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天穹面色大變,連忙是讓護衛隊後退,真聖老怪的攻擊,若是被波及的話,他們也得死。

「如果拿你填了海眼的話,不知道你們趙家的真聖老怪會是如何反應。」

趙子夜聞言身軀都是顫抖了起來,海眼就是真聖進去也是有死無生,他不過是魂聖境界,一旦被填了海眼,那就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當即眼淚都是出來了,道:「饒命,閣下若是饒命的,靈石、丹藥都雙手奉上!」

說著便是解去自身乾坤袋的禁制,遞給了韓宇。

韓宇掃了一眼乾坤袋,對於虎嘯宗的財富也是有了新的一番認知,他知道自己可謂是富可敵國了,但是和趙子夜相比起來,仿若一個土財主遇到了真正的巨富一般,趙子夜乾坤袋內的財富便是讓韓宇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滄海界像你這樣的天驕還有多少個,」韓宇脫口問道。

趙子夜這個時候哪裡敢反抗,可謂是有問必答:「百多個,但都不是序列中的天驕,只有大哥才是序列中的天驕!」

「虧大了!」韓宇慘號了一聲,序列天驕和趙子夜這些天驕的地位可謂是天差地別,當時殺死了趙牧城沒有得到他的乾坤袋,不知道是有多少財富從手中流走,心中頓時劇痛。

這一聲慘號讓趙子夜都是嚇了一大跳,訥訥著不敢多說什麼。

韓宇臉色陰晴不定,看得華天穹等人都是畏懼不已,這可是絕世凶人,在真聖老怪手中逃得性命的絕世凶人,若真的是發起狠來,他們也是逃不掉。

華天穹這個時候心中惴惴,生怕韓宇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百來個天驕,那麼你們的財富合起來的話,有趙牧城多嗎?」

「沒有,」趙子夜極其老實地回答。

韓宇鬱悶得差點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嘴裡喃喃道:「虧大了,這一次可真的是虧大了,不行,這筆帳一定要找回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次要拼一把了!快點傳訊,讓你們老祖過來!」

「讓老祖過來做什麼?」趙子夜愣住了。

「讓你叫你就叫,廢話什麼!」韓宇猛拍了趙子夜一掌,讓趙子夜都是吐了一口鮮血。

趙子夜小命被韓宇捏在了手裡,哪裡敢不遵從韓宇的命令,當即照實傳訊真聖老怪。

萬里之外的一座宮殿之中,趙家的真聖老怪正在宴客,三年前他追殺韓宇,在那廟宇之中被一道氣息驚走,可謂是狼狽不堪,後來細想之下,對方若是大聖的話,哪裡能夠讓自己安然退走,多方打聽之下,讓他知道那廟宇乃是一尊大聖所留下的。

大聖留下的廟宇,就是借給真聖老怪千八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去攻打,反倒趙牧城死了就是死了,從自己的後裔之中再選出一名天驕便是,犯不著為了一個死去的天驕去和大聖拚命。

大聖留下了廟宇,尤其是那一條道紋極其精妙,若是能夠得到的話,對於他來說也是極大的助益,當即廣邀同道,看看有沒有辦法獲得那條道紋。

宴席剛是開始,連正事都是沒有來得及說,真聖老怪便是接到了自家天驕的傳訊,居然是落到了三年前擊殺趙牧城的那個絕世凶人的手中。

這一下子可把真聖老怪給死得七竅生煙,在他的眼裡,韓宇就是一隻螻蟻,連讓他提起興趣都是沒有,卻沒有想到,這一隻螻蟻接二連三招惹他。

眼看宴會主人的神色不對,幾個真聖強者都是紛紛出聲詢問。

真聖老怪簡單將事情說了,眾人都是義憤填膺,一個馬臉真聖強者道:「那魂宮小輩既然離開了廟宇,顯然是得到了廟宇的一些造化,以為能夠對真聖造成威脅,擒拿了趙子夜,便是為了讓趙兄你前去救援,從而對付你!」

真聖老怪哼了一聲,道:「真聖的威能豈是一個魂宮小輩所能夠知道的,不過他既然敢叫囂我等,肯定不會無的放矢,相反,他在廟宇之中得到的造化肯定是非同凡響,我召集諸位,本就是為了廟宇的造化,如今造化落在了這魂宮小輩的身上,豈不是我們的機遇!」

