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可兒點了點頭,然後沉默不語,最後他看著凌楓的樣子也有些淡然,過了一會她才慢慢的說道:「我不想要最好的,我只想要你能給我的,你給母親的,這些年母親受了太多的罪,我不想母親在苦下去。」

凌楓沉默了一會,最後他看了一下紫妍,然後有些平靜的對著紫妍道:「看天色也不找了,先去吃點東西填飽肚子,然後咱們一起去看母親。」

紫妍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凌可兒找了一家比較皇堂的小店,而凌可兒站在小店外面,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那裝修的皇堂華麗的小店,這是她從來沒有享受到的奢華,沉默了一會兒,凌可兒才對著凌楓道:「凌楓哥哥,在這裡吃太貴了,我們吃一碗麵條就可以了。」

看著凌可兒的樣子,凌楓不由摸了摸她的頭顱,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沒事,哥哥有的是錢,你想吃什麼儘管點就是。」

看著凌楓一本正經的樣子,凌可兒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沉默了一下,跟著凌楓慢慢踏入小店。

「小二,報菜單吧。」凌楓進了小店,隨意找個一個位置幾人便坐下,吆喝來小二。

「本店有糖醋鯉魚,紅燒辣子雞,清蒸螃蟹……」小二繪聲繪色的在凌楓面前將小店的特色菜給報了一遍,然後一臉獻媚的看著凌楓。

看著凌可兒目瞪口呆的樣子,他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笑意,然後一臉微笑的看著凌可兒道:「你喜歡吃什麼,哥哥給你買。」

凌可兒看著店小二報出來的菜名,她的心也不由跟著一顫,有些菜對她來說都是天價,都是她曾想也不敢想的。

凌楓看著凌可兒有些複雜的樣子,他沉默了一下,然後對著店小二道:「每樣都來一份吧!」

「好勒!本店特色菜各上一份。」店小二直接吆喝一聲,然後朝廚房跑去。

「啊!」凌可兒也在店小二的吆喝聲中清醒過來,她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急切:「哥,太貴了,其實不用這麼浪費的。」

凌楓臉上也出現一絲愜意的笑容,然後看著小店外面的天空,然後他轉過頭看著凌可兒:「曾經哥哥沒有在你身邊,吃完飯咱們回家看母親。」

「嗯!」凌可兒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依賴,不知什麼時候,她突然感覺擁有一個哥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不一會,凌楓點的菜都上了桌,凌可兒看著滿桌的大餐,她咽了咽口水,從壞中拿出一個袋子,將每樣菜都裝了一點。

凌楓疑惑的看著凌可兒,他有些好奇的問到:「你要給誰帶?」

凌可兒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凌楓的神情也有些滿足:「母親在家了呢還沒有吃飯,這麼好的東西,我給母親也帶點回去。」

凌楓一愣,看著凌可兒的眼神也有些苦澀,然後沉默的吃完飯,才跟著凌可兒才她家走去。

凌楓跟在凌可兒的身後,他的眉頭也微微一皺,然後看著那周圍的房屋他的心也不由微微一顫,眼角他不由有些不忍。

貧民窟,自己母親住的地方居然是貧民窟,這麼多年,自己母親一直都住在這裡,凌楓看著前面帶路的凌可兒也不由有些不忍,她在這個地方生活了多久,在這麼惡劣的條件下,她依舊堅持著。

凌楓跟著凌可兒來到一間近五十平方的小屋前,只見那小屋的門已經破碎,通過那破碎的大門,只見裡面的也破亂不已,凌可兒看著眼前的情景,她小嘴微張,手中給母親帶的菜也掉落在地上,然後發了瘋的朝屋裡衝去。

凌楓的心也有些不安,他看著凌可兒的樣子也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後帶著紫妍和凌忘憶才裡面走去,只見那原本狹小的房間內也變得凌亂不已,凌可兒看著凌楓,她的眼神也有些乞求,她有些不知所措,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恐懼。

凌楓看著凌可兒,然後他輕輕的將凌可兒抱在懷中,摸著她那柔順的頭髮,他將心底那絲憤怒給壓了下去,然後他沉默不語,只是紫妍看著凌楓的樣子,她知道這才是凌楓真正憤怒的時候,因為凌楓的真正憤怒的時候才是最可怕的。 第五九章:殺上王家

