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則是看著雲貢山,他哪裡知道這些怪物怎麼解決啊,這一切都要看雲貢山的本事了。

「我東西沒有帶足,這樣,讓你們的人將這些粉末弄到水裡面,想辦法潑到他們的身上。」

伽瑪看著雲貢山手中兩包很不起眼的粉末,最終只能硬著頭皮,按照雲貢山的意思去做了。 有了雲貢山那些粉末的幫助,對方身上的蠱蟲很快就失效了。

希爾費家族的人趁著這個時候,那是立馬反擊。

這場戰鬥持續了足足一個小時,等最後一聲槍聲結束的時候,希爾費家族已經變得狼狽不堪了。

原本很是氣派的希爾費家族,到處都是屍體和鮮血,有敵人的,更多的卻是希爾費家族自己人的。

「損失了很多人,不過幸好有華先生朋友的幫忙,這個損失我們還是能夠承擔的。」

「那些傢伙是摩卡聽家族的人,我認識其中一些人。」

眾人一聽這話,頓時就明白了,看來莫無敵果然和摩卡聽家族的人有關係。

佛爺長舒一口氣,急忙說道:「這還有辦法,莫無敵還沒有發現前輩的存在,要不然他不會在這個時候動手。」

「這樣的傢伙太可怕了,我們完全不是對手啊。」

伊卡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改平時紳士的模樣,垂頭喪氣的盯著地面嘟囔起來。

一個頭目開口說道:「哦,不,伊卡先生,請不要這麼沮喪。摩卡聽家族的人這次的損失比我們還要多,這些瘋子根本不知道撤退,這一次摩卡聽家族派來的人,都被幹掉了。」

伊卡一聽這話,頓時眼前一亮。

要知道,對於他們這種毒梟家族來說,建築物被毀了那都是無所謂的,因為這隻需要花一筆錢,就可以搞定。

可要是家族裡面的人死了太多,那可就不一樣了。

毒梟家族靠的就是人,每一關都離不開人。

如果死了大量靠得住的人,哪怕是一些小弟,這對於毒梟家族來說,也是非常致命的損失。

摩卡聽家族這一次如此下血本,也就是為了幹掉對方更多的人,卻是沒有想到,反倒是因為蠱蟲的緣故,讓自己損失了大量的人。

伊卡站起身,握著拳頭怒道:「該死的雜碎,現在他們的人沒有我們多,叫下面的人準備一下,我要讓摩卡聽這些雜碎付出代價。」

誰知,這個時候佛爺卻是攔住了伊卡:「不要這樣做,如果莫無敵真的就在摩卡聽家族那邊,你們進攻摩卡聽家族只有死路一條。」

「這……」

伊卡等人似乎想到了蠱蟲的恐怖之處,頓時都蔫了。

王陽卻是明白,既然佛爺會出手阻攔這傢伙,那就代表佛爺應該是想到辦法了。

果然,佛爺看著伊卡說道:「求和,找一個有地位的傢伙,想辦法讓摩卡聽家族和你們和解。一定要拖延到莫無敵剋星到來的時候,不然你們的損失可就不是這麼一點了。」

話說到這裡,佛爺也是心塞的很。

莫無敵在華夏那是被虐慘了,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跑到了墨國來,而且在墨國這邊完全就是一手遮天的戰鬥力啊。

「這個混蛋,要是苗疆的人能過來,我保證他會死的很有節奏感。」

「可苗疆的人過不來啊,我們能夠指望的,只有那個傢伙了。」

隨後,希爾費家族的人商量一番,最終還是覺得佛爺的辦法更加有好處,畢竟他們誰也不想和那種怪物戰鬥了。

於是,希爾費家族動用了一些關係,很快請了一個頗有身份的人,來被逼迫摩卡聽家族和希爾費家族和解,而這個人,正是這邊的官方人員之一。

雖然這些毒梟家族很是牛逼哄哄,不過在面對官方力量的時候,那也是要收斂一些的。

對方表示,摩卡聽家族和希爾費家族的這一次火拚,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整個塔斯爾城,所以這是一定要兩邊和解的,起碼要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戰鬥。

當然,這個傢伙去摩卡聽那邊談判的時候,也不是一個人去了,而是將附近的軍隊直接帶過去了。

當天晚上,希爾費家族就收到了邀請。

摩卡聽家族安排了一個酒會,將當地一些毒梟都邀請了。

伊卡則是頭疼,這一次的酒會,要不要冒牌的門恩過去。

「不行,那個人畢竟不是門恩,要是被發現是假的,只怕其餘勢力也會對你們下手。」

「我去。」

伽瑪站起身,一臉嚴肅的看著眾人,又是說道:「反正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父親想要培養我接班,這樣的事情我去最合適了。何況摩卡聽那邊來的人,恐怕也不是他們的老大,最近摩卡聽家族的事情,那都是愛莉姿主持大局的。」

伊卡很是擔憂的看著伽瑪,畢竟在半個月之前,伽瑪還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少女,根本沒有接觸過毒梟的世界。

然而現在這個時候,似乎他們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伊卡叔叔,我可以的,為了給父親報仇,什麼樣的事情我都可以的!」伽瑪眼神堅定的說道。

實際上,伊卡這邊還不知道伽瑪的那些遭遇,所以他更加不知道,伽瑪之所以現在還活著,完全就是為了報仇的事情。

王陽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是一驚。

報仇似乎已經成為了伽瑪活著的唯一理由,可萬一要是伽瑪成功報仇了的話,這女孩子會不會自殺呢?

