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姝妍聞言,看向她的辦公桌,發現那裡還有些文件,知道對方是不想讓她們母女等太久,心中頓時一暖。

「好的。」她並沒有開口問什麼。

三人很快離開公司,坐在車上,由沈司言當司機。

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去,只不過車子剛開一會的時候,林姝妍想起了家裡的食材好像不夠,於是直接開口讓沈司言等會先去超市買東西。

到達超市的時候,或許是因為下班又臨近晚飯的緣故,超市的人有點多。

由沈司言抱著小甜心,林姝妍則推車去挑選東西,等到將肉類和菜類挑選完后。她便打算去零食區看看。

沈司言原本都是和小甜心說話的,只不過當走過肉類區的時候,他餘光突然瞥到一旁有兩三個大冰櫃,裡面都是冰淇淋這類的東西。

一下子整顆心提了幾分,伸手快速捂住小甜心的眼睛,快速通過。

等到離那幾個冰櫃遠了以後,正當他才才鬆了一口氣后,冷不防就聽到女兒的聲音傳來。

「爸比,你剛才為什麼要捂住我的眼睛?」

沈司言臉不紅心不跳開口說道:「爸爸剛才覺得手突然有點冷,所以捂住你的眼睛取暖,小甜心有感受到爸爸指尖的冷意嗎?」

小甜心聽到爸爸的話后,搖了搖頭,一下子緊張起來,「爸比感冒了嗎?那小甜心在幫你取暖。」

說完后就要將沈司言的手拿起來,放在自己的眼睛上。 看著女兒的舉動,沈司言一時間覺得有些暖心又有些好笑,他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對她說道:「小甜心,爸爸剛才捂過了就不冷了,你別擔心。」

小甜心聞言看了爸比一眼,發覺沒什麼事後才放心。

林姝妍很快就買完了東西,原本她想要自己付錢,卻沒想到一旁沈司言的動作更快,直接掏出黑色的卡遞給了收銀員。

看到黑色的卡,林姝妍這個時候都能聽到一旁的人傳來的驚羨的聲音。

許是聽得多了,所以此刻的她依舊一臉平靜,等到收銀員結算后,三人才離開。

重新坐在車上,他們沒有去別的地方,一路直接回家。

三個人到家的時候,才發現客廳沒人。

小甜心從爸比的懷裡下來,站在客廳里,左瞧瞧右瞧瞧,都沒有發現哥哥和曲奇小土豆的身影。

她轉頭看向爸爸媽媽,開口問道:「爸比媽咪,哥哥曲奇和小土豆哥哥去哪裡了?」

聽到女兒的話,林姝妍猜測子安應該和曲奇在房間玩,而且她也並不擔心他們兩人會餓肚子,畢竟兒子跟自己學做飯這麼久了,不說能學的到她的真傳,但是做出來的肯定不難吃,畢竟對於兒子的學習能力,她還是十分看好的。