「凌楓,你問問這是怎麼回事?」紫妍看著一臉深沉的凌楓,臉上也有些苦澀,最後她沉默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

凌楓搖了搖頭,看著這裡的一切有些淡漠,突然他的神情一凝,一下子朝門口閃去,只見一個老者一下被凌楓逮住,然後看著他的目光也有些凌厲,一臉淡漠的說道:「你是誰?為什麼要到這裡來?」

那老者看著凌楓殺人的目光,他不由微微一顫,然後看著不遠處的凌可兒,然後急忙朝凌可兒衝去,只不過凌楓看著那老者的動作,不由翻手將抽出戰劍,一下子架在老者的脖子上,一臉森冷的說道:「你是誰?為什麼要害她們家?」

那老者的臉色也有些難看,他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恐懼,最後他深吸了一口氣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如果不是歐陽姑娘讓我轉交給可兒一封信,我就算是死也不想過來,應該我看見那些人來的時候太危險,那一劍劍的劍光,絲毫沒有把人命當做是命。」

凌楓看著一臉驚慌的凌可兒他才沉默了一下,看著凌可兒道:「他是誰?你認識他嗎?」

「他是劉爺爺,以前他們家很照顧我們家,如果沒有劉爺爺家的照顧,我和娘也許都不知道餓了多少回了。」凌可兒看著那老者,臉上也說不出的歉意,然後她對著那老者說道:「劉爺爺,你說娘給我留了一封信?你能告訴我我娘怎麼了嗎?」

老者臉上有些苦澀,看著凌可兒的目光也猶豫不決,然後他沉默了一下,才對著凌可兒語重心長的道:「可兒,你劉爺爺已經是過來人,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家得罪了什麼勢力,但是我看見了王團長,我想你們家這次一定是得罪了王家,而且牛逼娘親也估計凶多吉少。」

凌可兒沉默了一下,然後他看著那老者道:「劉爺爺,你能把娘親留給我的信給我嗎?或許娘親是想要轉告我什麼。」

那老者從懷中拿出一正皺巴的信封,然後遞給凌可兒,沉默了一下,那老者才對著凌可兒凝重道:「可兒,你別辜負了你娘親,不管你娘怎麼了,你必須好好的活著,你父親還會來接你。」

凌可兒的身體微微一震,重重的點了點頭,拿著信朝屋裡走去,而凌楓看著凌可兒朝屋裡走去,他眉頭微微一皺,瞪了一眼那老者,然後也想朝屋裡走去,只不過那老者直接一把將凌楓拉住,眼神也有些平淡道:「有些事情應該讓她一個人面對,你的出現已經打亂了她的生活,她沒有哥哥。」

凌楓突然感覺那老者的眼神中有些凌厲,那眼神中還透露出一絲威壓,隱隱的,凌楓感覺那老者有些不簡單,甚至說他根本不是普通人,不過當凌楓伸手將那老者的手抓住時,他絲毫感覺不到老者體內有一點靈力波動。

「你應該不是普通人吧?」凌楓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看著那老者的樣子也有些凝重,他雖然不能感受到這老者體內沒有一點靈力,但是他從剛剛凌可兒進去之後根本沒有把自己放在心底,甚至凌楓能感到到他對自己的不屑。

「我只是一個糟老頭,你說我不是普通人是什麼?」那老者看著凌楓,臉上也浮現一聲笑容,最後他沉默了一下,然後看了一下屋內的凌可兒,也不在說話。

凌楓神情也微微一凝然看著紫妍和凌忘憶也沉默了一下,然後自己的意念直接將他們三人給籠罩,直接出現在仙魔殘界內,只不過這次凌楓並沒有出現在別的地方,而是出現在仙殿的王座上,然後他的全身散發出一股股氣勢,那股股氣勢一下將整個空間籠罩,然後他雙眼微微一眯,彷彿在思沉什麼,最後他才猛然睜開雙眼,你雙眼中閃爍中一絲絲威嚴,然後看著紫妍幾人也有些平淡。

「你也不簡單,居然能凝聚出一個自己的空間來了你的修為不應該是築基期這麼簡單吧?」那老者看著凌楓,神情也閃過一絲精芒,不過隨即便黯淡了下來,然後看著凌楓繼續道:「你凝聚出來的這個片空間這足矣說明的實力,你就說你是誰?老朽縱橫修鍊界百年之久,從來沒有聽說你這麼一號人。」

