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一邊的臉上有幾道亂七八糟的疤痕,應該是手雷爆炸后破片打出來的。眼白巨大的大眼珠里則閃著兇狠。

於正心卻知道越是這樣要靠外表威嚇的人,實際上多半是外強中乾。所以他根本沒有被對方外表嚇唬到分毫。

「你就是這蒙面幫的老大?」於正心風輕雲淡的問道

黑人盯著於正心看了足足十幾秒,才點了點頭。

於正心踹了一腳把自己俘虜的狙擊手踹倒在了地上,然後大大方方把手裡的暴風手槍扔在了不遠的地上。

絕世乞女 「我來是想和你你們蒙面幫談個生意。」

「你是什麼人?」疤臉黑人喝問

於正心朝著地上的暴風手槍努了努嘴。

「整個海地有哪只部隊能裝備這樣的武器。」

「你是鐵石營的人!」疤臉黑人說道。「你們鐵石營是來自海外的白xx,我可不想和你們有任何合作。」

「不過我倒是覺得你這手槍很有趣,我想我現在就該殺了你,把你這手槍作為戰利品。」

疤臉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於正心輕蔑的哼了一聲,環視了一圈蒙面幫眾人說道。

「你們群起攻之殺我應該還是有可能的,不過就憑你這些人在我們鐵石營戰車面前連螞蟻也算不上。」

「我可沒有時間浪費,如果你不想做生意,那麼我現在就走。畢竟在這太子港城裡,會有太多的武裝團伙想和我們強大的鐵石營合作。」

疤臉男人知道自己的兇狠威脅沒有嚇住於正心分毫,自己在氣勢上取得優勢的計劃徹底失敗了。

繼續裝橫充楞沒有任何好處。

他語氣里有了些恭敬,說道:

「我叫皮埃爾,請問你想和我們蒙面幫合作什麼。」

於正心單刀直入說道:

「我是鐵石營的指揮官於正心,死神幫的混蛋前幾天打死了我們一個士兵,我們想要徹底滅絕他們。」

「但是我們不想勞心勞力,所以想要你們來滅掉死神幫。」

「我們會給你們一定的支持,並且擊敗死神幫后的戰利品地盤全部歸你們蒙面幫。」

皮埃爾說道:

「死神幫之前不知為何內部分裂混亂起來,我們趁機殺死不少死神幫幫眾,但是對方現在還剩下500多人。」

「想要消滅死神幫可不容易啊,我想要知道你所謂的支持具體是什。你們會提供我們武器彈藥?還是會派出士兵和戰車與我們一起戰鬥。」

於正心說道

「我們會提供火炮支援,挨了炮擊的死神幫在你們面前會足夠脆弱。」

「你們鐵石營的火炮有多厲害,能一炮炸飛一棟樓嗎?」

於正心環視了一圈周圍,然後指了指了指一棟兩層樓小商場。

這商場距離於正心和蒙面幫眾人約有600米遠。

「那商場里有你們的人嗎?」於正心問皮埃爾。

「有幾個兵。怎麼了。」

「讓他們和周圍的人都退開,五分鐘后我就會炮擊這商場。」

皮埃爾立刻拿起了對講機說了幾句,然後朝著於正心點了點頭。

於正心也拿起對講機說了幾句,122mm自行榴彈炮立刻想著這商場發射了三枚炮彈。

為了展示效果這三枚炮彈都是GPS制導的彈頭。

因此彈頭準確命中商場。炮彈頭裡則裝滿了雲爆彈。

只一眨眼功夫炮彈的黑影就鑽入了商場的屋頂,一聲轟然巨響,火焰從商場的各個門窗噴射出來。

衝擊波在600米開外衰減成了一陣微風,但是還是吹拂在了於正心和皮埃爾等人臉上。

皮埃爾從沒見識過如此強悍火力,不由得眨巴了幾下眼睛,仔細觀看遭遇炮擊后商場的模樣。

但是不等他完全看清楚第二第三炮彈已經擊中了商場,連續的爆炸后皮埃爾看到那商場的磚制外牆已經全部被炸碎了,只有四根鋼筋水泥立柱還在那勉強支撐著。

而且倖存的立柱也有一根嚴重開裂了,在鋼筋斷裂的刺耳聲中整個商場傾倒下來,皮埃爾能聽到商場周圍有自己屬下的驚呼。

如果剛才皮埃爾沒有通知這些屬下離開商場,現在這些屬下恐怕連碎肉都不剩下了。

這個商場還屬於太子港里新造的堅固建築,如果是那些磚房木頭房怕是直接會在炮彈爆炸中被換原成建築材料。

皮埃爾看著還在冒煙的商場殘骸算是對鐵石營的實力有了個直觀的認識。

婚外有軌:Boss老公抱緊我 「怎麼樣?你同意和我們合作了嗎?別告訴我有了這樣的火炮支援你還沒有把握幹掉死神幫。」

「如果真是那樣你就太草包了。」

皮埃爾說道:

