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瑞這才如實說道:「靳先生,我找到葉小姐了,不過……她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就在淮海路西這邊……」

男人?

靳斯辰又問:「誰?」

單瑞道:「好像是……蕭家的人……」

靳斯辰第一時間就想起了蕭錦碩,還沒來得及求證,單瑞又繼續道:「而且,葉小姐……好像不太對勁的樣子……」 葉初七確實不太對勁。

看到靳斯辰的來電,她心裡頓時一個緊繃,身子輕顫了一下。

她握著手機,聽著電話一遍遍的響著,竟有幾分手足無措的感覺,接或是不接,這是一個問題。

他會跟她說什麼?

攤牌?

還是繼續隱瞞?

不管哪一種,都不是葉初七願意麵對的。

如果他跟她攤牌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裝作瀟洒又大氣的樣子,不哭不鬧的維持自己的尊嚴,然後跟他說:靳斯辰,我們玩完了!

如果他繼續瞞著,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裝作若無其事,然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當這件事兒沒發生過。

她都不知道。

所以,她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接他的電話。

可是,她眼裡流露出來的情緒是騙不了人的,她既驚愕又痛苦,她本來應該滿心歡喜的等待著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可轉眼之間她的幸福就碎成了泡沫。

這一切的一切,沒有人給她提個醒,也沒給她任何緩衝的時間,變故就猝不及防的降臨到她頭上。

不!

其實是有過預兆的。

葉初七忽然想起來,她不止一次開玩笑問過靳斯辰,是不是犯什麼錯誤了?後來他也問過她,如果他真的犯錯誤了,會不會原諒他?

她總以為只是個玩笑,原來是真的。

她獃滯的模樣,彷彿天都塌下來一般的絕望,落在蕭錦碩眼裡,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於是道:「為什麼不接?」

葉初七就像是沒聽到他的話一樣,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是有多蠢,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你不接,是不敢接嗎?還是在逃避現實?既然你不接的話,我來幫你接,我倒想問問他為什麼……」

蕭錦碩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過來要搶她的手機。

葉初七這才如夢初醒一般,連忙避開去,蕭錦碩卻執意要搶,這麼一來二去的,誰也沒有得逞,手機反而掉落在地上。

電話鈴聲也在這一刻停止了。

葉初七愣在那裡,蕭錦碩定定的望著她。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葉初七在蹲下身去撿手機那一刻,眼眶似乎泛著紅,眼裡也似乎有晶瑩在閃爍……

她,在哭?

其實,葉初七不過是在強忍著,不許自己哭。

但是,心頭的無助和酸楚卻一個勁兒的往外冒,她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為什麼要這樣呢?

不是她情願做縮頭烏龜,不是她不敢接靳斯辰的電話,不敢去問他一句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而是……她前世遇人不淑,本以為雲愷是她的良人,可最終卻在雲愷手中喪了命。

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她以為再遇見靳斯辰,他就是她一輩子的依靠,她已經沉浸在他給的幸福里飄飄然了,現實卻又給了她致命一擊。

都是假的。

那什麼才是真的?

她蹲下去的那一刻,彷彿失去了全身的力氣,腿忽然一軟,連蕭錦碩都沒來得及扶她一把,她就直接跌坐在地。

到底還是顧念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用手撐在地上,不讓自己跌得太狠。

然而,手上的戒指卻磕到地面上,也磕疼了她的手指。

她一邊撿起手機,一邊將戒指扶正,晶瑩剔透的月光石即使在黑夜裡也閃著幽藍的光,皎潔而耀眼。

「七七……」

蕭錦碩也趕忙蹲下身來,有些慌亂的虛扶著她。

果然,她的眼眶紅了,有眼淚聚集在眼窩裡,要掉不掉的。

他頓時一慌,馬上放柔了語氣,道:「七七,對不起,我……我不是想要凶你,我只是心疼,我捨不得你這樣為難自己,你又何必……」

葉初七卻沒有理他,只是望著手上的戒指。

想起靳斯辰將這枚戒指戴到她手上的時候,說過讓她永遠也別摘下來;又想起他拿回家來讓她過目的鑽戒設計圖,他說那是他費了好多工夫找到的原石,請了專人打磨設計,只為在婚禮上呈現給她獨一無二的驚喜。

他寵溺的語氣,他溫柔的神情,全都還歷歷在目。

幸福,來得太快,去得也更快。

說什麼永遠不要摘下來,這個世界上,哪裡來那麼多永遠呢?

葉初七轉動著中指上的那枚戒指,眼神飄忽的盯著那顆璀璨的月光石,她能想象得到自己此刻狼狽至極的模樣。

然而……

她卻笑了。

那顆石頭裡,忽然映出了她的笑臉來。

清純的,甜美的,無害的,微笑。

不對!

她現在哭都來不及,有什麼好笑的?

她明明就沒有笑!

她忽然還想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當她認真盯著這顆月光石看的時候,總能看到裡面倒映出她的笑臉……

「七七,你別這樣……你跟我說句話,別憋在心裡頭自己難受……」

蕭錦碩還在耳邊絮絮叨叨的哄著她,葉初七卻覺得那聲音似乎很遙遠。

她甩了下頭,閉了閉眼,想將這種奇怪的感覺從心頭揮去。

下一秒,她忽然定了一下,而後抬起頭來……

「七七,我知道你肯定很難過,算了……你實在不想接電話我也不逼你,但是現在天黑了,你總得告訴我你想去哪兒吧?不管你去哪兒我都會陪著你,你實在難過想哭的話就哭出聲來,別……」

蕭錦碩得話還沒說完,忽然就怔住了。

葉初七也在這個時候抬起頭來……

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呢?

