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的陰雲不止在先鋒軍地盤周圍越來越密集,在其他地方也是籠罩的越來越壓抑。

太平洋上,日本人的馬紹爾群島在進入4月份后就失守了。

日本人雖然藉助密碼獲得了一點先機,卻引起了美國人更猛烈的反彈。1944年美國戰爭機器已經全功率運轉,根本不在乎這麼一點點的阻力,更多的戰艦、飛機和更多的美國大兵快速的彌補了之前的劣勢,彷彿位面之子光環籠罩,又讓部分歷史走上了正軌。

馬紹爾群島的不利局面,讓日本人決心打造以馬里亞納為核心的絕對國防圈。

大量的軍隊抽調去太平洋上,布防各島嶼。

在3月份,日軍終於摸到了加爾各答,但英軍頑強抵抗,雙方在加爾各答展開了拉鋸戰。更多的英軍從北非戰場上調集過來,眼看著到嘴的鴨子要飛掉,不甘心的日本人也不斷投入重兵。一隊隊的日軍士兵從泰國經過,卻都奔赴印度戰場,沒有一支留下來,協防泰國。

「泰國沒有危險。」眾多日本高層將領視已經被先鋒軍佔領的泰國北部而不顧,都覺得泰國暫時無戰事。

對面的先鋒軍只是在防守,他們的進攻方向,連日本人都看得清楚,只針對緬甸。

英國人和先鋒軍交涉的牽制日軍的消息早就被傳了出來。這不是什麼機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先鋒軍也確實照這樣做的,只是進攻緩慢,3月底才打到了臘戌和東枝附近。

加爾各答眼看不保,英國人急的跳腳,但還沒法大肆指責先鋒軍。

先鋒軍已經向西進攻了,而且又全殲了一個聯隊,不可謂不出力。印度戰場上,英國人至今還沒有全殲過日軍一個聯隊,根本沒臉指責先鋒軍。這樣的戰鬥結束后,人員疲憊,物資緊張,戰鬥力疲軟也是正常現象。先鋒軍周圍日軍不斷逼壓,不敢抽調更多兵力前來,也是正常現象。

總不成讓先鋒軍拋棄地盤,抽調主力來西進吧?那裡可是牽制了日軍四五個師團。英國人更希望先鋒軍在原來地盤上牽制日本人,而不是向西進入他們原來的殖民地。

日本人也沒有過多支援緬甸。

先鋒軍現在的進攻勢頭看上去疲軟,讓日本人自覺他們的牽制戰術奏效了。

日本人想加大牽制力度,又一次讓國內背起了黑鍋。

其實不用國內背黑鍋,國內這一次也得遭一次罪。日本人的大陸交通線計劃已經準備好了。

趙易他們的翅膀扇不動美國國內的強勁實力,大量的美國潛艇投入使用后,加上美國海空優勢的扭轉,日本人的海上交通線開始不暢通了,大本營不得不開闢新的交通線,把目光對準了華夏國內。 「果然是一頭缺的劇目,若是我不知道的話,那麼還真會吃了你的虧了,不過既然我現在已經有了準備,那麼就不可能陪在你的手上。」

他的身體其實都讓他閃了一閃,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就是出現在魔頭的身後了。

「嘎嘎嘎……」

這是穿出了一陣難聽的笑聲,卻沒有見魔頭說話,也許此時他的升職並不清晰吧!

「魔就是魔,即便是笑也是那麼難聽!」

薛雲不屑道。

「一個人的小子談什麼正義,憑你的實力,難道就能擊敗我嗎?真是異想天開。」

看這個人類的小子,螳臂當車的行為,他簡直就要笑出聲來,他是什麼人?十大魔將之一,難道是一個人的小子可以抵抗得了的嗎?

即便是自己現在的實力不足巔峰時的百分之一,但是也不是這樣的人類可以阻擋的!

「你現在最好不要胡亂動他,如果不然的話看我外面,有數千萬的人隨時等著將你撕成碎片。」

薛雲冷哼了一聲。

現在他也十分的緊張,若是這一個魔頭現在突然發瘋的話,那麼外面的人肯定都會有危險的,所以說現在他必須用最快的時間說服他,然後向外面的人宣告,並沒有什麼危險。

要不然的話,在這麼一個千萬人城中散布這樣的危險,是極為的恐怖。

「就是你們嗎?你們這些小螞蟻難道還想要傷到我嗎?真是異想天開,就憑你們的實力就可以傷到我嗎?也不看看你們到底有幾斤幾兩,竟然妄想和我戰鬥。」

他不屑的笑了笑,看著薛雲的眼神滿是,看不起的樣子。

「你不知道在地下呆了多少萬年?此刻,現在這個世界只有我們才是這裡的主人,你不過是一個過去式而已,現在能夠出現,並不代表著你就能長存,你要搞清楚這個道理,而且你現在的實力並沒有在巔峰狀態,有什麼不能戰勝的。」

面對他的不屑,薛雲表現的變冷靜了很多,他為什麼會去怕他?