「小土豆和秦姨去拍電影了,子安和曲奇應該在房間,媽媽去看看,你和爸爸在客廳里待著。」

林姝妍說完后伸手摸了下女兒的腦袋,才轉身離開。

她來到子安的房間后,果然發現兩個小傢伙在裡面玩耍,連她開門了都沒有發覺。

「子安曲奇,我們回來了,你們到樓下客廳,然後把菜放到廚房去。」

聞言,聽到林姝妍的聲音,房間里的兩個人都轉頭看向她。

「好的。」

說完后兩人直接就快去穿好鞋,跟著林姝妍一同來到樓下客廳。

小甜心一看到他們三人走下來,立馬就上前了幾步。

「小甜心,你和哥哥曲奇去把菜放好。」

小甜心聞言,點了點頭,直接跟上了哥哥,一同前去廚房。

只不過三人到達的時候,她沒有想到哥哥竟然拉著曲奇的手,都不拉自己的手。

她有些悶聲走進去,發現哥哥正在廚房為曲奇介紹菜。

一時間,小甜心心中就有些醋意。

她走進來,插著腰站在子安面前,憤憤說道:「哥哥你不愛我了,你都我不拉我的手,你只拉曲奇的手,還不給我介紹菜。」

子安聽到小甜心的質問,臉色平靜,淡淡說道:「來者是客,曲奇是來我們家做客的,我要對她好點。」

小甜心聽到哥哥的話,乍一想好像是有些道理,看著哥哥一本正經的模樣,她心中的火立即消了下去,畢竟曲奇也是自己的好朋友。

「小甜心,你過來,我們一起聽子安哥哥給我們介紹菜。」曲奇笑著對小甜心說道。

聽到曲奇的聲音,小甜心只猶豫一秒,就直接走了過去,笑著說道:「好啊。」

曲奇看到小甜心走過來,直接將她的手握住,她一手握著小甜心,一手被子安握著。

子安雖然對於妹妹的到來心中有些不悅,但是聽到曲奇的話,看著她臉上的笑臉,他沒有開口說什麼。

林姝妍原本是想要進來廚房看下狀況的,卻沒想到還未進來就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她站在原地,聽著兒子為曲奇耐心的介紹菜的名稱,雖然裡面插足了小甜心,但她一時間臉上都忍不住掛上了笑意。

她慢慢退了出去,轉身回到客廳。

沈司言看著林姝妍一臉笑意,心情大好走了回來,忍不住好奇開口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林姝妍聞言,直接走過去在他身旁坐下,抬頭睨了他一眼,笑著說道:「我發現子安和曲奇真的很般配,我看著他如今的舉動,想著以後等子安長大了,肯定是寵妻狂魔。」

沈司言對於孩子的感情才沒有那麼大的興趣,他此刻看著眼前的女子,看著她巧笑倩兮,雙眼熠熠生輝的模樣,心中就喜愛得不得了。

他的聲音忍不住低沉了幾分,開口說道:「我的兒子當然得跟我一樣,是寵妻狂魔。」說完后別有深意看了林姝妍一眼。

聽到沈司言的聲音,林姝妍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笑著說道:「不要臉。」

說完后頓了頓,忍不住再補上一句,「沒想到你竟然誇起自己來了,司言我怎麼沒發現你最近的臉皮這麼厚了。」

林姝妍說完后又笑了出來。

沈司言聽著她銀鈴般的笑聲,也笑了出來,笑聲低沉,讓人一聽忍不住就酥了大半身子。

「姝妍,難道我不是每天都這麼寵你嗎?」

林姝妍沒想到沈司言竟然開始肉麻起來,他的雙眸幽深如一汪古老的潭,望不見底,自己只看了幾眼就發覺好像就要被吸進去了,察覺到他眼神的變化,她趕緊換了一個話題。

「小甜心也不知道以後會找到什麼樣的男朋友。」

沈司言聽到妻子的話,就知道她是要換話題,當下他直接低頭湊過去幾分,在他的耳邊發出低沉的笑。

「你說我是不是每天都寵你?」

林姝妍聽著他在耳邊低沉的聲音,只感覺半邊身子都酥了,她微微側過身,不想在與他討論這個話題,卻沒想到對方似乎就跟自己杠上了,她躲到哪,對方就跟到哪。

最後,林姝妍不得不繳械投降,趕緊說道:「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聽到了他的話,沈司言愉快笑出了聲,啞著聲音緩緩說道:「嗯,真乖。」

說完后不給林姝妍反應的機會,直接低頭,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一吻畢,林姝妍靠在沈司言的懷裡,此刻她感覺自己的身子都有些軟,抬頭直接瞪向那那罪魁禍首。

