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樹林中的豐田車頭突然起火。

「快救人。」

刀迅高聲喊道,率先朝豐田衝去。

眾人這才從驚恐中醒過來,紛紛回到自己的車上拿出滅火器,衝到豐田旁邊,給豐田車滅火。

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山本敬二拖了出來,山本只是撞暈了,似乎沒有生命危險。

肖夢雯突然抬起頭來,幾乎是用手從車上下來了,蹲在地上,指著呆若木雞的陳耀南說道:「把錢留下,滾吧!」

眾人這時才想起了之前的賭注,都幸災樂禍的看著陳耀南。所謂不做死就不會死,就是陳二少現在的寫照。

「滾!」

肖大小姐的氣色恢復了一些,緩緩站了起來。

旁邊的人有的已經開始偷笑了,京城陳家的二少,在國內任何一個地方,那都是跺一跺腳四城亂顫的角色,現在卻被一個女孩給贏了,而且以後還不能和女孩碰面,這樣的新聞在任何地方都是爆炸性的。

「把錢留下,趕快滾。」

肖大小姐那美艷的樣子,配上囂張的氣勢,絕對讓人著迷。

「哎,肖大小姐就是肖大小姐,要個帳都那麼有魅力!」

「是啊!也不知道誰能追到肖大小姐!」

人群中一片低聲的讚歎之聲。

陳耀南現在還處於震驚之中,他不明白,改裝的賽車,拿過冠軍的職業賽車手,為什麼就輸了。剛才最後一個彎,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在這時,山頂上通風報信的人開車回來了。

陳耀南走過去,拉開車門,問道:「最後一個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法拉利好像把豐田給撞翻了。」

「法拉利在後面,豐田在前面,又是過彎的時候,它怎麼能把豐田撞翻了?」

「法拉利好像就是借著撞翻豐田的反作用力來了一個急速飄逸,豐田飛出去了,法拉利就剛好過彎了。」

陳耀南聞言,面色鐵青,他也是個車迷,雖然說得容易,可是在過彎的時候用撞車來過彎,那得是多大的難度和風險啊!

肖夢雯走到了陳耀南面前,笑道:「陳耀南,你輸了,把錢留下,給我滾!」

「你們不守規矩。」陳耀南很不服氣的說道。

「哈哈,撞車過彎不守規矩,那麼用職業車手和改裝車就守規矩了嗎?」

肖夢雯用挖苦的目光看著陳耀南。

眾人也都覺得肖夢雯的話有道理,撞車確實有些不守規矩,可是用改裝車和職業車手同樣不守規矩。就算是不守規矩,也是陳耀南不守規矩在前。

陳耀南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山本敬二,目光中的邪氣變成了怒氣,掃了肖夢雯一眼,上了他的邁凱輪跑車。

「轟。」

邁凱輪轟鳴一聲,揚長而去。

柔情少爺俏新娘 「他的一千萬還沒給。」肖夢雯說道。

「那輛改裝車還能用,也差不多值一千萬了。」有人突然說道。

肖夢雯覺得有道理,便對一個很熱衷改裝車的富二代說道:「你把這輛車拖回去,給我重新改裝一下。」

「好了。」

這個富二代答應一聲,打電話叫拖車。

肖夢雯又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山本敬二,對刀迅說道:「這次飆車是你組織的,這個人你看著辦吧。」

刀迅笑了笑:「肖大小姐今天好威風啊!」

「看以後誰還敢給我叫板。」

肖夢雯哼了一聲,轉身上了法拉利。

「轟。」

法拉利轟鳴一聲,沖入了濃濃的夜色中。

平含升也啟動了保時捷,跟了上去。不過他再也沒有心思追法拉利了,慢悠悠的在安靜的濱海路上行駛著。

「刀姐,今天給肖大小姐開車是誰?」

因為唐浩一直下車,沒有人看清楚開車的是誰。

「還是上次的那個。」刀迅的目光看著法拉利消失的方向。

「這小子真是夠厲害的,最後瘋了一樣撞向豐田車的那股氣勢,絕對是同歸於盡的玩法。」

刀迅搖了搖頭:「他是有把握才那樣做的。」

「有把握,不可能吧!如果有一點點誤差,法拉利就會車毀人亡。」

「法拉利車毀人亡了嗎?」

「沒有。」

「這就對了,這就說明他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刀迅讚歎道。

這人撓了撓腦袋,覺得刀迅的話也有一點道理,不成功那成功率就是百分之零,成功了,成功率就是百分之百。

這本就是一個成王敗寇的年代,唐浩的做法無可厚非,更何況是在生死一瞬的飆車場上。

法拉利車上,肖夢雯的氣色雖然恢復了一些,但是她的腦海中依然在不停的回蕩撞車的那一幕。

「唐浩,你不怕我們兩個車毀人亡嗎?」

「我們不是好好的嗎?」唐浩平靜的笑道。

肖夢雯眉頭一皺:「如果有一點差錯,我們就完了。」

「差錯沒有發生,我們也沒完,這說明我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百分之百!」肖夢雯覺得唐浩這話也並非沒有道理。

