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回:「……」

結束了看風景,打量完天氣剛走過來的父子二人:「……」

葉回白了紀凡一眼,剛剛紀凡的做法她理智上可以分析出原因,但不代表她情感上可以接受。

在她看來羅桂芬會年紀越大腦子越是一團漿糊的根本原因,就在於紀家父子對她的縱容。

在他們看來他們這是不願意跟她多計較,但在羅桂芬看來這就是她的又一次勝利。

紀凡揉著鼻子,人有些灰溜溜。

他伸出手試圖去抱希希的時候就知道,葉回一定會對他的行為有所不滿,所以這會看著葉回看上的譏諷,趕緊討好的笑了笑。

紀老太太不願意看到他們小夫妻為此有口角,笑呵呵的將希希抱了過去,卻也是順著她的話說道。

「不管你爺爺是不是跟她離婚,她永遠都是你奶奶,你們的血緣擺在那裡所以只能是一家人。」

除非有一天真遇到不可調和的矛盾,她們母女二人跟羅桂芬徹底撕破臉,不過這樣的場景誰都不想看到。

希希的小臉因為這句話徹底垮了下去,他哀怨的掃了紀長征一眼。

「你眼光可真差。」

葉回瞬間抬手捂住嘴讓自己不要笑出聲,紀老太太沒有她這麼多顧慮了,直接大笑著說道。

「是不怎麼樣。」

紀長征都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這會被孫女和老娘輪番鄙視,面子上已經有些不好看。

紀凡很體貼的扯著葉回出門,兩人同樣去了後院。

「別生氣了好不好?」

直男哄人向來沒什麼技術含量,這麼乾巴巴的一句話讓葉回直接翻了個白眼。

「你知道我媽她……」

紀凡發現自己都不知該從何開始解釋,跟他聽來的那些婆媳不和對故事相比,葉回其實對他已經很照顧。

至少沒有將戰火燒到他的身上。

「你媽如何我知道你管不了,但你剛才想讓希希讓著她這就不對,你對象弄反了,只有幾歲大的是希希不是你媽。」

葉回這話直接讓紀凡有種被一耳光甩在臉上的感覺。

他抬手擦了擦額頭,正想說什麼,就聽葉回又說道。

「沒有下一次。」

紀凡:「……」

肯定不會有下次……下一次,他會從一開始就今天天氣真好!

葉回懶得因為羅桂芬的無理取鬧而跟紀凡冷戰,冷戰也是需要耗費精力的,用在羅桂芬身上實在不值得。

也不知紀雪是如何將人安撫住的,反正後面的幾天,在葉回看來羅桂芬算是徹底老實下來。

只到了初五,紀長征準備回廣城,紀老太太出聲趕人,羅桂芬掃了一眼已經給希希穿好外套的葉回。

「我要在這邊給小雪找對象,住這邊進出是不太方便,紀凡,把你家收拾一間房間出來給我住。」

「什麼?」

葉回還沒來得及說話,希希先叫了出來,她說什麼都不同意這個奶奶住到她的家裡。

紀凡也是被羅桂芬這突然的一句說的愣住,他幾乎是下意識的轉頭去看葉回。

葉回給希希穿外套的動作不停:「放心,她不會住進去。」

「我憑什麼不能住進去?那是我兒子買的房子。」

羅桂芬這一刻氣勢格外強硬,葉回冷眼掃她,又面無表情的看著紀凡。

「告訴你媽,房本上寫的誰的名字,還有戶主是誰。」

紀凡:「……」

房本上的名字是葉回,戶主……同樣是葉回。

當初院子置辦好,他就第一時間辦理了過戶手續,後來也會畢業將戶口從學校遷出來,就直接落了過去。

而他……他身份特殊,戶口早就註銷了。

「我們那邊的院子房間少,都已經住滿了,你要忙小雪的事就去她那邊住吧。」

「不去,我就要去你那裡,我不管房本上寫的是誰的名字,我就看房子是誰買的。」

羅桂芬挑釁一般的看著葉回,就陸家那個窮酸樣,哪裡出得起錢買房子。

何況葉回還不是陸家人,曹艷華對她再好也不可能掏那份錢。

葉回沒理會她的無理取鬧,只瞥了紀凡一眼,慢條斯理的丟下一句。

「你要是不怕以後後悔,我也不介意我來解決。」

紀凡:「!!!」

這點小事……不勞她來辛苦了!

