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長歡驚訝的看了她一眼。

「你這什麼眼神?比賽本宮自然不會作弊!」五公主輕哼一聲,可以質疑她的容貌,但是不能質疑她的品性。

「那我就不客氣了。」元長歡懶得與她多言,若是自己這次不與她比,還不知要糾纏到自己什麼時候。

真纏人。

方才只是隨便瞄了眼,現在細細看來,發現這擊鞠場上熟悉的人還真不少。

看到一對璧人,元長歡唇角微翹,抬步上前。 「長孫皇子,皇子妃,兩位可否幫個忙?」

元長歡嗓音輕飄細膩,眉眼雖瑰麗卻清明,彎著桃花眸,笑意盎然的看著他們。

兩人似是沒想到,半響後方反應過來。

燕丹立刻回道,「當然可以!」

寵溺的看著自家妻子,長孫允也跟著頜首。

這樣就還差一個男子了,元長歡環顧四周,沒發現什麼順眼的,倒是擊鞠場外突然傳來喧囂聲。

遠遠望去,是四皇子同謝辭一行人前來。

原來方才四皇子親自迎接的是謝辭吶。

五公主走過來,冷哼道,「你不能把主意打到謝世子身上,他答應過要跟本宮一組的!」

說著,便直奔謝辭而去。

本來充斥著戾氣的面容剎那間嬌羞可人,「謝世子,本宮還缺個擊鞠高手,你能與本宮一組嗎?」

謝辭眸光卻不經意落在贏盈身後的女子身上。

視線微涼,淡聲回道,「本世子手無縛雞之力,騎術了了,勢必拖累公主,公主另請高明吧。」

這男人,又一本正經說瞎話,元長歡瞥了謝辭一眼,忍不住回想起前些日子在狩獵場的時候,謝辭還帶著她一同騎馬,那騎術高絕,自己都甘拜下風。

還手無縛雞之力,嘖,他要是手無縛雞之力,這世間男子就沒有能有縛雞之力的。

贏盈聽得出謝辭的拒絕,剛要糾纏,卻被自家皇兄一個眼神嚇到。

四皇子眸帶威脅,嗓音沉沉,「盈兒,謝世子乃皇兄貴客,不是陪你玩耍的。」

說罷,四皇子招呼謝辭一同前往書房,確實不是來看擊鞠的。

「盈兒知道了。」贏盈懨懨的轉身。

看著遠處神色悠然,散漫慵懶的元長歡,贏盈捏了捏拳頭。

一定要贏過元長歡才行!

「咦,小表姑,你還缺人嗎?」

贏柒城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湊到元長歡面前。

元長歡上下打量著他,「你會嗎?別給我拖後腿。」

「本皇子擊鞠厲害著呢!」見元長歡不信,贏柒城準備上馬演示一番。

剛扯住馬韁,便被贏盈攔住,贏盈一臉憤怒,「七皇兄,你竟然幫外人欺負我?」

「五皇妹,這可是比賽,怎麼能說欺負呢。」贏柒城笑眯眯的拍了拍贏盈的肩膀,「你可以找四哥來幫你。」

「再說了,小表姑不是外人。」

說著,贏柒城還對元長歡抬抬下巴,作為示意。

偏生元長歡一臉漠然,眉宇間皆是清閑散漫,似乎並未將這比試放在心上。

更讓贏盈憤恨。

「你七皇兄不幫你,六皇兄幫你好不好?」贏陸豐搖著扇子,風流倜儻的走過來。

卻聽贏盈嫌棄道,「誰要你幫倒忙。」

「嘿……」

元長歡聽到他們皇室兩兄妹的對話,朱唇微翹,漫不經心的道,「可以開始了嗎?」

「可以!」

贏盈躍躍欲試,「先說好,誰說了就答應對方一個要求,不準不認。」

「要求啊,讓我想想。」元長歡纖細的手指捏著下巴,唇角勾起邪氣的弧度……

「這樣吧,若是五公主輸了,就親它一下。」 眾人順著元長歡的纖纖玉手方向看去……

咋舌不已。

竟然是一匹毛髮油亮的駿馬。

下意識的咽咽口水。

齊刷刷的看向坐在馬背上,依舊風情萬種,嫵媚妖嬈的女子。

太狠了。

豈料贏盈咬著銀牙,深吸一口氣,「本宮應了。「

看著元長歡那顧盼生輝的桃花眸,一字一句,凌厲執拗,「你若輸了,本宮要你發誓,永世不嫁謝辭!」

元長歡輕描淡寫的頜首,毫不猶豫,「行,開始吧。」

就輕易同意了?

這世間怎麼可能會有不想嫁給謝世子的女人?

這個虛偽的女人!

贏盈心中冷嘲。

很快,幾人便進了擊鞠場。

八人各自騎,每方皆是兩個在前,兩個在後。

元長歡與贏柒城在前,美眸從容,手拿球杖,竟莫名瀟洒,耳邊聽著贏柒城念叨,「你答應的這麼痛快,萬一輸了,真就不嫁了?」

旁人不知,但贏柒城可是親耳聽元長歡說過的,她只喜歡謝辭。

「願賭服輸。」元長歡不輕不淡的回道,渾然不在意。

看著她嫵媚卻漠然的眼神,贏柒城急了,「謝辭就對你不一樣,你怎麼能不嫁他!」

眸光奇怪的落在贏柒城的俊臉上,元長歡意味深長的開口,「你似乎很希望我嫁給謝辭。」

「那……」

「元長歡,你竟如此不把我放在眼裡!」贏盈看著他們在球場上還閑聊,頓時怒極,使勁揮球杖。

那鏤空木球旋轉著射向元長歡的臉。

略一下腰,輕鬆躲過,勒緊韁繩,手臂一伸,球杖順勢勾住木球,向前用力……

進球!