王陽正在思考這件事情,伽瑪卻是看著眾人說道:「我希望你們和我一起去,要是那個傢伙在的話,我帶人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我會給你們合理的身份。」

王陽當場就點頭答應了,實際上不需要伽瑪說,他也是很想去的。

愛莉姿那個傢伙,始終都是一個麻煩,那可是接觸到核心秘密的女人啊。

當天晚上,王陽等人以保鏢的身份,陪著伽瑪和伊卡,參加了這個酒會。

不過王陽這些人全部都是易容的,雲貢山和柳豐源則是用特殊的手段,掩蓋掉了蠱師的氣息,用雲貢山的話來說,就算莫無敵站在他們的面前,那也不會察覺到什麼。

酒會上,伊卡很是熟練的應付著形形色色的傢伙,這些人有些是希爾費家族的敵人,有些是合作者,伊卡都能做到笑臉相迎。

伽瑪則是坐在一旁,有伊卡在這邊應酬,那些傢伙也不怎麼敢招惹伽瑪。

就在就會即將正式開始的時候,一個很是美艷的女人走到了早就布置好的舞台上。

雲貢山握著酒杯的手微微一抖,王陽不著痕迹的接過了他手中的酒杯。

舞台上,美艷女人高傲的看著下面的人,輕笑道:「先生們女士們,很高興你們來參加這次的酒會,我是摩卡聽家族的愛莉姿,我代表摩卡聽家族,希望我們都能成為朋友。」

愛莉姿舉起酒杯,隨即將猩紅的液體一飲而盡,她那張美得不可方物的臉,也因為飲酒的緣故,泛起紅暈。 舞台上,一束光芒照耀在愛莉姿的身上,映照著她那一身黑色晚禮服。

舞台下,雲貢山坐在角落裡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實際上,就連雲貢山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對於愛莉姿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態度。

說是愛情,可兩個人是站在絕對的對立面上,雲貢山生性耿直,更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

愛莉姿的身份對於雲貢山來說,那就是十惡不赦的存在,而且愛莉姿和伽瑪還不同,伽瑪起碼是被迫的承受這一切,伽瑪本身也是一個受害者。

而愛莉姿則是完全不同的人了,佛爺提前調查了一下愛莉姿的資料,結果發現愛莉姿在剛成年的時候,那就已經掌管著摩卡聽家族的一部分權利了。

現在,愛莉姿更是摩卡聽家族的頂樑柱,就連她的幾個哥哥,那都是沒有愛莉姿一半的能力。

雲貢山低下頭,有些鬱悶的端起酒杯,目光看著杯子裡面猩紅的液體,卻是並沒有任何動作。

王陽看了一眼雲貢山,作為雲貢山的兄弟和夥伴,他也大概能夠猜到,雲貢山都在想些什麼,無非是關於愛莉姿的一些事情了。

在來之前,王陽曾經勸說過雲貢山,希望他不要過來。

雲貢山自己堅持一定要過來,一來是擔心莫無敵出現眾人都不是他的對手,這第二個原因,恐怕只有雲貢山自己心裡清楚了。

正在這個時候,愛莉姿舉起酒杯,輕笑道:「希望摩卡聽家族和大家能夠成為朋友,伽瑪,你說呢?」

伽瑪坐在屬於希爾費家族的區域,聽到愛莉姿的話,她只是抬起頭,並沒有吭聲。

面對愛莉姿,伽瑪的心中全都是仇恨。

摩卡聽家族和那個莫無敵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說不定他父親的死,正是愛莉姿的授意呢?

一想到這些,伽瑪就像是吃了一隻蒼蠅,強忍著不快,才沒有發作。

伊卡很是客套的說道:「我也希望和你們是朋友,不過這就要看摩卡聽家族怎麼做了。」

要知道,今晚的這場宴會不是為了別的,正是為了摩卡聽家族和希爾費家族的和解。

在場的這些傢伙全都知道,摩卡聽家族和希爾費家族剛剛進行完大戰,整個宴會的氣氛都是十分緊張的,沒有人能夠說的准,這兩個家族會不會當場撕破臉。

愛莉姿似乎也不在意伽瑪的態度,而是想要走下舞台,和其餘家族的人說些話。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舞台的燈光一下子熄滅了。