「這魂宮小輩以為只有我一個真聖,卻沒有想到他引來的可不是一尊真聖!」

幾個真聖強者哈哈大笑,都是隨著真聖老怪跨出了宮殿,朝著海眼的方向前來。

海眼這邊,韓宇已經是和華天穹等人分開,真聖級別的戰鬥他們若是涉及進來,也只是死路一條罷了。

華天穹率領商隊往東來島而去,一路上連頭都是不回,不多時便是感受到了極為可怕的氣息瀰漫過了天地,讓他們都是戰戰兢兢了起來。

「不止是一個真聖!」華夢璇喃喃低語,不禁是為韓宇擔憂了起來。

韓宇這個時候,已經是靠近了海眼,從這裡望去,整個海眼猶如風暴一般劇烈旋轉著,卻是連一點的吸力都沒有產生,造物之神奇也可見一斑了。

沒多時,真聖的氣息便已經是瀰漫了過來,韓宇一下子就愣住了,隨後有點氣惱地搖了搖頭,暗道:「這下子可是鬧大,居然來的不止是一尊真聖。」

韓宇直接拍了趙子夜一掌,道:「你們老祖還要臉嗎?」

趙子夜欲哭無淚,心中對自家老祖也是腹誹不已,不過是對付一個魂宮境界而已,有必要廣邀同道嗎,就算真的能夠斬殺韓宇,傳出去的話,丟的也是你們幾尊真聖的臉面。

而且看韓宇有恃無恐的樣子,恐怕就是真聖都是難以殺他。

遠遠的,幾尊真聖強者便是落下了身形,真聖老怪看著韓宇,喝道:「小輩敢爾,還不速速放了我家子夜!」

韓宇露出了笑容,作勢要將趙子夜往海眼中扔去,道:「你們好歹也是來了,老怪,你當初擊傷了南溪宗的執事,我們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場面了,這一次,你若是不拿出上好的丹藥來的話,我就將趙子夜扔進海眼之中!」

真聖老怪眉頭一皺,被人這般威脅,實在是讓他極為不爽,只是趙子夜乃是他的嫡系子孫,否則的話他也不會花費那麼大的功夫在趙子夜的身上留下了三道禁制。

海眼,便是他都不敢進去,若趙子夜真的被填了海眼的話,那麼他的努力可就是前功盡棄了。

馬臉真聖冷笑了一聲,道:「魂宮小輩,你知道你在威脅的是誰嗎?」

「不過就是幾尊真聖而已,」韓宇滿不在乎的樣子,讓幾尊真聖氣得差點跳腳。

「魂宮小輩,把子夜還回來,丹藥什麼的都好說。」真聖老怪盡量讓自己的語氣緩和了不少。

「你以為我是三歲孩子嗎,先把丹藥拿來,否則你就要進海眼去尋找他了!」韓宇作勢一松,趙子夜便是驚叫了起來。

「老祖救命,老祖救命呀!」趙子夜這個時候嗚嗚咽咽哭了起來。

「趙兄,這魂宮小輩實在是欺人太甚了,讓我去斬了他。」馬臉真聖強者道。

真聖老怪擺了擺手,道:「一些丹藥而已,不足道哉,一會將這小輩擒住,一定要將他鎮入海眼之中,否則難解心頭之恨!」

真聖老怪一甩手,便是幾個玉瓶朝著韓宇飛去,每一個玉瓶之中都是裝有數十粒療傷的丹藥,單單看色澤便是知道不是凡品,這些丹藥將蘇煙治好可謂是綽綽有餘了。

韓宇將丹藥收入了乾坤袋中,哈哈大笑,道:「真聖而已,也不過是如此,既然你這般心疼他,給你吧!」

雙手一推,便是將趙子夜朝著真聖老怪送去。

真聖老怪正要接住趙子夜,忽而生出警覺,連忙是後退了幾步,緊接著便是看到趙子夜砰的一聲化作了一團血霧,死得不能再死。 有了前車之鑒,趙家老祖在趙子夜的身上便是極為用心,加持了三道禁制,每一道禁制的力量相當於他的全力一擊,便是他自己中了這些禁制的攻擊,恐怕也是難以承受。

韓宇將趙子夜扔了過來,早就是在趙子夜的體內加了一層暗勁,暗勁爆發自然要將趙子夜炸成血霧,韓宇從來就沒有打算放過趙子夜,連趙牧城這等序列天驕都是斬殺了,和虎嘯宗之間已經算是死地,就算不殺趙子夜,這幾尊真聖也不會放過他。

三道禁制頓時是從血霧之中爆發,橫掃四方,威力極其驚人,讓馬臉真聖幾人看到了面色都是為之一變,更為驚人的是,這三道禁制蘊含了一絲趙家老祖的本源在其中,一道光影打出,便是轟隆隆的巨響,仿若是要摧毀天地。

「找死!」在他的眼皮底下,趙子夜生生被打造,趙家老祖怎麼還忍耐得住,這個時候連什麼廟宇的造化都是丟出了九霄雲外,只想要將韓宇斬殺,一了百了!

