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鳴盛氣的臉都要綠了,這不就是他剛才說過的話嗎,這個國君,居然反過來和他說著,這不是在打他的臉嗎。

但是趙鳴盛確實是沒有辦法替雲煙做決定,只能滿臉陰沉的看著雲煙。

「你,怎麼想的。」

趙鳴盛抿緊唇,很擔心雲煙會答應國君的要求。

雲煙稍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後詢問說,「是什麼請求?」

連是什麼都沒有聽到,就擅自的拒絕,好像也是不太好的。

趙鳴盛的臉色頓時更加的陰沉了。

國君聽到之後,倒是笑了笑。

「我想要你帶我在你們鎮子上轉一轉,畢竟初來駕到,我也不太了解,以後我們之間的合作會有很多,這個要求應該也不是特別的過分吧。」

雲煙抿緊唇,看著國君。

剛剛她拒絕了國君,所以現在對對方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愧疚感,雖然這件事情並不怪她。

大概這也是一種通病吧。

雲煙嘆了口氣,順手拍了拍趙鳴盛的手。

「可以,我帶你去吧。」

雲煙說,「不過,我想要趙鳴盛和我們一起去,畢竟我有些地方也不是很了解的。」

趙鳴盛本來心裡還有火氣,現在聽到雲煙的話,頓時整個人都好了。

他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勾起了嘴角,略帶得意的看著國君。

不過,國君可是連看都沒看他一眼,還是一直看著雲煙。

「行,當然可以了,畢竟是我這邊提出的要求,你想要帶誰都是沒有問題的。」

說到這裡,國君轉頭看向了皇上。

「陛下意下如何,雲姑娘已經答應下來了。」

皇上笑了笑,「當然可以了,既然雲姑娘都說沒問題了,朕自然是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不過外面到底還是會有些危險,希望國君能夠帶著足夠的人手,不然的話,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朕都不知道該怎麼交代才好了。」

國君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和皇上又說了幾句之後,就跟著雲煙離開了。

本來孫鈺也想跟著去的,不過皇上那之後找他有事情想說,所以他只能遺憾的和趙鳴盛告別了。

沒有辦法看到趙鳴盛更多的吃癟的模樣,真的是太過於可惜了。

這之後可一定要詳細的問問雲煙,有關於今天出行的具體事項。

雲煙帶著國君和趙鳴盛出門,一時之間氛圍特別的壓抑。

她有幾次都想要開口,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只能閉上了嘴巴。

雲煙不說話,趙鳴盛也是沒有說話的打算,甚至還一直警惕的看著國君,生怕一個不小心,國君就想要使出什麼手段,然後將雲煙給擄走了。

不過,趙鳴盛今天還真的是誤會國君了,他就是想要讓雲煙陪陪自己,真的沒有任何的想要帶走雲煙的意思。

就像是趙鳴盛所說的那樣,雲煙是人不是物品,他想要強行的將人帶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何況,他也不想要強迫雲煙,如果可以的話,國君希望自己和雲煙之間的關係,是平等並且互相尊重的。

雲煙也是心甘情願的想要和他一起走的,這樣他以後才能給讓雲煙獲得至高無上的幸福。

現在顯然不是一個特別好的時機,所以他還是不能對雲煙做什麼,這樣只會讓雲煙對他的好感更加的底下罷了。

在現在這個能夠做朋友的階段,是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差錯的。

想到這裡,國君主動開口說,「這個地方是做什麼的?總覺得我們那邊沒有呢。」

雲煙聽到了,便轉過頭看了一下,「這個是雕刻的東西,大概是手藝人自己做的。」

國君恍然的點了點頭,看著下面雕刻的那隻小鹿,下意識的買了下來。

「小鹿嗎?還挺可愛的。」

雲煙笑了笑,誇獎說,「這個送給別人的話,也是非常的合適的。」

國君看著手中的小鹿,笑著說,「是嗎。」

說著,國君就伸出手,將小鹿遞到了雲煙的面前。

「嗯?」

雲煙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沒有弄明白國君的意思。

「不是說適合送人嗎?我把他送給你了。」

雲煙趕緊擺了擺手。

「不,不用的,送給我,不太合適吧。」

畢竟雲煙才剛剛拒絕了國君的求婚,現在要是再去接受國君的東西,就實在是太過於不知廉恥了。

國君卻是執意的將東西塞到了雲煙的手裡。

「給我點面子,送別人的東西就這麼被拒絕了,我也是很難過的。」

雲煙無奈的看著手中的小鹿,很是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一時之間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收下吧。」

