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無論這種聲音是屬於哪一種聲音,它都有一種特點,就是充滿了怨恨,充滿了憤怒,充滿了煞氣,充滿了絕望!

韓宇從來沒有聽到過這麼一種聲音,只是聽著這聲音就讓自己感覺到自己再沒有生存的希望,就讓自己鬱悶到胸口都要爆炸,就讓自己痛苦到心臟都要碎掉,就讓自己難受到腦袋都要爆炸開來。

再一次狠狠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韓宇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這一次吐出的血,竟然是黑色的!

看著地上自己的血,韓宇的神色凝重到了極點,知道因為剛剛那聲音自己的內臟可能已經損傷很是嚴重。

然後……然後那些嬰兒向著這邊洶湧了過來!

是的,這裡沒有用錯詞語,這些嬰兒確實是向著韓宇洶湧而來的。他們一層疊著一層就像是浪花一般,向著這邊推了過來。

每一波浪潮,都是由十幾排的嬰兒組成。他們一邊發出那種無法形容的聲音,一邊已經張大了他們的嘴巴。

這些嬰兒的嘴巴竟然會如此之大!他們的嘴巴一張開,幾乎都將自己的整張臉給撐沒有了,彷彿他們就不是一個個體存在,而只是一張嘴巴!

而他們的牙齒……他們的牙齒是這樣的凹凸不平,是這樣的良莠不齊,又是這樣的土黃漆黑,難看到了極點!

當他們的嘴巴一張大,距離還有一里地的韓宇,便已經感受到了一股熏天的臭氣!這些嬰兒的嘴巴像是一萬年沒有洗過了。不!就算一萬年沒有洗過的嘴巴也不會這麼臭。

他們會這麼臭,只不過是因為他們吃的東西!他們吃的東西,大概是這個世界最骯髒的東西了吧?

韓宇無從知道這一個問題的答案,此時他也不想去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在這個時候,韓宇只向著一件事情,那就是,逃!

面對這樣恐怖數量如此之多的嬰兒,任何人都只會有這麼一個想法。

就又在這時……突然的韓宇感覺到自己的身邊有一陣風吹了起來。然後……然後韓宇發現剛剛想要過來攻擊自己的無頭人竟然動了!

無頭人竟然向著那一堆嬰兒沖了過去!

在這一刻,無頭人手中突然多了一根戰槍。無頭人的手一抖讓戰槍耍出了一個槍花,然後無頭人整個人便和戰槍合為了一體,帶著滔天氣勢向著嬰兒沖了過去。

在這一刻,韓宇不由又被震驚到了。因為此時的無頭人表現出來的氣勢是這樣的強大。

只見隨著無頭人在向前,他的身周有了一道淡淡的光芒生了起來。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他的力量實在太強大。無頭人周邊的空間都開始扭曲了起來,

無頭人身邊開始出現了火星。而這些火星卻沒有燃燒而起。不是因為沒有燃燒的物體在,而是因為那些火星生起的空間之內,已經沒有了空氣!

空間的扭曲,正是因為無頭人的速度太快,他的氣勢太強大,所有的空氣都被擠壓開了去,所以無頭人的身周已經成為了真空!

轟隆!

一聲巨響響起,無頭人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撞在了嬰兒巨浪之上。當即有無數的氣浪翻滾了起來,衝擊著空間,讓空間都扭曲了起來,讓空間都破碎了開來。

無數的嬰兒向著四面八方撞飛了出去,或者撞到了某座大山上,直接就讓那座大山生出一個大洞,或者撞向了天空之上,直接就穿過了不高的雲層消失在了韓宇的視線之內。

然後……然後以無頭人長槍所向的那一個空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一個黑色的大洞,這個大洞旋轉了起來。

因為這個大洞正是空間裂痕!無頭人的一槍,竟然已經將空間都給撕裂。撕裂空間還不算數,無頭人甚至還要將撕裂的空間再一次撕裂!

轟隆!轟隆!轟隆!

巨響不斷響起,無頭人的身子已經消失不見!而韓宇能夠看到的嬰兒都已經全部倒飛了出去,或者直接就死掉,或者倒地不起。

太強大了,這無頭人竟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呼!呼!呼!

突然有像是有一陣陣大風狂吹而起。然後……然後整個泉水面又沸騰了起來,然後……然後像是泉水成為了火山口,泉水像是熔漿一般向著天空噴射了出來,帶著要突破天際的氣勢。

然後……然後又有嬰兒從泉水裡湧出來了!

這些嬰兒的眼睛不再是白色了,而是紅色!不!他們的眼睛應該不是紅色的。之所以他們的眼睛會呈現紅色的狀態,實在是因為……因為他們的眼睛在流血!

