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企劃部門研究之後,覺得四月一號就是個好日子。而且這段時間也是足夠孩子們拍攝定妝照和出道MV了。

就等明天的股東大會開完之後就開始著手進行這項工作。」

看起來,朴振英已經是吧這段時間的工作安排全部都整理好了。

然而,在聽到股東大會的時候,徐俊涵的眼中突然閃過了一絲精芒。

關於林宰賢打算在股東大會上對朴振英發難的事情,他還沒有和朴振英說呢。

不過,現在貌似也應該說出來,讓朴振英早做準備了。

「振英哥,關於股東大會,我還有點兒事情想要和你談一下。」

徐俊涵突然說道。(未完待續) 「哦?你又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的啊?」

朴振英感到有些奇怪,於是問道。

聽到朴振英的話之後,徐俊涵連忙把林宰賢拉攏了一大票股東理事,打算在明天的股東大會上對朴振英發難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振英哥,對此,你怎麼看?」

說完之後,徐俊涵有些好奇地問道。

「哼,我早就已經想到了,這次的股東大會絕對不會太平的。但是,讓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姓林的竟然布置了這麼多的殺招想要把我扳倒。」

朴振英冷笑了一聲,而後說道。

「那你計劃怎麼辦呢?如果這一次讓他成功的話,以後JYP公司搞不好就不會再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徐俊涵看著朴振英這張認知度挺高的臉,有些期待他能給出什麼樣的回答。

藥妃有毒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朴振英的回答就是這句聽起來有些高深莫測的話,聽得徐俊涵是一頭霧水。

「振英哥,這話怎麼說?」

徐俊涵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疑惑不解了起來。這個朴振英總愛裝成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一副大局在握的表現。

「這不是還有你在嗎?我能有什麼好擔心的啊?有什麼招數就讓他們儘管使出來唄。我們全盤接著就是了。」

朴振英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看起來很是詭異的微笑,看著徐俊涵說道。

「嘿嘿,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在看到朴振英這一臉成竹在胸的表情之後,徐俊涵就已經猜到了這個老狐狸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什麼內部消息,不然他肯定不敢表現出這麼有把握的樣子的。

「那振英哥你這麼有把握的話,那小弟就先走了。」

徐俊涵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準備告辭。

「你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朴振英突然伸出手來阻止了徐俊涵接下來的行動。

「振英哥,你還有什麼事?」

徐俊涵有些疑惑不解地問道。

「明天的股東大會,你小子會按時來參加的吧?」

朴振英笑著說道。

「我去幹嘛啊?」

既然朴振英這個老狐狸樂於不開門見山有話直說的話,那麼徐俊涵自然也就樂得和他玩太極咯,隨口打了個哈哈說道。

「你小子還瞞著我呢?」

看到徐俊涵裝作一副老油條的模樣在和他打著哈哈,朴振英頓時就有一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你小子不是都已經吸收了一部分公司的股份,成為公司的股東了嗎?」

看到徐俊涵這小子還不老老實實說實話,朴振英有些憋不住了。

「嘿嘿,原來振英哥你什麼都知道了啊?」徐俊涵嘿嘿一笑,並沒有打算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結下去。

「看起來你已經有對策了吧?」

朴振英的臉上露出一副奸詐的笑容,問徐俊涵道。

「天機不可泄露,反正振英哥你明天就等著看好戲吧。對你不利的這些人,明天絕對一次性把他們剷除乾淨。」

徐俊涵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就直接轉身從朴振英的辦公室里走了出去,只剩下朴振英一個人還留在辦公室里。

「有他幫我,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這群牛鬼蛇神能翻起什麼浪花來。」

朴振英喃喃自語道。

從辦公室里走出來之後,徐俊涵就決定先去看一看Got7的練習,順便等明天股東大會結束了之後再和朴振英商量一下出道前最後的準備工作。

當推開練習室的門走進去,徐俊涵就已經看到七個大男孩,正在跟著音樂,努力的練習舞蹈。

但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個瞬間,他們迅速的停下了自己手頭的動作,七個人整整齊齊的站在他的面前,九十度鞠躬。

「你們好啊。」

「徐老師,您好。」

可能也是知道自己快要出道了,該有的禮儀是不能丟下的。徐俊涵雖然年齡和他們相仿,但是卻是他們幾個的老師。

因此,他們自然是不能夠再像以前那樣說話那麼隨便了。

「練習辛苦了。」

「為出道努力。」

「為人民服務。」

徐俊涵這個逗比,終於還是憑藉著實力,成功的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逗笑了。

「哥,你好歹也是老師啊。能不能稍微正經一點兒,拿出點兒老師的派頭來啊?」

金有謙揉了揉自己已經笑痛了的肚子,說道。

「幹嘛要那麼嚴肅啊?」

徐俊涵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無奈地說道。

「只有這樣,才會讓我們有一種你是一個老師,而不是一個逗比的想法。」

好的,可以說出這麼耿直的話來的人,除了團隊里那個耿直Boy王嘉爾以外,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聽到王嘉爾的話之後,林在范等人頓時臉色劇變,趕緊上前捂住了王嘉爾的嘴,阻止他再繼續說下去。

不過,很可惜,貌似已經遲了。

惡魔總裁腹黑妻 在聽到王嘉爾的話之後,徐俊涵的雙眼微微一眯,整個人周身都散發出了一種生人勿近的危險氣息。

「哦?在你們的眼裡,難道我就只是一個逗比的形象嗎?」

徐俊涵的語氣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

王嘉爾明顯還想要說話,不過林在范等人連忙阻止了他,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

「你們可不要忘記,你們的出道大權可是掌握在我的手裡呢。如果我和振英哥說一聲你們的實力不合格的話,你們自己想想看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吧。」

