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氣的匯聚逐漸構成一股偉力,朝虛空衝擊而去。

「咔嚓……」

彷彿什麼東西破碎了那般,一個三丈大小的白色光門忽然出現在湖面的中心。

霎時間,仙樂齊鳴,天降五彩神光!

是遺迹空間大門!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的強者都動了起來。

血神,暗黑狼神,巔峰上忍,華國修士,隱世巫族,基因戰士……

一股股強悍的氣勢轟然爆發,化作一道道流光朝光門衝去!

唯有安林小隊這一處,人人站立在原地,似乎想要確認些什麼。

沖的最快的是一道血虹和一道黑色虹光,兩者幾乎同時到達光門面前。

「滾開,骯髒的血族!」

暗黑狼神利爪化作五道漆黑的罡風,帶著死亡寂滅的能量,朝旁邊攻擊而去,強行逼退血神杜克。

「哈哈,老子先走一步了!」

暗黑狼神臉上浮現勝利著的表情,一頭衝進光門。

「轟隆!」

巨大的聲響震得湖面都掀起了浪花。

暗黑狼神一臉暈眩地翻滾掉進湖中:「我靠!怎麼回事!?」

它覺得自己的頭,就像撞在了什麼堅不可摧的屏障上面,用力過猛,此刻天地都是旋轉的。

「哈哈哈……蠢貨!」

杜克嗤笑一聲,化作一道血虹,手握血矛,再次沖向光門。

「轟隆!」他手持血矛猛地刺向光門。

不料強大至極的反震之力轟然襲來,衝擊得讓他直退上百米,口中滲出了鮮血。

「怎麼回事?」

「空間大門進不了嗎?」

跟在後面的人群看到暗黑狼神和血神的模樣,紛紛面露驚疑的神色。

「也許只是限定了境界,讓老子先來!」

一個胖子修士御劍直衝光門,強悍的劍勢甚至將兩半的湖水切成兩半。

他就是上清仙宗的符籙天才陳景天,擁有育靈後期的強悍實力。

「轟隆!」又是一聲巨響,胖子的肥肉緊緊貼在門口,長劍直接掉落湖中,模樣極其凄涼。

安林見到這一幕,淡淡一笑:「這空間通道,其他人果然進不了。」

「現在,該我們出場了!」 「讓我也來試試!」

一個道之體階段的修士,踏水而來,沖向光門,結果撞得牙齒都掉了一顆。

許多修士都嘗試破門而入,結果皆以失敗告終。

有的人用身體撞,有的用武器攻擊的,用仙法,用陣法……

隨著一次次失敗,一開始的狂熱開始慢慢冷淡下來,眾人開始思考破局的方法。

安林等人便趁著這個暫時平靜的時機,沖向光門。

他的黑磚上面,站立著田玲玲和白靈蛇兩人,另外七人皆是御劍飛向湖面中心,整整八個育靈期的修士。沒人會閑得蛋疼,去阻礙陣容這麼恐怖的小隊,就連血神和狼神,也都保持著沉默。

隱藏在暗處一直伺機而動的三名忍者,此刻沉默不語,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柳學姐,你先帶著田玲玲和白靈蛇進去。」安林當先說道。

守陽陵墓內部情況未知,需要一個實力強大的人帶頭進去,而實力弱小的,也必須要儘早進去,免得在外面多生變數。

柳千幻點了點頭,拿出玉符,緊貼著光門運轉元氣催動。

霎時間,空間光門白光大盛,柳千幻的身體化作點點金光,被吸扯進光門之中。

天池瞬間進入了一片詭異的沉默之中,所有的人都睜大了眼睛望著眼前的這一幕,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這時,白靈蛇已經催動玉符。

從玉符催動到進入光門的時間大概十秒左右。

此刻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玉符能讓修士遺迹的空間通道!」

「那群修士是不是都有玉符?」

……

異空間遺迹的誘惑到底有多大?現場立即作出了回答。

「人類修士,交出玉符,否則,死!」

暗黑狼神的雙眼再次爆發嗜血的厲芒,漆黑的烈風領域擴散向四周,霸道無匹的境界威勢徹底釋放出來。

在它眼裡,那裡只是幾名育靈期的修士,想要活命,自然知道取捨。

白靈蛇的身形消失在光門之內,田玲玲一臉擔憂地望向安林。

「繼續,外面我們來擋著。」安林淡淡開口。

田玲玲銀牙一咬,開始催動玉符。

暗黑狼神勃然大怒:「找死!」

與此同時,血神連話都懶得說,直接手持血矛攜帶滔天血浪撲向安林等人。

同一時刻,忍者,基因戰士,隱世巫族,狼群,血王……所有勢力的力量,爭先恐後撲向安林等人。

玉符只剩下七個,名額有限,現在哪裡還管得著其他的,搶得一個是一個啊!

一時之間,沒有人會覺得安林這幾個修士能活,兩名化神期大能,二十幾名育靈期強者的集中圍撲,這股力量組成的大軍實在太過於可怕了!

軒轅誠拿出了一個陣盤。

轟隆!一個巨大的陣法出現在光門的四周!

熾熱的火焰和至陽的金雷席捲向四周,以一種勢不可擋之勢,直接轟退了大軍的進攻!最前方的血神杜克和暗黑狼神,也被那股恐怖的能量衝擊得連連後退。

這赫然是軒轅誠和許小蘭之前布置的太極吸靈陣和凰炎金雷陣,這陣法被軒轅誠短暫收入陣盤內,然後布置在光門的面前。

各方勢力看到這奪天地聲勢的強大至極的陣法,紛紛面露駭然。

就連血神和暗黑狼神的神色也無比的凝重。

「這陣法能量有限,我們越攻擊,它的能量削減越快!」暗黑狼神的雙目閃過詭異的光芒,當即開口說道。

它話音剛落,眾勢力的強者知道時間緊迫,便當即開始了不遺餘力的轟擊!

