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一看才發現淺九並沒有在卧室里,正在汐寶有點慌亂的時候,浴室里傳來了嘩啦啦的聲音,仔細一聽就知道了是淺九在浴室里洗澡,頓時臉紅了。

儘管她不知道為什麼臉紅。

明明小時候她還和哥哥睡一個被窩呢。怎麼現在一聽水聲就臉紅呢?汐寶百思不得其解。

「汐寶,你怎麼在這裡?」淺九問。失明之後,其他的感官都變得比以前還要敏銳,自己卧室里出現了一個大活人,自然是知道的。

淺九擦著頭髮,穿戴整齊的走出浴室。作為一個即便是經過開放的現代還是有點保守的古人,這樣子的穿著才是常態吧。

「啊?我……我來找你解題的。」汐寶聽見淺九的聲音,轉頭望去,失望的光芒從她眼睛里一閃即逝,卻是自己也不清楚。

想到淺九的問話,汐寶頓時緊張起來,支支吾吾半晌,直到看見手裡緊緊抓著的難題之後,才回答。 來解題的?

淺九挑了挑眉,沒有說什麼。

看她緊張的樣子就知道,事情並不是她所說的如此好嗎?

不過,汐寶想要掩飾,自己又何苦要去拆穿呢?

不過……

淺九皺了皺眉頭,又返回浴室拿了一條幹凈的毛巾出來。

汐寶看的一頭霧水,直到淺九走到自己面前,毛巾落在自己頭上,淺九如玉的手細細的擦拭著自己還在滴水的頭髮,才明白過來。明白過來之後,汐寶的臉頓時紅了。

身邊都是淺九的氣息,鼻翼微動,就能嗅到淺九剛剛沐浴完沐浴露的味道。

「不是和你說了嗎?洗完了頭之後要馬上吹乾或者是擦乾頭髮,不然到你中年或者是晚年的時候,可就有得你受的了。我交代的話,你怎麼總是不聽呢?你這樣讓我怎麼放心,把你交到你未來的丈夫手裡啊?」

淺九皺著眉頭,手上的動作輕柔,說著說著就開起了玩笑,儘管說了這個玩笑之後,自己心裡有點不舒服,那是心中呵護的珍寶要被其他人搶去的感覺,十分不舒服。

不過,這一關,他遲早要經歷,提前適應適應也好,那樣就不用在汐寶帶回男朋友的時候失控了。

「你說什麼啊?什麼丈夫?我才不要嫁呢!」本來臉色紅潤的汐寶一聽淺九這話,臉頓時變得慘白。反應激烈的道。

淺九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不嫁人?儘管心裡聽到汐寶這個答案的時候很是歡喜,但也很意外。汐寶怎麼會不想嫁人呢?

雖然說,嫁人並不是女人一生中必須要做的事情,但嫁人之後會擁有屬於自己的家庭,愛自己的丈夫,可愛的子女,怎麼能說不嫁人呢?

不過,這是她自己的選擇,他也不想干涉。儘管自己不怎麼贊同汐寶的做法,但自己不是汐寶,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所以,淺九不會阻止。

只要汐寶好好的,他就滿足了。

看淺九沒有說什麼,但皺著的眉頭越皺越緊。汐寶想要說些什麼,或是道歉的話,或是轉移話題。可最終她只是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

反正她是不會改變心裡的想法的,即便她的想法只是脫口而出的一時衝動而已。

想到淺九剛剛的話,她認為淺九或許是已經有了女朋友,所以想把她一腳撂開。

她絕對不允許!

他淺九隻會是她的,而且還只能是他的!!!

