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氣很好,以至於初曉曉的心情都好了許多,她看著鏡子中醜陋的自己,扮丑習慣了,讓她差點以為她就是這麼丑了。

此刻,她換了一身乾淨好看的衣服,決定美美的出門。

初曉曉已經取得了駕照,她看了一下車庫,最終開了一輛迷你黃色小車。

開了接近十分鐘,才終於到達那一家武大郎燒餅店。

店裡的生意一直很好,此刻排著長長的隊伍,初曉曉時間多,無所謂的等候著。

排了接近一個小時才終於買了三份,她站得腿都快麻了,但挺開心。

畢竟是她付出努力才得到的,拿回去,母親吃了一定會很滿足。

如此想著,初曉曉掏出車鑰匙,準備開車離去。

可,等她走到不遠處的停車旁,卻見一個騷氣外露的男人靠在她的車上,一臉邪魅的打量著她。

「小姑娘,你手中的燒餅,能給我一個嗎?」

初曉曉翻了翻白眼,「自己排隊去。」

她總共買了三個,準備回去的時候自己吃一個,葉墨寒吃一個,她媽媽吃一個。

哪裡有多餘的給別人?

更何況,大家都在排隊,這男人有手有腳,就這樣來要? 「我一直在排著隊,只是我排隊的方式和別人不同而已。」

「從你的車停在這裡開始,我就一直在這裡排著隊,就為了等你買了燒餅,和你要一個。」

男人眨了眨邪肆的眼睛,一頭栗色頭髮,一身休閑裝,給人的感覺特別花哨。

初曉曉總覺得面前的男人很眼熟,可一時之間又認不出來:

「這位帥哥,你是看我弱小欺負我?還是覺得自己夠帥氣能色誘我?」

初曉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譏諷一般的說道。

這廝,簡直不按套路出牌!她排隊一個小時,他就靠在她車上一個小時?

沒毛病?!

「欺負你?看你這麼可愛,欺負起來應該很好玩,至於色誘?我確實長得夠帥,不是么?」

男人非但不覺得初曉曉是在譏諷他,反而欣然的接受了。

初曉曉:「……」

正在初曉曉無語之時,男人手疾眼快的,一把將初曉曉手中的袋子奪了去。

隨後,他輕眨了眨好看的丹鳳眼:

「小姑娘,留個電話號碼給我,我看上你了。」

「你無聊?!」初曉曉瞪了男人一眼,他這是光明正大的搶啊!

初曉曉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男人,忍不住防備:

「你該不會是人販子吧?」

這種大街上公然搭訕的方式,未免太異類。

最近網上流傳著很多人販子拐騙的行為,大都是尋找年輕又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下手。

「我?人販子?」

騷氣的男人聽到這話,用手指著自己,「你看我像嗎?」

「那你是誰?」初曉曉暗暗瞪了他一眼。

「將燒餅還我行嗎?」初曉曉說著,想搶回來。

可男人卻直接將燒餅舉得高高的,似乎料到了初曉曉會搶一般。

「你想怎麼樣?」初曉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騷氣外漏的男人輕佻眉梢,依舊靠在初曉曉的小黃車上面,隨後,他拿著一個燒餅就吃了起來。

「我,秦始皇。」

「其實我吃了長生不老葯,一直沒死,你若是留個電話號碼給我,我率領千軍萬馬去娶你。」

初曉曉:「……」

這廝該不會是腦子有坑吧?!

「行,你喜歡吃,那就送你好了!」

初曉曉不想和他繼續糾·纏下去,乾脆的離開,想繼續去排隊。

看著那長長的隊伍,她估計又要排上一個多小時了,如此想著,初曉曉心裡憋著一股氣。

這男人,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偏選擇無賴!真是要氣死她了!

初曉曉不想計較那麼多,說完就轉身離去。

沒想到,男人卻漫步盡心的伸出手,「你看看這是什麼?」

初曉曉轉過頭去,這才發現竟然是她的車鑰匙!

初曉曉瞪大雙眼,一張臉有些黑沉:「你到底想怎麼樣?」

分明他們並沒有過多的接觸,怎麼這個男人就是能在不知不覺之間,直接偷走她的車鑰匙?!

男人掏出手機,甩到初曉曉手機,他邪魅一笑:「電話號碼!」

初曉曉:「……」

無奈,她只能打開通訊錄,添加了一個新號碼進去,並且留名『倪佳潔』。

男人見此,滿意的笑了,看了備註姓名一眼,「倪佳潔?挺好聽的名字。」

隨後將車鑰匙和燒餅都還給她。

「親愛噠,下次見,回家等我電話噢~」

初曉曉:「……」

倪佳潔,你家姐!

聽不出這話的含義嗎?

望著一邊走,還一邊啃著她燒餅的男人,初曉曉的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這個男人倒是挺有趣的,只是,三個燒餅就剩下兩個了……

算了算了,就當她發善心做好事吧!

反正她留給他的電話號碼不過是麥當勞的電話,婉市這麼大,他還想再見她?

做夢去吧!