徐俊涵並沒有明說,只是稍微提點了一下。剩下的就讓他們自己去考慮唄。

然而,在聽到徐俊涵的提點之後,林在范等人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只要徐俊涵稍微提這麼一句話的話,林在范完全有理由相信,公司一定會馬上叫停他們的出道計劃。

然後,等待著他們的,自然就是暗無天日的苦逼練習了。

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好吧,哥,我錯了。」

好吧,現在只有出道相關的事情,才能讓王嘉爾這個耿直Boy低頭。

「請你們記住,現在的我,可是掌控著你們在場所有人的生殺大權。如果你們還想要出道的話,那就請說話注意點兒。」

「你這是明目張胆在搞黑幕,我們不服,我們要反抗。」

好吧,王嘉爾這個耿直Boy又忍不住了。

「這個得了中二病的白痴是誰啊?你們認識嗎?如果認識的話,麻煩請送他去醫院先治一下病。」

徐俊涵指著王嘉爾,問其他人道。

「不不不,我們不認識他。」

其他六個人連忙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試圖否認。

「好了,你們繼續練習吧。」(未完待續)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徐俊涵直接轉身出了練習室。獨留下Got7的七條鹹魚還在風中凌亂著。

……

第二天。

JYP的會議室里,此時已經是密密麻麻坐滿了人。

朴振英坐在上首位子上,看著下面的這群股東及公司各大理事常務,不禁在心底里冷笑著。

這些人,要麼是憋著一口氣想要看自己倒台的,要麼就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話吧。

不過可惜了,我朴振英偏偏就是不會讓你們如願以償的。

「人都已經來齊了吧?」

朴振英首先先問了這樣一句話。

「社長,您要說什麼就趕緊說吧。」

下首不知道是誰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而其他股東和理事則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神態各異,有的打著瞌睡對朴振英所口述的內容毫不關心,有的乾脆用本子里夾著的筆挑著指甲縫裡的灰塵。

「既然人都已經來齊了的話,那我們就來說一下本次股東大會的議題好了。說完我們就馬上散會了,不會繼續耽誤大家寶貴的工作時間的。」

看到下面坐著的這群股東根本沒有一個人對他所說的話題感興趣,朴振英的心頭也是憋著一股火氣,不過他並沒有當場選擇發作。

「這一次股東大會的首個議題,我提議罷免張錫浩理事的理事職務,將其革除出JYP的高層管理行列。」

朴振英在剛開始的時候就直接丟出了一個重磅炸彈。把下首坐著的所有的股東理事都給嚇了一跳。

在聽到朴振英的話之後,所有的股東理事全都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社長,不知道張理事究竟是犯了什麼錯誤?您竟然會選擇這樣處罰他。」

下面一個平時關係和張錫浩還算不錯的理事壯著膽子問道。

「幹什麼?請問金常務您會不知道?」

朴振英的臉上突然揚起一抹看起來很是詭異的微笑,似笑非笑地問道。

「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社長,麻煩您不要亂說行嗎?」

被朴振英這樣一說,金常務的臉上頓時變得一陣青一陣白的,不敢再說話了。

「張錫浩在職期間,不僅不為公司考慮,不想著怎麼樣來提升業績。反而一天到晚在公司里亂搞不正當的男女關係。」

朴振英這番話一說出來,頓時就在下面的股東中造成一片嘩然,各大股東及理事們紛紛議論了起來。

「此人做事簡直膽大妄為,大量潛規則公司里的各位女練習生,給公司造成了大量的負面影響,也在其他的女練習生中造成了非常大的惡劣影響。而且在被抓到之後還不思悔改,企圖狡辯以換取矇混過關的機會。

各位不妨請想一想看,如果未來有朝一日這樣的事情被人給捅到外面去,我們JYP會面臨著什麼樣的後果呢?」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朴振英這樣一說,其他理事及股東的臉色就全都變了。

他們都知道,這樣的醜聞一旦被捅到外面去,而且被實錘了的話。那麼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

股價暴跌首先是肯定的,那麼他們這些投資人全都會損失慘重。其次是會對公司的聲望以及市場造成巨大的影響。

試想一下,公司里有這樣一頭披著人皮的餓狼,還有哪個家長願意或者說敢把自己家的女兒送到公司里來當練習生啊?

送羊入虎口這樣的傻事,恐怕是個人都不會這樣去乾的。

於是,就會給公司及各位股東理事造成不可估量的明面以及隱性損失。

「社長,您說的都是真的嗎?」

還有些股東及理事對於朴振英所說的話持有懷疑態度,於是這樣問道。

「如果我所說的話有一個字不真實的話,那麼我朴振英願意承擔一切因此而造成的後果以及全部的法律責任。」

朴振英直接斬釘截鐵一句話堵死了這些人接下來的話。

「我朴振英一生做人做事光明磊落,但求一個問心無愧。

我是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被這樣的害群之馬給毀掉,所以對於這樣的事情我絕對持零容忍的態度,各位同僚,你們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朴振英如此問道。

「我覺得朴社長說的很在理,這樣的害群之馬不能夠留在我們公司里,應該馬上把他給踢出去。」

馬上就有股東和理事開始響應起了朴振英的提議。

他們這些人都不是很懂公司方面的管理。只是公司的投資者而已。

但是,對於錢和收入問題,他們還是很敏感的。

就像朴振英剛才所說的那樣,如果繼續放任張錫浩留在公司里擔任重要職務的話,那麼諸如此類潛規則旗下練習生的事情肯定還會繼續發生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