儘管她還是弄不清楚,心裡這股突如其來的佔有慾是因為什麼,但卻不妨礙她把淺九畫進自己的圈子裡,佔為己有。

「哥哥,剛剛是我太激烈了,對不起。不過我還是這個想法,希望哥哥你能夠諒解我。」 劍天子 汐寶眼睛一轉,委婉的說。

「哥哥,我並不想嫁給其他人。其他人有你這麼了解我嗎?我們一起生活了17年。其他人有你這麼寵愛我嗎?其他人有你這麼對我不離不棄的嗎?都沒有!」汐寶自問自答。

「所以等我找到了像哥哥這樣子對我好的人,那個時候我再思考思考要不要談婚論嫁吧。」汐寶有些俏皮的話最終下定結論。

「你呀你……唉!」淺九還能說什麼呢?最終也只能嘆息一聲,就此作罷。

「我就知道哥哥你最疼我了。」

一聽淺九的嘆息,汐寶就知道淺九是放任自己了,頓時喜笑顏開,好聽的話不要錢似的一連串的從汐寶嘴裡說出來。

「好了好了,別再說這些好聽話哄我了。你不是說要解題嗎?題呢?」話音一轉,淺九問。

「哦!」汐寶這才想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連忙將手中的卷子遞給淺九。完全忘了淺九是看不見的。

不過,光是看淺九的外表,可完全看不出來淺九是不能視物的。

「哪一題?」淺九眼睛看不見,你拿給我我也看不見啊。只好無奈的問。

「呃……解答題的第二題。」汐寶有點尷尬,吐了吐小舌頭,也知道自己遞卷子的樣子是多麼蠢了。

汐寶將題目和題目中附的圖案說了出來之後,就安安靜靜的待在一邊,一邊看著認真解答題目的淺九好看的側顏,一邊發獃。

哥哥長得可真好看啊,以前她都沒有發現。

這麼好看的臉,黃金比例的身材,龐大的身家,應該是每個女人都夢想中的丈夫吧?

要不是哥哥的眼睛看不見,阻止了大多部分的女人來襲,恐怕喜歡哥哥的女人能夠從帝都中心排到京郊吧?!

這麼完美的哥哥,不知道未來又會便宜了哪個女人呢?

一想到這裡,汐寶就一陣的煩躁和厭惡,心裡極力的排斥著淺九現在根本就看不到一點影的未來妻子。

「汐寶,在想什麼呢?我叫了你幾聲,你都沒有回應。」淺九搖晃了一下汐寶的身體,汐寶這才回過了神來。

「沒想什麼,只是不小心走神了,對不起啦,哥哥。」汐寶道歉。

「沒什麼,注意下一次不要這樣就可以了。」淺九皺了皺眉。

「嗯。」汐寶用力的點了點頭,即便淺九是看不見。想到剛剛自己心裡的想法,汐寶試探的開口,「哥哥你想要一個什麼樣的新娘子啊?是活潑可愛的,還是熱情開朗的?」

汐寶問出了口,胸膛里的心臟跳的極快,緊張的盯著淺九,不放過淺九臉上哪怕一絲一毫的表情。

「你怎麼會想到問我這樣子的事情?」淺九本來皺著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是叛逆期來了,還是青春期好奇的旺盛?

那自己又應該怎麼回答她呢?

回答她想要一個怎麼樣的新娘子?可是自己喜歡什麼樣子的,自己都不清楚,又怎麼能夠清楚的告訴別人呢?

回答她沒有這方面的想法?那她沒有在自己這裡找到答案,豈不是會去問別人?萬一在別人那裡得到的答案致使她叛逆,那他又該怎麼辦呢?

「我……我就隨便問問啊。萬一你喜歡的、要娶的女朋友或者是妻子,對我不滿意、討厭我,那我該怎麼辦?我又不可能要求你始亂終棄,所以,我就想提前認識認識,最好是讓她喜歡我,那不就皆大歡喜了嗎?也不用你夾在我和她之間左右為難了。」汐寶除了一開始的結結巴巴,之後都有理有據的分析著。