馬臉真聖幾人也是沖了上來,趙家老祖失去了理智,他們可是沒有,這個時候先從韓宇的身上奪取造化,然後再斬了也是不遲,一個魂宮小輩而已,若是沒有了造化支撐,能夠強到哪裡去。

馬臉真聖幾人打的主意也不錯,但是他們還是漏想了一點,對方既然是螞蟻,螞蟻居然敢招惹他們,自然是有著極大的依仗,足以對付他們的依仗!

真聖的速度迅捷無比,剎那之間便是到了跟前,馬臉真聖化作一隻大手,朝著韓宇抓去,要下手為強,免得被趙家老祖給一掌拍碎。

面對著幾大真聖的轟擊,在馬臉真聖的眼中,韓宇是愣住了,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顯然是被嚇住了。

但是下一刻,馬臉真聖就知道自己錯了,那不是嚇呆了,而是胸有成竹,風雲壓頂也自巋然不動的大氣概。

一道符籙在韓宇的手中出現,只十分之一的地方有著光澤照耀了出來,但就是十分之一,那也是貨真價實的大聖氣息,造不得假。

大聖氣息一激,馬臉真聖幾人就由遭重擊,仿若是被一個榔頭重重砸在了頭上,眼冒金星,差點便是昏厥過去。

趙家老祖只說廟宇乃是大聖所留下來的,但就是趙家老祖也是想不到,大聖居然會是留下了一道天海神符,一道可以無限次使用,戰力比肩大聖的天海神符。

只是催動這十分之一的天海神符,韓宇體內的靈力便是被抽之一空,幸好有著十二血紋磅礴的氣血支撐,但也只能是支撐天海神符運作一秒的時間。

但一秒的時間足夠了,毫秒之間天海神符便是能夠斬殺真聖,更別說是一秒的時間了。

馬臉真聖只看到了一道劍光閃出,接著便是看到了自己的身軀向前撲去,接著眼前一黑,接著他便是知道自己死了。

不單是馬臉真聖,衝上前來的幾大真聖都是被劍光繞著頭顱一卷,偌大的頭顱便是蹬蹬掉落下來,五大真聖剎那之間,連百萬之毫秒的時間都是沒有,便是齊齊隕落。

唯一反應過來的趙家老祖驚恐不已,還沒有來得及驚呼一聲,那劍光已經是到了他的脖頸處,一繞之間,他的頭顱便是掉落了下來,身軀還順勢朝前衝去。

韓宇「嘿」的一笑,但緊接著他就笑不起來了,六大真聖來勢洶洶,如今被天海神符斬殺,他們的身體還順勢朝著他衝來,韓宇的身後便是海眼,六具屍體咚咚便是撞擊在了韓宇身上,將他帶入了海眼之中,也算是樂極生悲了。

六顆死不瞑目的頭顱就這麼躺在了海眼的邊緣,許久之後,才有人來到了這海眼附近,看到了那六顆頭顱的時候,差點便是被嚇死過去。

那可是六尊真聖,其中一人還是真聖中期,放在滄海界也是一方大能,但就是這麼死在了這裡,實在是讓人驚恐!

六尊真聖被殺,便是連天地都是悲鳴了起來,尤其是滄海界虎嘯宗本部,更是傳出了犀利的吼聲,殺意直震蒼穹,不知道有多少存在在這股殺意下面瑟瑟發抖。

雖然不知道虎嘯宗發生了什麼,但人們知道,虎嘯宗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否則的話,不會有巔頂真聖的怒吼聲傳了出來。

趕往東來島的華天穹一行人也幾乎是被嚇死,天地哀鳴,那可是真聖隕落的徵兆,他們連忙抓緊時間趕路,日夜不敢停歇,別人不知道底細,但他們可是確實知道,絕世凶人便是絕世凶人,連真聖都是隕落在他的手上,實在讓人驚恐!