「怎麼搞的?」

「保護小姐!」

摩卡聽家族的幾個保鏢瞬間衝上了舞台,將愛莉姿給護在身後,然而舞台的燈光卻是再一次亮起。

暖色調的燈光落在舞台上,就像是一束陽光,在這種場合下,十分的美麗。

愛莉姿皺著眉頭,看向了某個方向。

一個男人緩緩的走向愛莉姿,宴會廳內響起了充滿浪漫氣息的鋼琴曲,而這個男人捧著一束玫瑰花,看著愛莉姿的眼神都是充滿了痴迷。

咔嚓。

雲貢山捏著杯子的手微微顫抖起來,杯子發出刺耳的響聲。

王陽看了一眼雲貢山,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雲貢山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情緒失控,用一種抱歉的眼神看向了王陽。

伽瑪看著那個男人,低聲說道:「他是我們這裡一個大毒梟的兒子,名字叫菲爾普銀。菲爾普家族在這裡的勢力是僅次於我們的,這下難辦了。」

傻子都能看明白,菲爾普銀這是要跟愛莉姿求婚了。

要是放在平時,伽瑪還不會這麼緊張,可現在他們兩個家族剛剛火拚。

一旦愛莉姿接受了菲爾普銀,那就代表摩卡聽家族的勢力要超過希爾費家族了。

這件事情,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

舞台下的眾多勢力也很是不安,大多數人都在擔心,這兩個家族聯姻的話,那還會給他們剩下什麼嗎?

菲爾普銀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這些傢伙異樣的眼光,而是走向了愛莉姿。

「親愛的愛莉姿,你就是我的女神,嫁給我,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菲爾普銀身穿一身燕尾服,再加上這個傢伙長得很是帥氣,這一幕是讓許多家族的女孩子都嫉妒的。

「哼,之前他怎麼不求婚啊,還不是看愛莉姿變漂亮了,才會求婚的嗎?」

「就是,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一些女孩子開始七嘴八舌的評論起來,她們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此刻宴會廳內還算是安靜,這聲音也變得敏感起來。

菲爾普銀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很快他就一笑了之了,繼續厚著臉皮像愛莉姿說著肉麻的話。

柳豐源見狀啐了一口,低聲怒罵道:「我呸,這傢伙算是個什麼東西啊,愛莉姿就算是再怎麼瞎,那也不會看上他吧?」

雖然愛莉姿和雲貢山並沒有發生什麼,可是男人都有一種很奇妙的自尊心,尤其是在女人這方面。

何況,雲貢山對愛莉姿,那也不是一點感情都沒有。

雲貢山皺著眉頭,當初執行任務的時候,只有他和愛莉姿接觸的最多了。

那個時候愛莉姿雖然很是醜陋,不過卻是一個心地很好的女人,就算到最後一刻,愛莉姿似乎察覺到了雲貢山這個人不對勁,可她還是讓雲貢山接觸到了那些秘密。

這是一種信任,一種因為愛情,義無反顧的信任。

一直以來,雲貢山對愛莉姿都很是愧疚,他知道一個女孩子毫無保留的信任,那是多麼重要的東西。

想到這些,雲貢山心裡更是五味陳雜。

如果愛莉姿不是毒梟的女兒,如果不是摩卡聽家族的頂樑柱,這個時候雲貢山都想衝上去,將那個小白臉按在地上狠狠的打一頓,然後瀟洒的帶著愛莉姿離開。

王陽則是眯著眼睛,一隻手背在身後。

他的身後就是牆壁,所以也沒有人能看到,王陽的手上拿著一把匕首。

實際上,當舞台上燈光熄滅的那一刻,王陽就已經打算動手了。

然而因為雲貢山的緣故,王陽還是猶豫了,就在他猶豫的時候,那些保鏢已經衝上了舞台,將愛莉姿給擋在了身後。

「愛莉姿,嫁給我好嗎?」 菲爾普銀一臉期待的看著愛莉姿,眼神之中卻是透露出志在必得的光澤。

他可是故意在這個時候選擇求婚的,一方面是因為愛莉姿現在已經變成了尤物,另外愛莉姿的身份和能力,那也是得到了他們家族的認可。

若是放在平時,這傢伙還沒有這麼大的把握。

可現在,正如伽瑪所擔心的一樣。

菲爾普銀這個時候求婚,完全就是利用摩卡聽家族和希爾費家族的矛盾點了。

愛莉姿,似乎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

想到這裡,菲爾普銀帥氣的臉上透露出一絲得意,而他看向愛莉姿的眼神,也是充滿了色慾。

這樣的一個女人,那是完全符合他的審美標準。

雲貢山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他不知道,愛莉姿最終是什麼選擇。

不過就現在的各種情況來看,愛莉姿很有可能是要答應這個傢伙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雲貢山自己都無法想象,他要怎麼克制住心中的殺意。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愛莉姿並沒有接過玫瑰花,而是沖著身邊的保鏢冷冷說道:「怎麼回事?」

這保鏢瞬間就傻逼了,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求婚啊……」

啪的一聲。

愛莉姿反手就是一個耳光,她咬著牙,那張美艷的臉上寫滿了憤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