沈司言觸及到她看過來的眼神,忍不住笑著說道:「你確定你還要在看下去?到時候我可不能保證會做出什麼。」

聞聲,林姝妍目光瞬間撇開,不去看他。

她從沈司言的懷裡起來,坐在另外一邊的沙發上,才轉頭看向他。

「你說笙瀟帶著小土豆去拍電影,把曲奇放在我們家裡,她的目的性這麼明顯,也不加以掩飾,恨不得讓人看出來想要子安給她做女婿。」

她看著沈司言,似乎是想到了秦笙瀟跟自己說這話時候的神色,忍不住就笑著同他說道。 沈司言聞聲,淡淡笑道,「那個丫頭一向如此。」

林姝妍聞言,點了點頭,笑著說道:「的確,笙瀟一向如此。」

兩人說了一會話,她想到了自己在超市買的布置房間的東西,於是直接起身。

「怎麼了?」沈司言看到她突然起身,忍不住開口問道。

林姝妍聞言,沖他露出別有深意一笑,開口說道:「我要去給我未來的媳婦布置房間。」

說完后不等沈司言說話,直接就去拿了超市買的東西,然後來到樓上。

她將曲奇的房間布置在子安房間的旁邊,想到他們兩人如今的舉動,她就覺得以後肯定會是一段好的姻緣。而且現在子安的房間左邊是妹妹的房間,右邊是曲奇的房間,這樣也有個照應。

心中想到這,林姝妍忍不住搖頭失笑,她將自己剛剛在超市買的洋娃娃放到床上,又掛上了捕夢網和一些粉粉的東西。

因為這房間平時就沒什麼人住,加上秦笙瀟昨天就說要將曲奇放在家裡,所以她一大早就裝扮好了,此刻只不過再添上一些超市買的東西而已。

等弄完后,看著粉粉的具有公主調調的房間,她滿意一笑,心中忍不住暗想道:自己真是個好婆婆的!

再次打量了一圈,她才轉身離開,來到樓下廚房。

她下樓的時候,沒想到小甜心竟然和她爸爸呆在一塊,她看了兩人一眼,直接來到了廚房。

剛到達門口的時候,就發現子安還在為曲奇介紹關於菜的事情。

她搖頭失笑,直接走了進去。

「曲奇,乾媽給你的房間裝扮好了,我現在帶你過去看看。」

廚房裡的兩人在聽到林姝妍的話,紛紛轉頭看向她。

聽到乾媽的話,曲奇乖巧走過去,軟糯糯答道:「好。」

「媽媽,我也要去看。」

一旁的子安聽到聲音后,立馬開口說道。

林姝妍看著兒子的舉動,忍不住笑了出來,「好,那你和曲奇一同過來。」

說完后她就帶著曲奇和子安離開,剛走到客廳的時候,就聽到小甜心的聲音傳來。

「媽媽,你們要去哪裡?」

林姝妍聞言轉頭看向小甜心,開口說道:「我帶曲奇去房間看看,你在這裡和爸爸玩耍。」

小甜心聽到后,雖然她也有點想要去,但是一看到哥哥看過來的眼神,她直接開口說道:「好的。」

林姝妍聞言,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就來到房間。

到達的時候,她看向曲奇,笑著說道:「這是乾媽為你準備的房間,你看看有哪裡不滿意的,和乾媽說,到時候我幫你重新布置。」

曲奇目不轉睛看著房間,她實在是太喜歡乾媽為自己布置的房間了,聽到乾媽的話,她笑著說道:「乾媽,我非常喜歡,沒有哪裡不滿意的。」

林姝妍看著曲奇興奮模樣,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她轉頭看向子安,忍不住問道:「子安,你覺得媽媽給曲奇裝扮的房間怎麼樣?」

