才我要是沒忍住吐在了車裡,這清洗費用得好多錢吧?」

阮少青也是看到了柳泉生都做了一些什麼,被噁心的有點不想開口,直接沒有搭理柳泉生。

王陽一邊開車一邊鬆了一口氣。

要是他和柳泉生這兩次都沒有被人看到的話,那麼樂子可就大了,寧小萌那邊用來監視的人估計就是一個瞎子了。

王陽從後視鏡掃了一眼柳泉生,而柳泉生則是飛快的眨了一下眼睛。

王陽心裏面又好氣又好笑,他不得不承認柳泉生這個人雖然沒有什麼真本事,但是這些小伎倆那關鍵時刻還是很有用的。

柳泉生開車窗吐痰,這種事情阮少青是絕對不會懷疑的,依照柳泉生平時的尿性,他就是開窗戶掃泡尿,那都算是最為正常不過的了。

王陽也是暗自慶幸,幸好他這一次帶了柳泉生這個活寶過來,這柳家父子要是再加一起,絕對是敵方的一場噩夢了。

有些時候,越是沒有什麼真本事的人越是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而柳泉生完美的詮釋了這個規律。

車繼續行駛著,夜色深沉,似乎在預示著什麼。

柳泉生一直都盯著車窗外的風景,時不時的還感嘆一下,不過大都是一些廢話。

阮少青卻是突然開口說道:「黃保康柳泉生這一次你們兩個跟著,那可要學著點,以後這條線就是交給你們兩個人走了。」

「啥玩應?少哥你不是開玩笑吧,我們兩個人鼓搗這一條線,你不是要我們的老命嗎?」柳泉生頓時一副不樂意的模樣,那表情甚至都在說阮少青是不是想要弄死他們了。

王陽也是有些狐疑的看著阮少青,不過他在開車,也就沒有吭聲。

阮少青拍了拍柳泉生的肩膀,安慰道:「老柳啊這你就多慮了,你的嘴皮子再加上黃保康的能力,那絕對可以跑得下來這條線的。別看這條線不起眼,這裡面的利潤可是很可觀的啊,就現在的所有線路來說,這一條那也是排名靠前的了。」

柳泉生一聽這話,頓時雙眼放光,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下來了。

阮少青卻是將目光重新落在了王陽的身上,那意思就是在詢問了。

王陽還是有些猶豫,因為他拿不住阮少青這小子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

「少哥,你就不用問他了,那我是他老大,我都同意了他還有什麼好不同意的啊?」柳泉生厚著臉皮大言不慚的說道。

阮少青也是被柳泉生給氣了笑了,不由得說道:「得了吧,誰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你還跟我這裡裝什麼大尾巴狼。」

柳泉生沒有吭聲,很是不滿的盯著王陽嚷嚷道:「黃保康,你小子現在是翅膀硬了啊,連老大的話都不聽了。」

王陽這一次並沒有猶豫,而是點了點頭,表示他同意了這件事情。

柳泉生頓時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的阮少青都想把這老小子給扔下車了。

不為別的,主要是柳泉生這個德行,實在是太賤皮子了。

「保康以後就負責押運,而老柳你則是負責拉回東華市,將東華市那邊的貨源給穩定住。」阮少青開口說道。

兩個人都是沒有什麼意見。

不過這個時候,王陽的眼前一亮,他發現這條路有些熟悉了。

他來過!

這不是上次去拜略山的路徑嗎?上一次的貨物也是在這裡取得,難道說這一次也是在拜略山?那個拜略山是他們的一個重要的據點了?

王陽裝作不知道的詢問阮少青說道:「這一次又是去拜略山?」

阮少青不咸不淡的說道:「開車就是,廢話不要這麼多。」

王陽也就沒有吭聲,而是繼續專心的開車了,只是他一直都在觀察這周圍的情況,將這條路線給記住了。

他不敢保證寧小萌那邊會不會派人過來,或者說來的人有多少,能不能準時到達?

那唯一的辦法,就是他將這條路線刻在腦子裡面,實在不行的話以後再找機會。

車一直在開,很快就開刀了拜略山附近。

然而阮少青卻是沒有吭聲,王陽也只能繼續往前開了。

整個車隊都沒有停下來,反而是朝著半山腰開了過去。

王陽知道整個車隊裡面基本上都是來過這一條線路的人,八門的人就算是沒有來過,那也是知道其中底細的了,只有他和柳泉生是兩眼一抹黑,什麼信息都不知道。

車隊開到了半山腰,阮少青突然開口說道:「停車。」

王陽直接一腳剎車,柳泉生在後面差點沒飛起來,阮少青也是被弄得晃悠了一下。

「呵呵,你小子還真是聽話啊,下車吧。」阮少青不陰不陽的說道。

所有的人都下了車,王陽注意到每一個人都提著兩箱子的錢。

阮少青帶著人往前走,這拜略山的半山腰竟然還有一個山洞,要不是阮少青帶路的話,那王陽也不會發現這裡還有一個山東,這山洞周圍都做了偽裝。

山洞還是他們移開石頭和草叢,那才能看得見。

山洞並不寬闊,並排只能夠進入兩個人,阮少青讓楊比克和一些粉仔在前面帶頭。

而阮少青則是和八門的一個人一起走,柳泉生那自然是和王陽一起了,而後面則是八門的人殿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