不過這引起了整個滄海界震動的罪魁禍首,此時卻是無比懊惱,他被六尊真聖的屍體一衝,掉落在這海眼之間,無論如何,都是無法從這海眼之中離去。

「失算了,大大的失算!」韓宇從六具屍體的身上將他們的乾坤袋給剝了下來,只是掃了其中一個乾坤袋,便是讓他的心臟差點便是停止,恐怕一尊真聖的財富,都是堪比一元大陸了,如此龐大的財富,韓宇還是第一次碰到。

不單是這些乾坤袋,六具真聖的屍體也是有著極大的用處,修鍊到了這一步,可謂是達到了金剛不壞的地步,尤其是蘊含著的龐大的氣血之力,若是能夠順利吸收的話,那麼不啻於是一場大造化。

連忙將真聖的屍體給收了,韓宇打量著四周的場景,海眼之內,似乎是自成一個世界,有樹木山石,但是看起來也是無比荒涼,仿若不存絲毫的生氣。

而且海眼之中,居然還有著一座看起來有些破敗的城池,讓韓宇有些驚訝。

韓宇朝著城池趕去,待進去城池的時候,便是看到了街面上躺著不少奄奄一息的修士,衣裳破爛,氣血萎靡,不知道是在海眼之中待了多長的時間,他們看到韓宇的時候,眼中只有淡淡的冷漠光芒。

韓宇升起了警覺之心,這些年被鎮壓進來的修士可不在少數,有些可是窮凶極惡之徒,再外界每一個都是掀起了腥風血雨,可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此刻看到了這麼多的修士,難道內中沒有這等恐怖的存在。

只是他們看起來實在是悲慘,修為下降,連一身氣血之力都是隨之而去,再這樣熬下去,恐怕也是熬不了多久的時間。

再往前走去,韓宇便是發現了不少的枯骨,讓韓宇有些驚恐的是,在這些枯骨的上面可以看到一些清晰的牙印。

吃人!

修士修鍊到了這一個地步,本就是不需要進食,只吸收天地靈氣便是能夠存活下來,不過下一刻韓宇便是恍然,這海眼之中根本就沒有天地靈力,別說是魂聖,便是大聖掉落下來都得是氣息萎靡,漸漸死去。

有些看起來精神的修士看到韓宇的存在時,眼中也是露出了驚喜之色,紛紛是圍攏了上來:「道友需要寶器嗎?只需要三千下品靈石。」

「我有上古留下來的法陣,只要四千下品靈石,道友便是可以拿走。」

「我有上品妖丹,兩千下品靈石即可!」

眾人圍攏上來,紛紛是亮出了手中的寶物,猶如是菜市場一般喧囂,讓韓宇都是有些震驚不已。

他單個的乾坤袋之中,便不知道有著多少千萬靈石,不管是寶器還是法陣、上品妖丹,只區區數千靈石就能夠買到,這放在了外界,絕對是無法想象中的事情。

韓宇接過了一位修士手中的寶器一看,不禁是皺起了眉頭,道:「這寶器早已經是損壞,內中沒有一絲靈性存在,已是廢物,根本就發揮不出什麼威力了。」

韓宇再看那些法陣,妖丹都是如此,靈力乾癟,或許說不存有一絲靈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價值。

「不要三千,三百下品靈石,你就拿走!」那拿出寶器的修士這個時候極為不甘心,其他人見狀也是紛紛降價,希望韓宇能夠購買他們手中的寶物。

從這些修士的瘋狂勁頭可以看得出來,想要在這海眼之中存活下來,靈石乃是重中之重,韓宇眉頭一皺,道:「我沒有多少靈石,先購買這幾件寶器吧。」

交易了幾件寶器之後,這些圍攏過來的修士都是紛紛散開,有人不時回頭,顯然還是有些不甘心。

將這些寶器送進體內,軒轅古劍和荒蕪神殿便是咔嚓一聲將寶器咬碎,修補自身的損傷。

寶器有沒有靈性,對於修補這兩件神器來說並沒有什麼差別,海眼之內有著無數的修士,不少修士的手中肯定是有著寶器的存在,若是能夠在這裡將兩件神器修補完成的話,那麼韓宇便是再添兩大依仗了。

他得到了六尊真聖的財富,可以說是擁有著無窮無盡的財富,但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紛爭,他如今看到的修士大多都是奄奄一息,掙扎在死亡線邊緣,根本就不具有戰力,自然是威脅不到他。

但韓宇不能夠保證,還有人如同這般,在進入海眼之前已經是準備極為豐富的資源。 韓宇這麼一個新人出現在城內,自然是引起了極大的關注,不少的修士都是跟著韓宇,想要從韓宇的身上換得一些靈石,人生地不熟,初來咋到,韓宇也是明白財不外露的道理,沒有答應這些修士的請求。