凌楓看著那老者,全身氣勢朝那老者一壓,只見那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然後也不見半分神色,動容的看著凌楓,而凌楓眉頭也微微一皺,最後他沉默了一下,看著那老者也有些好奇道:「不知道前輩尊姓大名,我想前輩不像無名之人吧。」

那老者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思索,沉吟了半刻,老者才對著有些平淡的說道:「我忘了我的名字,我只知道修鍊界的人以前稱我為劉老。」

凌楓眉頭也微微一皺,然後看著紫妍和凌忘憶道:「這就是我殘界宗門,凌忘憶,你身為殘界大弟子,我希望你以後能在這片空間中指引殘界弟子。」

凌忘憶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十分恭敬,而紫妍看著凌楓的樣子,然後她的眼神也閃爍了一絲光芒,有些疑惑的看著凌楓道:「白狼和何禁傑都是被你收在這個空間?他們死了嗎?」

凌楓看著紫妍的樣子,他沉默了一下,他雙手一揮,只見白狼和何禁傑的動作一下子出現在虛空中,而凌楓看著一眼那老者,然後臉上也出現一絲邪笑,最後他直接帶走紫妍和凌忘憶離開仙門殘界出現在小院中,而這時凌可兒臉上也有些難看的從屋內出來,而凌楓看著凌可兒的樣子,他的心不由微微一顫,然後急忙迎接了上去。

「你沒事吧,信中寫了什麼?」凌楓有些關切的看著凌可兒,同時接過凌可兒遞給自己的信,然後他不由看了起來。

「可兒,娘親也沒有想到這天來的這麼快,我本以為還有幾年才會到來,娘親忘了告訴你,娘親其實是戮渺宮的人,這次來的人是來追殺我們的,但是我看見那些人中居然還有王家的人,娘親不能早保護你了,我隱隱有些後悔當初沒有教你修鍊之術,娘親要去找你父親,你身上的雪隼吊墜一定要好好保存,然後找到一個凌姓戴著吊墜的男子……」

凌楓雖然沒有在信內得罪凌可兒母親的名字,但是他得凌可兒的母親是戮渺宮的人,而最後黯她還讓凌可兒找到自己,這些事情,凌楓不由將它一下子聯想到了一塊,然後他看著凌可兒的目光也有些安慰,最後他坐在凌可兒身旁,平淡的說道:「等下我們去王家,我想看著王家他想幹什麼。」

凌可兒點了點頭,她心亂如麻,看著凌楓的眼神也有些苦澀,她緊緊篡著自己的衣角,然後不斷回想著自己母親寫的信,她將自己母親後面那半部分的內容給毀滅了,不過她的心還沒那封信給牽動著。

「你找到那凌姓男子之後,你便將吊墜交給他然後跟他成親,你是他的未婚夫,而你也是她的未婚妻,若是你們真的遇見了,你告訴他,他的母親已經被戮渺宮給囚禁,而他妹妹歐陽玉兒也成為了戮渺宮的少宮主,你記住你父親的名字,你父親叫做卿冕凌,是修鍊界的大能者。」凌可兒心底不斷的浮現出自己的母親的話,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複雜,凌楓不是自己的哥哥,而是自己的未婚夫,她不敢告訴凌楓,因為他怕凌楓一下子離開。

「凌風哥哥,劉爺爺呢?」凌可兒沒有看見那老者,不由有些疑惑的向凌楓問道。

凌楓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然後嘴角出現一絲邪笑,然後對著凌可兒道:「劉老說還有事,就離開了,說你們以後還會見面的。」

「劉爺爺是好人,只是他孤獨一人在外也不知道以後過得好不好。」沉默了一下,凌可兒才有些擔憂的說道。

凌楓頓了頓,然後看著凌可兒的神情也有些凝重,最後他沉默了一下,然後才一本正經的看著凌可兒道:「可兒,我可以教你學習修鍊之術,不知道你願意否?」

凌可兒的神情也有些欣喜,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期待:「凌楓哥哥,你說我真的能修鍊嗎?我真的可以修鍊幫助你嗎?」