「我同意,但是在打敗了死神幫后,我也要你們的武器,我可以用戰利品或者任何你們想要的東西來換。」

於正心斷然說道:

「不可能的,這些武器的價值你們給不起,免談。」他可不會吧鐵石營的武器交給非法武裝分子。

皮埃爾皺眉,但是知道如果能奪得死神幫的地盤資源自己也將實力大增。

至於鐵石營的武器嘛,等以後和於正心關係搞好了,想來弄些低調但是厲害的武器並不是不可能。

皮埃爾臉上露出了獻媚,對於正心鞠躬道:

「我和蒙面幫一定為於長官你效勞消滅死神幫。」

於正心點頭與皮埃爾握手,然後說道:

「蒙面幫你來負責指揮,我會負責呼叫炮火打擊。你點兵點將吧。兩個小時后我們就要發起襲擊。」

蒙面幫只不過是個非法武裝團體,組織性根本比不上鐵石營。

因此皮埃爾身邊的小頭目都抱怨說兩個小時不足以聚集所有的士兵。

皮埃爾瞪了這些大驚小怪的手下,繼續獻媚的對於正心說道:

「於長官,我手下的兵不比鐵石營的鐵石營的戰士,基本上沒有什麼交通工具,要全部從周圍趕到這裡聚集是來不及的。」

於正心失望道:

「你知不知死神幫之前大祭司死了后現在又有個更有才能的新領袖了,這人多活一秒死神幫就多一分凝聚力,所以我們儘早進攻。」

「不過你的兵力分散有沒有機動力也是事實,告訴我兩個小時你能聚攏多少士兵?」

「我這蒙面幫總兵力500人,但是兩個小時內最多只能召集300人。另外200來人需要額外的一個小時才能聚集。」

於正心說道:

「那就先讓300人分成30人一個排為單位不斷試探進攻死神幫。有我們火炮的掩護,敵人根本就不敢冒頭還擊,你的小部隊吃不了虧的。」

「死神被圍又被不斷騷擾進攻,只會慢慢被消磨掉彈藥和士氣,就你的小部隊算打不過,也能暫時放棄進攻。」

「而兩百人也可以在之後陸續投入到戰鬥序列里,逐步加強戰力,最終滅掉死神幫。」

蒙面幫老大皮埃爾對於以連以上級別的戰鬥根本不擅長,但是隱隱覺得於正心這建議有些冒險。有些猶豫不決。

於正心繼續勸說道

「我這是為你考慮,你們蒙面幫的指揮體系不完善,這樣的小部隊不斷進攻反而在指揮上更加有效。」

「而且如果戰局不利,你們損失的士兵也少,如果戰局有利,你也可以投入大量兵力來擴大戰果。」

「這種戰術上的靈活性,加上我們鐵石營火炮的支援,你想輸也難。

聽到這裡,皮埃爾想到了自己很快就要滅絕死神幫獲得大量利益。終於不由得想要賭一把,於是同意了於正心的建議。

於正心見此終於微笑起來。他給蒙面幫的可不是什麼好建議,而是一個餿主意。

這種陸續少量投入兵力的做法被稱為添油戰術,是兵家大忌。

當然有鐵石營重炮掩護,蒙面幫最終應該還是能勝利的,但是不少士兵會因為添油戰術而被消耗掉。

這樣一來死神幫被滅,蒙面幫也損失慘重,正是一石二鳥的好結局。

於正心聯絡了烏卡,烏卡此時已經利用無人機在死神幫所盤踞的小區上空偵查了很久了,對於敵人情況有了相當了解。

為了最終獵殺死神幫的新任大祭司,烏卡的狙殺組也在周圍的一個教堂鐘樓里架設了焚炎激光槍和狙擊榴彈炮。

見烏卡準備完畢,於正心去觀察了蒙面幫的戰前準備。

只見皮埃爾這傢伙把壓箱底的幾支RPD機槍以及四具RPG火箭筒拿出來了。

另一邊,幾個小頭目打開了一個個肉罐頭,蒙面幫的很多幫眾貪婪的擁搶這些罐頭,從裡邊掏罐頭肉吃。

可以看出,這種在於正心看來膩味難吃的罐頭肉對於蒙面幫普通幫眾也是吃不到的。

一個小頭目還把白色粉末倒在了一塊平整的桌面上,用卡片刮成了一個個長條,招呼自己的手下來吸食。

一個不知哪裡請來的伏都教老巫師則光著上身在那跳著怪異舞蹈並且向周圍拋灑『魔力藥粉』。

鬧騰了一會皮埃爾終於告訴於正心自己已經聚集了300個士兵,並且士兵們已經做好了進攻的準備。 熊濤聞言,雙拳一握,抬頭看著房間裡面。見一個黑影慢慢的向他走來,他非常確定,這絕對不是一個老太太是身影,而是一個男人。

「你先走。」熊濤自持功夫高,讓秦飛銘先走,他沖了過去。

「呼——。」

熊濤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一百公斤,一身橫練功夫強橫霸道,他認為擋住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問題。他想用身體和拳頭阻擊對方,先讓秦飛銘逃了,他在逃。

「嘭。」

黑暗中,熊濤感覺他的胸口被重物擊中,這一擊的力度讓他身體再也無法站穩,向後倒飛了出去。

「撲通。」

熊濤跌落在走廊里,他雙手撐住地面,再次騰身而起,又撲了過去。

「嘭。」

又和剛才的一樣,他的手臂雖然很長,可就是碰不到對方的身體,再次被踹了出來。他知道自己遇上高手了,他扭頭見秦飛銘已經逃進了樓梯間,他也就不再掙扎了,也向樓梯間衝去。

剛推開樓梯間的門,一直拳頭準確的擊中了他面門。

「砰。」

剛才被連續擊中胸口,他還能忍受,可是此刻被擊中面門,那痛處可就不是那麼容易忍受的了。他捂著面門向後退,感覺鮮血順著指縫流淌了出來。

「我是警察,別動!」

熊濤聽見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這聲音雖然充滿了正氣,可是畢竟是個女人。難道剛才打我的人中有女人嗎?不會吧?什麼時候女人也變得這麼厲害了。在他的印象中,警察都是中看不中用的,不可能是警察。他扭頭一看,果然是一個女警站在他左邊五米的地方,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

就在這時,從另外一側又過來幾個警察,他們都拿著槍,槍口都對準了熊濤。

熊濤是瞧不起警察的一個人,他做夢都不沒想到會被警察抓住。可是眼下,那麼多槍口對著他,非常危險。

「拷上。」

女警發話了。

「是。」

兩名男警察過來,拿出手銬,就要把熊濤給拷上。

熊濤見機會來了,手腕一翻,一下就把其中的一個警察擒住了,隨即躲過他槍,就把槍頂在了這個男警察的頭上。

「你敢襲警?」女警察厲聲喝道。

「放我走,不讓我打爆他的頭。」熊濤厲聲喝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女警喝道。

熊濤霸氣的說道:「放我走,不然我把他的腦漿打出來。」他說著用槍口使勁的頂住了這個警察的頭,做出要開槍的樣子。

這名男警察被嚇得面色慘白,手腳都在發抖。

女警見此情況,她猶豫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抓賊固然重要,生命更加重要。

「閃開,讓我走。」熊濤說著槍口下移,使勁的頂著男警察的臉,把臉上的肉都戳了進去。

一時間,昏暗的走廊里氣氛無比壓抑,每個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唐浩。」女警突然喊道。

這一喊讓所有人都很意外,包括警察和熊濤,他們都知道唐浩是誰。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她竟然喊唐浩的名字。

就在這時,有一間客房的門開了,一個挺拔帥氣的身影走了出來。他很年輕,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但是那一臉的沉穩卻和年齡有些不相符。

他就是肖家的那個小保安唐浩嗎?

熊濤握緊槍,兇惡的看著這個年輕人。

「把槍放下。」年輕人一邊向熊濤走,一邊說道。

「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崩了他。」熊濤喝道。

年輕人笑了笑:「你隨意。」

這話一出口,更是讓人大跌眼鏡,他是來幫忙救人的,還是來幫忙殺人的!

「你以為我不敢嗎?」熊濤是個狠角色,他可不想被人看扁,反正都這樣了,不開槍就會被人看做孬種,他一咬牙,就扣動扳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