「是……嗎?」淺九很懷疑。汐寶是怎麼樣子的,自己還是知道的。

「當然啊。」汐寶用力的點了點頭,彷彿只要做到這個動作,淺九就會相信她一樣。「怎麼,你不相信我啊?」

「……」淺九隻能以沉默來回答汐寶了。

「……哥哥,你變了,你不再是以前那個寵我愛我什麼都相信我的哥哥了。」兩人之間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汐寶幽幽的說。

「……」 校園裡,銀裝素裹。大片鵝毛似的雪花從空中紛紛揚揚飄落,落在地面上鋪成了一塊塊連成一片的毛毯,落在湖水裡轉眼便消失不見,落在來來往往奔向教室的學生身上,為他們披上了一層薄薄的白色外衣。

教室里,因為有著暖氣的供應,溫暖如春。

此時,已經是下午午休的時候,黃棕色的實木課桌上,倒下了大片的學生,只有寥寥幾人還堅持著坐在凳子上,一臉困容,眼皮時不時地耷拉下來,眼睛卻還是堅持著看著課本上小得像螞蟻一般大小的字。

畢竟現在已經是一月份的開頭了,還差20天左右的時間就要開始期末考了。所以,他們不得不抓緊點時間複習啊。

而汐寶儘管在班級里也算是一個小學霸,回家之後也有淺九幫著複習,但在臨近考試的時候,她也不得不和其他同學一樣努力的刷題複習了。

所以,這困得不行還堅持看書的人之中,就有汐寶。

汐寶白皙的小手拄著腦袋,毛茸茸的小腦袋一點一點的,似乎隨時都要睡過去,也讓人擔心,萬一她一個撐不住,她的小腦袋就要磕在實木的桌子上了。

旁邊的桌子,是她的同桌兼閨蜜,此時她就像是所有不思進取的同學一樣,窩在牆角用身體遮擋著看手機,時不時發出一兩聲不可抑制的恐怖的笑聲,讓汐寶生生的被她的笑聲給趕跑了睡蟲,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汐寶搓了搓胳膊,手指戳了戳同桌的手,「誒!可以了啊,可以了啊,不要笑的這麼滲人。這是嚇唬誰呢?時不時的笑一聲。」

「我在看小說呀,你不是知道的嘛?我跟你說呀,這個小說里的女主真的好搞笑哦。balabala……」同桌興緻勃勃的和汐寶說起來了這本小說的內容,說的那叫一個口若懸河唾沫橫飛。

汐寶看的真的是目瞪口呆。我只不過是叫你注意一點,不要在發出這麼恐怖的笑聲了而已,你居然跟我說這麼一大堆小說內容?而且我也不怎麼喜歡看小說呀,你和我說了有什麼用?

此時的汐寶不知道,有一種人就是這樣,他從來都不管你願不願意聽,喜不喜歡聽,只要你聽了,他們就滿足了。也不管你是不是認真的聽了他們說話。

「……誒?汐寶,上次我們看到的那個帥哥很有小說男配的氣質啊。一樣的溫潤如玉,一樣的是我心目中的男神。」同桌做了一副西子捧心的樣子,臉上是滿滿的幸福感。

「呵呵~」汐寶回以冷笑。可以不要再說下去了嗎?真的不耐煩了。本來只是想要你不笑的那麼滲人的,沒想到竟然惹來了這麼大一個麻煩。

「汐寶~」同桌拉扯著汐寶的袖子,左右搖擺,臉上是一副委屈的神情,「我看你們相處得極為和諧的樣子,你肯定認識那個帥哥啦,你就悄悄地告訴我那個帥哥姓甚名誰吧?我肯定不告訴別人!汐寶,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哦。」

呵呵~

汐寶嫌棄的拉回了自己的袖子,你哪次不這麼說,可你哪次做到了?大嘴巴說的就是你。什麼消息到了你的手裡都不會過第二天。因為你在當天就把這些消息給散布了出去。

她是有多蠢啊,才會相信同桌說的話。恐怕她這邊才剛剛將哥哥的名字說出來,那邊不用一下午的時間,全校的人都知道了。

不過大嘴巴也有大嘴巴的好處。那就是收集情報信息最為快速。在別人那裡得不到的答案,在同桌這裡基本都可以得到。至於這些答案是好是壞,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汐寶現在正好有一件大事在煩惱著她,何不問一問號稱是「百曉生」的同桌呢?