凌楓看著凌可兒一臉期亦的樣子,然後他沉默了一下,最後對著凌可兒道:「修鍊一途危機重重,會不斷的戰鬥,會有殺戮,等下我便會去王家,讓你看看修士之間的戰鬥。」

凌可兒看著凌楓一本正經的樣子,然後也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凌楓幾人朝王家走去,看著凌楓那一臉淡漠的樣子,凌可兒的心也有冷漠,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家,僅僅因為王家,一夜消散。

「凌忘憶,你照顧好可兒,紫妍,你和我一起直接破門而進。」凌楓看著那輝煌的王府,他臉上也不由出現一絲不屑,然後手中的戰劍朝著王府的大門一會,只見高高掛在門上府匾也一下子破成兩半,而凌楓看著那已經裂開的大門,直接又是一揮,只見王府大門一下破裂開來。 第六十章:生死一線

「何人敢膽在我何家搗亂?」突然,一道霸道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個身穿藍色的藍色鎧甲的戰士站在大門前,他身前一柄戰劍斜立,雙目無神的看著凌楓。

「機關術?」凌楓看著那藍色鎧甲戰士,他的神情也不由微微一變,然後看著王府的目光也有些閃爍,機關術可是璇璣宗的根本,而此時簡直可以媲美築基巔峰的機關人出現凌楓的面前,這不由讓凌楓微微沉默。

「敢膽闖何家人,殺無赦!」那藍色鎧甲的機關戰士手中的戰劍一凝,然後直接朝凌楓衝去,而凌楓看著那衝來的機關戰士,他的神情有些淡漠,最後他手中的戰劍對著那機關戰士一會,只見一道半米長的劍氣一下子劃破虛空,朝機甲戰士斬去。

「轟!」那劍氣在機甲戰士的身上爆炸,只見那機甲戰士還不斷的朝凌楓衝去,而凌楓看著絲毫不罷休的機甲戰士,他沉默了一下,然後手中的戰劍才繼續一轉,只見一下子將那機甲戰士的機心給擊碎,而此時王府中一名邪魅的青年臉上也不由微微一凝,然後對著真正喂自己水果的絕色美女揮了揮手手,臉色有些邪笑的喃喃自語:「既然能擊碎我的機甲戰士,也不知道你闖我王家有什麼意思。」

凌楓看著空無一人守候的大門,凌楓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看前面還有兩尊類似機甲戰士的雕像,他的嘴角微微上翹,有些不屑的看著那兩尊機甲戰士,然後心底暗哼一聲,心底不由暗罵王府自大,以為僅僅的機甲戰士就能守住敵人,只是凌楓並不知道,王家此時已經做好了準備,做好了迎接他的準備。

「橫掃八荒!」凌楓手中的長劍一揮,全身氣勢暴漲,然後一下子將那個機甲戰士直接擊碎,然後在風中變成粉末,隨風而去,而紫妍看著凌楓的樣子,她眉頭不由微微一皺,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凝重,沉默了一下,她才看著凌楓道:「凌楓,我想璇璣宗的四大妖孽之一的王曦便是王家的人,築基期的機關術,只有王曦才能做到這麼極致,而我也知道王曦也是某個家族的弟子,現在看中了,這無疑就是王家。」

凌楓的嘴角微微上翹,然後看著這偌大的王府,他的神情也不由微微一凝,然後全身氣勢一漲,那種來自洪荒時期的氣息一下子令天地變色,他直接御劍而起,看著這偌大的王府臉上也出現一絲嘲諷,震聲道:「王府之人,今日我凌楓前來討債!」

紫妍看著凌楓的樣子,她一也不由施展暗殺之術,隱藏了起來,而在王府外面的凌忘憶看著凌楓的樣子,他的神情不由有些尊崇,然後心底也不由有些羨慕,最後他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凌楓喃喃自語道:「師尊,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一定會達到你期亦的境界,我一定會的。」

而凌楓淡漠的看著王府,只不過王府沒有一人出聲,彷彿此時王府就是一座死府,絲毫沒有一人,凌楓看著這死寂的王府,他手中的戰劍不由朝著下面揮去,只見戰劍劃出一道劍氣,而凌楓眉頭微微一皺,然後不斷的划著戰劍,那戰劍也如同是噴射一般,不斷的劃出一道道劍氣。

