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人帶頭,其餘人自然是蜂擁而入,湧入煉獄妖殿,害怕慢了半拍,機緣都被其他人奪走。

「這些人是急著去投胎嗎?」

龍碧君無語道:「煉獄妖殿這個名字聽起來就是一處凶地,其中少不了諸多兇險,想要立馬得到機緣,未免有些異想天開了。」

「人一旦被貪婪蒙蔽了雙眼,什麼東西都會拋在九霄之外。」蕭凌笑道。

咻!

這時,野烽三人也是來到此地。

他們看了一眼蕭凌三人,沉吟片刻,也是進入煉獄妖殿。

「我們也走吧。」蕭凌說道。

龍碧君點了點頭,旋即三人也是進入到煉獄妖殿當中。

煉獄妖殿很大,足夠容納數百萬人,因此,在場的武修全部湧入此地,並不擁擠。

在煉獄妖殿當中,有著一座座高達數丈的雕像。

這些雕像幾乎是妖獸,有虎,有狼,有蛇,五花八門,種類繁多……

妖獸雕像極為古老,散發著一股腐朽氣息。

經過數千年時光的腐蝕,很多妖獸雕像露出了諸多裂紋,似乎隨時都可以崩塌。

「好多妖獸雕像啊!」

一個武修站在一個巨虎雕像面前,看著巨虎雕像有著諸多裂紋,猶如蜘蛛網一樣,這看得他心痒痒,有一種將其破壞的衝動。

終於,這個武修忍耐不住了,一拳朝著這頭巨虎雕像轟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在煉獄妖殿響徹開來,眾人都是安靜了一下,目光古怪地看向那名武修。

「哈哈,不好意思,手癢了。」看到眾人目光投了過來,那名武修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

咔擦。

就在這時,一陣劇烈的摩擦聲陡然從這名武修身後響起。

眾人微微一愣,將目光看向這名武修的背後,旋即,瞳孔猛地一縮,似乎見到了什麼恐怖事情一樣!

「你們這樣看著我幹什麼?我臉上有花嗎?」

那名武修一怔,下意識摸了下自己的臉。

滴答。

一滴粘稠的液體跌落在這名武修頭上,使得這名武修身軀一震,他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艱難地轉過身來,瞳孔立馬湧現出恐懼之色。

巨虎雕像並沒有被他擊碎,而是將巨虎雕像身上的石塊轟掉了,露出猩紅腐臭的肉身。

此刻,這巨虎雙眼盯著這名武修,大片口水從嘴裡流下,落在這名武修頭上。

「這……這裡的雕像是活的?」那名武修顫聲說道。

吼!

巨虎發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沉悶咆哮,然後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這名武修一口吃了。

嘎吱。

屍虎咀嚼的聲音響徹在煉獄妖殿,使得在場所有武修下意識地後退一步,背後已經流下了冷汗。

咔擦!

就在這時,整個大殿之中,一陣陣劇烈的摩擦聲從四面八方響起,猶如催命音符一樣,在眾人腦海當中徘徊。

「這裡的妖獸雕像,似乎很多……」有人顫聲道。

煉獄妖殿很大,很多地方漆黑一片,在眾人可以看到的地方,幾乎遍地都是妖獸雕像。

「咕嚕。」

想到這遍地妖獸雕像也要化為恐怖的吃人怪物,不少人下意識吞了一下唾沫,雙腳都開始發顫起來。

吼!