鮮血從他們的眼眶裡流了出來,流到了臉上,讓他們的整張臉甚至是整個人都變成了紅色,詭異的鮮艷的紅色!

嬰兒又叫了起來,憤怒地大叫著,對著已經升到了空中的無頭人。

然後……然後有一個嬰兒突然動了。再然後……韓宇根本就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就發現無頭人的一隻腳已經有一隻嬰兒在那裡。

那個嬰兒張開了他的嘴,咬住了無頭人的腳!

啪啦!

韓宇聽到了一聲脆響,然後看見無頭人的腿上有鮮血流了出來。無頭人的腿被嬰兒的牙齒給洞穿了,無頭人的骨頭都被咬碎了!

看到這裡,韓宇不由又是一驚。因為韓宇和無頭人交過手,所以韓宇很清楚,無頭人的身體有多麼的強悍。要知道之前韓宇可是幾乎出盡了全力,都沒能在無頭人身上留下一點傷害啊!

而現在,只是因為那個嬰兒的一咬,無頭人的腿就被咬破了?

無頭人彷彿根本就沒有感覺到疼痛,手中槍一抖,直接就洞穿了嬰兒的身體,然後……然後無頭人一手持槍,整個人氣勢如虹,人槍合一,又要向著地面的嬰兒衝去。

啪啦!

脆響不斷響起。韓宇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後……然後便再也看不到無頭人了。因為剛剛無頭人站立的位置,此時已經被嬰兒給佔據了!

那些嬰兒的速度簡直就如同鬼魅,快如閃電!

所以在這麼一個剎那,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個嬰兒沖了上去,直接就是一口咬上了無頭人,讓無頭人再沒有一點肌膚露在外邊,句像是蝗蟲過境,一窩蜂而上覆蓋了所有一切!

韓宇不由大大地吸了口涼氣,終於知道剛剛那些騎兵為什麼會如此驚慌了。這些嬰兒的數量不知道要比騎兵多出多少,最起碼韓宇眼前所見,這些嬰兒就有無數個了!而且泉水還在不斷沸騰著,預示著將會有更多的嬰兒會從泉水裡湧出來!

而這些嬰兒的速度又是這樣的快,根本就不給人任何躲閃甚至是反應的時間啊!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牙齒是這樣的堅硬,簡直都能夠洞穿一切!如果被這一群嬰兒盯上,任何人都沒有活著的希望了!

在這一刻,韓宇不由同情起了無頭人。

突然,又在這時……一道強橫的氣息滔天而起。

那成堆的咬在無頭人身上的嬰兒都爆炸了開來。同時一道劇烈的光芒亮了起來,讓整個天空都失去了顏色,讓所有睜著眼睛的人都不由感覺到了一股刺痛的感覺。

然後……然後韓宇看見了無頭人。無頭人整個身體無處不是鮮血,無處不是傷痕。顯然,剛剛嬰兒的牙齒,幾乎已經將無頭人給撕成碎片了!

大概剛剛無頭人爆發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才可能將那些嬰兒全部都趕走吧?因為在這一刻,無頭人身上的氣勢又下降了!

然後……然後無頭人舞動戰槍,然後……然後無頭人一頭向著泉水之上的嬰兒沖了下去!

這…… 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難以想象的事情了。

韓宇來到這片大陸的時間不長,但卻經歷過了足夠多的事情。或許韓宇在這片大陸上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所經歷過的事情,都會是人家幾輩子都無法經歷的了。

饒是這樣,韓宇也覺得眼前所見,太超出自己的預料了。他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長著如同嬰兒一般大小,沒有想過像是這樣嬰兒一般的存在竟然會如此兇狠。

最讓韓宇沒有辦法想到的,還是那個無頭人!

這個無頭人此時表現出來的氣勢,簡直就是一往無前,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無頭人,而像是一個戰神。

韓宇看見,無頭人的一條腿被嬰兒給咬住了。無頭人一槍將這個嬰兒給洞穿。又是一個嬰兒咬住了無頭人的手臂了,無頭人手猛地一甩,將嬰兒給摔飛。

無頭人的身體不斷被嬰兒給咬住,然後無頭人不斷將嬰兒給轟飛。一次又一次!

身體上的鮮血簡直都要將大地都給染紅了,身體上的傷口簡直都已經慘不忍睹,甚至乎此時韓宇都不敢肯定無頭人是不是還有血肉了。但是無頭人就是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就是死死地緊緊地握住自己的戰槍向著泉水而去,向著正不斷有嬰兒湧出來的泉水而去。

一大波嬰兒圍上了無頭人,將無頭人給圍了一個里三層外三層,就像是一群蜜蜂圍住了一朵小花。

但是!但是這些嬰兒還是沒有能夠阻止無頭人繼續向前。無頭人就是愚公,無頭人就是精衛,他始終都沒有停止自己的腳步,他始終都在向前。

因為嬰兒實在太多了,所以此時的無頭人簡直就如同一隻螞蟻,如同大山前的一隻螞蟻。但是螞蟻卻還是要向前,要推動著大山向前!那山阻不了我,那海阻不了我,我要獨來又要獨往!