看著毫無反應的王府,凌楓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而此時王府內,王府議事大廳上的主座不由一動,然後議事廳的另一邊卻出現一道大門,那大門內走出兩個彪形大漢,那兩個彪形大漢的神情不由有些猙獰,然後看著御劍站立在空中的凌楓,他們的身前不由一凝,然後他也御劍朝凌楓靠近。

「閣下,你在我王家搗亂也未免太不給我們何家臉面了吧?」那兩個彪行大漢看著凌楓,神情他也有些淡漠,只不過凌楓一臉邪笑的看著那兩個彪行大漢,暮然間,他手中的戰劍一揮,直接將一名彪形大漢給重傷,而另外一個彪形大漢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森冷,他手中也出現一柄長槍,然後兩個人對峙了起來。

「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回去叫王家的高手來吧,我的目的是屠戮王家,不是陪你們玩玩或者是學習戰鬥經驗的,因為輸了的代價就是死亡。」凌楓一臉淡漠的看著那彪形大漢,神情也有些不屑,因為這彪形大漢的修為僅僅是練氣十二層,連築基期的實力也沒有達到,有何資格和他對戰?

那彪形大漢聽見凌楓的話默不吭聲,手中的長槍也微微輕顫,然後那彪形大漢的神情變得有些虔誠,看著天空的目光也有些失神,然後和長槍融合在一起,而就在這一刻,王家突然出現一道道衝擊聲,那道道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凌楓的神情微微一變,他看著王家的衝出的人也有些詫異,剛剛還毫無一人,而此時卻已經將自己圍住,他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直接從仙魔殘界將白狼揪出,一臉淡漠的看著他:「若你還想好好的活著,這場戰鬥就給我盡心儘力一點,因為這場戰鬥關係到你的生命。」

白狼看著一臉凝重的凌楓,他不由點了點頭,然後坐在白狼身上,也一臉凝重的看著王府,而此時王府已經全部布滿王家子弟,那些弟子都身穿銀色鎧甲,手持一柄長槍,隊伍有訓排列著,看著凌楓幾人也儘是森冷之色。

「這絕對不是普通人,他們訓練有訓,應該是軍隊的人,難道王家還有軍隊的人嗎?」凌楓看著那些人,臉色也不由有些凝重,然後手中的戰劍一橫,對著那些人淡漠的說道:「來吧,讓我看看你們王家有多強大?」

凌楓的神情淡淡,雙目燃起一絲戰意,然後看著那些人的目光也有瘋狂,他戰劍一揮,不斷的朝那些人衝去,而白狼看著衝去的凌楓,他雙眼閃爍了一下,然後神情有些複雜的看著凌楓的背影,最後他嘆了一口氣,然後看著那些人的目光也有些淡漠,拍了拍身下的巨狼,喃喃自語道:「老夥計,我們這輩子就安穩的跟著他吧,我能感覺出他不是這麼簡單,他還沒有真正崛起,或許以後我們的名字也會成為傳奇。」

那巨狼點了點頭,似乎聽懂了白狼的話,然後帶著白狼直接殺向了那些人,而那些人突然分開,只見為騎著青牛的中年男子不屑的看著凌楓,那中年男子淡淡的揮了揮手:「結陣!」

「武絕陣!」只見那些人一下子形成了一個複雜的陣法,然後將凌楓和白狼圍住,而隱藏在暗處的紫妍看著那陣法的時候雙眼也不由微微一震,然後看著那中年男子的目光也有些凝重,她的手心也滲出一絲冷汗,然後雙目如同毒蛇般將那中年男子鎖定。

「嗯?」王林眉頭微微一皺,然後才紫妍的方向看了看,神情也有些疑惑,剛剛他感覺到一絲危險,他不知道那絲危險來自何方,但是他知道自己靠著那絲感覺才活到今天,雖然他現在已經是結丹九層的高手,但是他還是不得不警惕這絲危險。

「好強大的感知力,難道這就是結丹期的威勢嗎?」紫妍看著王林,她的目光也微微一動,然後繼續暗藏在別處,默默的等待著機會。

凌楓手中的戰劍不斷的揮舞著,那些弟子的長槍撞擊在一起,只聽見一道道「鏘鏘」聲和一道道戰劍和長槍摩擦的火花,而白狼手中的長槍也不斷的揮舞著,那長槍如同是怒龍,不斷的和那些長槍撞擊在一起,不過似乎沒有用處。