一陣陣驚悚地咆哮聲響徹在煉獄妖殿,打破了煉獄妖殿的死寂。

眾人眼中布滿驚恐之色,只見大殿中,那些聳立密密麻麻的妖獸雕像,全部是動了起來,它們身上的石皮全部脫落,露出猩紅腐臭的肉身。

「血屍怪!這些都是血屍怪!」

盧登驚呼一聲,眼中有著驚駭之色,看到這密密麻麻的血屍怪,就連他也忍不住頭皮發麻起來。

這是一群死去已久的妖獸,它們被煉製成為血屍怪,鎮守著煉獄妖殿。

「血屍怪!」

龍碧君眼中涌動著怒火,沉聲道:「馭獸術當中,有一種秘術名為血獄煉獸術,乃最為殘忍的秘術。」

「要煉製血屍怪,需要將活著的妖獸全部扒皮,經過秘制的血獄手段,經過無盡折磨,才能夠煉製成功。」

「一旦煉製成功,就算妖獸死了,也可以繼續效力,成為瘋狂的殺戮怪物……」

龍碧君雙眼紅了起來,煉獄妖殿當中的血屍怪數量極多,也就說,純陽獸宗不知道殘忍殺害了多少妖獸。

「純陽獸宗,死不足惜。」蕭凌輕聲道。

「蕭凌,你不用安慰我。」

龍碧君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人與妖本來就勢不兩立。人殘忍殺害妖獸的同時,妖獸何嘗沒有吃過人?」

聞言,蕭凌只是嘆了一口氣,並沒有在這個問題繼續糾纏下去。

弱肉強食,就是這個世界是法則!

「這群血屍怪數量眾多,好在都是武皇層次,並沒有武宗級別的存在。」

龍碧君目光在這群血屍怪身上掃過後,道:「更何況,經過數千年,這裡的血屍妖身上的血氣消散了很多,並沒有太大的威脅,不足為慮。」

「有血屍怪守護著煉獄妖殿,說明煉獄妖殿深處有純陽獸宗的寶藏。」

蕭凌道:「既然如此,我們就殺出一條血路,殺到煉獄妖殿深處,如何?」

「奉陪到底。」

龍碧君微微點了點頭,拿出海蛟槍,道:「蕭凌,這些血屍怪的弱點是腦部。只要將腦部擊碎,就能夠將其殺死。當然,你可以試試用用自己的手段,說不定有意外之喜……」

「我明白了。」

蕭凌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量著諸多血屍怪,嘴角掀起一絲弧度。

「這麼多血氣,能否助我繼續突破?」 「大家不要驚慌!這些血屍怪看似非常可怕,其實只要將它們的頭顱擊碎,就能夠殺死它們!」見到在場的武修慌亂起來,盧登高聲說道。

這裡的血屍怪太多,必須依靠在場全部武修的力量,才能夠殺出一條血路。

轟!

野烽拿出一把開山刀,身形一動,暴喝一聲,將一個血屍怪的頭顱斬了下來。

果不其然,血屍怪失去頭顱后,便不能行動,轟然倒在地上。

眾人見到這一幕,皆是鬆了一口氣。

看到野烽實踐行動,斬殺了一頭血屍怪,眾人也是知道了血屍怪的弱點,心中的恐懼也減弱了不少。

只要血屍怪殺得死,他們就有戰鬥的勇氣。

主要是一開始,武修被這群密密麻麻的血屍怪嚇了一跳,現在冷靜下來,紛紛提起戰意,覺得這血屍怪並不可怕。

眾人也是明白,煉獄妖殿有諸多血屍怪鎮守,深處必定有純陽獸宗的重寶!

「殺!」

在場的武修咆哮一聲,紛紛抽出兵器,催動元氣,朝著血屍怪殺了過去。

轟!轟!轟!

緊接著,煉獄妖殿爆發出諸多戰鬥波動,無論是馭獸勢力,亦或者湊熱鬧的武修,紛紛沒有留手。

雖然他們知道了血屍怪的弱點,但這些血屍怪實力同樣不弱,很難斬殺。

一時之間,血屍怪與武修們廝殺在一起。

蕭凌三人也是紛紛出手,沖入血屍怪群當中。

蕭凌渾身血氣升騰,手持無鋒劍,無鋒劍上面,有著金紅火焰涌動,使得周圍空氣扭曲開來。

咻!