子安聞言,眉頭微皺,不過還是開口說道:「曲奇喜歡的我也喜歡。」

雖然他不怎麼喜歡這麼粉的東西,不過只要是曲奇喜歡的東西,那都是好看的。

聽到兒子的話,林姝妍沒忍住再次笑了出來。

她領著曲奇來到床邊,指著床頭的布娃娃,對她說道:「曲奇,這布娃娃你喜歡嗎?乾媽今天專門去超市給你挑的,等乾媽明天出去,再給你買兩隻回來。」

曲奇聽到乾媽的話,此刻她臉上始終是一股興奮你勁,笑著說道:「謝謝乾媽,我很喜歡。」

說完後轉頭看向子安,開心同他說道:「子安哥哥,我好喜歡這房間。」

林姝妍看著兩個孩子的模樣,忍不住嘀咕道:「這乾媽前面的干字也可以直接省略了,直接叫媽就可以了。」

「乾媽,你剛才說什麼?」

曲奇轉頭的時候恰好聽到了林姝妍的話,她一臉疑惑看向乾媽,不解問道。

林姝妍自顧自笑著搖了搖頭,輕聲笑道:「乾媽沒說什麼,小甜心在樓下,既然你看完了,那我們一起下去。」

「好啊。」

三人直接來到樓下,林姝妍到達客廳后,想著如今天色也不晚了,打算準備晚飯。

「媽媽去廚房做飯,你們三個人要好好玩耍。」林姝妍對三人開口說道,說完後轉頭看向子安,再次開口說道:「子安,你是哥哥,要照顧好妹妹和曲奇。」

「好。」

林姝妍說完后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前往廚房。

一旁的沈司言聽到妻子的話,也直接起身,對三個小傢伙說道:「爸爸去幫媽媽,你們都要乖乖的。」

說完后他直接就跟了上去,來到廚房。

林姝妍到達廚房不久,就看到沈司言走了進來,她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怎麼也進來了?」

沈司言聞言,湊上前幾步,打趣道:「我自然來幫我的老婆打下手。」

聞聲,林姝妍忍不住給了他一記白眼。

兩人有條不紊的做飯,在切菜的間隙,林姝妍還是忍不住對沈司言開口說道:「你說子安以後結婚了,是和我們一起住還是搬出去呢?」

沈司言原本正在洗菜,聽到林姝妍的話,轉頭看向她,看著她認真思考的模樣,他微微思忖片刻,直接開口說道:「以後等子安結婚了就讓他搬出去。」

「為什麼?」

聽到沈司言的話,林姝妍手中的動作停住,直接轉頭看向他,一臉不解。

沈司言將洗完的菜放在籃里,才轉頭看向她,笑著說道:「結婚了以後肯定有自己的家,他們兩人也需要二人世界,我們到時候摻和進去做什麼?」

林姝妍聞言,覺得有些道理,點頭頷首道:「那也是,只不過到時候沒有子安和小甜心陪在身邊,應該會很無聊。」

「怎麼會?你還有我,況且到時候孩子們有時間了肯定會回來看我們的,放心吧。」

沈司言聽到林姝妍的話,立即開口說道。

其實他一開始之所以讓子安結婚後搬出去,只不過不想讓他和他妻子打擾到他和林姝妍的二人世界。

畢竟自從有了兩個小傢伙以後,他就已經沒有過二人世界了,雖然兩個小傢伙乖巧可愛,但是一想到自己有時候要被迫和孩子分享妻子,他的心中就覺得有些憋屈。 林姝妍做好飯後,看幾個孩子玩的興起,連忙叫沈司言去叫孩子們吃飯。

沈司言本來還想再跟林姝妍來幾句曖昧的話,結果林姝妍就把她打發出去找孩子們了,自然是有一些不滿意的。

「子安,曲奇,甜心吃飯了。」孩子們一時間沒有聽到沈司言說什麼,於是沈司言一手一個把小甜心扔在了頭上給帶到了餐廳。

林姝妍看到這一幕,笑的合不攏嘴。

「啊啊,爸,爸,你放開我,我都是大孩子了。」子安不斷的扭動著,有些不滿意沈司言一隻手就把他揪了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