「雷霆破日劍!」凌楓看著這些攻擊絲毫沒有用處,然後看著那些人的目光也有著猙獰,他將手中的長劍高高舉起,全身的靈力不斷的湧入戰劍,而在靈力湧入戰劍的瞬間,天空也一下子變得陰沉下來,整片天空黑雲滾滾。

王林看著凌楓的攻擊,他神情不由有些凝重,然後看著那些人不由大喝道:「散陣,歸位!」他一說完便直接一個躍身來到凌楓的面前,他一翻手只見一柄長槍出現在手中,一臉凝重的看著凌楓凝聚的攻擊。

那些人聽見王林的話,一下子便退去,而此時王家議事廳走出一幫人,那幫人以一名中年為首,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不屑,只不過他靜靜的看著這些變化,沉默不語。

「轟!」只見一道轟鳴聲,然後凌楓手中的戰劍朝王林斬去,那戰劍一劃只見一道道紫色雷霆落下,然後不斷的轟擊著地面,那雷霆帶著猛烈的攻擊一下子讓王林有些忌憚,他神情微微一變,手中的長槍不由一凝,然後朝空中一扔,然後不由怒喝道:「器靈出竅!」

只見一名彪形大漢手持長槍和王林融合在一起,而王林也在那一刻變得十分兇悍,他看著凌楓的攻擊,嘴角出現一絲嘲諷,然後手中的長槍一下子朝凌楓揮去,那帶著陣陣的厲風,一下子將凌楓的雷霆破日劍給化解。

「篷」那長槍一下子撞擊在凌楓手中的戰劍上,然後那戰劍傳來一陣酥麻感,然後戰劍一下子被長槍給挑飛,而王林看著凌楓的目光也盡顯不屑,神情有些森冷道「死吧!」 第六一章:雷毅到來

「拔劍術!」凌楓看著那不斷朝自己的靠近的長劍,他不由抽出腰間的軟劍,一下子和長槍撞擊在一起,然後整個人一下子飛騰出去,撞擊在牆上。

凌楓摸了摸嘴唇那溢出的鮮血,他不由有些桀桀的怪笑道,然後看著王林的目光也儘是瘋狂和猙獰之色,只見他全身開始膨脹,然後他怒喝道:「饕餮秘法!」

只見凌楓一下子騰起,然後大嘴一張,如同是凶獸饕餮般不斷的吞噬著天地靈力,而王林也感受著自己的靈力不斷的流失,他的神情不由微微一變,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點淡漠在,最後他手中的長槍朝地一插,然後全身直接湧現出結丹期的氣勢,一下隔斷了凌楓的吞噬,而凌楓感受到靈力一下子被隔絕,他也不由吐出一口鮮血摔落在地下。

「你剛剛使用的什麼功法,居然能吞噬人的靈力,你難道是魔修?」王林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好奇,只不過他的眼神也有些炙熱,如果那吞噬的靈力為之所用,那突破頸瓶根本不是問題,畢竟那揮之不盡的靈力絲毫可以不讓自己的修鍊。

看著跌倒在地的凌楓,王林的神情也有些淡漠,他手中的長槍指著凌楓,然後淡淡的說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將你剛剛那功法教出來,我饒你不死。第二,我將你擊殺奪取那功法。你選擇哪個?」

凌楓沉默了一下,然後臉上也出現一絲邪笑,然後看著王林的目光也有些淡然:「我可以選擇第三嗎?因為你說的兩條我都做不到。」

凌楓那正蒼白的臉頰顯得有些邪意,他看著不遠處的白狼,然後不由也出現一絲笑容,然後淡淡的問道:「白狼,你怕了嗎?」

白狼臉色變了變,他不知道凌楓的話是什麼意思,不過他還是搖了搖頭,然後有些苦澀的回答道:「在我和你一起對峙他們的時候,我便已經無悔,與其狼狽的活著,不如猖獗至死。實在不行我們回那裡就行。」