「月月,我問你個問題啊。」汐寶在心裡斟酌著措詞。

「什麼問題,你問吧。只要我回答的出來的,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同桌拍著胸脯保證。儘管上一刻汐寶還不告訴自己那個小哥哥是誰,可誰讓她是汐寶的閨蜜呢?作為閨蜜,盡職盡責的為汐寶解決疑難雜症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嗯……我有一個算是比較談得來的朋友,我朋友呢,有一個哥哥。他們是雙胞胎,同一天出生的哦。他們一起長大,吃穿住什麼的都在一起。」

同桌聽到這裡,就撇了撇嘴。汐寶身邊有什麼樣子的朋友,她作為汐寶的閨蜜,怎麼可能不知道?所以,汐寶所說的「我朋友」,根本就是查無此人好嗎?至於她所說的「我朋友」代指是誰,這她就不知道了。

「最近,我朋友在面對她哥哥的時候,經常會一陣的臉紅心跳,不喜歡她哥哥娶一個不認識的人當嫂子,也不喜歡她哥哥除了她心裡還容得下別人。她想要找我問問她這種反應是因為什麼?但是我也不知道,所以就想問問你,你不是號稱江湖百曉生嗎?你一定知道的吧?」汐寶儘管說的這麼堅定,但是語氣中還是有著一絲不確定。

「我當然知道了。」同桌信誓旦旦的說。

汐寶燃起希望,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同桌,等著她的下文。

同桌享受著汐寶崇拜的目光,要知道一個學霸崇拜的目光,是多麼讓她虛榮心爆棚的啊。等到汐寶實在是不耐煩了,同桌這才慢悠悠的開口。

「這明顯就是小女生對於自己喜歡的男生的一種心理反應嘛。」

「喜……喜歡?」汐寶目瞪口呆,被同桌脫口而出的答案驚呆了。原來,自己對於哥哥的感情是喜歡嗎?可是,這怎麼可以呢?

「對啊,這不就是明顯的小鹿亂撞嘛?」同桌說的是理所當然。至於這麼大的反應嗎?

「可……可是他們是親兄妹呀。這怎麼可以……」汐寶咽了口口水,艱難的說。

「難道你不知道嗎?愛情,是不分國家,年齡,血緣……的,只要是真心相愛的,任何東西都阻擋不住你們兩顆心的靠近。」同桌認真的說。

「是這樣……嗎?」汐寶喃喃自語。看著同桌無比認真的側臉,心裡對於這件事的認同感也越來越多。但是,下午的幾節課她也沒有心思去認真聽講了,因為她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是否喜歡淺九上面了。

傍晚時分,依舊是淺九來接的汐寶。

今天還是和往常一樣的冷,可汐寶卻沒有和往常一樣,一上車子就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了。

淺九覺得有點奇怪,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似乎是什麼東西已經失控,不由他掌握了。 距離那天知道自己是喜歡哥哥的已經20天了。汐寶渾身輕鬆的走出考場。一出考場就看見了身穿著淺藍色羽絨服,站在雪地里一臉微笑的淺九。

汐寶連忙走過去。

「哥哥,我已經考完了,我們走吧。」汐寶語氣歡快,似乎這期末考並不是什麼大事。

「嗯。」淺九也不問汐寶考的怎麼樣了。他經常輔佐汐寶的課業,自然是知道汐寶的水平,只要正常發揮,考個班級前十沒問題。

「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他們都組團去旅遊了,現在也快到了過年的時候,家裡的傭人什麼的都已經回去過年了,現在家裡就只剩下我們兩個,反正回去了也沒有熱菜熱飯吃,還要自己做,那多麻煩啊。不如我們出去吃一頓?也好犒勞犒勞我這胃,我這一個月拚命的複習,可真的是把我給累慘了。」汐寶可憐兮兮的道。