他現在的實力自己又相差不多,即便是曾經的他站在,世界的巔峰,但是此時此刻,他和不是也站在世界的巔峰,即便是那個巔峰的狀態不同。

「你覺得用這些東西來嚇我是不是太幼稚了?此時,我和你就站在對面,到底誰生誰死,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難道你是靠嘴贏得嗎?」

薛雲挑釁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小小的人類究竟能翻起什麼樣的巨浪,竟然妄想和我戰鬥,我要讓你看看我們魔族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威能,能夠將你們人族的腳下。」

面對著一個小小的人類的挑釁,他當然不會手下留情,所以一出手便是全力一擊,但是他卻忘記了自己現在的實力,又怎麼能和數萬年前的實力相比呢!

一出手便是大叫!這樣薛雲也有些頗為的驚訝,畢竟對面可是一個老手,只要一出手,就是這麼強大的招式,這讓他不得不防!

不過這對他也非常的有好處,這一擊之後他一定會消耗非常多的能量,所以說如果一會兒自己趁虛而入的話,那麼機會便比現在大得多了。

計算好了時間,等那一擊強悍來臨之際,她身體陡然撐起,身體一閃,電光火石間便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隱逸在了空氣之中。

「就是這麼簡單,就想要躲過我的工具嗎?真是太小看我了,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巨魔看見薛雲的身影,然後皺了皺眉頭道,當然有些不滿意,這個人類竟然小看了他,所以說這一擊是含恨而擊。

他的攻擊是多麼的靈里,即便是天地都為之而顫動,彷彿只是在這瞬間的功夫,這天地之中的靈氣全都被他消耗一空,全都被他吸納到了口中,然後吐出一口濁氣,就像是,從天際而來,那巨龍吐出的一口龍息。

「不可能,難道你是龍族嗎?為什麼你會龍息呢?」

薛雲非常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彷彿剛才發生了如何驚心動魄的事情,確實剛才,非常的驚心動魄,不過這還不值得他如此的震驚吧!

「你竟然能認出龍族的招式,難道你見過他們或者是我的族人,難道還在這方世界存在嗎?告訴我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那一個魔頭此時終於有些焦躁了,難道這個人類真的知道他的族人到底去哪了嗎?他從數萬年前度過來,現在蘇醒卻發現,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自己族人的氣息了,他們都去了哪裡,為什麼只剩下了他一個。

「不,我並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只不過這數萬年來,天地之間的靈氣一直在消散。

現在已經是末法時代了,任何人,都不能成為最巔峰的那一撮,現在他們想要突破虛警都必須在,規則不完整的小世界之內才可以,你能夠留在這裡,確實讓我非常的驚訝。」

「還有你難道不知道數萬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嗎?或者是你在那之前才被封印的?」

薛雲當然知道這一個巨魔是從哪一個時代遺留下來的了,肯定是從數萬年前的哪一個世紀。

「不對!大蕭條來之前,我並沒有被封印,我是在大蕭條之中才被封印了,他們都死完了,只有我的族人堅持到最後,不對,他們應該沒有離開這片大陸吧?他們能去哪裡?」

魔頭非常急躁的說道,他此時已經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畢竟他的族人都已經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此刻只有他一個,還留在這裡苟延殘喘。

那麼他的族人們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抑或是在另一個世界都不得而知,所以說孤獨的情緒蔓延在他的心中,無法散去。

「什麼是大蕭條時代那個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為什麼你一直活到現在幾萬年過去了,還是依舊沒變。」薛雲搖了搖頭。

「大蕭條時代,就是天災降臨之際,那是一個陌生的天災,不管是實力達到了,如何強大,都無法抵抗過,也許那就是一場,對於,所有生物的滅絕活動。」

他眼裡含著深深的恐懼,顯然對那個時代充滿了恐懼感。

薛雲不知道如此一個強大的巨魔,竟然會對一個時代產生那樣的恐懼感,或者是在那樣的天災之下,究竟有多少強悍的存在,被洇滅在那蒼穹之下。

「難道在數萬年前就已經發生過天災,或者是那些天災,本來就是人為所造成的,或者是在那,蒼穹之上,有人指示天災的降臨。」

薛雲疑惑地說道。

「不,這是一種秩序,一種規則每過數萬年都會有一次末世天災來臨,它會清除天地間所有的人,而我恰恰就生活在那樣一個時代,天災即將來臨之際,那雖然不比現在的末法時代,但是靈氣也已然開始微薄,只有數千年前活下來的人才能保持最強大的力量。」

他滿懷追憶,想起那一個時代,也許他就是那一個時代所遺留下的一個,歷史的污點,也許就是天災之下的污點,他能夠活到現在已經是極為的走運了,天災現在放過了他這一條苟延殘喘的,喪家之犬!