他給紀雪遞了個眼神,兩人一左一右的將人架了出去。

「紀凡!你還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是吧,你現在就這麼沒用,居然什麼都聽葉回的!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我和你爸那麼用心的栽培你,就為了讓你做個慫蛋軟腳蝦?

「你放開我,你今天要是不帶我去你家,你以後就別管我叫媽。」

羅桂芬被駕著,一邊走一邊鬧騰著,紀凡黑著臉送開手,在紀雪驚訝的目光中張口說道。

「你要是真把我和小雪當你的親生孩子,為了我們好你也應該少鬧幾次。」 紀凡其實一直都有些想不通,他不懂羅桂芬這樣一再的胡鬧,到底能為她換來什麼。

不論做什麼,正常人都會有各自的目的。

羅桂芬為的到底是什麼?

紀凡設想過很多答案,結果沒有一個能真正的貼合羅桂芬。

他愣神間,羅桂芬已經指著他的鼻子又開始鬧。

「為了你們好?我怎麼就不為你們好了?

「你葉回到底什麼貨色你不知道還是你不知道?」

羅桂芬手指在紀凡和紀雪身上打晃,明顯被紀凡的頂撞吃個夠嗆。

她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沒用的兒子,明明在榕城的時候還各種給她長臉,怎麼畢業后就徹底脫控了?

娶那麼個她看不過眼的兒媳婦就算了,居然還一點地位都沒有。

「媽,這麼多年奶奶對你是什麼態度你是知道的,可我爸對你說過什麼嗎?有要求過你什麼嗎?」

紀長征明裡暗裡的不知為羅桂芬說過多少次好話。

婚結了,孩子有了,紀長征就沒想過要離婚,當然以他的身份也不能隨意離婚。

羅桂芬這裡只要一提紀老太太他們兩個就會吵架,紀長征也沒有試圖去多改變她,自發的將目標放到了紀老太太身上。

紀老太太不忍心看兒子太為難,也就無奈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羅桂芬不鬧到她面前,她就再是什麼都不多說。

他們之間有現在的平衡,這是紀長征靠著自己的努力換來的。

但紀凡和紀長征不同,羅桂芬和葉回也不同。

這些事原本就不是葉回的錯,所以他也沒有辦法跟葉回提讓她多讓著。

可羅桂芬這邊他真的努力過很多次了,只是每一次都會像現在這樣被指著鼻子罵是慫蛋。

羅桂芬被紀凡問的一愣,她知道這話肯定有什麼目的,但以她的智商……

「你什麼意思?」

「媽,我爸為了你做的並不少,跟他比,我能做到的連他的一半都不如,你就當是為了我好,我和葉回的生活你不要再插手了好嗎?」

紀凡的話是請求,只是配上他冷硬的語氣和表情,就像是在警告。

羅桂芬這人向來……軟硬不吃,當然非要分析個究竟,那就是吃硬不吃軟。

她這樣的性子聽到紀凡這樣的話,最終的反應就只會有一個,那就是跟炮竹一樣爆了。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希希坐在屋子裡隔著厚重的門帘和房門都能聽到羅桂芬毫無條理的叫罵聲。