「轟隆隆……」五光十色,強大至極的攻擊,讓陣法劇烈顫動起來。

田玲玲已經進入空間大門,隨後是姚明熙和胡貫兩人。

待胡貫和姚明熙兩人,進入了空間大門之後,防禦陣法能量快要耗盡,已經如同薄紙般,隨時會被破掉。

安林看了一眼剩下的四人,笑道:「接下來誰先走?」

許小蘭清麗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

其餘三人也是一臉微笑地望著安林。

安林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那麼……大家干一場?」

「早就手癢了,還真以為我們是好欺負么?」

唐西門爽朗一笑,長劍已經握在手中。

「要留活口嗎?」軒轅誠拔出古樸的長劍,開口問道。

「他們都想殺人奪寶了,放心去干吧,不犯法。」安林輕笑道。

黑芒如雷光般一落而下,將陣法的最後一個屏障撕裂。

安林等人正欲出手,又是意外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五六名實力強大的華國修士,終於不再遲疑,紛紛飛到了安林等人的身旁,與他們站在同一個戰線上。

「你們快進去,這寶藏不能落入外國勢力手中!」胖子陳景天朗聲開口道。

「快抓緊時間進遺迹,這裡有我們擋著!」另一名修士也是神色凝重地開口道。

這一幕不單是安林,就連軒轅誠等人也覺得分外的震撼。

這些修士選擇出面抵擋敵軍,讓安林他們進入空間通道?

要知道這樣一來,這些強行出頭的修士,面對血神狼神的攻擊,下場多半是活不下去的……

「兄弟,遺迹自然是要進的。不過得將外面這些找死的敵人,先弄死了再說啊!」安林對著陳景天淡然一笑,手中抽出了勝邪劍。

「你在說什麼?你們難道要戰鬥?」陳景天神色一怔。

「別做夢了,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暗黑狼神已經衝到安林的面前,漆黑的利爪帶著死寂的力量,瞬息落下。

安林雙眼變成一片雪白之色,劍刃纏繞白色流風,以一種更為恐怖的速度逼近暗黑狼神。

黑色的光芒和白色的光芒互相交錯,沒有碰撞。

下一瞬,黑暗狼王的安林身形互換,出現在了對方之前的位置上。

暗黑狼神睜大了雙眼,滿臉的驚恐和不信,口中呢喃:「這怎麼可能……你明明是育靈期,你明明只是育靈期的啊……」

一道血線,從狼神的頭部一直蔓延道尾部,觸目驚心。

「哧拉……」

鮮血灑滿空中。

在無數強者勢力那震駭的目光下,狼神的身軀被徹底斬成了兩半!

一代化神期的大能,就這麼猝不及防地隕落了。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幾名想要掩護安林等人進入遺迹的華國修士,也是紛紛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而做完這一切的安林,只是很自然地抖了抖劍花,神色冷漠地望著還來不及停下腳步,正朝他撲來的強者們。

下一刻,蘇淺雲,許小蘭,軒轅誠,唐西門,也開始動了。

他們將會讓外來的強者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恐怖的育靈期。 在暗黑狼神被秒了之後,血神杜克生生頓住了腳步。

進入遺迹和性命哪個重要?當然是性命重要啊!

這時,一名身穿青色衣裳,身姿曼妙的女子已經向他衝來。

杜克神色一變,這女子只有育靈後期的修為。

要不……把她秒了,奪一個玉符,然後直奔入遺迹?

他可能打不贏那個拿黑劍的修士,但是他生命力可是比狼神強多了,就是算挨上十幾劍致命傷也不會死,不如趁此拼一拼,只要不正面和那殺狼神的修士交鋒就行了。

杜克的目光瞥向那黑劍修士,見那修士沒有動作,而青色衣裳的女子,已經沖至身前……

他的臉上,終於浮現出狠厲的神色。

殺!

杜克凝練出血矛,爆發出全部的力量,以奔雷之勢朝青色衣裳的女子刺去。

這一剎那,整個空間都因血矛的突刺而嘶鳴,元氣更是如海濤般狂涌。

這是他全力一擊,為的就是要將那女子的心臟一擊洞穿!

女子手中翻出一柄長劍,一刃烈火焚天,一刃萬雷奔騰。

一劍落下,天地色變。

杜克雙目圓瞪,心中忽然升起了恐懼,隨後令人窒息的炎雷力量便以摧枯拉巧之勢,將血矛擊潰,將他的身體直接斬成了兩截……

劍勢不止,天池的湖水也被這一道劍斬,生生劈成了兩半,雷光肆虐,恐怖的炎火讓湖面都沸騰起來。

與此同時,身軀被切成兩半的血神,在痛苦地撕嚎著。

焚天噬地的火焰灼燒著他的兩截身軀,恐怖的雷光正在擊潰他的每一寸血肉以及神魂,他那強大的生命力正在被瘋狂地摧毀。

血族最引以為傲的就是那超強的生命力,就算身體被切成兩半,也可以重新癒合,但現在這種情況,貌似是要被一劍斬死的節奏……

杜克滿臉絕望,此時心中只有一個聲音在咆哮:「這他媽是育靈期?如此恐怖的劍斬,你跟我說這他媽是育靈期!?」

那青衣女子正是許小蘭。

她手持龍雀劍,傲立在空中,一雙秋水眼眸冷冷地望著空中的兩半身軀,如若謫落凡塵的仙女,高貴出塵。

堂堂血神杜克,血肉就這麼在火焰雷光中,化作了青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