「好。你這段時間也確實是辛苦了,那我們就出去吃一頓吧。現在是冬天,外面冰天雪地的,吃個火鍋,最好不過了。」淺九建議。

「我喜歡吃,我喜歡吃,哥哥,你真的是我肚裡的蛔蟲。那我們現在就去吧。」汐寶高興的都快要跳起來。

兩人在學校附近隨便找了一家小火鍋店。儘管是隨便找的一家小火鍋店,但是能夠在學校附近長長久久開下去的,都不是小角色。

菜上齊了,品嘗一下,就會發現,這家小火鍋店的火鍋底料十分的美味,米飯管夠,肉和菜也很新鮮。

一頓飯吃下來,儘管花了很多錢,但卻也物超所值,既享受到了口腹之慾,也滿足了胃。

回到了家,兩個人各自回自己的卧室洗了個澡。去除自己身上的疲憊以及身上的火鍋底料味。

「哥哥,你可以幫我拿下浴巾嗎?我忘記拿浴巾進來了。」汐寶驚慌失措的聲音在浴室里響起,淺九聽見了,不由搖了搖頭,還真是一個冒失鬼,去浴室里洗澡都忘記拿浴巾了。

淺九隻能進汐寶房間,問,「浴巾在哪裡?我拿給你。」

浴室里,聽到淺九的聲音,汐寶勾起了一個勢在必得的笑容。

「床尾的邊沿上,你拿到了就給我,冬天洗澡很冷的,我可不希望明天感冒了。」汐寶在浴室里嘀嘀咕咕著。

「你還知道啊?我以為你不知道呢。洗澡的時候都不拿浴巾的,我看你以後上了大學住宿舍的時候怎麼辦,難道還要把我帶過去專門給你拿浴巾啊?!」淺九拿著浴巾敲了敲門。

「那不正好,我們永遠都不分開啊。」汐寶微微打開門,從淺九手上拿過浴巾,嘴裡試探的問。

「好什麼好?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們即便是雙胞胎,也終有分散的一天,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哪能在一起一輩子的?」淺九道。

汐寶撅了噘嘴,哼了一聲,不愛聽著話,轉頭就關上了浴室門。

不一會兒,淅淅瀝瀝的水聲響起。淺九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雛鷹總有展翅高飛的一天,到了那個時候,即便是再留也是留不住的,還不如這個時候就放手,讓自己習慣身邊沒有她的日子。這樣,真的到了那天來臨,他也就不會那麼猝不及防傷心不已了。

在浴室里的汐寶出師未捷身先死,氣憤不已。

不過,我是不會就這麼放棄的!

色you,淺九看不見;試探,淺九聽不出;那我直說總可以了吧?

汐寶下定決心,在心裡為自己打氣。

圍上浴巾,深吸一口氣,汐寶拉開門走了出去。

果然,淺九正站在卧室裏手上拿著電吹風等著呢。

汐寶乖乖坐好,享受著來自自己親哥哥的服侍。

鼓足了勇氣,汐寶忐忑的說,「哥哥,我喜歡你。」

「嗯?」淺九看汐寶似乎是有話對自己說,關了電吹風的電源,疑惑的問,「汐寶你是有什麼事情要問我嗎?剛剛電吹風的噪音太大了,我沒有聽見,你可以再說一遍嗎?」

「沒……沒什麼。哥哥你繼續吧。」這種羞chi的事情她怎麼好第二次說出來,剛剛都是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說出來的。現在哥哥沒有聽到就算了,下次她再找機會看看吧。

不過,她懷疑的是……哥哥真的沒有聽見嗎?

哥哥的聽力一向好,怎麼會沒有聽見?還是聽見了卻裝作沒有聽見?不過,哥哥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