無鋒劍上的金紅火焰,自然是玄蓮聖火與血炎的結合體。

金紅火焰蘊含著極為狂暴的火焰力量,十分克制那些血屍怪。

血屍怪看見無鋒劍上的金紅火焰,紛紛避退,猶如見了鬼一樣。

「沒想到這群血屍怪竟然如此膽小。」蕭凌微微一怔,忍不住說道。

「血屍怪也算殭屍的一種。對於火焰,天生就懼怕。」

龍碧君解釋道:「再說了,你的火焰絕非尋常火焰,乃玄蓮聖火與血炎的結合體,威力驚人,血屍怪害怕很正常。」

「這就是優勢啊。」

看著其他人苦苦與血屍怪交戰,蕭凌忍不住一笑,也不啰嗦,施展起獨步九劍,猶如虎入羊群一樣,沖入了血屍怪的大隊伍當中。

「又是那個少年!」

蕭凌的舉動落在眾人眼中,使得眾人砸了砸嘴巴,眼中有著震撼之色。

「他一個人沖入血屍怪大隊伍當中,這是要送死嗎?」有人忍不住問道。

坦白來說,就算野烽三大強者獨自闖入血屍怪大隊伍當中,絕對也九死一生,更何況,蕭凌只有一個人,勢單力薄地沖了進去。

「也許是活膩了吧。」野烽冷笑道。

蕭凌的舉動,野烽三大強者一直在關注,見蕭凌自負到獨自面對諸多血屍怪,他們冷笑連連,認為蕭凌馬上就要被血屍怪撕成碎片。

然而,接下來的發展,讓野烽三大強者的笑容僵硬在臉上。

血屍怪如同躲避瘟神一樣躲著蕭凌,而蕭凌簡直就是虎入羊群,橫掃諸多血屍怪,幾乎沒有一個血屍怪是蕭凌的對手。

望著一頭頭血屍怪倒在蕭凌腳下,在場的眾人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血屍怪,很容易解決?

當聽到不少武修的慘叫聲后,這群人看到了幾個武修被血屍怪吃了,頓時頭皮發麻,明白血屍怪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那小子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野烽忍不住問道。

「我哪知道。」

徐盪搖了搖頭,眼中涌動著忌憚之色,道:「總之,這小子十分古怪,似乎很克制這群血屍怪。」

「血屍怪很懼怕他的金紅火焰。」

盧登凝重道:「無論如何,有這個小子出手,倒是能夠分擔我們一些壓力。」

莫約過了半個時辰,這場武修與血屍怪的戰鬥終於解除了。

血屍怪全部被消滅,來到這裡的武修,也是死傷慘重,折損了一半的人馬。

「終於將這群該死的血屍怪消滅了。」野烽將腳下掙扎的血屍怪頭顱砍下后,緩緩說道。

「我們走。」

徐盪道:「煉獄妖殿後面,一定有純陽獸宗的寶藏。」

眾人也不做停留,繼續前進。

「蕭凌,如何?」龍碧君問道。

「還差一點點。」

蕭凌搖了搖頭,這裡的血屍怪的血氣太弱了,根本不足以突破到八星武皇。

「既然如此,我們也走吧。」

龍碧君道:「我估計裡面就是純陽獸宗的寶藏。到時候,若是你見到馭獸玄器的話,能否幫我銷毀?」

「這個……」

蕭凌沉吟片刻,道:「到時候再看吧。能幫你我就盡量幫你。」

蕭凌現在也知道龍碧君痛恨馭獸勢力,也感受到了龍碧君的情緒波動。

龍碧君露出一絲笑容,旋即,三人也不做停留,跟上了大部隊。

穿過煉獄妖殿後,蕭凌三人看到眾人匯聚在一個大殿面前,並沒有進去。

「馭獸寶殿?」

蕭凌抬起頭來,看著大殿的石匾,立馬可以確定這裡面應該就是純陽獸宗存放寶藏資源的地方。

「諸位,這裡是馭獸寶殿,應該是純陽獸宗存放寶物的地方。」

野烽清了清喉嚨,道:「只不過,這馭獸寶殿的大門有一處封印。我們必須破掉這個封印,才能夠進入馭獸寶殿奪取機緣。」

「這道封印,似乎是馭獸勢力的手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