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蕭易點了點頭,接過手機,放到耳畔。

「哈羅。」

蕭易剛把手機放到耳畔,話筒之中,便傳來了一個極有磁性,聽起來極有紳士風度的聲音。

「我是醫生。」

聽著這個聲音,蕭易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若不是非常確定,這個人確實正在那座傳說中全世界最森嚴的監獄里,享受著那些m國大兵的招呼,和最嚴密的監視的話,僅僅聽到這個聲音的話,他絕對會以為這個傢伙現在坐在世界上最為舒適的海灘上和他通電話。

這個世界上,估計也只有這個瘋子,能夠在那樣的環境下,還這麼有風度的了。

蕭易的心裡,苦笑了一下。

雖然他並沒有去過那個傳說中全世界最為森嚴的監獄,但是想來,那裡面的環境,就算是再好,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的。

尤其是對於這個m國政府最為頭痛,最為討厭,曾經破壞過m國許多美好的計劃,令到m國的那些軍火大鱷們損失了無數金錢,一個個都恨不得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的瘋子。

其處境更是可想而知的。

在這種境況下,還要保持這麼有風度,這麼溫聲細語的說話……

也許,這就是瘋子之所以是瘋子的原因吧。

蕭易不是瘋子,想不通這個瘋子的腦子裡在想什麼,只能無奈地搖頭苦笑。

「噢,我親愛的醫生,聽到你的聲音,真是太好了,我向你保證,你的聲音,是我聽到的最美妙的聲音,這簡直就是天簌之音,你一定無法想象,這個聲音……」

話筒之中,馬上便傳來了一個極為誇張,但是又極力地保持著風度的聲音。

「……」

聽著這個誇張的聲音,蕭易只覺得一陣的惡寒。

他聽過不少的肉麻的馬屁,但是還是被這個瘋子的這些肉麻的馬屁給噁心到了。

陰陽外賣員 尤其是一想到,對面的那個人的樣子,那個牛高馬大,滿臉大鬍子的傢伙,在說著這樣肉麻的話語……他便感到胃部一陣的翻滾……

見那個人還喋喋不休,沒完沒了,而且還有越來越肉麻的趨勢,蕭易趕緊地打住了他的話,「打住,布拉索斯先生,你的稱讚,我已經收到了,我謝謝你的誇讚,但是時間緊迫,我們還是講回正題吧,我的朋友應該和你說了吧,我想要和你談一筆生意。」

「噢,醫生,你的需求,柳都已經和我說了,但是你說生意,實在太讓我傷心了,我們難道不是朋友嗎。」

話筒那邊,男子的聲音似乎很委屈地道,似乎對於蕭易的說話,真的感到非常的失望,非常的傷心。

朋友?

蕭易的嘴角,浮起了一絲譏誚,瘋子布拉索斯會有朋友?會把別人當朋友?

就算是真的有,那個人,也肯定不可能是他這個華夏人,不可能是他蕭易。 他們兩個人甚至連面都從來沒有見過,他憑什麼成為他布拉索斯的朋友?

對於布拉索斯的話,蕭易壓根就連一分都不會相信。

全世界都知道,瘋子布拉索斯的朋友,只有利益,黃金,以及和各種各樣的貨幣,其他的,都只是工具而已。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布拉索斯這麼說的意圖是什麼,他為什麼要向他示好。

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能成為尊敬的布拉索斯先生的朋友,自然是我的榮幸,不過,不知道作為朋友,我能為布拉索斯先生做些什麼呢?」

在腦子裡飛快地權衡了一番之後,蕭易還是決定直截了當。

「我親愛的醫生,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一個非常值得結交的朋友,我親愛的朋友,你應該知道,我什麼都有,我什麼都不需要,就算我說我擁有全世界,都不誇張,你應該相信我的話吧……」

布拉索斯似乎對於蕭易的話語,非常的開心,非常興奮地說了起來。

蕭易只是臉上帶著微笑地聽著話筒之中的那個聲音,等待著接下來,關鍵的『但是』兩個字,對於布拉索斯的這些前面的話語,壓根就沒有去理會。

他很清楚,這兩個字之後的內容,才是最為重要的。

果然,馬上,布拉索斯便說到正題了。

「……但是你知道,我現在確實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煩,落入到幾個m國大兵的手裡,暫時失去了自由……」

小小的麻煩?

聽到布拉索斯的話語,蕭易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這個布拉索斯,還真是會說話。

如果被全世界十大家族聯手,費盡心力地設置各種陷井抓捕,然後關進全世界最為森嚴,由全世界最為先進的設備,最為可怕的火力,重重包圍封鎖,並且由全世界最為精英的軍隊看守的監獄,也只能算是一個小麻煩的話,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能算得上是麻煩嗎?

等等,他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蕭易的臉色,忽然變了一下。

「……我的朋友,我現在需要你幫我解決這個小麻煩,讓我恢復自由,我知道,你肯定能夠幫助我獲得自由的,對嗎?」

就在蕭易的臉色一變之間,布拉索斯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不可能!」

蕭易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布拉索斯,「布拉索斯先生,能被你當成朋友,是我的榮幸,但是你太高看我了,你的這個忙,請恕我確實無能為力。」

開玩笑,去那個變態的監獄,把他這個瘋子救出來?