但是她明明記得自己在天災來臨之際,才被封印的,可是為什麼他的族人們,卻都紛紛消失了,只留下他一個人,或者是他的族人們也是處於被封印的狀態,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實在是太恐怖了。

若是那些恐怖的存在都陷入了封印,現在,開始解封的話,那麼這些強大的存在究竟會掀起怎樣的風暴?在這一片大陸上,得這一片秩序混亂的大陸上,經得起他們的折騰嗎?

他根本就不敢想,因為這簡直就是一個恐怖的想法,若是他們還真的存活在世的話,或者是他們,在封印之中,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被人解封,然後興風作浪。

想一可是此時此刻,他又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呢?他現在又拿什麼來抵抗呢?因為他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至少在那些人,看來實在是弱的,沒有辦法去想。

所以說他現在必須作出選擇,作出抉擇,要不然的話時間根本就,已經來不及了。

這世間到底有什麼存在能夠阻止他們的腳步,即便是他自己連最弱的魔頭都無法制服,更別說那些強悍的傢伙。

聽他的說法,他不過活了幾百年而已,若是那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出來,對自己下手,豈不是使一使是眼神,那就可以讓自己灰飛煙滅的。

所以說他現在必須要儘早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將自己的實力,和他們可以相提並論的,即便要不然的話,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他能夠想到,若是自己的猜測真的屬實的話,那麼在未來的時代這一片大陸上,那就是殺戮無限。

畢竟這一個世紀的人想要滅掉下一個世紀的生物,而下一個世紀的生物,想要滅掉,他們下一級的生物,而他們顯然就是那一群最底層的生靈。

他們能夠抵擋住,哪一個時代的,強人呢,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他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若是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的話,他無法想象人類究竟還能不能,再有立足之地,因為那樣的想法實在是太恐怖了!

無數的事迹肯定留下了無數只,紀元的生靈,而這些紀元到底會留下多少的生靈,他們的實力又會多麼的恐怖,而身體羸弱的人類,只不過才是剛剛尋到了煉身之法而已!

此時的他們又能抵擋得住,多麼強大的敵人來襲呢!實在是一個未知。

他現在只想著,若是自己能夠做到,可以和那些遠古的生靈相提並論,那麼到時候自己便可以帶領著人類,再次尋找一個立錐之地,哪怕是一點點的地方可以東山再起也好。

可是在這一個混亂的紀元,他們連自己的生命都無法保護,又何談東山再起!

而且他現在的實力,雖然說得上是強大,但是只不過是在這一個技能而已,若是換做下上一個紀元,那麼又能算得了什麼?

就比如說眼前的巨魔,他只不過是恢復了百分之一的實力而已,自己都無法抵抗,若是在碰上了更強的老怪物,豈不是根本就沒有,相對的資格。

「不。」

他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存在,他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是薛雲啊,他是註定要站在最高峰和他下棋之人,相博弈的人,他又怎麼能在此時,就栽倒在這些,無膽的鼠輩面前!

他又怎麼能,被這些漏網之魚而毀滅呢。

「不,我絕對不會允許,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我要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我有更強的實力更強的實力。」

他在心中吶喊,他吶喊著,自己必須要用強大的實力才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不管是誰阻止自己前進的腳步,那麼都要被自己洇滅在戰爭的車輪之下,都要被自己,所抹殺掉!

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戰勝,那個讓自己吃盡苦頭的,下棋的人。

他想要見到他好好的問問他,為什麼到底要操控著這一切?

這一切的發生,究竟是遵循什麼樣的規則,誰制定的規則?

他只想,問出了一個罪魁禍首,究竟是誰,包含著什麼樣的野心。

「人類,你在想些什麼?我問你話呢,趕緊回答我的話。」

魔頭就著眉頭看著薛雲,剛才他問他的話,為什麼這人類竟然不回答他,明顯是在想些事情,竟然和他對戰,還想別的事情,簡直是不可饒恕!