國君說,「就算是作為朋友,也是可以互相送禮物的吧?」

雲煙抿了抿唇,這倒也是,可是,現在都知道國君對她有那個意思了,那再去收東西,好像就不太好了。

還沒等雲煙說什麼,趙鳴盛就拿起了雲煙手中的小鹿。

「誒,是挺可愛的。」

趙鳴盛挑眉說,「這麼可愛,好像有點不適合你啊。」

說著趙鳴盛就從那裡面又挑了一個。

「嗯,這個比較適合。」

趙鳴盛將那隻小狐狸放到了雲煙的手裡,「喜歡嗎?」

雲煙看著趙鳴盛,然後笑了笑,「嗯。」

「行,那就拿著吧。」

趙鳴盛摸了摸雲煙的頭,小鹿就被他這麼收到了懷裡。

國君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看著趙鳴盛,有種欲言又止的感覺。

「做什麼這麼看著我?既然是送給朋友的,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也可以稱之為朋友了吧?」

趙鳴盛勾了勾嘴角,「你看,我們在軍營的時候也是認識的,還有一起吃飯,一起討論問題的時候,這樣都不是朋友的話,我還真的不太清楚國君你交朋友的定義呢。」

國君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小鹿也不太適合你吧。」

「是嗎?我倒是覺得挺適合的,我這麼可愛,可沒有人不喜歡我的,是不是啊。」

趙鳴盛環住了雲煙的肩膀,挑眉問。

雲煙很是無奈,但是又覺得有點好笑。

雖然她不覺得趙鳴盛像小鹿,不過他也的確是有一些可愛的地方的。

想到這裡,雲煙乖巧的點了點頭。

「你看,雲煙都這麼說了,那我肯定就是像了,給我也是沒有問題的。」

趙鳴盛笑的格外的開心,忍不住抱緊了雲煙。

這麼配合,這也太好了吧。

雲煙就這麼乖順的倚著趙鳴盛,手裡把玩著剛剛的那隻小狐狸。

雖然只是雕刻出來的,但是這個手藝人也是真的很厲害,栩栩如生的,就像是一隻真的小狐狸在手裡一樣。

要是再沾點毛,估計就沒有人會覺得這是假的了。

雲煙還真的挺喜歡這個小狐狸的,小鹿過於乖巧了,她並不覺得適合她。

國君見雲煙一直盯著手裡的狐狸看,也知道雲煙是真的很喜歡那隻狐狸了。

他不由得有些後悔,要是自己選擇的也是那隻狐狸,是不是雲煙也會對他露出微笑呢。

可是,也有可能是,不管他送了雲煙什麼,雲煙都不會露出開心的表情吧。

之所以喜歡狐狸,是因為狐狸是趙鳴盛送的。

之所以不喜歡小鹿,是因為小鹿是他送的。

這樣的差別對待,其實已經很明顯了,但是國君就是不想要輕易的放棄。

所以他開口說,「既然你想要,那就送給你吧。小鹿也確實是不太適合雲煙了。」

趙鳴盛挑了挑眉,也並不覺得國君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

隨後,就聽到國君說,「雲姑娘,為了感謝你過來待我逛逛鎮子,我還是覺得我應該送你一些什麼。既然你不喜歡小鹿,不如挑點別的?」

趙鳴盛皺了皺眉頭,很是諷刺的說。

「太過於纏人的男子,可是不會受到女孩子的喜歡的啊。」

國君就像是沒有聽到趙鳴盛的話一樣,還是盯著雲煙看。

雲煙也不能三番四次的不給國君面子,最後只能無奈的選了一樣東西,到底還是讓國君送給她了。

雲煙並不想在這個地方虧錢國君,所以最後還是又送了一樣東西給國君。

國君心裡也清楚這東西只不過是回禮,但是從心底上,他還是忍不住覺得高興,畢竟這可是雲煙送給他的東西。

大概率的和雲煙之前送給他的糖果差不多吧,那顆糖到現在他都留著,小心翼翼的保存。

趙鳴盛撇了撇嘴,雖然雲煙送給對方東西他不是很高興,但是不管怎麼說,欠了國君人情,可能他會更加的不高興,所以趙鳴盛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這麼默默的看著雲煙送給國君。

