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自己肯原諒劉明,劉明自己恐怕也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斷了這個念想,他總覺得是自己在掌控他。

但是從別的角度看,自己又何嘗不是在督促他呢?他雖然年紀都已經這麼大了。但是做事情一直都很大膽,從來不小心翼翼,這怎麼能叫別人放心呢。

他已經不是一個年輕人了,應該拿出自己做事的態度來,而不是每次都這麼的不認真,總覺得自己後面還有人撐著。

但是卻從來不想想,他現在的哪樣東西,不是自己給的呢?可是他現在還是不滿足,連自己這個親生父親都不看在眼裡。

恐怕是早就沒有半點情分了吧,他自己更沒有必要去和他糾纏下去了,他既然想要這樣,那以後更不必管他了,那就讓他去選擇自己的路吧,如果他以後,還選擇對自己動手的話,那自己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雖然這種事情傳,出去是不太好聽,但是他是不會在意這些事情的,既然劉明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他自然也不會再心軟了。

只不過還是覺得,有些不能接受,他想過很多種,卻沒有想過,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對自己做出了這些事。

可能還是因為自己教育的失敗吧,不然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他沒有教明白劉明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小趙當然也知道是什麼情況,他之前安慰老爺子,其實只不過是看他有點不開心,雖然劉明這人並不怎麼樣,但是既然他是劉老爺子的親生兒子,那他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別的意見。

只不過現在如果劉明真的對老爺子做出那些事情的話,別說老爺子了,就連他自己也是絕對接受不了的。

他怎麼能容忍這樣的人,每天生活在老爺子的眼皮子底下呢,還不一定會做一些什麼事,這個人有沒有良心呢?

真不知道劉明是怎麼忍了這麼多年,雖然自己對這些事情早就看得多了,但是像劉明這樣的,他還真不好說。

劉明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他也知道他不願意在老爺子底下,做事情,可能總覺得自己被監視吧。

但是小趙也知道老爺子的一份苦心,他也是想栽培劉明的,只不過劉明當然不會接受,他也不願意被栽培,他既然想單做的話。

那就直說就可以了,又何必要害老爺子呢,怎麼說都是親生的,非要鬧到這個地步嗎,老爺子又沒對他做什麼壞事。

不過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小趙他是肯定不會再讓劉明有靠近老爺子的機會了,老爺子畢竟現在年事已高,如果劉明真的要把這事,擺上明面的話,老爺子不一定真的能斗過他。

所以他還是覺得應該把這件事情說明白,不然成天對著一個這麼噁心的人。也是夠反胃的。

而且為了老爺子著想,也不應該每天面對這樣的人,不過具體要怎麼做,還是要看老爺子自己的想法了。

自己再怎麼說,也只不過是一個外人,他們自己的家事,還是需要他們自己處理比較好,自己管的太多也說不過去。 「令不爭,一會兒你記得要保護我的安全。」楊天寧淡淡的道。

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不爭一看『傳家寶』這表情,就知道他什麼想法了。

果然,左明和石頭一聽不爭這姓氏,就聯想到了某武林盟主。

令明耀,也姓令!

不過兩人的不同處在於,左明聽完令不爭的姓氏后,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可右護法石頭,那就不成了。

「令不爭,你是令明耀的女兒?」

右護法石頭見女孩兒點頭,二話不說就揮起了手裡的千金巨斧。

攻勢很強,顯然是想要斬殺令不爭於此地。

「石頭,你要幹什麼?!」

左明一見他此舉動,當即便站到了令不爭的身前。

「石頭,你要害得教主夫人肚子里的孩子,胎死腹中,我弄死你!」

左護法這話一出,右護法石頭直接愣在了原地。

楊天寧:!!!

某魔教教主,簡直想弄死左明了!

這個口無遮攔的傢伙?!

瞧瞧這都說的什麼啊?

本尊碰都沒有碰過那個醜丫頭,哪來的孩子?

就算說謊想要騙石頭,也要說個靠譜的啊!

石頭一臉認真,信了:「你說真的?」

石頭看看令不爭,再看看自家教主。

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巨斧。

不爭:!!!

你別信啊!

你信個鬼呦!

這麼扯的謊言,你都能信?

你的腦子,是擺設吧?