「我覺得現在我們可以停下了,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目標,如果再打下去的話,恐怕會被別人,坐收漁翁之利了。」

他皺著眉頭說道,畢竟他們兩個如果現在大戰的話,若是暗中還藏有其他的高手,那麼等他們兩敗俱傷之時,肯定會引起極大的波動。

「有什麼人敢占我的便宜或者事,和你對戰,能夠消耗我們那麼多的實力,你能傷到我嗎?」

從頭到尾,這個魔頭根本就沒有把薛雲放在眼裡,在他看來,想要收拾的薛雲根本就用不上它,幾分力氣。

「也許你睡了幾萬年,把腦袋都睡糊塗了吧,我都要看看你到底幾斤幾兩,能夠說這樣的話,點到為止。」

薛雲冷哼了一聲,他必須給這個,自大的傢伙一個教訓,要不然的話他是,不會乖乖的合作的。

「那就來吧,小心別讓,老魔爺爺我打疼了你。」

他嘎嘎大笑著沖了過來,彷彿是一片黑雲,在他的腳下,似乎踩著無邊的血氣,直接向著薛雲蔓延而來!

「這有什麼厲害的,看我的殺戮之氣。」

他的身體表面凝聚起,一團富含殺意的氣息,這就是他的領悟,他的殺戮之氣,此刻和巨魔的,戲謔之氣碰撞在一起,一場無聲的硝煙之戰,就此展開!

「先要和我對戰,你還差得遠呢,再去修鍊個幾百年再來吧。」

大魔頭揮了揮手,彷彿這天地之間的力量都被他所召喚,他巨手往下一壓,彷彿就是絕世的審判,將他裁決。

「想要擊殺掉我嗎?那就看看你的本事了,這不是說出來的。」

他冷冷的看著巨魔,彷彿在他眼前並不是一個可怕的魔頭,而是一塊墊腳石一般,此刻他只配自己磨刀,並不配當作自己的敵人!

因為他再怎麼強大也是個過去式而已,他不過是一個過去的人,此刻能夠出來,不過是因為機緣巧合之下,自己對他的恩賜它才能逃出生天,若非自己的話,他恐怕在底下還不知道要埋多少萬年。

竟然出來了,還不知感恩,竟然朝自己出手,簡直是不可原諒!

所以霸道十足的他根本就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他絕對要給這一個魔頭一點顏色瞧瞧!

更別說對面的挑釁如此囂張。

「那就來吧,讓我看看你這個人類究竟有什麼本事。」

薛雲無形的劍氣和那巨魔的巨掌,撞在了一起,彷彿就像,兩邊的核武爆發一般,一場驚世之戰,在這蒼穹之下,萬人之眼中,展開了。

他們兩個也沒有想到,竟然對方的實力如此的強悍,畢竟他們兩個招式一旦從天空中碰撞開來,無形的衝擊波簡直是席捲了整個! 郎君他夫綱不振 天涯山莊!

即便是防禦,強大的天涯山莊在此,強大的衝擊波下,也有些,搖搖欲墜。

「我們去城外擋在城內,不要傷害到其他人。」

說罷薛雲便一閃身消失了,再次出現便是,十里之外。

「縮地成寸,這不是仙人的本領嗎?你怎麼會。」

巨魔驚呼了一聲,畢竟這是他們那個時代的人,才能夠懂得的法術!為什麼這一個,末世紀的,人類會懂得呢!

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或者是這個人類得到過他們那一個世紀的,強大之人的繼承,這也說不定。

他非常的期待,薛雲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強,他就是一個武痴,曾經挑戰過無數的高手,但是此時,對於一個弱小的人類,它居然也懷著,極大的期待。

他能夠察覺到這個人類,在目前的世界上也是排得上名號的,畢竟神州大陸的板塊並不小,但是在他的審視之下,便有些無所遁形了。

即便是那些人事之人,也無法逃過他的眼睛,除了那些大世界小世界,中的神秘存在,其他的人恐怕大多都難以逃過他的法眼!

「不不對,還有另外的世界,這世界竟然是,平行的小世界,太不可思議了。」

「莫不是以前我們的族人全都是開闢的小世界,在小世界中躲藏,而藏身在那平行世界之中,卻將這安身之所至於末法時代的母世界?」

他覺得這種可能是極為有說服性的。

畢竟若是那些小世界,藏身在這大世界之中的話,那麼他們很有可能存活了,第一個世紀現在,也許還在藏身在某處,不被人發現。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所以說他還是很有可能找到它的主人,這一發現讓他欣喜若狂。

只不過以他強大的神識來看,這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世界都被他掃了個遍,基本上沒有適合龍族可以居住的地方,他卻又有些失望了,莫不是他們的,種族根本就沒有,藏起來,而是真正的被消滅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