別說他根本就不想把這個瘋子救出來,就算是他真的想,也根本就不可能啊。

那是個什麼地方,他再清楚不過。

當年他一時意氣風發,覺得自己擁有鍛骨期的實力,一時衝動,想要去試著闖一下,想要羞辱一下那些m國人。

結果根本就連邊緣都還沒有觸及,便差一點命喪黃泉了,那種情境,他至今都還猶有餘悸。

也是那個時候,他才開始真正知道,自己有多麼渺小,世界上有多麼的寬大,科技的力量,是多麼恐怖。

就算是他現在實力,已經遠超當初,甚至可以說,和當初已經是天壤之別了,現在已經是一個高階高手,甚至在高階高手中,也算是略有實力的了,但他依然還是絲毫沒有要去闖一下那個鬼地方的想法。

在他看來,那就是找死的節奏。

不作死就不會死,他現在還沒有作死的愛好。

「親愛的醫生……」

「布拉索斯先生,這個問題,就不需要再多說了,我確實無能為力,除了這個,其他都可以商量,價錢不是問題,我可以出更高的價錢。」

布拉索斯還要再試圖多說些什麼,但是蕭易毫不猶豫便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這個是沒得商量的,必須要斷了他的念想。

他可不認為,他現在的實力,到了高階了,就能夠對抗幾萬伏的高壓,可以面對世界上最先進的導彈的攻擊了。

他不想被高壓電直接電死,也不想被導彈炸成碎片。

「我親愛的醫生,我的朋友,請先聽我說完。」

被蕭易直接打斷,直接拒絕,布拉索斯也並沒有顯出生氣,而是繼續耐心地道,「我知道,這個事情,對你而言,可能確實有一些小麻煩,但是你聽我說完先。」

小麻煩,虧你說得出口!

蕭易聽到布拉索斯還在說小麻煩,幾乎差一點便忍不住想要噴他一臉了。

但是他還是控制住了這個衝動,只是臉上帶著冷笑地等著他還準備說什麼,能說出什麼樣的高見來。

「但是我也不要求你馬上便要來救我,我相信的,是你的潛力,我知道你最近做了幾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不得不說,你表現出來的能力,讓我非常的驚訝,非常的驚嘆,你讓我看到了希望,你讓我看到了一切不可能成為可能的希望,也就是你們東方人說的奇迹的希望,你知道嗎?」

布拉索斯的聲音有些激動地道。

「布拉索斯先生,我想你還是太高估我了。」

蕭易沒想到,布拉索斯說出的,竟是這麼一番話,他打的,竟是這麼一個主意,是希望他未來去救他出來,他的臉上的神情,不由得沉默了一下,說實話,他有點動心,畢竟這件事情,似乎對他來說,也是不錯,未來是多遠,這本就是很難講的事情,但最後,他還是緩緩地道。

他並不是一個喜歡空許諾言的人,在他看來,那樣就等於是欺騙,即便是騙一個全世界都極為討厭的瘋子。

最重要的一點,他很清楚,這個布拉索斯,並不是那麼容易欺騙的,如果他將來知道他蕭易騙了他,恐怕絕對會面對極為恐怖的麻煩。

這是一個極為難纏,極為恐怖的人,如果不是這次被逼到了份上,他甚至壓根就不想和他聯繫,不想和他扯上半點的關係。

至於布拉索斯身在那個最為恐怖的監獄之中,還能夠知道外面的事情,他絲毫不感到奇怪,他在裡面,居然都還能夠搞到一個衛生加密電話,還能夠在外面做生意,其他的事情,又還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更何況,之前那些殺手以及組織齊聚g市,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在地下世界恐怕早就傳了開來,也不算什麼太大的秘密。

「我親愛的醫生,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需要這麼多這麼重型的傢伙,不知道你想幹什麼,說實話,這讓我吃了一驚,但是我猜,你肯定是面對了麻煩,而且是不小的麻煩。」

布拉索斯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究竟是什麼麻煩,多大的麻煩,會讓一向獨來獨往,從來沒聽聞使用過熱武器的醫生,一改以往的風格,需要這麼大型的傢伙呢?」

「……親愛的醫生,我的朋友,我想告訴你,你要的這些,我都能夠提供給你,不惜代價地提供給你,聽說你是一個華夏人,你應該知道,華夏國對於這些的管制,是多麼的嚴格,要給你把那些傢伙弄過去,我需要付出多麼大的代價。」

「……只要你答應我,在你將來,足夠強大,能夠幫我忙的時候,幫我解決我的麻煩,我馬上便會以最快的速度,將傢伙送到你指定的地點,而且我還可以免費提供一些專業的人才,我保證,就算你要把你們的首都燕京城炸掉,都沒有問題,否則的話,一切就不需要談了,一個承諾,換取我布拉索斯的友誼,你好好考慮一下。」

