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這麼審視了韓瑾很久。

然後,放開她的手臂,他說,「阿爾戈見。」

「嗯。」韓瑾笑。

龍子佑轉身走了。

韓瑾看著他的背影。

她輕咬了一下唇瓣。

龍子佑感覺真的,好不正常。

但她,不願意多想。

她重新回到床上,捂著被子,決定讓自己好好一睡覺,睡著了,就真的不會想了。

龍子佑離開韓瑾的房間之後,就跟著他父母一起離開了金三角。

而後。

韓瑾也和龍子佑再也沒有聯繫。

韓瑾其實也會以為,龍子佑如果把他當朋友,至少會發個信息給他,自然沒有,他們兩個人好像就會因為天各一方而真的淪為,陌生人。

不過她猜想,龍子佑這段時間應該很忙。

忙著準備他的婚禮。

她想象的時候,龍子佑是王子,婚禮自然也不可能很簡單,她想起上次子墨哥的婚禮,簡直奢華到了極點。

總之在等待龍子佑婚禮的日子,過得很快。

很快。

就已經到了。

韓瑾跟著她父母還有卡卡甚至小麒和他妻子都一起,提前一天去了阿爾戈。

專機上。

韓瑾顯得有些沉默。

不知道該抱著高興的心情還是故作,高興的模樣。

她捉摸著,把今明兩天掩飾過去了就好。

「乳酪。」陳姍姍突然叫她。

「嗯?」韓瑾回眸,笑。

「你要不要看看子佑的婚禮請帖?」陳姍姍突然拿起那高檔的婚禮邀請函。

「有什麼好看的。」韓瑾聳肩。

陳姍姍笑。

笑著自己打開了。

她說,「我反而覺得很有意思。」

韓瑾才沒興趣。

一張邀請函,能做出什麼花樣。

陳姍姍也不強迫她。

一家人還算是和睦的,有說有笑的,一直到了阿爾戈。

依然,住進了王宮。

去的時候,左旋一家人,林源一家人也到了。

彼此老朋友見面,自然又是一番交談。

韓瑾看著林千禧也很激動。

兩個女孩子非常親昵的走進房間內,說著閨蜜之間的私話。

「你終於來了乳酪。」林千禧難掩的激動。

「想我了?」

「嗯。」

「我也很想你。」韓瑾笑著,「這次參加完了婚禮,跟我去金三角吧,順便我把我哥介紹給你。」

「乳酪。」林千禧羞澀,有些不好意思的叫著她。

「哈哈,我開玩笑的,不過去金三角玩的事情你可以考慮一下,當散心吧,不管如何你的初戀對象結婚了,你不應該放鬆一下心情嗎?」

「我怕你沒時間陪我。」

「刀山火海,我視死如歸。」

林千禧笑得燦爛。

是真的超級喜歡韓瑾這麼直爽的性格。

「那我考慮一下。」林千禧開口。

韓瑾點頭,那一刻突然問,「你見過龍子佑的新娘子嗎?」

「見過。」林千禧看著她,笑。

「人怎麼樣?」韓瑾問。

「很好。」

「多好?」

「很好,長得很漂亮,性格很直爽,對人很真誠,還特別講義氣。」

「這麼完美,怪不得龍子佑會突然就說結婚了。」韓瑾總結。

很自若的表情。

「是啊,所以我只能祝福他們。」林千禧笑著說道。

韓瑾點頭,「千禧你就是一個好女人,你以後肯定會找到比龍子佑更好的人。 都市透視醫聖 你看龍子佑其實也不是很好,就說長得帥吧,男人長那麼帥幹嘛,這不存心讓女人無地自容嗎?還有啊,龍子佑性格有時候也怪怪的,雖說經常溫柔體**,但有時候有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總覺得很難捉摸,你說這麼難捉摸的人,兩個人一起相處都累。」 林千禧笑。

那一刻笑得其實有些,異樣。

因為乳酪背對著的方向,她口中的龍子佑就在那裡。

然後在給她眼神,讓她不要拆穿。

韓瑾說得特別來勁,「千禧你還不知道,龍子佑上次送請帖到金三角的時候,還和我打架了。你說一個男人和女人打架,打得還特別狠,我被他揍在地上一動不動,他這種毫不憐香惜玉的性格,以後說不定會家暴。」

「……」林千禧笑,笑得意味深長。

「總之,外表越是光鮮的人內心可能越發的陰暗,你這麼好的姑娘,遠離他是對的。」韓瑾總結性安慰。

林千禧眼眸就這麼看著韓瑾身後。

韓瑾一怔。

猛地回頭。

回頭就看到龍子佑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然後臉色……她真的看不出來。

所以。

真不能說人壞話。

會遭雷劈。

韓瑾此刻很想鑽地洞。

她好像老是喜歡詆毀他。

天地良心,這次她真的只是為了安慰林千禧。

亦或者,安慰安慰自己。

她尷尬得要死。

龍子佑卻沒有離開,反而開口問道,「還是這麼不能接受我的長相?」

「也不是,我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韓瑾訕訕一笑。

「我性格不好嗎?」

「沒沒沒,成熟的男人都比較深沉。」

「上次打痛你了?」

「我也打痛你了。」韓瑾連忙找台階下。

龍子佑說,「以後有什麼不滿,可以當面告訴我。」

「……」她又不傻。

「今晚早點睡。」龍子佑說。

為什麼?!

「千禧也是。」龍子佑提醒。

林千禧點頭,「子佑哥,我會早點睡的,也會讓乳酪早點睡的。」

「嗯。」龍子佑對著千禧溫柔一笑。

笑容真的如沐春風一般。

難怪千禧會這麼喜歡。

其實。

她也會心跳加速。

她暗自的嘆氣。

捉摸著婚禮完了之後,就帶著千禧,回金三角,亦或者,雲遊四海。

龍子佑離開了他們的房間。

晚上吃過晚飯之後。

所有人都早早的入睡了。

估計大家都想以最好的狀態,參加婚禮。

韓瑾在床上有些睡不著。

也不知道千禧睡著了沒有。

她點開手機屏幕,想要給千禧發信息,萬一千禧睡著了呢。

明天一早,千禧還要化伴娘妝的。

她強迫自己入睡。

手機突然響了一下。

她點開,看著一條信息,「阿姨在後庭等你。」

韓瑾看著信息。

是肖北阿姨。

奇怪。

韓瑾還是從床上起來,去了後庭。

後庭中,肖北阿姨一個人坐在幽靜的小桌椅前,喝著啤酒,吃著小龍蝦。

韓瑾坐過去。

肖北笑了笑,「喝酒嗎?」

「嗯。」

韓瑾自己倒了酒,主動敬了肖北兩杯。

「子佑不能喝酒,他酒精過敏。」

「我知道。」

「也不能吃辣椒。」

「我知道。」

但是,幹嘛給她說。

應該給子佑的老婆說。

「子佑從小就是一個特別讓人省心的孩子,他很清楚自己在這個家最應該做什麼,所以總是讓我們很放心,以至於,有時候不得不疏忽了他,說來是想要給他自由,事實上,我們也確實沒辦法給他更多其他。他和子墨不一樣,子墨註定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們自然會對他重點培養,他和子染也不一樣,子染是女孩子,生在這樣的家庭,更需要好好保護以防有心人利用。所以,其實子佑得到的關愛並不多。」

「我想子佑應該也是理解的。」韓瑾說。

捉摸著,是不是子佑要結婚了,肖北阿姨不舍,想要找個人排泄一下她的心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