就是……一邊在說著『你想哭的話就哭出聲來』的時候,那個原本想要哭的人忽然抬起頭來,沖著他微笑。

很柔美的,很真誠的,發自內心的微笑。

蕭錦碩像是被點了穴似的,一動不動的盯著她。

「錦碩……」

葉初七忽然開了口,她叫他錦碩,甜甜的聲音,聽在耳里簡直如沐春風。

但是,蕭錦碩卻驀地感覺脊背一寒,渾身都躥過一股莫名的涼意,就這麼獃滯了兩秒之後,他忽然也蹲不住了,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他的第一感覺,不是驚喜,而是驚恐。

剛才還嫌他煩,口口聲聲強調什麼事兒都與他無關,不需要他來多管閑事的人,現在居然對他笑了。

他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就這麼盯著葉初七…… 「你你你……」

蕭錦碩吞吞吐吐的,下意識的往後挪了一下,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忽然問了一句,「你,是誰?」

葉初七眼底的痛苦和絕望已經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純粹和無辜,反問道:「你怎麼了?錦碩,你……你不記得我了?」

蕭錦碩喘了口氣,慢慢的平復下來。

他看著眼前的人,熟悉的眉眼,最重要的是……還有熟悉的感覺。

「七七!」

他的驚恐很快就轉化成驚喜,彷彿春暖花開。

他想起來了……

自從他辛辛苦苦從國外溜回京都之後,葉初七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對他愛理不搭,結果告訴他她是失憶了,把他們之間的一切都給忘了。

可是,卻有過那麼一次,她主動打電話給他,他們到他曾經住過的小旅館里見過面,那個時候她又想起他來了。

他還雀躍歡喜著,以為過去的葉初七回來了。

豈料,她第二天又將這件事情忘得徹底。

再後來,他都不敢再奢望了。

可現在,她又變成了他熟悉的模樣,她叫他錦碩,她對著他那麼燦爛的微笑,她是他的七七……

蕭錦碩愣了片刻之後,忽然傾身過去一把抱住了她。

他激動得幾乎要哭出來,「七七,真的是你七七,我不是在做夢吧?」

葉初七任由他抱著,卻伸出手來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蕭錦碩一時沒有防備,輕輕呻吟了一聲,就聽她調皮的笑道:「疼嗎?是不是在做夢?」

蕭錦碩喜極而泣,將她抱得更緊了。

葉初七感覺自己都要被他勒死了,於是掙扎了一下道:「你確定要在這個既不浪漫也不溫馨的地方,還坐在冰冷冷的地上繼續抱下去嗎?」

蕭錦碩這才鬆開了她,並將她從地上拉起來。

他握住她的手臂,將她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了一遍。

真的是她!

衣著打扮都跟剛才一模一樣,那就說明她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一個人,她就是剛才的那個葉初七,只是表情和心態變得不一樣了而已。

他的目光往下移,落在她的小腹上。

他知道她懷孕,但是穿著寬鬆的外套,一點兒也看不出來。

葉初七察覺到他的目光有異樣,忍不住伸出手來在他眼前晃了晃,問道:「你在看什麼?錦碩,你怎麼了?怎麼怪怪的?」

蕭錦碩立即將目光收了回來,搖頭道:「沒,沒什麼……」

嘴上說著沒什麼,心裡卻在猜測著她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她記起他來了,言行舉止間都是對待戀人的嬌羞和甜蜜,那麼她這算是恢復記憶了嗎?

可是看她目前這情形,怎麼好像只是記起了他,卻又把靳斯辰給忘了?

而且,現在的她知道自己懷有身孕嗎?

上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能想起他了,而這次……他是親眼看到她前一秒鐘還在為了另外一個男人傷心絕望,轉瞬之間卻又像個沒事人一樣沖他微笑。

這樣的視覺衝擊實在太強烈,蕭錦碩內心的驚悚久久都無法平復。

葉初七眨了眨眼,詫異的問道:「那我怎麼覺得你怪怪的?」

蕭錦碩吸了口氣,盡量以平靜的心態面對她。

不管怎麼樣,她現在在他面前,還能記得他,這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不是嗎?

畢竟是經歷過失去,所以他的內心依然惶恐無比,他的雙手同時握住她的手臂,問道:「七七,你是真的想起來了,你……以後也不會離開我了是不是?」

他是真的在害怕,怕這一刻轉瞬即逝,怕她很快又從他的眼前消失。

然而,葉初七卻只是定定地望著他,不說話。

從拍情景喜劇開始 「七七……」

蕭錦碩剛想開口,就被葉初七打斷道:「錦碩,你還記不記得那年,你偷偷從國外跑回來看我,我逃課跟你去法華寺……」

蕭錦碩沒料到她忽然提起這事兒,於是點了點頭。

他當然記得,跟她在一起做過的每一件事兒,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事實上,他們認識應該算是在很早很早以前了……

他常年在國外,偶爾回來,葉初七家住T市,偶爾也會來蕭家做客,在那麼多個偶爾之中,總有他和她相遇的時候。

蕭錦碩也忘了第一次見葉初七究竟是什麼時候,也許那是他們都還很小,小到還記不清楚事兒。

後來慢慢長大了,他就記住了那個眨巴著大大的眼睛,時而狡黠時而明媚的小姑娘,剛開始只是覺得她長得好看,然後聽說她還是個問題少女,他便多了幾分探究的心思,然後漸漸地就無法自拔了。

當然,他們的交往只是在私底下。

蕭錦碩雖然遠離蕭家生活,但是也知道母親和舅舅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和,葉初七又是舅媽娘家的外甥女,如果讓蕭瑾知道他們在一起的話,一定不會同意的。

他們一個青春懵懂,一個怦然心動。

就這樣,水到渠成。 穿到男頻爽文里艱難求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