「你以後還坐我的車飆車嗎?」唐浩突然問道。

肖夢雯扭頭看著唐浩那平靜淡然的樣子:「坐。」

「你不怕車毀人亡嗎?」

「你不是說成功率百分之百嗎?」

唐浩笑道:「成功了是百分之百,失敗了就是百分之零。百分之百和百分之零隻在一線之間。」

「我相信你。」肖夢雯笑道。

「我勸你以後最好還是不要飆車了,太危險了。」

「只要有你跟著,就是絕對安全的。」肖夢雯洋洋自得的說道。

唐浩無奈的一笑:「這是最後一次。」

「為什麼是最後一次?」肖夢雯以為唐浩要走,她的心頓時慌了。

「因為以後不會再有人敢跟你飆車了。」唐浩笑道。

肖夢雯聞言,心頭頓時一寬:「那是當然。」

法拉利進入肖家老宅,肖夢雯先下車,悄悄的回房間去了。唐浩把車停好,也回房間去睡覺了。

其實肖家很多人都看見兩人鬼鬼祟祟了,可是大家都當做沒看見。

過了二十多分鐘,平含升才開車保時捷回來了,他也悄悄的上樓了。

第二天上午,唐浩獨自開車離開了肖家。因為凌晨海妖給他打了個電話,說發現兩個殺手組織的人來到了藍海市。

在濱海路上,唐浩把車停好,海妖上了唐浩開車法拉利。

雖然同為女孩,年紀也差不多,但是海妖坐在法拉利上的時候,卻明顯比肖夢雯成熟許多,也更瀟洒。 「老大,我現在越發的覺得殺手組織參與了覆滅兵神團的行動。」

「為什麼這樣說?」唐浩問道。

「我雖然不太了解殺手組織,但是我也知道他們都是些為了錢可以出賣靈魂的傢伙。他們是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一個地方的,我發現的這個兩個傢伙出現在了藍海,但是卻好像沒有殺人,他們應該不是來度假的。」海妖說道。

唐浩笑道:「殺手也有累的時候,度假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我發現他們去了藍海大學。」海妖又說道。

「你怎麼發現的?」

海妖嘿嘿一笑:「我不小心入侵了藍海大學的一個論壇主伺服器,發現這個論壇的創始人竟然用攝像頭偷窺女學生浴池。然後我又不小心發現了兩個可疑的人,仔細核對,發現他們都是殺手組織的殺手。」

唐浩當然不會相信海妖所謂的「不小心」,對於海妖喜歡玩的個性,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他笑道:「你玩可以,不過不要玩得太過分。」

「老大,你放心吧,我是不會幹偷窺學生洗澡的事情的。」海妖嘿嘿笑道。

「那兩個殺手去藍海大學都做了什麼?」

「聽了兩節社會義務課。」

「誰的課?」

「夏雨揚夏教授。」海妖答道。

其實唐浩已經預感到可能和夏雨揚有關係了,他笑道:「看來殺手組織對夏教授很感興趣。」

「也許夏雨揚的老爸真的給夏雨揚留下了什麼東西,而這個東西讓殺手組織很感興趣。」海妖說道。

「也許吧。」

「老大,我覺得我們應該留意這個夏雨揚,不然她很可能會被殺手組織給滅了。」海妖說道。

「滅了就滅了吧。」

「那多可惜。」海妖笑嘻嘻的說道:「夏教授可是成熟的冰山御姐,很多男人都盯著她呢。」

唐浩笑道:「你不會也對她感興趣吧。」

「咯咯咯,我只對老大感興趣。」海妖咯咯咯笑道:「不過我感覺她對老大你好像很有好感。」

唐浩無奈的搖了搖頭:「好了。」

「哦。」海妖很聽話。

「你繼續留意這兩個殺手,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唐浩說道。

「老大,你是讓我跟蹤夏教授嗎?」海妖問道。

「有困難嗎?」

「大學快開學了,最近學校所有的業餘課業都停了,夏教授也不去學校了,她一直在家裡,監控無法跟蹤她了。我手下的人基本都保護你老爸,有點分不出人手跟蹤她。」海妖笑道。

「好吧,夏雨揚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老大,你要親自跟蹤她嗎?」

「這就不用你過問了。」唐浩嚴肅的說道。

「哦。」海妖崛起了小嘴,做出一副可憐樣。

唐浩瞥了海妖一眼,誰如果相信了海妖這副可憐樣,誰九被她給騙了。

唐浩開車進入了夏雨揚家所在的小區,把車停好,上樓去夏雨揚家。

到了夏雨揚家門口,唐浩抬手敲門。

「咚咚。」

過了一會兒,房門開了。

「夏教授。」

「進來吧。」

夏教授穿著一條寬鬆的白色長裙,長發鬆散著,眉目如畫,表情和動作依然那麼機械。若不是那永恆不變的清香,真會讓人懷疑她是完美的機器人。

唐浩從夏教授身邊走過,那股清香鑽進了他的鼻腔,讓他感覺特別的舒服。

夏雨揚給唐浩倒了杯水,也坐在了唐浩的旁邊。

「你來找我有事嗎?」

「沒事。」

唐浩的回答讓夏雨揚有些意外,她不太明白,唐浩沒事為什麼找她。

唐浩喝了口水,放下水杯,很隨意的問道:「最近有陌生人找過你嗎?」

「沒有。」夏雨揚搖了搖頭。

「那就好。」

夏雨揚見唐浩似乎想說什麼,她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酷總裁的昧愛 唐浩沒有回答夏雨揚的問題,而是問道:「警察找過你嗎?」

「找過。」

「你爸的案子有結果了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