葉回只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發上,抬手將給希希穿好的外套又脫了下來。

「媽媽,這是不是就是電視上說的潑婦罵街?」

葉回:「……是,不過她現在罵的人是你爸爸。」

希希頓時就皺眉:「可是爸爸是她的親兒子啊,她怎麼會罵的那麼凶?」

葉回聳了聳肩,這個問題要認真考慮起來,那簡直就可以跟世界未解之謎掛鉤。

還沒有去趕飛機的紀長征此時臉色已經有些難看,之前就被希希鄙視過眼光差,現在羅桂芬再這樣鬧……那就不知是眼光差的問題。

他們人在外面,左鄰右舍可是都能聽到看到。

「長征,你把她帶回去吧,小雪的婚事我和你爸會想辦法。」

紀雪魁梧的身形本來就已經讓她在相親市場上很被動,現在再有一個這樣不堪入目的親媽……

紀老太太就覺得自己彷彿已經又看到老友們的奚落。

紀長征老臉通紅,讓人提上自己的行李也出門去了。

外面的情形葉回雖然沒有看到,但聽聲音就能猜到一些。

畢竟,羅桂芬現在的脾氣真的是一旦失去理智,那就妥妥的無差別群攻。

紀凡再進門時,左臉上帶著一個鮮紅的巴掌印,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的有些凌亂。

希希心疼的衝過去,抱上他的腿:「爸,奶奶打的疼吧?」

紀凡搖搖頭,不語的將希希抱起來,一手又已經伸出來,將他們帶來的背包提起。

希希看著那通紅的巴掌印,小嘴湊上去輕輕的吹著。

「希希給爸爸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紀凡酸澀的心瞬間匯入一道暖流,他疼的不是臉,是心。

他一直知道羅桂芬這幾年變得愈發的偏激和蠻不講理,只是沒想到她會到這種程度。

紀長征出門的時候羅桂芬正手腳並用的往他身上招呼著。

他身手再好也不能是用到自己的母親身上,躲……她罵的更難聽。

「跟我回廣城,再鬧就離婚。」

紀長征寒著臉走到他們身邊,強壓著努力丟下這句話。

離婚兩個字一直以來都是被羅桂芬掛在嘴邊,沒想到有一天會從紀長征的嘴裡說出。

她瞬間就停了所有動作,愣愣的看著紀長征。

「我沒有開玩笑。」

行李有人幫忙提著,紀長征走的很快身影幾乎是下一刻就能消失在衚衕里。

羅桂芬被這兩句話砸的終於慌了,也顧不上給紀凡補上對稱的一巴掌,從紀雪手中搶過自己的行李就跑了。

鬧劇終止,他像是感受不到疼一般進門來接葉回母女。

只是沒想到會被希希用這樣的童聲輕輕安撫,他看著希希緊張的小臉,臉上那點疼似是都已經消散。

「其實徐桂花也跟你媽差不多,鬧起來也是這樣蠻不講理。」

葉回靠在車椅背上,雙眼有著瞬間的放空,她也不知為何突然就想到已經去世多年的徐桂花。

想到她那次回鄉,明明最初還一切都好,母慈子孝,結果一牽扯到錢、牽扯到徐大旺就全都變了。

在徐桂花心裡也許徐大旺的認可永遠都會排在第一位。

「你媽最想要的是什麼?」

葉回的問題跳轉的突然,但紀凡已經跟上她的思路明白她的目的。

他嘆口氣,「我也不清楚。」

他從十幾歲起就一直很忙,紀老爺子對他抱以厚望、紀長征對他抱以厚望。

在這樣的期待中長大,他的時間每一天都被排的很滿,上了軍校后更是很少會回家。

一轉眼十幾年過去,他跟羅桂芬連坐下來好好說幾句話的機會都很少很少。

不是他不願意跟羅桂芬交流,而是不論最初在說什麼,到了最後都會變成:你必須這樣,你不能那樣…… 葉回沒指望紀凡能對羅桂芬有多少了解,畢竟最了解你的人永遠是你的敵人,所以想要進一步分析羅桂芬的心態,她可以問的人就是曹艷華。

羅桂芬和曹艷華之間的緣分一直是比葉回看到的還要深。

當初榕城大院初建,曹艷華帶著幾個孩子過來,她是大院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對羅桂芬不假辭色的。

別人會看在紀長征的面子對她多有吹捧和退讓,但曹艷華從不會,她最看不慣的就是羅桂芬的假惺惺,

於是兩人從榕城斗到京都,也許還會繼續斗下去。

葉回到了家就將電話撥到了大院那邊的陸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