初曉曉拿著車鑰匙,終於是開著車,回了別墅。

初曉曉剛停好車,正準備拿燒餅去給公孫禹心,沒想到在走廊的拐角處,就聽到一群人說話。

「芷馨,你生日那天,一定要打扮得最好看,將初曉曉完全碾壓下去!」

「芷馨就算不打扮,那個醜八怪也是沒法比的好吧?也不看看她那樣,簡直比豬還丑!」

「呵,說起來芷馨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在公司也是特別能幹,只有這樣的女人才配的上寒少啊,初曉曉算什麼?」

三個女人兩個男人圍著李芷馨,各種的吹捧,因為他們知道李芷馨喜歡葉墨寒,所以更是用初曉曉來對比這一切。

李芷馨被如此吹捧,一張臉上掛著得意的笑。

「初曉曉?我壓根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有人附和:「對對對,寒少不過是圖一時新鮮罷了!」

他們邊說邊往初曉曉的方向走,到最後,直接與初曉曉撞了個正著。

在看見初曉曉的時候,他們一開始沒認出她來。

有個男人見到初曉曉,被她美麗的容顏所打動,忍不住詢問:

「芷馨,別墅里什麼時候來了這麼漂亮的美女?我怎麼之前沒見過?」

「她……」

李芷馨卻愣住了,覺得眼熟,又總覺得沒見過。

到最後反應過來,一雙眸子瞬間閃過冰冷的光芒。

初曉曉?!

因為平日里見到初曉曉都是她醜陋的樣子,此刻見到這副模樣,連她自己的驚訝住。

此刻一身鵝黃·色針織裙,一件長羽絨服的初曉曉,簡直美若天仙。

她很美,卻不是那種胭脂水粉的美,而是那種氣質,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覺。

即便李芷馨長得也很漂亮,可是和初曉曉站在一起,瞬間就變得普通庸俗。

初曉曉從李芷馨那驚訝妒忌的眼神中,猜測出她已經認出自己。

唇角掛起幾分輕諷:

「李芷馨,你知道『落葉初曉』的含意嗎?」

初曉曉突然的開口,讓一群人聽出了她的聲音,眾人瞬間驚詫不已:

「她是初曉曉?」

「這怎麼可能?初曉曉不是醜八怪嗎?該不會去整容了吧?」

「真的好漂亮……」

因為實在太驚訝,幾個人忍不住的誇讚了一番,而站在一旁的李芷馨,臉色已經是一陣紅一陣白了。

她當然知道『落葉初曉』的含義!

初曉曉唇角勾起一抹淺笑,看著難堪得憋不出一句話的她,忍不住笑了。

「落葉初曉,是葉墨寒初曉曉名字的組合,用了兩年才建成,你們敢說葉墨寒對我是一時新鮮?」

「還有,你們說我的壞話也該分分場合,在這裡說,也不怕閃了舌·頭。」

初曉曉隻身站在一旁,可卻一點都不輸氣勢。

一番話,懟得那幾個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剛才還一臉得意的李芷馨,此刻氣得嘴唇有些發抖。

可她卻只是看著身旁的鐘銀宇,一臉的委屈。

彷彿被欺負了一般。

鍾銀宇是李芷馨的護花使者,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在保護著李芷馨,自然不允許李芷馨受到欺負。

雖然他也被初曉曉的這番美貌給驚訝住,但很快的反應過來。

瞪了初曉曉一眼:

「初曉曉,我們可不是在說壞話,我們只是實事求是罷了!」

「畢竟你本來就長得丑,別以為現在會打扮了,就能勾住男人的魂,除了好看,一無是處的女人,又能做什麼?」

「是個男人,都不會娶個花瓶擺在家,你現在是葉墨寒的未婚妻,但你到底能不能成為葉家真正的女主人,還是未知數!」

鍾銀宇可謂是十足十的維護李芷馨,只要她擺出一個委屈的表情,這個男人就會瞬間著急。

「呵,除了漂亮一無是處?」

「鍾銀宇,雖然你在罵我,但是我挺開心的。」

初曉曉眸光含笑,唇角的弧度敲到好處,似乎響了很久,才說道:

「你說的沒錯,成為葉家真正的女主人,我確實是沒資格的……」

但是她沒有資格,難道李芷馨就有資格?

葉墨寒的性子初曉曉太明白了,不愛的女人,再怎麼優秀都沒用!

初曉曉剛想繼續說什麼,樓梯里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

葉墨寒和一個男人,最終站在了一旁。

「誰說初曉曉沒有資格?」

男人臉上掛著幾分怒氣,他朝著初曉曉走去,直接攬住了她的腰。

「曉曉,你面對這麼大的壓力都不願意答應我的求婚,你的心裡到底有沒有我的位置?」

說著,葉墨寒一張臉是前所未有的憋屈,猶如一個欲求不滿的獅王。

「咳……」

初曉曉沒想到葉墨寒的轉變會這麼快。

剛才還一臉的怒氣,看向他時,就像是個軟綿綿的小棉球,讓她都忍不住覺得她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了。

「人家……人家還小,再過幾年再結婚也無所謂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