楊天寧的心裡,此刻也是這麼想的。

之前他還沒覺得,自己這兩個護法,腦子有問題!

現在一出事,腦子的問題就凸顯了。

兩個蠢貨!

「教主,教主夫人已經懷孕的事情,你怎麼不早告訴屬下?!」

石頭不滿的看向自家教主,他差點就犯了無法挽回的錯誤了。

楊天寧:「……」

他不想說話。

說了也沒用。

還是不要開口解釋了。

「教主夫人你也是的,都不說!」右護法石頭,很生氣。

不爭:我還是黃花大閨女。

可我不說。

誰知道你個腦子有問題的傻孩子?

以後會不會找我的茬。

你想這麼認為,那就這麼認為吧。

反正你家教主都默認了。

左護法左明,見自家教主,教主夫人,都是一副默認的表情?

心中默默的想著,難道教主夫人真的懷孕了?

不是他胡說的?

一行四人,各懷心思。

武林大會現場。

此時坐在最上方,寶座里的男人,不是令明耀,還能是誰?

令明耀的身邊,站著的是李秀蘭,沒有見到令欣欣的身影。

「各位,現如今魔教是越來越猖狂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聽說又有少女失蹤,此事一定是魔教所為。」

「今天我召開武林大會,就是想和各位商討一下,討伐魔教的事情。」

身為武林盟主的令明耀,聲音洪亮,氣勢磅礴,十分能煽動人心。

不爭等四人,就站在正道人群的最末端。

女孩兒扁嘴,心中鄙視某渣爹。

嘖嘖嘖。

真不愧是男主做派,瞧瞧這話說的,多空,多大啊!

有少女失蹤,就一定是魔教所為了?

有證據嗎?

沒證據。

那就是誣告,那就是耍流氓!

偏生,就是這樣漏洞百出的話,還就是有人信。

腦殘的世界,不爭表示她真的不懂。

「令盟主說的對,魔教現如今日益猖狂,如果我們再不對他們實行討伐,他們將無法無天!」

「這天下蒼生,還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亡命於他們手中!」

「討伐魔教!」

「討伐魔教!」

「討伐魔教!」

一聲高過一聲的口號,聽的人心情振奮。

「嗤!」

「這群偽君子!」

右護法小聲說道,說的時候,特意看了一眼令不爭。

不爭無辜臉。

看我做什麼?

我礙著你了?

又不是我誣賴你了!

誰的錯,找誰啊?

「令明耀,你這一招誣陷嫁禍,玩的還真溜!」

「令狗賊,你不是想殺我嗎?來吧!」

楊天寧直接從人群的最後方,飛身而至,到達了令明耀所在的地方。

不爭一看這情況,趕緊追。

一前一後,穩穩的站在『傳家寶』的身旁。

令明耀的目光,一落到令不爭的身上,立馬蹙起了眉頭。

不爭挑眉。

狗渣爹,不敢認我呢?

不爭唇角勾笑,抬眸看向狗渣爹身旁站著的李秀蘭。

嘖嘖嘖。

那女人臉上的表情,真不錯。

一副見到鬼的樣子。

「楊天寧,你竟敢出現在這裡?簡直找死!」令明耀從寶座上緩緩站起,聲音冷厲,正義感十足。

實則是個什麼人?

只有他自己知曉。

根本就是個渣渣,搶媳婦的渣渣,親閨女死活都不管的渣渣。

「死不死,可不是你說的算的。」

「你女兒可是說了,如果你敢殺我?就擋在我的面前!」

「你女兒還說,要嫁我為妻,當我魔教的教主夫人!

楊天寧說著,便將一旁的站著的令不爭,摟到了自己的懷裡。

這一摟,感覺還挺不錯的。

不爭對上令明耀那個渣爹的目光,隨即點頭,表示贊同。

我『傳家寶』說的不錯。

我就是這個意思!

反正狗渣爹你遲早都是要知道的,現在這個時機不錯。

「令盟主,那位是令千金嗎?」

台下一雙雙眼睛盯著呢?

並且其中有不少的人,是見過令不爭的。

令明耀就算是不想承認,也沒法。

令明耀一狠心,對著令不爭直接喊道:「我令明耀,沒有你這樣的逆女!」

「哦。」不爭點點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