用一個承諾,換取布拉索斯的所謂的友誼。

或者更直接地說,換取此刻他的所需。

聽起來,似乎對蕭易而言,是非常合算的一筆生意。

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蕭易的神情,沉默了下來,腦海之中,開始劇烈的鬥爭了起來。

他不喜歡布拉索斯。

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喜歡布拉索斯,這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比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還要更加恐怖的人物,他是世界上最大的軍火販子,掌控著這個世界上的最大的軍火販賣組織,哪裡有戰爭,哪裡便有他的影子。

這樣的人物,在蕭易看來,早一點死去,便是這個世界的福氣。

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蕭易很清楚,這件事情,其實是遠遠沒有布拉索斯嘴上說的這麼輕鬆的。

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這個承諾,一旦應下,帶來的後果,絕對是極為恐怖的。

布拉索斯是不會允許他有機會毀諾的。

而他絲毫不懷疑布拉索斯的實力。

當初他縱橫世界那麼多年,全世界幾乎大半的國家,都把他列入了一級嫌犯,派出了無數的精英,要抓捕他,可是最終怎麼樣呢?他依然還是逍遙了那麼多年。

最後還是全世界目前最強大的國家,設下了巨大的陷井,再加上趁著布拉索斯的一時大意,才把他抓到的,即便如此情況下,m國也是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作出了巨大的犧牲,方才把他控制住的。

而蕭易若是遵守承諾,真的去營救布拉索斯的話,那麼,他的下場,也絕對不會好過。r1152 像布拉索斯這樣的人物,落入到了m國政府的手裡,直接便可以槍斃了,根本就連審判都不並不需要。

可是現在布拉索斯被抓已經有將近兩年了,為什麼他依然還活得好好的?甚至他還能夠通過衛星加密電話,跟他直接通電?

還能這麼光明正大的搬救兵,讓他蕭易去救他?

而且,就連他的那些生意,據他的猜測,都還全部都好好的在正常的運行著!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利益!

因為那巨大到能夠讓任何人鋌而走險的恐怖的利益,因為他的手裡所掌控的那些渠道!

這是足夠令到那些平日裡衣帽光鮮,大談正義的大人物們,都垂涎三尺的。

每一個人都想要從布拉索斯的口中獲得他的那些渠道,只要布拉索斯一日沒有將那些渠道暴露出來,那他就會好好的多活一日。

當然,他相信,那些大人物們,也是不可能一直任由布拉索斯這麼活得瀟瀟洒灑的,他們肯定也會使出一些手段,逼迫布拉索斯吐出一些信息出來。

至於布拉索斯和那些大人物怎麼博弈,就不是蕭易所知的,也不是他所關心的了。

但是蕭易很清楚一點。

若是蕭易真的把布拉索斯救了出來,那麼,他必將成為全世界的公敵,或者說,會成為那些大人物們的第一敵人,到那個時候,他在這個世界上。將會寸步難行。

世界第一家族,m國聯合財團。教廷,還有東瀛國……

這麼多強大的勢力同時施壓的話。即便是華夏國政府,也不一定能夠扛得住他們的壓力。

布拉索斯似乎也不著急,靜靜的等著蕭易的答案,也沒有催促,甚至都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打擾他。

「我答應你!」

最終,在臉上神情急劇的變幻了一會之後,蕭易還是咬了咬牙。

對於蕭易來說,這是一個極為艱難的決定,他的心中。有一萬個不想答應。

但是蕭易沒有別的選擇。

布拉索斯需要他的幫忙,他現在也需要布拉索斯的幫忙。

沒有布拉索斯的傢伙,他憑什麼去打少林寺?憑什麼讓少林的那些和尚害怕?憑什麼震懾住他們?

難道就憑他是一個高階高手?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蕭易毫不懷疑,他還沒有進入到少林的寺的大門,就被人一巴掌拍死了。

雖然他不知道少林寺這座千年古剎之中,究竟有著怎麼樣的底蘊,裡面有什麼樣級別的高手,但是可以非常確定的一點是。就他現在的實力,少林絕對不會缺乏能夠一巴拍死他的人。

「哈哈,我親愛的朋友,聽到你的話。我實在太開心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作出一個絕對明智的選擇的。」

話筒之中。立即傳來了布拉索斯激動而誇張的聲音。

「你答應我的,希望不要食言。」

蕭易沒有理會布拉索斯那充滿了激動之情的讚美之詞。只是冷冷地道。

「哈哈,你放心吧。我親愛的朋友,我布拉索斯的信譽,是全世界都知道的。」

布拉索斯哈哈大笑,渾不在意地道。

而就在他的話音落下間,話筒那邊,卻忽然傳來了一個咣當的聲音。

「……啊,該死的大兵,又過來了,我要暫時和你說再見了,我親愛的朋友,你要的東西,最多三天後,就會送到你手上,另外,額外有驚喜噢。」

伴著那個咣當的聲音,布拉索斯的語氣驟然變得急促了起來,匆匆地說完了一句,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著話筒中傳來的嘟嘟的盲音,蕭易也收起手裡的電話,給柳廣堯遞了回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