元長歡嫣紅的唇瓣微翹,「承讓。」

「你你你……」贏盈見她這麼輕易就進了一球,立刻慌了,厲聲呵斥身邊隊友,「你們都瞎了嗎,連個球都攔不住!」

贏陸豐玩味一笑,不疾不徐按著贏盈的肩膀,「莫慌。」

「不慌才怪!」贏盈甩開贏陸豐的手,對這個風流種子的皇兄,她一點都喜歡不起來。

目光定定的看向元長歡,咬著下唇,「本宮不會輸!」

「繼續。」

元長歡低笑一聲,明亮的眸子滑過狡黠之色。

進了一球之後,元長歡他們這一隊配合默契,勢如破竹,將五公主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啪!」

結束之後,贏盈猛地摔了球杖,氣得臉色漲紅。

元長歡坐在馬背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氣得眼眶都泛紅的五公主,悠悠然開口,「願賭服輸?」

在場的人倏然噤聲。

與馬兒接吻啊……

額……

想想便頭皮發麻。

元長歡本以為五公主這脾性,定然會衝上來跟她拚命,或者依照公主之尊,不履行賭約,沒想到,她竟然恨恨的看了自己一眼,當真走向那匹油光水亮的駿馬。

贏盈甚至能聞到駿馬噴出來的潮濕氣息,帶著畜生獨有的腥氣。

忍住噁心,贏盈閉著眼碰過去……

「啊!」

諸位大家閨秀,達官子弟頓時驚呼出聲。

元長歡握住腰間長鞭,陡然甩向贏盈,長鞭像是長了眼睛似的,纏繞在贏盈腰間。 「嘶……」

贏盈倒吸一口涼氣,睜開眼睛,看向元長歡。

元長歡懶洋洋的從馬上跳下來,擺弄著自個兒的鞭子,「看著我做什麼,逗你的。」

隨後對著長孫夫妻兩個感謝一禮,才抬步往外走去。

看著元長歡的背影,贏盈眼神從迷茫,變得清醒,「元長歡,本宮不是輸不起的人!」

聽到贏盈遙遙的聲音,元長歡擺擺手,涼聲回道,「本小姐也不是小家子氣的人。」

「願賭服輸,今日本宮欠你一次,來日定當奉還!」

「隨意。」元長歡回眸一笑,本就妖冶瑰麗的容顏,更是灼灼其華。

贏盈眼神複雜,聽到眾人議論紛紛,依舊驕橫斥道,「都給本宮閉嘴,今日之事若是傳了出去……」

眾人皆是搖頭,然而,贏盈能堵住這些人的嘴,可堵不住兩位皇子的嘴。

尤其是大嘴巴六皇子。

謝辭還未離開四皇子府,贏陸豐便剋制不住內心的澎湃,「嘿嘿嘿,原來這個世間還真有看不上你的女人吶。」

「你都不知,今日元長歡可是出盡了風頭。」

「不過幸好本皇子放水,才沒有讓她輸掉,若是她輸了,豈不是當真就不能嫁給你了,哎,本皇子為你也是操碎了心。」

「本皇子對你這麼用心,當你的表妹夫如何?」

一路聽著贏陸豐在耳邊嗡嗡,謝辭向來溫潤的眸色,早就在聽聞元長歡用不嫁自己打賭之時,變得沉冷陰霾。

贏陸豐看到謝辭的神色,趕緊閉嘴,認識謝辭這麼久,第一次看到謝辭臉上笑容消失……

「那什麼,本皇子還有事,先走了!」

說罷,贏陸豐趕緊逃走,轉身的時候,兩隻腳拌在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呀,六皇兄,給弟弟行這麼大禮啊。」

恰好出府的贏柒城正對上贏陸豐,笑的囂張無比。

謝辭無視兄弟兩個,抬步上了馬車。

坐在馬車上的聽卓,親眼看到自家世子上車扶著的門框,印出了一個手印……

這是多大的怒氣。

謝辭斜倚在軟榻上,烏黑的鳳眸濃郁,沉沉的讓人辨不清情緒。

修長的大手握著一張粉色的帕子。

目光落在那繡的歪歪扭扭的『圓』字上,指腹輕輕摩挲,極為撩人。

剎那……

猛地捏緊帕子,白皙的手背泛起青筋,可見用力之猛。

緊抿的薄唇,半響后,嗓音沉冷凌厲,「堵住元長歡的馬車!」

「是!」

聽卓立刻轉了馬車,往一條小巷而去。

這裡是榮遠候府的必經之路。

天網終結者在異世界 果然,狹長的小巷,兩輛馬車迎面相向!

元長歡剛躺在馬車內昏昏欲睡,便看到車簾被突地撩開,謝辭冷著一張臉邁進來。

「謝……」元長歡錯愕的看著謝辭,一把將自己拉起來,扯下馬車,往巷子深處快步而去。

扭頭看著自家車夫婢女全部制服,元長歡驚叫。

「閉嘴!」謝辭眉眼冷淡。

被他的神色激怒,元長歡冷笑,「閉嘴?謝世子朗朗乾坤,強搶官女還如此跋扈,真讓人嘆為觀止。」

謝辭一言不發,任由她張嘴諷刺。 「啊,好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