他繼續朝著城池深處走去,越是往裡,看到的修士便越是精神,有的人身上並沒有那些氣息萎靡的樣子,坐實了韓宇的猜測,這些修士都是有著靈石的供應,就算是沒有靈石的供應,只怕這海眼之內也是有著可以恢復靈力的東西。

天無絕人之路,就算是在海眼之中,也不會是絕殺了修士的希望。

這些修士看到韓宇出現的時候,都是臉色不善地看了過來,仿若是韓宇闖入了他們的地盤一般。

「魂宮境界的小輩,氣血倒是充沛!」有一名年老的修士舔了舔嘴唇,仿若是看著絕美的獵物一般,起身朝著韓宇走了過來。

這年老的修士身上氣血充足,比起外面的那些奄奄一息的修士來說,不知道是好上了多少倍,尤其是身上金光繚繞,代表著魂聖的修為爆發了出來。

「東老頭又要發病了,每一次新來的都是要咬上一口。」有修士看到了這一幕,不禁是笑了起來。

「這東老頭這癖好也是奇怪,他待在這海眼內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了,反正我來的時候可是被這老頭咬了一口,痛死了。」

「你說新來的魂宮小輩,若是被東老頭咬一口的話,會不會直接成乾屍了呀!」

海眼之內生活枯燥無比,如今看到有新來的,自然是當成了熱鬧來看。

東老頭徑直朝著韓宇走來,道:「你也聽到他們說的了,伸出脖子讓我吸上一口,若是你能夠支撐得住,便是有資格在這裡立足,若是撐不住,就成為我的食糧吧。」

東老頭的眼中有著變態的光芒,韓宇眉頭微微一皺,道:「滾開!」

「哈哈,我就說嘛,新來的怎麼可能是一塊軟骨頭,東老頭,你看到了吧,被人給呵斥了,還是一個小輩!」

「來來來,我們賭一賭,一百塊下品靈石,這魂宮小輩幾招就要被東老頭打死!」

「賭就賭了,大家快點把靈石壓上來,遲了可就是沒有熱鬧看了呀!」

眾多修士鬧騰了一陣,東老頭也任由他們鬧騰,反正到時候的賭金之中他也是有著一份收成,又舔了舔嘴唇,道:「我不知道遇到多少個新來的像是你這般,可惜如今他們已經是化作了一堆枯骨了。」

「我說了滾!」韓宇微微抬頭,看著東老頭。

東老頭的實力放在韓宇的眼中實在是不堪一擊,看他們如此篤定的神情,顯然是吃定了韓宇的境界比較低微的事情。

「東老頭,快點咬他呀,這新來的,氣血多磅礴呀,鮮血也肯定很美味!說得我口水都是要流出來了!」

「東老頭,快點,我們都是等待不及了!」

東老頭聞言,便是化作了一張血盆巨口,有些鋒利的牙齒展露了出來,朝著韓宇的咽喉處咬來。

韓宇一愣,剎那之間便是知道這東老頭乃是一名妖修,而且還是修為不俗的那些妖修。

「阻仙一族!」

彼岸花的殺意又是劇烈沸騰了起來,韓宇順勢一掌拍出,轟的一聲便是和巨口對上,一陣炸響,東老頭連連退後,他那引以為傲的利牙都不禁是被打掉了好幾顆。

喧嘩的眾人一下子便是安靜了下來,他們實在想不到這新來的魂宮小輩居然這般強悍,只是一掌便是將東老頭拍成了重傷。

東老頭連連後退,心頭也是駭然不已。

韓宇卻是沒有打算放過他,彼岸花是他,他也是彼岸花,彼岸花所爆發出來的那股殺意,自然也是屬於他,朝前衝去,步步緊追東老頭,要將東老頭斃於掌下。

「放肆,你知道東老頭可是我聯盟的人嗎?新來的,可是要和我整個聯盟為敵!」人群之中有修士呵斥了一聲,頓時周圍圍觀的修士都是紛紛站了起來,朝著韓宇進逼。

韓宇從來就不懼怕群戰,卻是群戰他的發揮就越是勇猛,只要沒有真聖存在,那麼他便是這一片天地的王者。

連續幾掌打得東老頭連連吐血,而眾修士也是圍了上來,想要對韓宇動手,卻是被一聲大喝,震得身軀都是搖晃了起來,他們根本就不是韓宇的對手。

「魂宮境界怎麼可能強到了這個地步!」有修士大驚失色,「難道是天宗的絕世天驕下來了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