凌楓也笑了笑,然後看著白狼的目光也沒有一點變化,最後他淡漠的看著王林,他全身氣勢不由一凝,然後伸出手朝那被擊飛的戰劍怒喝道:「劍來!」

只見那柄戰劍微微顫抖,一下子朝凌楓飛騰而來,戰劍握手,凌楓感覺自己的信心也不由多了一分,然後他看著王林,手中的戰劍一凝,朝王林衝去。

王林的目光有些不屑,手中的長槍耍出了一個槍花,然後那長槍如同是怒龍,一下子拍在戰劍上,只見那戰劍微微一沉,而長槍也不由在反彈的壓力下變得有些威勢,而王林手中的長槍力度一下子加大,只見那原本微微一沉的戰劍也一下子掉落下來,而王林臉色更是不屑,在戰劍掉落的瞬間,他的長槍不由一顫,直接一槍桿拍在凌楓的後背上,一下子將凌楓擊飛,而凌楓吐了一口鮮血,看著王林的目光也不喜不悲。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選擇哪個?」王林看著凌楓的眼神也逐漸森冷,身上的殺意也不由有些沉重,手中的長槍也做好了一招擊殺的準備。

看著王林的樣子,凌楓有些嘲諷道:「你說的這兩條我都做不到,所以我選擇第三條,那就是我要活著,因為沒人能主宰我的生死,即使這天也不行。」

凌楓的話有些霸道,然後看著王林的目光也儘是不屑,而王林看著凌楓的樣子,他的心中不由生出了一絲憤怒,自己從晉階結丹期便沒人敢玩自己,而現在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也敢在自己面前耍橫,這不由讓他十分憤怒。

「那就去死吧!」王林手中的長槍直接朝凌楓刺去,而就在長槍即將刺進凌楓胸膛的時候,只見兩柄匕首朝王林飛來,那匕首直襲王林頭顱,王林也不得不放棄擊殺凌楓來閃躲那攻擊,只見那攻擊劃破了王林的臉頰,那火辣辣的疼痛一下子讓王林更加憤怒。

「是誰?」王林的目光也有些森冷,然後他的目光閃爍了一下,看著凌楓的眼神也有點淡然,最後他平靜的說道:「你若不出現我便一槍挑斷他的手筋,讓他無法持劍。」

紫妍的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看著王林的目光也有些不屑,最後他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走出來,然後站在凌楓的身旁,淡漠的看著王林。

「築基八層的暗殺者,可是你心境不夠,殺手不應該有感情,可是你有了。」王林搖了搖頭,然後看著紫妍和凌楓,他的神情也有些淡漠,手中的長槍一揮,嘴中淡漠的說道:「死吧!」

看著揮來的長槍,紫妍不由一下子將凌楓抱著,只見那長槍一下子拍在紫妍的身上,然後兩人一下子飛了出去,而王林臉色則是不屑,然後手中的長槍又朝著凌楓刺去,而凌楓看著那不斷刺來的長槍,嘴角也出現一次猙獰,他有些不甘,不甘自己就這麼死亡,所以他心底不斷的召喚在貧民窟的饕餮,只不過就在長槍快到抵達凌楓胸膛的時候,一柄紫色的小劍擋住了長槍的攻擊,然後只聽見一道道雷霆般大喝聲:「何人敢傷我御風宗的人?」

王家門口,只見一名一頭紫發的青年看著凌楓,臉上也有些憤怒,然後看著王家的人質問道。

「二師兄。」凌楓不由輕聲道,看著那青年的目光也有些苦澀,最後一下子昏睡了過去,看著昏睡過去的凌楓,雷毅的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然後看著王家的人也有些森冷。

沒錯,來人正是雷毅,雷毅本來是受家族之令來邀請王家後日去參加自己妹妹雷希的成人禮,只不過他剛進門就看見凌楓,他心底不由生出一絲憤怒,看著王家的人也有些不善。

「雷大少,不知道你來我王家有何貴幹,如果這小子是貴宗之人,我也需要一個理由,需要一個鬧我王家的理由。」王林看著雷毅的出現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臉上也有些淡然,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殺意。

雷毅絲毫沒有理會王林的目光,他看了一眼凌楓,然後有掃了掃白狼和紫妍,然後才對著王林道:「凌楓師弟已經昏迷,王團長你要的交待在凌楓師弟醒來我便會告知王團長,我一定給王團長一個滿意的答覆。」