雖然速度很慢,甚至可以說是靜止的了,但是無頭人卻實實在在在推動著大山,在向著泉水而去!

看到這裡,韓宇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然後韓宇二話不說,轉身就逃走!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更多的剛剛從泉水下的湧起的嬰兒突然就將視線落在了韓宇身上!

他們就像是一頭頭野狼!對了,這些嬰兒真的像是野狼一般,一頭頭餓極了的野狼,他們眼睛里那些複雜的情緒,歸根到底或許還只是對於食物的渴求,想要將一切都吞掉的渴求!

是了是了,這些嬰兒的牙齒為什麼會這麼難看?這些嬰兒的嘴巴為什麼會這麼臭?難道不是因為他們什麼都吃?難道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東西吃,所以什麼都要吃?

想到這一點,韓宇的速度更快了。

但是韓宇快,那些嬰兒也快。無頭人已經被無數的嬰兒給覆蓋了,地下這些嬰兒就算想要上前分一杯羹,卻連一點位置都擠不進去了,所以他們要將目標轉移。而剛好韓宇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狂奔,韓宇用盡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那些嬰兒滾滾而來,他們就像是波浪一般,向著韓宇而去。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泉水裡面實在有太多的嬰兒了,這些嬰兒就像是被人從背後狠狠地向前推去一般,速度快到了極致!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韓宇的速度竟然不如那些嬰兒快,很快就被一隻嬰兒追上來了!

而也在這時,韓宇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趕上了那些騎兵!

二話不說,韓宇將自己身後的一個嬰兒給轟飛之後,速度再快,直接就進入了騎兵陣營當中。

而這個時候,這些騎兵彷彿完全沒有見到韓宇一般,根本就不理會韓宇絲毫,只是一味地向前衝去。

轟隆!轟隆!

一聲聲巨響響起,有嬰兒追上了騎兵,一口就要在了馬匹的大腿之上,一口就要在了騎兵的甲胄之上,一口就咬在了自己能夠接觸到的任何東西之上!

然後……然後這些騎兵當然就人仰馬翻,一匹馬倒下了,就連累到了另外一匹馬,一個人倒下了也就連累到了另外一個人。如此形成一個連鎖反應,靠得近的一堆騎兵全部倒了下去。

然後……然後那些嬰兒直接就如同潮水一般淹沒過來,這些嬰兒簡直就是聞到了血腥味的鱷魚群,他們兇狠,他們嗜血,他們無所顧忌,他們要將一切都吞噬!

再然後?再然後,韓宇什麼都看不見了。只知道自己再也聽不到那些騎兵的聲音,再也看不到那些騎兵的半點身影。

甚至乎,在後來的時間裡面,韓宇連那些騎兵的甲胄都沒有看到了!

這些嬰兒就是過境的蝗蟲會將一切都吞噬!這些嬰兒簡直就是魔鬼!

隨著時間的推移,韓宇雖然已經離著那些嬰兒的距離越來越遠,但心底震驚卻是越來越強烈了。第一次,韓宇第一次認識到,集體的可怕。

一個嬰兒,甚至是十個嬰兒,韓宇都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戰勝,但是!但是這麼多的嬰兒,這數不清的嬰兒,韓宇覺得自己的修為就算再提升十倍,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也只能被他們吞噬乾淨!

而因為已經向前掠出了很長一段距離,此時的韓宇不得不擔心,自己會走到這個小世界的盡頭。

韓宇很清楚這裡一定是一個獨立的世界,或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裡也是一個內世界。只不過這個內世界,並不是某個強者的內世界。而是天地大道生出的一個內世界。

會出現這樣的小世界,實在還是因為亡靈花啊!

因為亡靈花實在具備了太強大的力量,強大到它都可以影響到天地,影響到大道,甚至乎讓天地大道都要因為它而為生出一個小世界了。

如果你也還記得當初林天只是從韓宇這裡得到一片冰焰草的葉子,去啟動陣法,就能夠抵擋住兩名至強者的攻擊的話,那麼你此時就會對亡靈花的作用或者說強大,有更加深刻的認識。

但是!但是這裡是一個小世界,那麼這個世界不是就會有盡頭/?整個天地都不會是沒有盡頭的,更何況是這個小世界?