「時間也不早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國君主動開口說,「謝謝你們今天陪我出來,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們再聚一聚吧。」

趙鳴盛心裡腹誹著,可不要再見面了,每一次見面都是在添堵。

不行,他一定要把這個堵著的地方到時候發泄出去。

等和國君的人商量條約的事情的時候,他一定要將自己這邊的條件全部都談到最好的,不然的話,實在是沒有辦法釋然。

不讓國君吃癟,他就不叫趙鳴盛。

在心裡做好了打算之後,趙鳴盛皮笑肉不笑的伸出了手。

「好說好說,可以的話,自然是希望國君能夠多來我們這邊看看。不過看到國君也是日夜操勞的模樣,應該不會有什麼時間吧。」

國君也是伸手,同樣皮笑肉不笑的說,「也不一定,畢竟是國君,想要出來的時候,還是可以偷個懶的。而且現在的事務也不是那麼的繁忙,還是可以相聚的。」

趙鳴盛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可惜了,我們兩個這邊可能有時候會沒什麼時間,畢竟雲煙是太醫,我也是將軍,想要處理的事情可是有一大堆的,沒有國君這般的悠閑自在了。」

趙鳴盛說著露出了十分羨慕的表情,但是到底是怎麼樣的,他和國君都是心知肚明的。

雲煙現在也能察覺到這邊的氣氛不是很對勁,不過她也沒有說什麼,男人之間的鬥爭,她參與也不是太好,不如說,她現在大概也明白為什麼每一次趙鳴盛都看國君覺得不爽了。

想到這裡,雲煙又覺得有點好笑了,她低下頭掩蓋住了自己的表情,沒有露出什麼破綻。

三個人氣氛十分僵硬的遊覽鎮子,總算是結束了。

國君被人接走,去處理事情了,而趙鳴盛和雲煙婉拒了對方想要捎他們一程的意思,就這麼自顧自的走了回去。

「哈。」

雲煙嘆了口氣,也可以說是鬆了一口氣吧。

不管怎麼說,能夠和趙鳴盛兩個人相處真的是太好了,她每一次和國君相處的時候,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趙鳴盛撇了撇嘴,朝著雲煙伸出了手。

「嗯?」

雲煙有些奇怪的看著趙鳴盛,一時之間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意思。

「做什麼?還不捨得扔了嗎?」

趙鳴盛知道雲煙這時沒看懂,但還是忍不住帶著醋味的說。

雲煙這才反應過來,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將手裡的東西送了過去。

那是國君送給雲煙的禮物,剛好雲煙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給趙鳴盛一是能夠處理這個東西,二則是能夠安撫一下趙鳴盛的心,也算是一舉兩得了,所以她給的可以說是毫不猶豫。

見雲煙的反應還算是可以,趙鳴盛這才沒有再說什麼。

有的時候,趙鳴盛甚至覺得,自己才是那個女子,每一次雲煙始亂終棄的時候,他都忍不住唉聲嘆氣,但是雲煙本人卻什麼感覺都沒有,名副其實的渣男了。

「我說你啊,能不能不要一直這麼愣神。」

趙鳴盛忍不住拍了拍雲煙的腦袋,「非要對方要迎娶你的時候,你才知道他喜歡你?」

雲煙撇了撇嘴,但是也沒有說什麼,畢竟她之前是真的不知道。

「唉,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才好了。」

趙鳴盛很是無奈,但是又能怎麼辦呢,還不是要寵著護著,不能讓其他的狼給叼走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