王林臉上不由有些不屑,他看著雷毅的目光也有些淡漠,如果不是顧忌雷家在晉元城的生聲望和實力,他絲毫不會給雷毅一點臉面,只是正在他想拒絕的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你想要交待是嗎?那我就來告訴你。」紫妍神情淡漠的,她慢慢的站了起來,看著昏迷的凌楓目光也有點關切,最後她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王林的目光也有淡漠道:「父母之仇應該怎麼報?」

王林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紫妍道:「父母為天,可弒天!」

紫妍嘴角泛起一絲邪笑,然後看著王林道:「凌楓並沒有弒天,而是來你王家你可知道為何,因為你就是殺他母親的元兇。」

王林的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看著紫妍的目光也有些森冷,他不知道紫妍的話是什麼意思,他長槍一一下子指著紫妍,語氣有點淡漠:「你說我殺他母親?你有何證據?」

紫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了一眼凌楓,然後淡淡的說道:「今日王團長敢說自己沒有去過貧民窟嗎?你難道忘了你在那干過什麼嗎?等凌楓回家什麼都變了,只剩下你去過的言語。」

王林眉頭微微一皺,他今天確實是去過貧民窟,但是沒有擊殺一個人,只是單純的路過而已,不料被人誤會,只不過他看著雷毅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不溫不火的道:「不知道雷大少來我王家有何貴幹?」

雷毅看著王林,他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王林道:「後日是小妹的成人禮,家父讓我邀請各大家族的家主和長老,正巧碰上這麼一幕,如果王團長沒有意見我便吧凌楓師弟帶走了。」

王林點了點頭,只是他眼神那絲狠毒隱藏的很深,不過還是被雷毅發現,只不過雷毅笑了笑,只是他的笑容有些森冷,然後他抱著雷毅和紫妍幾人離開王家,而後出來那些人中一名邪魅青年看著凌楓,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有意思,有意思。」

「曦兒,難道你認識剛剛大鬧我們王家的人嗎?」那邪魅青年身旁的中年男子看著王曦,臉上也有些好奇,他知道王曦一定對凌楓有些看法,只是不知道好或壞。

那中年人正是王家家主王禹,而那邪魅青年也正是紫妍說的璇璣宗四大妖孽之一的王曦,只不過此時王曦的目光淡淡,似乎對凌楓也升起了濃濃的興趣,然後轉頭看著王禹道:「雷家的成人禮或許有些看頭,除了這凌楓,我想還有張家,皇城的人來吧,看來我也應該去湊湊熱鬧,不然沒人記得我王家。」

王曦的聲音平淡如水,然後看著雷家的目光也泛起一絲戰意,他隱隱有些期待那天的到來,或許那天自己可以在雷家的各大家族的天下壓迫下突破,想到這裡,他便不由對雷希成人禮那天隱隱有些期待。 第六二章:齊聚雷家

皇城,大乾皇朝內。

一名紫衣少女看著夜空,神情也有些淡然,看著那漆黑如墨的夜空,那少女的眼眸中也出現一絲波動,朱唇微張,喃喃自語道:「二月初二,雷家有將發生什麼?」

如同蜻蜓點水,她的整個身形消失在夜空中,如果此時凌楓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發現這少女正是月瑤公主上官曉秋,只是此時的她氣息已經大變,絲毫沒有以前的那般神秘,有的只是那說不出的韻味,而且全是氣勢也慢慢的提升。

除了皇城之外,西城張家,魔域楚家,上京陸家,黑石蕭家,還有各大修鍊宗門都隱隱開始對雷希的成人典禮有些期待,雷家是被稱為修鍊界除了五大家族十大宗門之外最強大的家族,此時齊聚的青年一輩也不在少數。

………

雷府內,雷希一臉緊張的站在小院外,看著那緊閉的大門眉頭也微微一皺,在她看見自己哥哥將凌楓抱回來的時候,她的心都不由微微一震,甚至還有些憤怒。

過了一會兒,那緊閉的大門才打開,只見一名老者慢慢的從屋內走出來,然後嘆了一口氣,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看著雷希的目光也有些歉意:「二小姐,這少年體內多處受傷,我已經盡了全力,若是他一日不醒的話……」

「不可能,我師尊沒有那麼容易死的,他說過,他還要看著我成長成強者,看著我成為傳奇人物。」老者的話並沒有說完,便直接被凌忘憶打斷,而凌忘憶那死寂的眼瞳掃了一眼老者,那老者感覺頓時跌入了九幽之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