如此,韓宇一直向前而去,不是遲早都會走到盡頭?那麼……那麼到時候韓宇不是要被那些嬰兒抓住了?

就在韓宇如此想著的時候,韓宇就已經能夠看到這個小世界的盡頭了!

韓宇的前方,有一道光幕出現在了那裡,那道光芒很寬大,像是一面大門,將這個世界的一個橫截面全部都包括了進去的大門。

呼!

有風吹起。第一個騎兵沖向了光幕。光幕當即像是一面微微搖晃的湖面,搖晃了起來。然後……然後是更多的騎兵向著光幕沖了過去。

但是……但是在這些騎兵衝過去之後,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甚至連一點微風吹動的跡象都沒有。

如此,韓宇就不得不考慮這光幕的後面是什麼了。是出口還是另外一處險地?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韓宇不由將頭轉了回去,然後看見,那如同波濤一般的嬰兒離著自己已經不遠了!他們的嘴巴都死死地張大著,將他們那些難看的醜陋的充滿了煞氣的牙齒給露了出來,猙獰而可怕!

再這樣遲疑下去,韓宇也只有被嬰兒給吃掉的份兒了!

韓宇狠狠一咬牙再不遲疑,直接向前沖了過去。光幕當即又是一陣輕輕晃動。然後……然後韓宇便消失在了原地。

……

「時間已經過去一刻鐘了,外面的動靜也應該停止了吧?真不知道這一次過去,外面的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了?」

陳豪和黃燕等人所在的陣法之內,依舊平靜,和外面的世界相比,這裡簡直就可以算是天堂了。

因為這裡實在太過於安全和平靜了。因為安全和平靜,所以也就有點無聊,又或者說百無聊賴,所以這裡面的兩個人便開始閑聊了起來。

「嘖嘖……還記得上一次嗎?當我們出去之後,外面簡直就……就可以說是變成廢墟了。那些騎兵就如同洪水一般向前推來,將一切都給推到了。我都不敢相信,如果我們就在外面,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或許面對那樣的場景會比直接讓自己死掉,還要嚇人吧?」

一個人這樣說著,不由搖起了頭來,臉上滿是驚懼之色,很明顯外面的陣勢實在給予他太大的衝擊了,他甚至連想也不敢去想這些事情了。

另外一個人也不由搖起了頭來。

如此這般兩人便都陷入了沉默,良久都沒有說話,似是有一塊大石壓在了他們的心上,讓他們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了,更不要說去說話了。

而就在這時,兩人突然聽到一旁傳來了吵鬧的聲音。在陣法之內,只有兩伙人站在了不同立場上的人。

他們屬於黃燕一夥的存在,他們都是黃家的子弟。所以此時他們輕易地發現吵鬧聲傳來的地方正是他們這一伙人所在的區域傳來的。

因為他們進入這個陣法避難也有幾次了,所以他們和李泉所在的一伙人,從來就不會站到同一個地方。各自都有了各自專門的休息區。

所以此時他們傳來的吵鬧聲,不得不讓他們微微皺起了眉頭,以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然後這兩人都平息靜氣,將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那邊。

在聽了一會那邊傳來的吵鬧聲之後,兩人不由同時搖起了頭來,做出了一副很是無奈的表情。

「哎,真不知道為什麼就出現了這種事情。」說著一個人用力地搖起了頭來。

「那個傢伙也是的,即便修為修為很高了,也不應該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啊。他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他怎麼可以這麼自信啊?難道不知道這裡是這個世界最危險的地方?

就算是那些至強都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度過這裡的難關,他怎麼就能夠自信自己一定能夠活著?他走了,叫留下來的人怎麼辦啊!」另外一個人似是想到了什麼,臉上不由出現了一點怒氣。

「或許人家覺得自己很強,覺得自己是絕對不會出任何意外,所以才會這樣做?」那人搭腔道。

「哼!就是因為那個傢伙如此狂妄,他才會死外面的!」另外一個人像是很憤怒的樣子,突然眼睛都瞪了起來。

然後……然後兩人都向著吵鬧聲響起的那邊掠了起來。

事情說大不大,但是如果處理不好,或許真的會出現什麼大問題的。 陣法之內。

因為之前黃燕等人已經幾次躲進這個陣法之內了,所以此時他們所在的環境並不差。最起碼他們搭起了帳篷,讓自己有一個不被外界騷擾的環境。

而剛剛那兩個在罵著韓宇的人,正是聽到了這頂帳篷內傳來的聲音,才會想著向這邊掠來的。

此時有一陣大吵大鬧的聲音從帳篷內傳了出來。而黃燕正站在帳篷之內,有點手足無措地看向這邊的這個小女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